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雄风》

第35回 陌路相逢挑恶斗 同门会合振雄风

作者:梁羽生

原来褚云峰本是走在前面的,但因孟明霞身上受伤,虽无大碍,于轻功却是不免稍有影响,故此反而落在后头了。

褚云峰在雪地上发现周、鲁二人的足印,一路追来,恰好在这里碰上。他是阳天雷恨之入骨、严令所要缉拿的人,是以周、鲁二人虽然知道他的武功厉害,恃着有二人联手,也就大着胆子要和他一拼了。

褚云峰冷笑道:“请问你们是汉人还是金人?”

姓周的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褚云峰“哼”了一声道:“你说我是反贼,我反的是欺凌汉人的金虏;你们穿戴汉族衣冠,如反而认贼作父,欺压同胞,你们才是不折不扣的反贼!”

周、鲁二人老羞成怒,齐声喝道:“我不与你逞口舌之利,咱们掌底判个雌雄!”

褚云峰冷笑道:“好,你们既是至死不悟,那就不是胜负之争了,于脆拼个强存弱亡吧!”

褚云峰摆出了决一死战的姿态,周、鲁二人倒是不禁心中一凛。姓鲁的硬着头皮道:“拼就拼吧!难道我们怕你不成!”

孟明霞唰的拔剑出来,褚云峰连忙说道:“孟姑娘,你给我掠阵,防他们还有党羽。我若是不成,你再上吧。”

要知道这两人乃是阳天雷手下数一数二的人物,武功实是非同小可。褚云峰倘若单打独斗,自忖可以胜得他们中的任何一个,若是以一敌二,那就没有把握了。孟明霞元气受损,未曾恢复,故此褚云峰不放心让她与强手对敌。

孟明霞听他说得有理,于是按剑在旁监视,说时迟,那时快,那两人已是左右夹攻,同时来到。

褚云峰大喝一声,单掌划了一道圆弧,掌风击荡,隐隐挟着风雷之声、向左面那姓周的打去。

谷涵虚看出了褚云峰使的是“天雷功”,心里又惊又喜,想道:“他果然是三师伯的弟子,我先别忙,且看看他学的本门功夫是否与我相同。”

心念未已,只听得“蓬”的一声,那姓周的身形一晃,连退三步。但褚云峰右手的长剑,本来是同时刺向右面那个姓鲁的,却刺了个空。那姓鲁使的是一对钢抓,给他一个盘龙绕步,反而绕到褚云峰的背后,褚云峰反手一剑,“嗤”的一声响过,钢抓断了一齿,褚云峰的衣裳却也给撕下了一幅。

原来周、鲁二人乃是各用所长,姓周的长于内功,虽然比不上天雷功的厉害,却也可以勉强抵敌。

姓鲁的长于轻功,便从侧面采取奇袭的打法,令褚云峰处处受敌,穷于应付。

褚云峰的“天雷功”不能一掌震伤姓周这个双子,立即又要分出精神应付这姓鲁的奇袭,如此打法,当然是不免大大吃亏。

打了一会,褚云峰的衣裳已是被那姓鲁的钢抓撕破了三处,幸而还没伤着皮肉。孟明霞见褚云峰迭遇险招,按捺不住,拔剑出鞘,加入战团。

褚云峰叫道:“孟姑娘,你快走吧!”孟明霞道:“生死与共,患难同当!”她因为褚云峰曾经救过她的性命,岂能让褚云峰一人对付强敌?是以表示决心,无论如何要和褚云峰并肩作战。但她说话之际,却是未曾详加考虑的,一下子冲口而出,说出了“生死与共,患难同当”这八个字来,这才蓦地省觉,这不应该是普通朋友所说的话,不禁面上一红。

姓鲁的冷笑道:“这女娃子对你倒是情意绵绵啊,可惜呀,可惜!”姓周的故意问道:“可惜什么?”

姓鲁的道:“可惜褚云峰这小子已是无福消受了!除非他改变主意,知道悔悟,跟咱们回京向国师请罪,否则他性命都保不住!如何还能消受美人的恩宠?”孟明霞大怒道:“放屁!”唰的一剑,就向他刺去。

褚云峰听了孟明霞说的这八个字,心中却是感到一股甜意,精神大振,一连几记进手的招数,又把劣势扭转过来。

可惜孟明霞毕竟因为元气受伤,未曾恢复,轻功打了折扣,剑术虽然精妙,终是力不从心,姓鲁的看出她的弱点,着着向她进逼。

这么一来,褚云峰又必须分出心神来照顾孟明霞,刚刚扭转劣势,不久又陷下风。但孟明霞多少也帮了他一点忙,分担了敌人的攻势,让他不至于刚才那样吃力。所以孟明霞上来和他联手,可以说是有一利必有一弊。

谷涵虚躲在石后偷看,心里想道:“一晃数年,原来孟明霞这小姑娘也有了意中人。不知严烷知不知道?”又再想道:“孟家的神剑的确名不虚传,孟明霞的本领也比几年前好得多了。不过,她却似乎有点力不从心,莫非是受了伤么?”

