《瀚海雄风》

第03回 绵帐团圆伤变节 残篇未续忆前尘

作者:梁羽生

李思南给柳三娘接连打了三鞭,打得他头昏眼花,百骸慾散,眼看看宋铁轮的双轮又已推压过来,李思南毫无招架之力,唯有闭目待死,哪知就在他摇摇慾坠之际,忽觉身子一轻,已是给人抱了起来。原来那两个武士来到,一个用链子锤磕开了铁轮,另一个就把他救出了险境。

锤轮碰击火花电闪,轰若雷鸣。宋铁轮虎口酸麻,低头一看,左手的那只轮子已被打缺一角。宋铁轮素来以气力自负,不禁大吃一惊。

柳三娘道:“大哥,你去杀那小贼,这鞑子交给我吧!”一招“回风扫柳”,软鞭长蛇般地卷将过去。那蒙古武士喝道:“好狠的婆娘!”他右手拿的是柄链子锤,左手提的是把铁胎弓。链子锤已用来对付宋铁轮,只得将那把铁胎弓用作应付柳三娘的兵器。

柳三娘的鞭法轻灵奇巧,鞭梢一给拨开,登时又变作了“毒蛇吐信”的招数,软鞭抖得笔直,点那蒙古武士的穴道。蒙古武士喝道:“来得好!”举起铁弓社会发展而产生的资本家和雇佣工人之间的阶级对立,而是 ,一套一拉,“卜”的一声响,软鞭卷上了弓弦。

这是蒙古特有中土所无的‘金弓十八打”的招数。蒙古人长于骑马射箭,弓箭是他们最常用的武器,箭固然可以射人,弓亦可以拿来应敌。这个蒙古武士尤其是个中翘楚,把“金弓十八打”的招数使得变幻莫测,古怪之极。

柳三娘从未见过这种古怪的招数,软鞭一收,想把对方的弓弦拉断,哪知弓弦坚韧,双方用力一拉,对方的弓弦没断,柳三娘的软鞭却已给拉得像崩紧的弓弦了,柳三娘气力远远不如对方,反而给那个蒙古武士将她拖前几步。

柳三娘趁势向前一扑,一个“风刮落花”的身法把软鞭解开,看来似乎就要跌倒,却是一招极为轻灵迅捷的宜守宜攻的招数。那蒙古武士也不由得赞了一个“好”字。

一个“好”字出口,蒙古武士右手的链子锤又已向着宋铁轮背心击去,宋铁轮正要冲过去对付救出李思南的那个武士,听得背后的重兵器挟风之声,只得回身招架。这蒙古武土同时应付他们夫妻,力道仍是大得出奇。只听得“铛”的一声响,宋铁轮的右手那只铁轮也缺了一角。

链子锤能打到三丈开外,宋铁轮无法摆脱敌人的纠缠追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另外一个蒙古武士把李思南抱了去,气恨恨地大骂:“悔不该不早些杀了这个小子!”

李思南被那“铛”的一声巨响,从迷迷糊糊惊醒过来,这才看清楚了救他出来的那个人,不禁大为惊异,几乎以为自己又是置身恶梦之中。

原来这个武士不是别人,正是昨日在沙漠所遇的那个蒙古武士赤老温。只不过隔了一大,昨天要杀他的这个赤老温,今天竟变作了他的救命恩人。

“这究竟是为了什么?为了什么?”李思南茫然不解。不过,有一点他已经是明白了:柳三娘刚才之所以狠下杀手,定要杀他,一定是因为早已料到这两个蒙古武土要来救他的缘故。

“怪不得他们一听见马铃声响,就说是我的救兵来了。果然真是我的救兵。”李思南料想其中定有误会,但一来他已是力竭精疲,连说话的气力都没有了;二来他也不知从何说起,这两个蒙古武士确实是救了他,难道他能够否认不是他的“救兵”,和赤老温同来的那个蒙古武士,以一敌二,兀是攻多守少。宋铁轮夫妇战他不下,又怕续有追兵,不敢恋战,上马便跑。

那武士喝道:“在金国境内,可以任你横行;到了蒙古,岂能让你要走便走?”张弓搭箭,嗖、嗖、嗖三枝连珠箭射出。柳三娘软鞭飞舞,打落了一枝。宋铁轮的兵器沉重,在马背上舞动起来,却是不能像柳三娘之遮拦得风雨不透,第二枝箭恰好从他的轮子中空之处穿出,正中他的肩头,血流如注。此时他们的距离己在百步开外,这一枝箭还是射得如此之准,当真是罕见罕闻的神箭功夫,连李思南也不禁为之矫舌,心里想道:“古代神箭手养由基的‘百步穿杨’想来也不过如是。”

