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雄风》

第30回 公主逃婚情怅怅 萧郎避面意茫茫

作者:梁羽生

杨婉不愿向明慧公主细诉伤心之事,说道:“那日我们碰到了贵国的神箭手哲别,乱军厮杀之中,我与他失散了。”

明慧公主松了口气,笑道:“原来如此,我还只道是你们小两口子吵翻了呢。杨姐姐,我很惭愧,是我们的将军使得你们夫妻离散,下令捉拿你们的又正是我的父亲。不过你可以放心,李公子若然被擒,甚或已遭不幸的话,哲别一定会报告我的四哥的。但我在和林可并没有听到这样的消息。”

卡洛丝道:“你现在打听到他的消息没有?”杨婉迟疑半晌,说道:“还没有。”卡沼丝道:“李公子本领高,我想他一定会平安无事的。”说着又笑道:“也难怪你心里忧愁,我和阿盖分离的那段日子,也是日里夜里想着他的。”

杨婉道:“我才不想他呢!”卡洛丝见她的态度好似甚为认真,怔了一怔,笑道:“是呀,他心里只有一个你,迟早总会见面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经验,批判了“左”倾共产党人的教 ,不怕他飞到哪里去。原也用不着担心。”她自以为懂得杨婉的心意,不料正是触着杨婉的伤心之处。

杨婉淡淡说道:“乱世离合本属寻常,双方音讯断绝,生死未知,他若见着了比我更好的女子,谁又保得他不会日久情生?”

明慧公主道:“我敢担保。别人不知道他对你的深情,我是知道的。莫说你是才貌双全,女子之中罕见,就算还有比你更美的天仙下凡,李公子也决不会变心!我都相信他,难道你反而不敢相信他了?”

阿盖与卡洛丝并不知道明慧公主曾经喜欢过李思南,只有杨婉心中明白。听了这一番话,心中甚为感动,暗自想道:“是呀,他为了我不怕得罪成吉思汗克这一论点后来为贝克莱所利用,作为其主观唯心主义的论 ,为了我不惜唾弃唾手可得的富贵荣华。明慧公主并非一个普通的女子,她的美貌也是世间罕有的。南哥若然是个容易变心的人,早就做了蒙古的驸马了。”想至此处,对孟明霞的猜忌之心虽未全消,对李思南却已多了几分相信。

明慧公主说了这番说话,不由得也是追思往事,感怀身世,黯然神伤。卡洛丝莫名其妙,说道:“咦,你们两个是怎么样的?杨姑娘,你是信口开开玩笑的吧,公主你却认真的劝起她了?”

明慧公主定了定神,微笑说道:“你知道我没有什么朋友,你们二人和杨姑娘就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了。杨姑娘过去和我一起的时候,样样关心我,所以我也关心她。我不愿意见到她有半点忧愁。虽然我知道她是说笑,我也不知不觉地就当真劝起她了。”

杨婉为了替明慧公主掩饰,也为自己掩饰,当下笑道:“不错,我是说着玩的,多谢公主关心。现在咱们说正经的吧。你们在江湖流浪方面,“每个便生两个”,变化即事物内部阴阳两个方面的相 ,这可不是办法!”

杨婉接着说道:“我倒有个地方,就不知公主肯不肯屈驾前往?”

明慧公主苦笑道:“我是但求有个容身之地,还谈得上什么屈不屈驾?”

杨婉道:“我有一位朋友,是一家山寨的寨主,公主到那里藏身最是安全不过。”

明慧公主好奇心起,暗自寻思:“寨主不就是强盗头子吗,我怎好到强盗巢里藏身?”问道:“这位寨主是男的还是女的?”

杨婉猜想得到公主的心意,笑道:“是个女的。她虽然是位绿林首领,却与别的强盗不同。她手下的喽兵恐怕比你们兵士的纪律还好吧。”

明慧公主颇有父凤,有一副豪迈的性格,笑道:“既然有这样一位巾帼英雄,我和她结识也是无妨。”

杨婉道:“好教公主得知,我这位朋友名叫屠凤,她是屠大侠屠百城的女儿。公主或许曾经听过这位屠大侠的名字吧?”

