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雄风》

第37回 惊悉阴谋寻旧侣 究明真相悔前非

作者:梁羽生

谷涵虚听到一半的时候,早已料到这个女子定是严烷,但如今从祝老三口中得到了证实,仍是不禁大吃一惊,失声说道:“她怎么会落到这恶道的手里?”

祝老三道:“是呀,初时黑石道人还几乎吃了她的亏呢。后来他用了迷香暗器,这才把严姑娘擒了的。”

祝老大善于观颜察色,看了谷涵虚这副又惊又急的神情,已知谷涵虚与这女子交情非浅,为了讨好谷涵虚,连忙说道:“我们是前天在苏州城外三十里的野猪林碰见他的,他说他要把这女子送到飞龙山去给窦寨主,从这里到飞龙山和从野猪林到飞龙山的路程是一样的,一般的坐骑,总得跑个四五天,若是有快马去追还可以在他未到飞龙山之前追赶得上。这牛鼻子虽然是我们的朋友,但我想不到他会干出这种为武林朋友所不齿的事情,只恨我的本领与他相差甚远,否则我也要教训教训他了。”

谷涵虚咬牙道:“他就是走到天边,我也要找着他!””

祝老大道:“对呀,不畏强横,打抱不平,这才是大英雄的本色。不过,他若到了飞龙山,人多势众,大侠你虽然还是可以稳操胜券,究竟要费许多功夫了。不如在途中截住他可以省点气力。成庄主,你赶快挑选一匹好马送给这位大侠吧。”说出话来,好像是完全为谷涵虚着想,连自己是来为恶霸抢亲而作贺客的身份都忘记了。

那傻里傻气的祝老三却忽地叫了起来:“哥哥,你怎能说出这种话!黑石道人是抢了那位严姑娘,但这却是飞龙山的窦寨主请他做的,窦安平才是主使的人。这位大侠,我求你一件事情。”

谷涵虚虽然痛恨黑石道人,却也有点喜欢祝老三这个心直口快的傻小子,说道:“你不用开口了,我知道你是求我饶了这臭道士是不是?我不能答应!”

祝老三道:“你不答应,我也要说。我告诉你,我们碰见他的时候,他非常难为情,怕我们以为他是婬贼,这才告诉我们是因何抢这女子的。但窦安平为何要他抢这女子,这他就不知道了。你们骂他行为不当,我不为他争辩,但他却绝对不是贪花好色之徒,这件事情,他也只是帮凶而已。老实说,讲起在黑道中的行为,他还算得是个响当当的汉子呢。最少要比我们三兄弟强多了。”说到此处,瞪了他哥哥一眼,显然是不服气哥哥刚才所说的话。

祝老大喝道:“这样的恶道你还替他求情!侠士,我的弟弟有点糊涂,请你原谅。”

谷涵虚“哼”了一声,说道:“你的弟弟或许糊涂,却没有你这样令人讨厌!好,祝老三,看在你的份上,我不杀他也就是了。但我可不能答应你就饶了他,至少也得废掉他的武功。”

成庄主看见谷涵虚要走,战战兢兢地说道:“好汉,我已叫人给你老挑选坐骑。马上就可牵来。”嘴巴向管家一呶,管家连忙捧上一盘银子,说道:“这是敝主人送给你老的一点盘缠,不成敬意。”成庄主巴不得谷涵虚早走,只怕他一不如意,又要和自己为难。

谷涵虚双眼一翻,想把银子摔掉,忽地转念一想,随手抓起了十几锭碎银,说道:“也好,反正你这是不义之财!但你可不要以为有了钱就什么都行了。你若是不依从我的吩咐,我一定回来和你算帐。

成庄主见他收了银子,松了口气,说道:“是,是。三天之内,我一定把你老吩咐的事情办妥。”他以为谷涵虚收了他的银子,已是多少给了他一点情面。却不知谷涵虚乃是另有用途,后来成家父子因为并没有遵照谷涵虚的吩咐,将三年来所收的田租折成银子老老实实地退还佃户,结果给谷涵虚率领的一支义军抄了家,这是后话,按下不表。

成家的家丁牵来了坐骑,谷涵虚道:“我自己会挑,不要你的。”蓦地想起一事,回头问祝老三道:“姓白的那厮是什么人?住在哪里?”

