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雄风》

第43回 浪子回头原是假 金枝亥国悔情痴

作者:梁羽生

杨婉察觉李思南面色有异,诧道:“南哥,你在想些什么?”李思南道:“你把明慧公主请到屠凤那儿,只怕有些不妙。”杨婉道:“为什么?”李思南道:“你忘记了屠凤的哥哥么?那日他和我比武受了伤,赖在家里不肯走,倘若给他知道明慧公主的来历,只怕又要生出事来。”

杨婉道:“你怕屠龙加害于她?”李思南道:“这厮心狠手辣,诡计多端,实是不可不防!”杨婉道:“说起来我倒要怪你呢,那天你为何不将他一剑杀了?”李思南道:“我这是看在屠凤的份上。”杨婉道:“依你看屠凤这人怎样,若然拿她和明霞相比,又是如何?”

李思南道:“两人都是一般爽直的脾气,但屠凤处事则似乎更有决断,也比孟明霞更不讲情面,不过,我宁可让她自己大义灭亲,却不便当着她的面杀了她的哥哥。”杨婉点了点头,说道:“不错,倘若不是因为屠夫人溺爱儿子,屠龙焉能还有命在?屠凤即使不会亲手杀他,也决不会容他留在家中养伤的了。”

李思南微微一笑,说道:“婉妹,你从前似乎对屠凤并无好感,现在却是和我的看法相同,甚至比我更多的称赞她了。”

杨婉说道:“我并非对她抱有恶感,不过是我们的性情不大相同罢了。以前我尚未深知其人,只觉她好似对我抱有成见,处处帮助孟明霞。其实我何尝不也是对她抱有成见?直到绿林大会那天,我才发觉她是个深明大义,敢作敢为的女中杰,很是惭愧,为什么以前没有看到她这么多长处。”接着又道:“仔细想来,其实我还不仅是对屠凤如此,对孟姑娘和明慧公主也是一样,都是渐渐才发现她们的好处的。”

李思南笑道:“一般人总是容易看到别人的短处,不容易看到别人的长处的,你现在懂得留心注意别人的长处,实在是难能可贵!不过,你何以从明慧公主的事情谈到了屠凤的为人,其中是否尚有因由?”

杨婉说道:“你不是担心屠龙加害明慧公主吗?我告诉你两件事情吧。第一件事情,屠龙如今已经不在琅玛山,据我推测,恐怕就是给他妹妹驱逐的。第二件,屠龙早已知道明慧公主的身份,只是不知道她逃婚这个秘密而已。”

李思南大为奇怪,问道:“你怎么知道得这样清楚?”

杨婉道:“我和明慧公主曾经在一座古庙碰上屠龙,他是和贺九公等人一伙的,我们先碰上他,其后才碰上阳坚白。”

李思南道:“他见着了明慧公主之后怎样?”

杨婉笑道:“一脸孔诚惶诚恐的神气,口口声声向明慧公主请罪,只差没有跪下磕头。”

李思南“呸”了一声,说道:“真不要脸,想不到屠百城一世英雄,生下了这样一个儿子。”

杨婉说道:“可是正因为他要巴结明慧公主,咱们可就用不着担心了。他这次多半是给屠凤赶出来的,琅玛山上的大小头目没有一个不鄙弃他,谅他也不敢再回去。又即使他有那样的脸皮胆敢回去,见着了明慧公主,他也只有讨好的份儿。”

李思南道:“但愿如你所料。”显然还是有点不大放心,杨婉笑道:“你放心不下,咱们可以先回到琅玛山,然后才去找余一中算帐。”李思南道:“一来一回,少说也得十天半月,余一中岂能在白家庄坐待咱们?两事比较,还是报仇要紧。”

杨婉本来是和李思南说笑的,见他这样认真,不便再开他的玩笑,当下也作出一副郑重的神气,说道:“不错,余一中不仅是咱们的仇人,也是汉人的公敌,当然是先去除他要紧,快点儿赶路吧。”

杨婉可没想到屠龙的阴险狠毒尚在她估计之上。她本以为明慧公主投奔了屠凤,就可以安然无事的。却不料事情的结果,竟是大出她意料之外。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李、杨二人前往白家庄报仇之事,暂且搁下不表,先表明慧公主的遭遇。

且说明慧公主带了阿盖、卡洛丝二人前往琅玛山投奔屠凤,他们三人虽然改了汉人装束,但阿盖的相貌却是不像汉人,他们的汉话也说得不很流利,山寨上的头目起了疑心,对他仍再三盘问,阿盖当然不肯吐露公主的身份,和山寨的头目几乎冲突起来。

幸好屠凤恰巧出巡,碰上此事,那头目禀告她道:“这三个人说是有一位姓杨的姑娘叫他们来见你的。可是我们从没听过那位姑娘的名字,看他们的样子又不像是汉人,所以我们不敢放他们进去。”

屠凤吃了一惊,连忙问道:“那位杨姑娘叫什么名字?”