幸亏他们的坐骑神骏,第三枝射到,已是落在宋铁轮的马后。宋铁轮所中的那一箭因为是在百步开外射来,强弩之未,虽伤不重。

宋铁轮气得大骂:“好小子,你休要得意,回去我自会找你的师父算帐!孟大侠不杀你,谷平阳也非杀你不可!”他中了那个蒙古武士的箭,却拿李思南来出气,言下之意,当然是要回去告诉他的师父谷平阳,逼谷平阳“清理门户”了。他却哪里知道,李思南此时正是有苦说不出来,哪里还会“得意”?

李思南心里想道:“这笔糊涂帐怎地算到了我的头上?恩师是知道我的为人,你若是去禀告他老人家,我是求之不得!”想到总有水落石出之时,心中才稍稍开解。但平白受了一顿痛骂,慾辩无从,也唯有苦笑而已。

赤老温给他喝了一口水,说道:“昨日对你多有得罪,你可别要见怪。我名叫赤老温,这是我的三哥木华黎!我们都是成吉恩汗手下的金帐武士。”

李思南曾听得孟少刚说过,蒙古是个游牧民族,成吉思汗立国之始,尚未建有宫殿,而是住在帐幕之中,经常搬迁,称为“行国”。当然,他的帐幕要比寻常的帐幕宏伟华丽,是故又称为“金帐”。

成吉思汗的随身卫士称为“金帐武士”,金帐武土之中又有十二个本领最强的,号称“十二金刚”。赤老温排名第八,他称木华黎为“三哥”,想必这木华黎在“十二金刚”之中是排名第三的了。

李思南惭复了一点气力,便向赤老温问道:“你为什么不杀我?”

赤老温哈哈笑道:“昨日我以为你是屠百城的手下喽兵,如今我已知道不是,我为何还要杀你?”

李思南道:“你不杀我,但也无须救我呀?”

赤老温笑道:“这倒有两个原因。”李思南道:“哦,什么两个原因,倒要请教。”

赤老温道:“我国将与宋国联盟,夹攻金国。我们的大汗正要礼聘有本事的汉人。金国是咱们共同的敌人,那么咱们世就是朋友了,想必你会乐意帮助我们吧?”

李思南道:“这事暂且不谈,第二个原因又是什么?”

赤老温道:“你姓李名思南,是么?”

李思南道:“不错,你怎么知道?”

赤老温道:“你进入我们国境,未曾通过戈壁之时,已经有人报到和林(蒙古的两个“行都”之一,另一个行都是斡难河源。成吉思汗住在和林的时候较多,和林至元太宗窝阔台的时候,始建为正式都城。)来了。”

李思南大为诧异,说道:“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想不到你们竟然如此注意我的行踪。”

木华黎笑道:“这只是你的自谦而已,任何外来的汉人我们都注意的,何况是你呢?”

李思南道:“我与别人又有什么不同?”

木华黎道:“在我们大汗的手下,有个很受重用的汉人官员,他想见一见你。昨日我的八弟碰上你,回来和我一说,我就怀疑这人是你了。因此我们才赶快未找你的。”

李思南更为奇怪,问道:“这个汉人姓甚名谁?”

木华黎道:“你见了他,自然知道。”看来是那人有言交代他们,请他们不要先说的了。

李思南疑心顿起:“难道是我的爹爹?不,我的父亲受了蒙古鞑子这许多年的折磨,他怎会做蒙古人的官?”

可是李思南既然是为了找寻父亲来了,如今有个识得他的人在和林,即使不是他的父亲,想必也会知道他的下落,因此李思南也就答应了与他们同往和林,会见那人。

当然,李思南在作出这个决定之时,也是曾经有过犹豫,有过不安。

他想起了孟少刚的警告,这时他也明白了盂少刚为什么要杀他的原因了,心里想道:“为虎作怅,我当然是决不会的。蒙古与大宋正在商谈联盟对金,最少目前还不是敌国,只要我自己把持得定,去见见他们的官员,甚至见见他们的大汗,那也算不了什么。”但随即又想:“蒙古吞金之后,继而必将灭宋,这是有识之士,都可以料得到的。如果那个人真是我的爹爹,我怎么样?”

