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雄风》

第42回 慷慨释俘多义重 凄怆历劫倍情坚

作者:梁羽生

此时杨婉已经抹去了脸上的化装,恢复本来面目。孟少刚早已知道她是李思南的未婚妻,又见自己的女儿和褚云峰手拉着手的站在一起,十分亲热,孟少刚不由得暗笑自己的糊涂。要知道他是以为杨婉已死,才属意李思南做他女婿的,如今杨婉还活在人间,他当然是不会再作此想了。

孟少刚暗自想道:“李思南固然是不可多得的少年英雄,褚云峰也是后一辈中的俊杰,他又是我老朋友的弟子,霞儿得以配他,我也该心满意足了。”

孟明霞笑道:“爹爹,严表姐的事情可还要你给他帮忙呢。”孟少刚见严烷和谷涵虚也是成双成对,更是心花怒放,说道:“你们放心,我替你们做媒便是。”严烷的母亲是孟少刚的姐姐,得他答允玉成,婚事自是不愁再有阻碍了。当下满面通红的低了头,轻声说道:“多谢舅舅。”

孟少刚哈哈大笑,说道:“但愿你们有情人皆成眷属,我也替你们欢喜。如今我们该谈一谈正事了,思南,那两个蒙古武士你还未曾发落呢?”

李思南道:“这两个人现在已经变成了我们的俘虏,我们也该好好待他。”当下请江心石拔出一间静室安置这两个武士,并且拿出了上好的金创葯,给他们敷伤。

江心石把两个武士带走之后,杨婉柳眉微皱,忍不住说道:“南哥,你不杀他们犹自罢了,为何如此优待他们?我们在蒙古之时,受的苦受得还未够么。”

李思南笑道:“正是因为我吃够了鞑子的苦头,所以才不愿意在他们的身上报复。”杨婉道:“为什么?”李思南道:“你是读书明理的人,当然知道‘己所不慾,勿施于人’这句话。”杨婉道:“可是他们乃是我们的敌人啊!”

李思南道:“放下了武器,款是俘虏而不是敌人了。俘虏和正在拿着刀枪杀我们的敌人是有区别的,是么?何况在蒙古之时害得我们家破人亡的元凶祸首亦是另有其人,这笔帐不该算在他们身上。”杨婉气平了些,笑道:“话是这样说,我的心里总还是有气。”

李思南道:“我们以诚待人,说不定还可以化敌为友呢,即使不成,也总是有好处没有坏处。”杨婉道:“有什么好处?”李思南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我们也应该知道一点敌情啊。倘若将他凌辱,他还会和我们说真话么?”

杨婉霍然一省,说道:“不错,从他们的口中或许可以探听我们仇人的消息。”李思南道:“不过这可并非使用权术,即使他们什么都不说,我们也还是要这样对待俘虏的。”群豪初时也是像杨婉一样不大心服,待到听李思南说清楚了道理,这才暗自心折,觉得李思南见识过人,不愧作他们的盟主。

庆功宴过后,李思南独自进入静室探望那两个蒙古武士。

那两个武士敷上金创葯血已止了,庆功宴的酒菜李思南地特地加人给他们送了一份,这两个武士体魄本来健壮,吃饱了肚子,精神体力都已渐渐恢复,心里正在纳闷李思南为什么这样待他们?

可是他们从小受的就是一套蒙古武士的严格训练,忠于大汗这一观念对他们来说不啻是天经地义。是以尽管他们心里不无对李思南感激之意,但一见李思南进来,仍然是板起了面孔,作出一副不肯低头的神气。

李思南道:“你们好了些吗,可以走动了吧?”

一个武士冷冷说道:“你问这个干嘛?”心里想道:“我走得动又怎么样,难道你还会将我放了?”

另一个武大更是出言不逊,傲然说道:“李思南你耍什么花招?我们蒙左武士都是铁汉,落在你的手里,你要杀便杀,剥皮拆骨,我们决不皱眉!你要我们向你屈服,却是休想!”

李思南笑道:“我与你们无免无仇,为何要杀你们?我是人,你们也是人,虽然怎样做人你我并不一样,但大家也都是一样平等的人啊,好端端的我为什么又要你们屈辱?”