那头目道:“叫做杨婉。”

屠凤忙向明慧公主施礼,说道:“对不住,这位杨姑娘正是我想要见的一位朋友,可是他们并不知道,请你别怪他们失礼,你是哪里人氏?”

明慧公主道:“我们和杨姑娘是在蒙古相识的。这里有她的一封信,请你过目。”她如此说法,虽然没有明白说出自己是蒙古人,却也等于把籍贯说出来了。

杨婉的信也并没有说明明慧公主的身份,只说来的三人是自己和李思南的好朋友,求屠凤收留,信中顺带提及她不辞而别之事,请屠凤原谅。因此屠凤虽未见过杨婉笔迹,亦知此信是真非假。

屠凤也觉得奇怪,心里想道:“杨婉和这几个人的交情一定非比寻常,否则不会叫他们到这里来。但在这兵荒马乱的时候,他们为什么要从蒙古跑出来呢?”当下便将他们请进内堂说话。

屠凤既觉得奇怪,那些头目当然是更觉得奇怪了。要知他们是准备和蒙古“鞑子”打仗的,如今却忽然来了三个蒙古人,其中两个还是绝色女子,他们怎禁得不起猜疑?因此尽管屠凤吩咐他们不可乱讲,屠凤走后,他们仍是忍不住窃窃私议猜测多端。

内堂坐走,屠凤自是免不了要问明慧公主是什么人,如何与李思南、杨婉结识?明慧公主不愿吐露身份,只好编一套假话,说自己是牧羊姑娘,称阿盖夫妇是同一部落的,为了不想受战争的干扰,故而逃至中原。杨婉在蒙古的时候,住的地方与他们相距不远,故而相识。

明慧公主是成吉思汗宠爱的女儿,自幼给人奉承惯了,自然而然就有一股高贵的气派。此际虽然换了荆钦布裙的汉人贫女服装,仍是掩饰不住。哪里有半点像牧羊姑娘?

屠凤暗暗皱眉,心里想道:“这位姑娘分明是说谎话。”但看在杨婉份上,屠凤也并不说破,仍然以礼相待。

可是屠凤因为是一寨之主,既然起了疑心,自然也不能不稍加防备。见面说话,也只是保持着表面的客气,却缺乏了朋友间一种彼此互信的热诚,谈话过后,屠凤拨了一栋在后寨的独立房屋给他们三人居住,内外之间有一道经常加锁的大门隔开。

屠凤的这个态度,明慧公主过不了几天也觉察了。她是给人奉承惯了的,当然不大高兴。其实这并不能怪责屠凤,屠凤本来是个热情爽郎的姑娘,只因她身负山寨重责,而又知道明慧公主说了谎话,叫她如何还能与明慧公主推心置腹?

屠凤的母亲因为丈夫是在蒙古给害死的,她不比女儿明理,平日是一提起蒙古人就不觉心里有气的。这次屠凤收留明慧公主等人,事后禀告母亲,母女还因此吵了一场,好不容易屠凤才将她说服。

明慧公主哪里知道这些事情,她来了三天,才见到屠凤的母亲。屠凤的母亲对她极为冷淡,她回去之后,自是不免又有一场气闷。她不知屠凤的母亲对她已是出乎女儿意料之外的好了,她见到明慧公主美貌温柔,完全不是她所想象的“泼辣番婆”,这才对明慧公主有了几分好感的。要不然恐怕她就不仅是冷言冷语,而是要当场发作了。

明慧公主几曾受过人家如此冷淡,不由得心中郁郁不欢,隐隐便有离山之意。一日,明慧公主闷坐房中,卡洛丝进来报道:“屠寨主刚才差遣一个丫头过来,说是想替咱们缝制新衣,问你喜欢什么款式。又说倘若你有空的话,请到屠老太太那里一趟,她收藏有许多上好的绫罗绸缎,请你自己去挑选。”

明慧公主哼了一声,说道:“何必麻烦人家,没惹人讨厌!”