“我可以劝他和我弃官潜逃。在蒙古与大宋未成敌国之前,先逃到江南去,那就可以保全我爹爹的名节了。可是爹爹肯听我的话吗?他若然真是做了蒙古人的高官,又那么容易逃得脱吗?”李思南心如乱麻,只好仍然用最初的那个念头安慰自己:“不会的,不会的,我爹爹被蒙古鞑子所俘,受了一二十年的苦楚,他怎会还做蒙古人的官?”

赤老温找来了一匹骆驼,让给李思南乘坐。骆驼世称“沙漠之舟”,此时已经过了沙漠地带,不过坐在骆驼上还是比骑马舒服得多,李思南受的只是外伤,敷上了金创葯之后,在骆驼背上过了几天,渐渐恢复如初。

路上木华黎、赤老温也曾与他谈及屠百城之事,据说屠百城是因为在金国站不住足,这才逃到蒙古的。金国派遣了十二名一流高手搜捕他,他必须避一避风头。

李思南问道:“你们既然准备与金国打仗,这个屠百城是抗金的好汉,你们为什么要杀他呢?”

木华黎笑道:“你想得到的,我们早已想到了。大汗曾派人找过他商谈,他不肯为我们所用。恰好话时金国又有使者来,愿意割边境的两座城地,换屠百城这一个人。不过是要活的而不是要死的,若是死的,就能换一座城池。金主的意思,是要在得到他的口供之后,才杀他灭口,所以我们就非搜捕他不可了。”

赤老温道:“这屠百城狡猾得很,他在第一次和我们会谈之后,已预料到他不答允,定有后患,留以在金国使者未来之前,他已经隐藏起来了。我们是想杀他或捉他,可是如今杀他的那个人,我们却还未知道呢。”

木华黎道:“不过,现在我们找到了他的尸首,也总可以平白得到一座城池了。”说罢,哈哈大笑。

李思南听了他的笑声,心中不寒而栗:“如果我像屠百城一样,不为他们所用,想来他们也是不肯把我放过的。”

一队骑着马的青年从路上经过,高声唱着歌,激昂慷慨!中带着几分悲凉的情调,歌调的大意译成汉文是:

鞭儿挥动响四方,

弯弓盘马逞豪强,

大汗威名无所扬。

大山在他脚下俯伏

敌人战粟在他跟前。

喝一口斡难河的清水吧!

我们要随大汗远征去了——

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转故乡。

木华黎道:“他们是应征往边疆的战士,只等大汗的命令一下,就要出征。你瞧,我们有这许多优秀的战士,何愁金国不平?”

李思南心想:“成吉思汗统一蒙古,国威远振,蒙古人个个以他为荣,他的功劳自然很大。可是他若然只知穷兵黩武,侵略别人的国家,只怕也不是蒙古之福呢!”又想:“蒙金交兵在即,我到了和林,还得早早想法脱身才是。”

后面是一队妇女,挥舞着手巾与战士送别。其中一个少女,长得十分美丽,抱着马头琴唱道:

“大风卷起了黄沙,

天边的兀鹰盘旋慾下;

哥呀,你就是天边的那只兀鹰,

你虽然不怕风沙,你也不要下来呀!

大风卷起了黄沙,

天边的兀鹰盘旋慾下;

我不是不怕风沙。

妹呀,我是为了要见你的面,

我要乘风来找你回家!”

琴韵悠扬,歌喉婉转,李思南不禁也听得痴。赤老温听得吞了吞口水,说道:“这女子名叫卡洛丝,是我们蒙古有名的美人儿,却不知她送的是谁?可惜,可惜!”底下没有说出的话,自然是可惜她有了意中人了。

在路上过了七天,终于到了和林。李思南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给他们带到一座帐幕。

赤木两人把李思南交给一个战士,对那战士说道:“我们不进去了,你告诉李大人,叫他明日到金帐回报。”卫土应了一个“是”字,问道:“这位就是李公子么?”赤老温笑道:“你的小主人到了,你还不小心服侍?”

那卫士忙把李思南扶下骆驼,恭恭敬敬说道:“少爷,请!”这“少爷”二字是用汉语说的,生硬得很。木华黎在马背上回过头来笑道:“你的汉话学得很有成绩啊!”转眼间与赤老温已是去得远了。

“少爷”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回 绵帐团圆伤变节 残篇未续忆前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瀚海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