明慧公主吃了一惊,说道:“据我所知,屠百城曾经在金国闹得天翻地覆,后来逃到蒙古,金国国师阳天雷亲自来追捕他。当时我们和金国尚未交兵,阳天雷得到我们金帐武士的帮忙,在撒哈拉大沙漠中将他击毙。这位屠姑娘知道我是蒙古的公主,只怕会把我当作仇人。”

杨婉道:“这位屠姑娘深明是非,自会分清敌友。杀她父亲的是阳天雷和你们的武士,这与公主毫无关系,我敢担保她决不会迁怒到公主身上。公主无须顾虑。”

明慧公主道:“只恐她的手下未必能够像她一样明辨是非。”

杨婉想了一想,说道:“那就这样吧,公主你暂且不必表露身份,我写一封信给你带去,只说你们是我的朋友便行了。不过,有一件事,我也想向你们先说明白,他们乃是义军,贵国的军队若然打来,他们是一定会起而抵抗的。”

明慧公主甚是苦恼,半晌说道:“我明白。我们的士兵跑到你们的地方打仗,本来就是我们的不对。真到其时,我避开便是。杨姐姐,请你也谅解我的苦衷。我是反对爹爹兴兵来占你们的地方的,但我也不能与本国为敌。”

杨婉点了点头,说道:“这个我也明白。”庙中有留给客人签香油的纸笔,杨婉在“香油簿”下,撕下一张白纸,写好了一封信,说道:“你们到琅玛山去,先找一位名叫石璞的副寨主,他就会带你们去见屠姑娘了。”要知屠凤的山寨中只有石璞深知杨婉,杨婉与屠凤却还谈不上是知交,是以杨婉委托石璞代为先禀。

明慧公主收了信,笑道:“从前你逃难逃到我们蒙古的军营里来,如今我跑到你们汉人的山寨去求庇护,这真是无独有偶,先后辉映了。”

阿盖抬头一看,说道:“天己亮了,朝霞灿烂,今天一定是个好天气。”明慧公主道:“杨姐姐,多谢你的帮助,天已亮了,咱们应该分手啦。”

卡洛丝道:“杨姐姐,但愿你与李公子早日相逢,此后永不分离,就像我和阿盖一样,你是我们夫妻的大恩人,可惜我却没有本领帮助你。”

杨婉看见卡洛丝的那把东不拉(乐器)带在身边,想起往事,凄然笑道:“但愿如此,但就只怕我没有你这福气。卡洛丝!记得我是被你的歌声吸引因而认识你的,你能够为我弹一次东不拉吗?”

卡洛丝道:“好,我给你唱一首我们草原上的民歌,祝福你早日与情郎相会。”卡洛丝天真无邪,她身心沉浸在幸福之中,就毫不掩饰地说了出来,也愿别人获得与她同样的幸福。

卡洛丝拉一拉阿盖,说道:“咱们合唱。”当下弹起了东不拉,唱道:

“大风卷起了黄沙,

天边的兀鹰盘旋慾下。

哥呀,你就是这只英武的兀鹰,

但你虽然不怕风沙,

你也不要下来啦。”

阿盖接下去唱道:

“大风卷起了黄沙,

草原上的羊群惊逃骇怕。

牧羊的姑娘迷茫失措,

恐怕回不了家。

妹呀,我不是不怕风沙,

我是怕你迷失路途,回不了家。

任风沙多大,

我也要来带你回家!”

草原上这首民歌感情真挚,听得杨婉痴了。不觉暗自想道:“自从我与南哥分手之后,我当真就像是一只迷途的羔羊,没人给我带路。我几乎给屠龙所骗,这一次我也不知是否又做错了事,错怪了孟明霞?”

明慧公主赞道:“唱得真好。阿盖,我还未知道,原来你也是咱们草原的歌手呢。”

杨婉如梦初醒,说道:“卡洛丝,多谢你了,你弹得真好。”

话犹未了,只听得有人说道:“弹唱得真好,草原之歌当真是名不虚传。”又有人道:“果然她们还在这里。”

只见有四个人走进庙来,为首的正是贺九公。第二人是个老妇。第三人是个蒙古武士,也就是说话赞美卡洛丝之人。走在最后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少年,杨婉见了此人,不觉大吃一惊。

原来这个少年不是别人,正是金国国师阳天雷的侄子阳坚白。

那天晚上,阳坚白和一个蒙古武士到李思南家里偷窃兵书,恰好孟明霞也来找寻李思南,在李家屋后的松山碰上阳坚白,两人斗剑,孟明霞几乎败在他的手下。幸亏李思南在击倒了那个蒙古武士之后,及时赶到,两人联手,这才杀得阳坚白大败而逃。

