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雄风》

第31回 太息容颜非往日 只须心地胜从前

作者:梁羽生

杨婉在旁观战,也是惊疑不定。

杨婉凝神默想,这人的剑法,似曾见过?骤然想了起来,可不正是那褚云峰所用的剑法?

那日,李思南与淳于周争夺盟主之位,褚云峰突如其来,替李思南出场,与对方的剑术名家柳洞天比剑,结果打成平手,令群雄惊异不已!那一天杨婉躲在人丛之中观战,对他所用的奇诡绝伦的剑法,印象甚深。

“难道这个蒙面人就是褚云峰?但声音与身材却又不大相象,倒叫人捉摸不透了。”杨婉心想。

心念未已,只听得阳坚白大声喝道:“褚云峰,你别装神弄鬼啦!”要知声音与身材虽然不对,但声音可以假装,身材经过高明的化装术也可以改变。阳坚白就是个中高手,故此他认定了这个蒙面人必是褚云峰无疑。

杨婉正自想道:“果然是褚云峰!”不料这蒙面人却似怔了一怔,说道:“谁是褚云峰?”

阳坚白冷笑道:“你还不认!”冷笑声中,猛扑过去,剑中夹掌,隐隐挟着风雷之声!

那人以剑封剑,以掌敌掌,“蓬”的一声,将阳坚白震退三步!

阳坚白喝道:“好,你还敢说你不是褚云峰?哼,你这小子是和我作对定啦!”

双方所拼的那一掌,用的都是“天雷功”,“天雷功”正是阳坚白的师门绝学,只有他的本门高手,才懂得这门功夫,据阳坚白所知,除了他的叔父与师叔华天虹之外,晚一辈的就只有自己和褚云峰练成了这门功夫。这蒙面人当然不会是他师叔,那么不是褚云峰是谁?

蒙面人晃了两晃,随即稳往身形,说道:“哦,我明白了。褚云峰大约是华天虹的弟子吧?想必他也是不耻你们所为的了,是么?”

阳坚白试了这掌,试出对方的“天雷功”与自己不相伯仲,比褚云峰似乎稍逊一筹,在自己那招杀手之下,照理对方是不敢不用全力的。阳坚白不禁又是惊疑不定了。这蒙面人究竟是不是褚云峰呢?

阳坚白喝道:“大丈夫何必藏头露尾?你不是褚云峰又是谁?说!”

蒙面人冷笑道:“你要不要我揭穿你的行径,你干下的那些肮脏案子,那才真是见不得人的下流勾当呢!目前我不愿意你知道我是谁,那是因为我还不想杀你,以后你自会明白的。现在我只是问你一句,你滚不滚?你不自己滚开,可就莫怪我手下无情了!”

阳坚白老羞成怒,喝道:“你若是本门弟子,你就该知道我的叔叔乃是掌门。你敢对我如此无礼!”

蒙面人冷笑道:“亏你开口本门,闭口本门,本门祖师的戒律,开宗明义第一条说的是什么?你说来给我听听!”

阳天雷这一门派的开山祖师,本是个侠义之上,生前门下十条戒律,第一条就是叛国求荣者,本门弟子人人得而诛之。第二条才是欺师灭祖者死,蒙面人开口就问这一条,显然他确是阳坚白的同门无疑了。

阳坚白老羞成怒,喝道:“什么戒律,我叔叔是现任掌门,他说的话就是戒律。你敢拿什么祖师的戒律来压我么?”

蒙面人虎目放光,蓦地斥道:“住口,你们叔侄卖国求荣,欺师灭祖,还配和我拉扯什么同门关系?”

俗语说邪不胜正,阳坚白给他一喝,不觉有点吃惊,但他平素横行惯了,怎甘示弱?当下一声怒吼,再度扑上。

掌风剑影之中,阳坚白蓦地一招“云锁苍山”,向蒙面人琵琶骨抓去,阳坚白沉肩缩时,横掌击出,“蓬”的一声,双方又硬对了一掌。这一次却是阳坚白退多了一步了。

蒙面人一占上风,剑中夹掌,紧纵急上,逼得阳坚白应付不暇,无可奈何,只好与他拼掌。

蒙面人掌若奔雷,剑如骇电,转眼之间,已和阳坚白对了八掌,双剑相交,叮叮铛铛之声,更是有如繁弦急奏,也不知碰击了多少下了。

这八掌硬拼下未,阳坚白只觉胸口发闷,冷汗直流,气喘心跳。原来他们的功力本是在伯仲之间的,但因阳坚白前晚与褚云峰硬拼“天雷功”,伤了元气,虽无大碍,却也未能完全恢复。是以和这蒙面人再拼“天雷功”,自是不免要吃亏了。