这两个武上几曾听过这样的道理,心里兀是半信半疑,说道:“可是我们来到飞龙山,正是为了对付你的啊,难道你不知道?”

李思南道:“我当然知道。但这件事已经过去了,现在你们可并没有‘对付’我啊。”

那两个武士道:“好,就算你不计仇恨,但却又何必这样款待我们?”心里还在怀疑李恩南别有用心,方知要如何折磨他们。

李思南道:“因为你们现在已经不是我的敌人,我是将你们当作朋友款待的。”接着说道:“何况我们还是朋友呢。我们曾经在肯特山上同打过猎的,是么?”那两个武土道:“你的记性倒真不错,但我们可是不敢高攀了。”

李思南道:“不,我的记性很坏,你们两位的名字我就想不出来。”

那两个武士道:“当时你是公主的好朋友,相识的不是王子就是大臣,也没有谁将我们的名字告诉过你,也难怪你不知道。”

李思南和他们闲谈旧事,敌意不知不觉又消了几分,这两个武来士也把名字告诉他了,一个叫做粘不罕,一个叫做速不台。

粘不罕就是那个最为傲慢的人,忽地霍然一省,说道:“闲话少说,李思南你这次来到底是何用意?”

李思南笑道:“你问我的来意,我不是一来就已经和你们说了么?第一是探望老朋友,第二也是想来看看你们是否已能行动如常?”

粘不罕道:“我们能够行动又怎么样?”

李思南道:“请两位大哥别怪我说话坦率。”粘不罕心想:“来了,来了!”大声说道:“我就是想听你的真心话!”

李思南道:“在我来说,我是希望你们多留几天,住下来不走更好。但我们这里的规矩是要留则留,要去则去,决不勉强。我刚才听两位的口气,大约还是想回去的吧?”

速不台道:“哦,你是想放我们回去?”粘不罕则张大了口,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李思南道:“不错,两位若是思家心切,马上就走也行。”

粘不罕道:“你要我替你做什么事情?”

李思南道:“回去之后,请你替我问候往日的一班朋友。”

粘不罕道:“咦,如此说来,你是毫无条件的就肯将我们放走了。为什么?”

李思南道:“谁无父母,谁无妻子。任何人都是盼望和家人团聚的,我岂能拆散你们夫妻父母,令你们死别生离?”

粘不罕道:“可是我、我们对你……”

李思南道:“想必你也知道一点我的家事了。实不相瞒我的父亲就是在二十多年前给你们俘虏了去,不许还家,终于埋骨异乡,死不瞑目的。我也正是为了寻找父亲,才跑到你们蒙古去的。将心比心,我们父子受过的苦楚,我又怎忍要你们遭受?”

二人给李思南说得大为感动,刚刚还是神态傲慢的粘不罕亦已禁不住热泪盈眶。

速不台道:“可是我们回去之后,说不走将来还会在沙场与你相见的啊!”

李思南道:“当然我是希望你们不会这样的,但你们是金帐武士,除非你们不干,否则是恐怕很难避免要给大汗重新驱上沙场的。所以倘若是有那一天,我也不会怪你。不过,我也要把话说明,到了沙场相见的时候,彼此厮杀,我是不会留情的。但倘若你又为我所擒,我还是可以放你回去。”

速不台道:“李盟主,你能够做到这样,我们已经是感激不尽了。说句老实话,假如你是给我们所擒,我们想放你也不敢呢。唉,恨只恨我们两国交锋,我们是不能不辜负你的友谊了。”

李思南道:“不,不能只笼统归咎于两国交锋,这是你们的大汗、王公、将军、权贵造成的罪过!我们汉人可没有跑到你们的地方去打仗。”

粘不罕与速不台无言可辩,心里自己也觉得惭愧,不觉都是低下了头。

李思南继续说道:“你们为大汗王公将军权贵卖命,所得的又是什么?不错,你们是受封为金帐武士,比普通的武士是高出一头的了,但你们的性命却是朝夕不保,你们的鲜血只是保住了他们的富贵荣华,这又值得么?你们再仔细想想,你们拼命打仗,替你们的大汗灭了无数国家,看起来你们蒙古的百姓又得到了什么好处?掠夺来的玉帛决不会分给他们,他们只有出粮出力的份儿,多少人又因为连年征战而弄到家散人亡,挨饥受苦?受你们侵略的国家,又有多少人无辜被害,辗转流离?”