祝老三道:“他名叫白干胜,他爹爹白万雄乃是一位已经金盆洗手的绿林大豪,和绿林中鼎鼎大名的淳于寨主乃是结拜兄弟。家住沧州白槐庄。淳于寨主单名一个周字。他是——”祝老三因为觉得谷涵虚好像比较看得起他,心里很是高兴,因此不厌其详地要一五一十把自己所知道的都告诉谷涵虚。

谷涵虚却不耐烦再听下去,说道:“够了,够了。我知道了他的所在住所,自会去找他的。”当下跑进马厩,取了白干胜的那匹坐骑,跨上马背,绝尘而去。

谷涵虚走了之后,祝氏兄弟这才争吵起来。祝老大骂他弟弟道:“你倒会向这丑汉讨好。”祝老三反chún相讥:“你才是向他讨好。我问你,你不是一向都在人前自称黑石道人是你的好朋友吗,为什么你却向那丑汉子夸张了他的罪过,好像恨不得这丑汉子去杀了他。”

祝老大冷笑道:“你懂得什么?我这是唆使两虎相斗的妙计。对我们有大大的好处。”

祝老三道:“此话怎说?”祝老二说道:“三弟,大哥的意思你还不懂?”祝老三双眼一瞪,傻虎虎地说道:“不懂!”

祝老二道:“黑石道人在黑道上抢了我们不少的买卖,这丑汉子找着了他,两虎相斗,必有一伤。若果是伤了丑汉子,等于是黑石道人替我们报了仇。伤了黑石道人呢,对我们也不是没有好处!嘿嘿,哈哈!这你可懂了吧?”

祝老三睁大了眼睛,半晌说道:“懂了,懂了!你们这是借刀杀人之计,但这样的用心不是太恶毒了吗?”

祝老大哈哈笑道:“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干我们这一行的,难道还想做正人君子?”

原来黑石道人的泼风刀法乃是武林一绝,祝老大猜准了谷涵虚为了要救严烷,必定是马不停蹄的日夜起路,谷涵虚的体力消耗之后,和黑石道人相斗,鹿死谁手,就难以预料了。祝老大盼望的最好是两败俱伤,所以他才把黑石道人的行踪告诉谷涵虚的。

谷涵虚果然不出他的所料,骑了白千胜那匹骏马,马不停蹄的一路追踪。除了吃饭和向途人打听之外,一天两晚,连瞌睡都没打过,更莫说躺下来歇息了。

谷涵虚身上有几十两从成庄主那里拿来的碎银子,是以他的相貌虽然凶恶,但因出手豪阔,一路上向人打听,却是人人都乐意把所知的消息告诉他。

第三天早上,他已到了距离飞龙山只有五六十里的一个地方。路旁茶馆的主人告诉他,说是看见一辆骡车经过,驾车的正是一个道士。至于车上有没有女子,他就不知道了。

谷涵虚得到了确实的消息,精神陡振,按照茶馆主人指点的方向去追。这天早上,刚刚下过一场雨,路上的蹄痕轨迹,十分清晰,等于是给他引路。

谷涵虚跟着骡车轨迹,到了一座林边,不见车迹,颇为诧异,心里想道:“怎的这个恶道把骡车驾到林中去了,难道他竟敢心怀不轨,意图非礼么?”

祝老三虽然一再和他说过黑石道人并不是采花贼,但谷涵虚却怎敢完全相信了他的说话?

谷涵虚策马入林,心头卜卜乱跳。就可以见着严烷了,这次该会见她了吧?哼、哼!那恶道若敢动她一根毫发,我非将他碎石万段不可。

不错,骡车中的那个女子的确是严烷,但事情的变化却大大出乎谷涵虚的意料之外。

按下谷涵虚暂且不表,且说严烷的遭遇。

严烷离家之后,到处打听谷涵虚的下落,不觉过了三年,踏遍江南,仍是得不到谷涵虚的消息。

严烷忽地想起谷涵虚曾经对她说过自己的身世,是从北方逃来的难民。“或许他已经回老家去了。”严烷在江南找不着谷涵虚,于是便渡过长江,到北方来继续找寻。

不料这一天在冀北道上遇上了黑石道人,给黑石道人用会喷迷香的暗器擒了。醒来之时,发现自己已在一辆骡车之中。

黑石道人所用的那种迷香有酥筋软骨之能,严烷醒了过来,手足虽然能够动弹,气力却使不出,不过身体并无异状,严烷这才稍微放心。

严烷又惊又气,醒了过来,对黑石道人破口大骂,心里想道:“我宁愿给他一刀杀了,决不能受他折辱!”

不料黑石道人却不动气,揭开了车帘,说道:“你醒来了么?”严烷骂道:“臭道士,你要怎样?”