阳坚白本来是想速战速决,此时战这蒙面人不下,而杨婉与阿盖又在一旁虎视眈眈,不由得心里发慌,暗自想道:“若待这蛮子和杨婉也恢复了气力,那时,只怕我要逃走也难。罢了,罢了,好汉不吃眼前亏,三十六着,还是走为上着!”当下虚晃一招,夺门而逃。蒙面人冷笑一声,说道:“祸福无门,唯人自招。今日暂且饶你一遭。你回去自己好好想吧。”

阳坚白走后,杨婉与阿盖上前道谢,蒙面人道:“武林同道,理该患难相助,些须小事,何足挂齿。”

阿盖竖起拇指赞道:“好汉子,好汉子!我们的官长常说汉人狡猾,原来这全是骗我们的,现在我才知道,汉人才真是够朋友呢!你我素不相识,这次多亏你救了我的性命了。”

杨婉恐他起疑,说道:“这位朋友虽然是蒙古人,但他却是不甘替蒙古大汗卖命,逃出来的。”

蒙面人道:“我知道。你们刚才和那两个贼子说的话,我都听见了,蒙古人和咱们汉人一样,都是有好人也有坏人的。”

阿盖喜不自胜,说道:“好汉子,你愿意和我交朋友?”蒙面人道:“当然愿意。”阿盖道:“我叫阿盖,你叫什么名字?”蒙面人道:“名字不过是个符号,你叫我做蒙面人就行。反正不论我叫做阿猫阿狗,你都是愿意和我交朋友的,是么?”

杨婉在江湖历练了几年,颇知一些江湖忌讳,料想此人定是有难言之隐,是以不愿把姓名示人。

阿盖点了点头,说道:“说得有理。我们蒙古贵人的名字都是起得十分好听的,但十个至少有九个是坏人。”卡洛丝皱了皱眉,在阿盖耳边低声说道:“杨姑娘正在和他说话,你别打岔了。”

杨婉道:“原来你已经听见我们的说话,那就不用我多费chún舌了,我叫杨婉。”

蒙面人道:“杨姑娘,我向你打听一个人。”

杨婉道:“什么人?”

蒙面人道:“是和你年纪差不多的女子,名叫孟明霞,是江南大侠孟少刚的女儿。”接着笑道:“初时我还以为你是孟姑娘呢,谁知跟踪错了。不过错得也是正好。”

杨婉喜道:“原来你是孟明霞的朋友。”蒙面人道:“谈不上是朋友,不过我和她父亲相识,与她却只是见过一两次面,你认识她?”

杨婉笑道:“何只认识?几天之前,我还和她同在一起呢。此际,她和她的父亲已经往飞龙山去了。你是不是要找他们父女?”

蒙面人道:“我并不想特地去找她。见了面请你替我向孟大侠问候一声,说是曾经碰见过这样一个人,孟大侠就会知道的。”杨婉心里想道:“我可不愿在孟明霞眼前露面。不过,我总是不能永远瞒着南哥的,瞒不过南哥,当然也就瞒不过她了。”为了不愿让这蒙面人失望,于是也就答应下来。

杨婉想了一想,又再问道:“你刚才说跟踪错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蒙面人道:“孟姑娘昨晚曾在这个县城露面,当晚县城里就发生一宗采花案子,可惜我没碰上,不过,大致的情形我却打听到了。这件案子是在贺九公家里发生的,贺九公是个隐藏的江湖大盗,也是附近这几县的黑道头子,平生作恶多端,不问可知,这是他安排下的陷阱了。不过,听说这次这采花贼和贺九公夫妻却是吃了大亏。在他家寄宿的女客人不知怎的得了一个少年侠士之助,不但逃出虎口,而且杀得那采花贼大败而逃。贺九公行藏败露,也吓得连夜逃走,另找地方躲藏,不敢再回家里。”

杨婉听了,不禁说道:“这可就有点奇怪了。”蒙面人道:“奇怪什么?”杨婉道:“那女的想必是孟女侠了。但那男的——”蒙面人道:“听阳坚白刚才的口气,那里的似乎是一个名叫褚云峰的人,否则这厮不会将我误认作他,而且在话语之中,透露出曾吃过那姓褚的亏。”

杨婉点了点头,说道:“我也是这样想,因此才觉得奇怪。”

蒙面人诧道:“这却为何?明霞和那姓褚的同在一起,有何不对?”