粘、速二人自有生以来,所受的都是“怎样才是一个好武士”的教育,从没有人敢向他们说过这样的一番话,仔细想想,不禁都是内疚神明,觉得李思南的说话说得一点不错。但也只是初步的醒悟而已,若要他们立即反抗大汗,他们还是连想也不敢想的。当然李思南也没有立即便要他们这样。

粘不罕叹了口气,说道:“李公子,多谢你的这番教导,从今之后,我也不想贪图什么富贵了,回去之后,我和家人跑到深山里躲起来,从此打猎为生,但愿平平安安的过个下半世,也就心满意足了。”

李思南心里想道:“只怕你要想躲避也是躲避不了。”不过,其中的道理一时也难以说得他们明白,心想:“他们能够这样也已经是很不错了。”当下说道:“好,但愿我们从今之后不会再是敌人。你们几时回去?”

速不台道:“多蒙盟主放我们回去,我们想现在就走,可以吗?”

李思南道:“当然可以,我送你们下山。”

送到山脚,李思南和他们挥手道别,粘不罕忽道:“李公子,有一件事情我要和你说。”

李思南道:“什么事情?”

粘不罕道:“这是一件只有我们两人知道的秘密,我在大汗面前发过誓,决不能泄漏的。”

李思南道:“既然如此,那就不必说了。”

粘不罕道:“不,李公子,我虽然是发过誓,但你对我们太好了,我不说就对你不住!”

李思南道:“哦,是和我有关的么?”

粘不罕道:“正是。唉,李公子,你待人也太厚道了,白万雄这老儿,你实在是不应该放走他的!”

李思南道:“为什么?”

粘不罕道:“你的大仇人正在他的家中。”

李思南又惊又喜,连忙问道:“你说的是余一中吗?”

粘不罕道:“李公子,令尊遭受余一中这厮的惨害,我们是早已知道的了。明慧公主曾求过四王子和大汗杀他,可惜不能如愿,大汗非但没有杀他,反而更重用他了。老实说,我们也是气他不过。”

原来成吉思汗逝世之后,明慧公主又曾先后在拖雷监国和继任的大汗窝阔台之前,公开控告过余一中,粘、速二人身为金帐武士,当时也是在场的。

李思南有点诧异,问道:“这么说,余一中这厮和你们一道来的了?他不是在做着镇国王子的副元帅的吗,怎的大汗却派给他这个差事?”要知余一中虽然也懂武艺,但却甚是平庸,依理来说,是不该把他当作一般的武士来使用的。

速不台说道:“是这样的,大汗希望能够拉拢一些汉人,最好是江湖上的成名人物或绿林好汉,地方上有势力的绅士也在被拉拢之列。这样,将来我们进兵中原之时,得到这些人的助力,就可以方便多了。这个任务,当然是余一中最为适合,我们连汉话都说不流利,要做也做不来的。”

李思南冷笑道:“原来如此,他本来是汉人中的败类,怪不得你们的大汗要利用他来进行这种败类的勾当。假我敢断言,像余一中这种败类,你们在汉人中决不会找到多的,纵有,也只是一小撮而已。”

速不台继续说道:“余一中起初想藏在阳天雷家里,但恐怕给金国与阳天雷敌对的一派知道,而且住在金国的京城也不方便,后来才想到了去找白万雄。白万雄和阳天雷是早就有了来往的,余一中和他也是旧相识,他拿了阳天雷的密信去找他,两人见面之后,果然臭味相投,一拍即合。”

粘不罕说道:“大汗派我们二人做余一中的帮手,交给我们三个任务,一是侦查明慧公主的下落;二是设法害你,倘能将你携回蒙古那就更好;三要我们监视余一中。最后一个任务当然不会让余一中知道,但其他两个余一中则是知道的。这人诡计多端,李公子你要多点当心他的暗算才好!”

李思南多谢了这两个人,说道:“那么现在你们是准备回家呢?还是回到白万雄那儿跟余一中?”

粘不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2回 慷慨释俘多义重 凄怆历劫倍情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瀚海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