黑石道人笑道:“没什么,请你吃两个馒头。你已经睡了一天,没有吃过东西,现在醒来,想必亦已饿了。”

果然黑石道人抛进两个馒头,连手指都没有碰她一下。

严烷怔了一怔,骂道:“贼道,你为什么不把我杀了!我告诉你,我是川西大侠严声涛的女儿,决不会平白让人欺负的。你不杀我,终有一日,我会杀你报仇!”

黑石道人道:“也没有办法,谁叫我受了人家的恩惠呢!”

严烷听他这么说,忍不住好奇心问道:“怎么,你是拿我去报答人家恩惠的吗?”

黑石道人道:“小姐真是聪明,猜得一点不错。”

严烷道:“那人是谁?”

黑石道人道:“这个我可不能告诉你。不过我可以向你担保,那人决不会污辱你的,你可以放心。”

严烷骂道:“我不信你们这些臭道士泼皮贼会安有什么好心肠!”

黑石道人冷冷说道:“信不信由你。但我也要告诉你,你若再骂,我可就要对你不客气了,你骂一句,我就打你一记耳光!”

严烷想要自杀,但她的佩剑早已被黑石道人缴去,又使不出气力,想要自杀也难。黑石道人倘若打她耳光,她是丝毫也没办法抵抗的。

产烷无可奈何,心里想道:“他对我也还不算太过无礼,我就暂时忍受吧。待我恢复了气力,再与他算帐。”于是住口不骂,拿起了黑石道人抛进车厢的馒头。

严烷本来要摔掉他的馒头,但实在是饿得难受,心里想道:“如果馒头里有毒葯,我死了也好。如果没有毒葯,吃饱了再跟他拼命。”

严烷吃了两个大馒头,气力倒是恢复了一些,可是试着运气,胸口便隐隐作痛。黑石道人所用的酥骨散,葯力是能够维持七天之久的。严烷自知在未能得到解葯之前,决计不是黑石道人的对手,也只好暂且忍耐了。

如此一来,双方倒是可以暂时相安无事。黑石道人每天把粮食用水拿到车厢来给严烷,对她颇有礼貌。每天三次歇息和晚上睡觉之时,他也总是远远的离开严烷,让严烷可以有一些女儿家不便为外人所见的事情。

这一天到了飞龙山东面约一百里之处,已经可以隐隐看见高耸入云的飞龙山了。黑石道人吁了口气,自言自语道:“我这一生从来没有做过服侍妞儿的事,好,还有一天,我就可以不干这苦差事了。”

严烷忍不住问道:“你是要把我送到飞龙山吗?”

黑石道人道:“不错,现在不妨告诉你了。不是我要捉你,是飞龙山的窦寨主,要我将你‘请’到他那儿去的!”

严烷诧道:“飞龙山的窦寨主是什么人,我又不认识他!”

黑石道人道:“为什么他要‘请’你,我也并不知道。但据我所知,窦寨主也是绿林中一位响当当的汉子,我想,他不会对你无礼的。”

经过这几天的相处,严烷虽然仍是痛恨黑石道人,但对他的能以礼相待,却也有一丝好感,心里想道:“落在他的手里还好一些,落在那个什么窦寨主的手里,那就不知如何了。”尽管她对黑石道人有一丝好感,总还是不能相信他的说话。

严烷本来是个个性十分倔强的女子,就是在父母的压力之下,她也是不肯低头的,想不到如今竟然要受人摆布,禁不住心中凄苦,想起谷涵虚来。

“那次我和爹爹碰上了滇南七虎,幸亏得谷大哥赶来相救,唉,如今却不知他在何方了?谷大哥,谷大哥,你可知道我现在正在受人欺侮吗?”

心念未已,忽听得蹄声得得,有一骑马迎面而来。严烷心头“卜通”一跳:“难道当真是天从人愿,谷大哥来了?”

蹑声嘠然而止,那人似乎是又惊又喜地叫道:“黑石道长,想不到你已经来了!我正想去找你呢!”

并不是谷涵虚的声音。

严炕心又一沉,她的幻想破灭了。

严烷摘开车帘角,只见来的是个瘦脸孔小眼睛的汉子,令人一见,就不由得心里生厌。

黑石道人走上上看,说道:“嗯,你不是窦旺么?”原来窦旺乃是飞龙山寨主窦安平的远房侄儿,也是他所宠信的一个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7回 惊悉阴谋寻旧侣 究明真相悔前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瀚海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