杨婉道:“据我所知,褚云峰与孟明霞恐怕不是一条路上的人。”

蒙面人道:“哦,那么这姓褚的是什么人,你是知道的了?”

杨婉道:“我对他的来历毫无所知。不过前几天在琅玛山上,曾发生过两桩事情,与这姓褚的有关。他的行径十分古怪,大家疑心他可能是私通蒙古的姦细。”

蒙面人道:“私通蒙古的姦细?不会吧!那两桩事情你可以说给我听么?”

杨婉道:“前几天琅玛山上有个绿林大会,推举盟主。”蒙面人插口道:“这件事我已知道,听说一方是武林中后起之秀的少年侠士李思南,一方是绿林中早已成名的人物淳于周。”

杨婉接下去说道:“斗到半场,褚云峰突然出现,大家都不知道他的来历,他却帮李思南打败了对方的一名高手,又和对方的剑术大名家柳洞天斗了一个和局。李思南夺得盟主,得他助力不少。”

蒙面人道:“这么说,褚云峰不也是侠义道么?何以你又说他和孟女侠不是同一道?”

杨婉道:“但他当晚又与屠龙私会,屠龙这厮已经证实了是蒙古的姦细,那晚我无意之中偷听到他们的说话,他们还在合谋篡夺琅玛山寨主之位呢。嗯,我忘记告诉你屠龙就是琅玛山女寨主屠凤的哥哥,他们兄妹是各走各路,大不相同的。”

蒙面人道:“既然这样,这就真是有点奇怪了。不过,说不定也许褚云峰是想套取屠龙的秘密。如果他当真是姦细的话,昨晚他就不会和阳坚白作对了。又即使昨晚那个男的是另一个人,但阳坚白那样痛恨他,也可以证明他不是姦细了。”

杨婉说道:“这姓褚的行踪诡秘,我也摸不清他的底细。你要不要到琅玛山去访查访查,探个水落石出。”

蒙面人说道:“我是想打探这个褚云峰的底细的,昨日我就是因为想要找寻他们,以致跟踪错了。不过,目前我还不能到琅玛山去。我想褚云峰也未必与孟明霞就回转山寨去的。”

杨婉说道:“既然阁下另有要事,我自是不便相强。不过,你若是找不着他们,不妨到琅玛山打听消息。”

蒙面人点了点头,说道:“杨姑娘,多谢你告诉我这许多我想要知道的事情,时候不早,我也应该走了,咱们后会有期。”

阿盖忽地上来,说道:“我交了你这样一位好朋友,心里很是欢喜,请你接受我一点敬意。”阿盖手里拿着一条白色的丝巾。蒙面人知道这是蒙古人的礼节,送手帕名为“献哈达”,是对朋友表示尊敬的。

蒙面人道:“你是我第一个蒙古朋友,我得有你这样的好汉子做朋友,我也是很高兴的。但抱歉我可没有什么礼物给你。”当下接过那条手帕,按照蒙古的礼节,与阿盖拥抱。

忽听得蒙面人叫道:“你、你干什么?”忽地一掌推开阿盖。原来阿盖和他拥抱之际,突然扯下他的蒙面巾,大家都没想到阿盖傻里傻气的,会突然来这么一下。

面巾揭开,卡洛丝和明慧公主不觉“啊呀”一声,叫了出来。阿盖也吓得呆了。杨婉虽然没有失声惊呼,但见了这人的真面目,也是有点不寒而栗。不过,因为她素有数养,才能忍着。

这人的相貌奇丑,简直出乎任何人的意料之外。只见他脸上几道伤痕,纵横交错,就如十字路口的车轨一般。由于伤疤凹凸不平,脸上的肌肉也因而扭曲变形,令人一看就觉得恐怖,不敢再多看一眼。

杨婉初时还有几分怀疑他是褚云峰的,此际见了他的“尊容”,当然知道不是了。同时杨婉也才明白,他为什么要蒙面的缘故了。“他是恐怕吓慌了别人,还不仅仅是因为不愿意让阳坚白知道吧?”杨婉心想。

阿盖给他一掌推开,呆了一呆,讷讷说道:“对不住,我,我不知道……我们蒙古人交朋友,是、是这样的……”他拙于言语,不知如何才能表示心中的歉意。

原来阿盖心地单纯,在他的想法是:“我和他做了朋友,岂能连他的相貌是怎么样都不知道。对敌人或需遮瞒,对朋友应该可以剖心相见,何况面目呢?”草原上的牧民最重友谊,朋友之间,是什么都可以坦白的。是以阿盖一时高兴忘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1回 太息容颜非往日 只须心地胜从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瀚海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