谷涵虚正想出去,忽听得褚云峰一声大喝,把身体遮着孟明霞,双掌连环进击,击退了那个姓鲁的汉子。原来孟明霞正在遇到险招,青钢剑已给那姓鲁的钢抓抓着。

褚云峰替孟明霞解了险招,气力耗损太甚,亦已累得满头大汗。

褚云峰道:“霞妹,你歇一歇,待会儿再来替我。”他与孟明霞相处数日,这还是第一次叫她做“霞妹”,孟明霞听他忽然改了称呼,也是不禁面上一红,心中却感到一股甜意。

孟明霞起初是抱着患难同当的心理与褚云峰联手的,不料经过了一场恶斗之后,才知道自己的确是元气未曾恢复,以致力不从心,非但帮不了褚云峰什么大忙,反而几乎累得褚云峰为自己受伤。此时她亦是筋疲力竭,不堪再战了。听了褚云峰的话,暗自思量:“不错,我是不能硬拼的了。与其和褚大哥同归于尽,不如换个方法试试,说不定可以死里逃生。”

原来孟家的暗器功夫也是武林一绝,只因孟明霞性情直爽,觉得暗器伤人,不够光明磊落,是以一向不喜使用。此际她无力再战,才动了用暗器的念头。孟家暗器不拘一格,讲究的是巧妙手法,信手拈来,便可当作暗器使用。

姓鲁那个汉子,正面受了天雷功的震撼,胸口如受铁锤所击,只觉五脏六腑都好似换了位置似的,一时间也是不敢运用真力,因此褚云峰虽然是强弩之末,以一敌二,形势却是比刚才还好一些。

孟明霞退下一旁,捡起地上的石子,用“天女散花”的手法打出。石子上就像长着眼睛似的,每一颗都是打向周、鲁二人的要害穴道,并不怕误伤了褚云峰。

姓周那个汉子内功深厚,双掌使开,劲风呼呼,石子未曾打到他的身上,便已掉了下来。姓鲁那个汉子长于轻功,却只能躲闪。他有“听风辨向”的本领,石子从什么方位打来,他一听风声,便即知道。

不料孟明霞的暗器手法十分古怪,与众不同。他躲过了几颗石子,正自得意,想要说几句话奚落孟明霞,话未出口,听得石子破空之声,是朝他的左胁愈气穴打来。他往右边一闪,谁知孟明霞同时发出的两颗石子,将近他的身前之际,才突然在空中一碰,方向登时改变,姓周的冷不及防,“肩阱穴”给一颗石子打个正着。

可惜孟明霞气力不加,虽然打中了他的“肩阱穴”,却只是令他感到一阵酸麻而已,劲力未到,也就收不到打穴的功效。

但这姓周的自觉在同伴面前失了面子,却是不由得怒从心起,冷笑说道:“好,你有暗器,我就没有吗?来而不往非礼也,你也接我的试试。”姓鲁的叫道:“周兄,留这女娃儿一命,用没有喂毒的暗青子!”

姓周的汉子哈哈笑道:“鲁兄,原来你也懂得惜玉怜香。”

姓鲁的笑道:“惜玉怜香的另有其人,可不是我。你忘记了咱们的阳公子吗?”

姓周的霍然一省,说道:“不错,把这美人儿献给阳公子,倒是一件大功。多谢你的指点了!”当下一抖手发出了三颗无毒的铁菩提。

此人的暗器功夫也是颇为了得,三颗铁菩提分打孟明霞上中下三处穴道。可是在孟明霞眼中看来,却只是雕虫小技而已。

孟明霞笑道:“米粒之珠,也放光华!”一粒小石子轻嗖弹出,和当中那颗铁菩提一碰,左右齐飞,恰好又和从两边打来的菩提碰个正着,一粒小石子,三颗铁菩提同时打落在地上。

褚云峰忽地叫道:“霞妹,留神!有人——”孟明霞起初只道褚云峰是叫她留神暗器,心里还在好笑:“这人的暗器功夫有什么了不起,何用大惊小怪?”待听得“有人”二字,方始吃惊,抬头一看,只见一个蒙面人正自一块大石头后面跳出。

这蒙面人来得好快,褚云峰话声未了,他已倏然来到了孟明霞的面前。孟明霞这一惊非同小可,想道:“他们果然还有党羽,这倒是我的疏忽了。无论如何我也要阻他一阻,决不能让他上去帮手。斗不过他,就把这条性命与他拼了。”要知褚云峰独斗周、鲁二人,已是极为吃力,这蒙面人别的功夫未知,只看轻功,已是尚在那姓周的之上,孟明霞如何敢放他过去?