那天晚上,杨婉也正好来到,躲在松林之中,把经过的情形都看在眼内。

杨婉认出了阳坚白,跟着也认出了此际与贺九公、阳坚白一同来的这个武士,就是那天晚上的那个蒙古武士。

来的这四个人,杨婉认得三个。只有贺九公的妻子她未见过。

杨婉大吃一惊,心里想道:“贺九公去而复来,定然不怀好意。阳坚白这厮的本领和南哥差不了多少,我决不是他的敌手。贺九公和那蒙古武士亦非庸手,再加上一个武功未知深浅的老婆婆!只怕阿盖也是难以对付的了。”

心念未已,只见那个蒙古武土已经站在明慧公主的面前,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大礼,说道:“窝阔台大汗和拖雷监国请公主回去。”

明慧公主道:“我到中原来散一散心,游兴正浓,不想回去。”

那武士道:“请公主珍重万金之体,不宜在敌国久留。待咱们灭了金、宋两国,统一中原之后,公主再来游玩不迟。”

明慧公主怒道:“勿奢,你敢管我!”

那武土道:“小人不敢,不过这是大汗和监国的命令。”

原来此人名叫勿奢,乃是金帐武士中排名第十八的人物,武功虽然并不很强,但却是拖雷的亲信,故此拖雷才会叫他陪阳坚白回国,负责监视阳坚白与他叔父,并为拖雷干几桩机密之事的。

公主的出走在阳坚白回国之后,拖雷立即派人来通知勿奢,叫他借助金国国师阳天雷之力,搜查公主的行踪。恰恰是三天之前,勿奢接到了这个命令。

勿奢找到了阳坚白,阳坚白是住在贺九公的家里的,恰巧贺九公也回来报讯,说是在一座破庙里碰见明慧公主和一个姓杨的女子。这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阳坚白与勿奢带了贺九公夫妇,便马上赶来了。

屠龙与阳坚白并非一路,他与阳坚白的叔父又有杀父之仇,虽说屠龙已是决意卖身投靠,早已把父仇抛之脑后,但在面子上仍是不便与阳家父子一气。故而屠龙昨晚乃是独自走的。

阳坚白是个好色之徒,听说李思南的未婚妻杨婉也在那个庙子里发现,心里暗自欢喜,想道:“久闻这位杨姑娘乃是名门闺秀,绝色美人,屠龙千方百计也得不到她,想不到如今撞在我的手上,可不能将她放过了。”于是急急忙忙带了贺九公夫妇作为助手,便与勿奢连夜赶来。

至于熊庄主等人,一来因为勿奢不愿他们与闻此事;二来他们本领平庸,也帮不上什么大忙,故此阳坚白还是按照原来的计划,叫他们各回原地,督促手下,侦察褚、孟二人的行踪。

阳坚白与勿奢一路担心,恐怕会扑个空。赶到这座破庙,发觉公主和杨婉都未离开,自是不胜之喜。

且说明慧公主拒绝回去,勿奢说出这是窝阔台大汗和拖雷监国的命令,公主怒道:“你拿大汗和监国的命令恐吓我吗?你回去替我告诉他们,这个公主我不做了,从今之后,我不沾他们的光,他们也别来管我!”

勿奢眨了眨眼睛,作了个为难的神态说道:“公主可以不接大汗的命令,奴才却是不敢不遵!”

明慧公主冷笑道:“你要怎样?”勿奢跨上一步,说道:“请公主回去!”伸出手来,想拉明慧公主。明慧公主喝道:“你敢无礼!”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得“蓬”的一声,阿盖已是出手抓着了他,将他重重地摔了一个筋斗!

勿奢素知阿盖乃是本国数一数二的摔角好手,本来已有防备。哪知仍躲不了。勿奢爬了起来,大怒喝道:“都是你们二人唆摆公主,非把你们押回去不可!”一个转身,突然便向卡洛丝扑去。

阿盖按照蒙古武土的摔角规矩,双臂箕张,准备他爬起来向自己反扑,不料勿奢却向卡洛丝扑去,倒是颇出阿盖意料之外。

杨婉展袖一拂,喝道:“无耻之徒,给我倒下!”袖中宠指,点中了勿奢胁下的麻穴。哪知勿奢的本领虽不如她,但名列金帐武士之中,武功亦非泛泛。他练有一身铁布衫的功夫,皮粗肉厚,穴道虽给点中,却只是一阵酸麻,身子并没倒下。

阿盖旋风般疾扑过去,大怒斥道:“枉你身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回 公主逃婚情怅怅 萧郎避面意茫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瀚海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