卡洛丝怔了一怔,说道:“我看她们这次倒似颇有诚意的。屠老太太那日虽然对你冷淡,但今日却是她自动提出,要请你过去挑选衣料的呀。”接着又悄声说道,“我看她们好像是察觉了你的身份,即使不知你是公主,也知你是出身高贵的了。那丫头跑来,只是找我传话,也似乎知道了我是你的侍女。”

明慧公主吃了一惊,说道:“她们可有向你打听什么?”卡洛丝道:“这倒没有。”明慧公主道:“那老太太倘若是因为知道我的身份才对我前倔后恭,我更不高兴去了。”

卡洛丝道:“我看屠老太太也不像个势利之人,也许是因为她察觉了你不是如你自己所说的那样一个寻常的牧羊姑娘,而又对你有了好感,所以才想到要替你缝制适合你身份的衣裳,这也是她们对待客人的礼貌呀。”

明慧公主道:“我不管她们知道了一些什么,反正我是不打算在这儿住下去的了。”

卡洛丝道:“为什么?”

明慧公主道:“你没有感觉到吗,屠寨主对咱们似乎颇有猜疑,处处要提防着咱们的呢。比如说,大门经常加上铁锁,好像是怕咱们出去乱走,就会探听她们山寨的秘密。咱们在后院散步,也常常有丫头跟着,分明是监视咱们。”

卡洛丝笑道:“你不是不想给人家知道身份的吗?现在咱们得以深藏内院,这正是求之不得的呀。”

明慧公主说道:“不错,我是不愿跑到外面和那些喽兵厮混,但人家把咱们当作囚徒看待,我却很不喜欢。”

卡洛丝道:“但这也怪不得她们,在她们的眼中,咱们总还是来历不明的蒙古人。待杨姑娘回来,就好办了。”

明慧公主叹道:“寄人篱下,度日如年。这滋味儿可并不好受呢。”

卡洛丝劝道:“公主你就忍耐些吧。如果咱们现在就走,岂不是更惹人猜疑?说不定还会惹出意外的麻烦呢!”

明慧公主默然不语,心里想道:“不错,杨姑娘未回来,无人能给我担保。我若然不辞而行,是很可能给她们当作姦细的。又焉能走得脱呢?”

卡洛丝道:“咱们还是暂且住下来,等到杨姑娘回来之后再说吧。”

明慧公主叹口气道:“也只好如此了。”

卡洛丝道:“那么屠老太太请你去挑选衣料,你去呢还是不去?”

明慧公主道:“我最讨厌见这个脸上好像刮得下一层霜的老太婆了,不去,不去!”

卡洛丝劝道:“别人给咱们面子,咱们不去,恐怕不好意思吧。”

明慧公主发起公主脾气,说道:“说不去就是不去,我不要她给我面子,我也不想去讨好她,你觉得不好意思,你自己去好了。”

卡洛丝无可奈何,想了一想,说道:“也好。我去把衣料拿回来,就说是不敢麻烦她们,由我们自己缝制好了。”

卡洛丝得到了公主的允许,便即独自一人去找屠凤的母亲。她暗自留心,这次却没有发现有丫头跟踪,心里想道:“不知是公主的多疑,还是她们已经察觉我们不是坏人,因而放松了戒备了?”但她穿过回廊,踏入深院,连一向服侍屠夫人的那个心腹丫头也没有见着,却也觉得有点奇怪。

卡洛丝踏入了院子,正要通名求见,忽听得一个男子的声音说道:“妹妹,你不要瞒我、那三个人都是从蒙古来的,是么?”

跟着屠凤的声音说道:“是又怎样。”

那男子冷笑道:“你不是责备我不该和蒙古人来往的么?其实我并没有作出那样的事情,都是李思南诬蔑我的。但你宁可相信外人,不相信自己的哥哥,那也算了。你自己为何也与蒙古人私自来往呢?”

屠凤说道:“这几个蒙古人和你所结交的那些蒙古人可不一样。”

那男子道:“是什么来历的蒙古人?怎的你说是不一样呢?”

屠凤道:“不一样就是不一样,反正我知道就行,不用你管。”

跟着一个苍老的妇人说道:“唉,你们兄妹一见面就吵架,让我清净一点好不好?龙儿,你听我说,那两个蒙古姑娘我是见过的,她们又美丽,又温柔,我也觉得她们很不错呢。”

卡洛丝一听到这男子的声音,就不由得吓了一跳,这声音好熟!分明是在哪儿听见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3回 浪子回头原是假 金枝亥国悔情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瀚海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