孟明霞紧咬银牙,强振精神,唰的一剑就向那蒙面人刺去。姓周那汉子第一次发出的三颗铁菩提给孟明霞打落,跟着又发三颗,恰好也在此时打到。

蒙面人是站在孟明霞的面前的,暗器从他背后打来,面前又有孟明霞一柄明晃晃的利剑,变成了背腹受敌的形势。

蒙面人不理背后的暗器,伸出中指,轻轻一弹,把孟明霞的剑弹开,只听得“卜、卜、卜”三声,那三颗铁菩提都打在他的身上,而且都是正中穴道,但他却似毫无知觉似的,连身形也未一晃。

蒙面人低声说道:“盂姑娘!是我!你还记得我吗?我是四年前到过你姑母家中的那个人!”

孟明霞呆了一呆,失声叫道:“你、你是谷涵虚!”她做梦也想不到,竟会在这里碰见了谷涵虚。

谷涵虚已经从孟明霞面前跑了过去,叫道:“褚师兄,雷电交轰!”

“雷电交轰”是天雷掌中一招极厉害的杀手,一掌如雷,一掌如电,沉雄迅猛,兼而有之。但因这一招的威力发挥得淋滴尽致,功力稍弱的,就需要两人合使了。否则勉强施为,于自身反有妨害。当今之世,能够单独使用这一招“雷电交轰”的只有阳天雷和褚云峰的师父华天虹。褚云峰自己却还差三年功力,未能使用这招。

褚云峰突然听得这蒙面人叫他做“褚师兄”,随即又听得他说出“雷电交轰”的招名,不禁又是吃惊,又是诧异。此时谷涵虚已经出掌,只见他左掌划弧,缓缓推出;右掌捏着剑诀,三指笔直刺出,动作比左掌却快得多。这正是“雷电交轰”的手法。

褚云峰此时己料到几分,当下不假思索地跟着出招,配合得虽然稍有参差,未能曲尽其妙,但这周、鲁二人已是禁受不起,只听得“篷”“蓬”两声,两人同时倒地。姓周那个汉子,因为是正面接招,伤得更重,瘫在地上,七窍流血,好像变成了一堆烂泥,眼见是不能活了。姓鲁那个汉子还能够挣扎,在地上接连打滚,但却也爬不起来。

褚云峰再也没有怀疑,即便收掌问道:“你可是我耿师叔的弟子谷师兄么?”那蒙面人道:“不错,小弟正是谷涵虚。”褚云峰大喜道:“我正要找你。”谷涵虚笑道:“我也正要找你。”

姓鲁那个汉子恰巧滚到了孟明霞身边,孟明霞恨他刚才口齿轻薄,拔剑就要杀他,忽听得谷涵虚叫道:“孟姑娘且慢动手!”

谷涵虚道:“褚师兄,等会咱们再叙,有件紧要的事情我要问问这厮。”当下将那姓鲁的汉子扶了起来,说道:“严声涛的女儿现在哪儿,你们把她怎样了,快说!”

此言一出,孟明霞吃惊不已,连忙问道:“什么,表姐也来了么?她落在敌人手上?”谷涵虚道:“我偷听他们刚才的话,他们要用严烷来控制你爹爹,恐怕是落在他们的手上了!”

姓鲁的呻吟叫道:“是,我反正是要死的了,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谷涵虚道:“你说了我就饶你。而且我还有葯医你。”

姓鲁的道:“此话当真?”

谷涵虚道:“君子一言,快马一鞭。姓谷的说出话来,从来没有不算数的。”

姓鲁的道:“好,那么我就说、说,她、她在黑石——”

姓鲁的汉子上气不接下气的说了几个字就停一停,说到了“黑石”二字,两眼翻白,又停下来了。谷涵虚用指甲轻轻挑了一下他的人中,说道:“黑石什么?”孟明霞也连忙问道:“她落在什么人的手?”

姓鲁的嘴chún开合,正要说话,谷涵虚亦已把耳朵揍到他的嘴边,准备用心听他说话。就在此时,忽听得他一声惨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5回 陌路相逢挑恶斗 同门会合振雄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瀚海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