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雄风》

第45回 宝剑明珠欣有托 金枝玉叶叹飘零

作者:梁羽生

李思南亦是知己知彼,白万雄想诱他近身搏斗,他当然也不会上这个当的。两人一攻一守,各有擅长,李思南纵横刺击,始终保持八尺左右的距离,企图在进攻中找寻对方的破绽,但由于不敢太过逼近,急切之间,倒是攻不破对方的双掌交错的防御。

阳天雷和白万雄自顾不暇,剩下来可以保护余一中的人就只有一个白千胜。杨婉眼看大仇得报,满怀欢喜的向那间屋子杀去,喝道:“姓余的姦贼,你跑不了啦!”

余一中吓得面青chún白,颤声说道:“白公子,你救我一救,我保举你做蒙古的大官。”白千胜道:“大人不必担心,我给你把这泼丫头拿来便是。”

杨婉的外貌像是个弱不禁风的女子,白千胜心里想道:“这丫头纵有几分本事,谅也不是我的对手。”哪知杨婉长得清秀文弱,剑法却是十分凌厉。交手不过数招,白干胜已是感到难以应付。

此时阳天雷和孟少刚这一对也渐渐分出了高下。阳天雷已经把“天雷功”发挥得淋漓尽致,只听得呼呼轰轰,沙飞石走,园子里的树木都给震得树枝动摇,树叶籁籁而落!但孟少刚如稳如盘石似的,兀立在惊涛骇浪之中,丝毫不为所动。

激战中孟少刚猛地喝道:“原来你的天雷功亦不过如此,领教了!”剑法一变,登时反守为攻,飒飒连声,浑身上下,竟似闪起了千百道冷电精芒,逼得阳天雷眼花撩乱,不由自主地退了几步。

高下渐分,但孟少刚要想取胜,也还不易。

阳天雷毕竟也算是个顶儿尖儿的高手,以功力而论,并不在孟少刚之下,他退了几步,接连拍了几掌,居然还有守有攻。

阳天雷心里想道:“久战下去,只怕我是定要吃亏的了。”百忙中抽眼向白万雄那边望去,只见白万雄也是像他一样,只有招架之功,阳天雷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来他是希望白万雄可以胜得李思南,那时只要白万雄与他联手,他就有把握可以打败孟少刚了。

希望断绝,阳天雷战意消沉,孟少刚却是运剑如风,如鹰翔隼刺,越战越显精神!心里想道:“看来是用不到百招开外了。”

阳天雷和白万雄尚有招架之功,白千胜的形势可还要比他们危险得多。杨婉急于报仇,每一剑都是进手的招数。峨嵋派的剑法本来是以奇诡见长,白千胜并非以剑术见长,焉能抵挡得住?杨婉左一剑右一剑,剑光交叉穿插,剑剑指向白千胜的要害。白千胜不由得冷汗直淌,到了最后,竟是挡一招退一步,不知不觉已给杨婉逼上台阶。眼看就要退无可退,只有躲进那间房子了。

房子里的余一中吓得冷汗直流,想冲出去,却又不敢。本来他是在这间房子里审问粘、速二人,此时当然是停止审问了。

叮叮铛铛之声不绝于耳,这是杨婉和白千胜斗剑的声音,白千胜每挡一招就退一步,余一中每听得叮铛一声就禁不住心头抽搐一下。心跳的声音好像擂鼓一般,似乎比外面斗剑的声音更密!他用颤抖的手关上了房门,虽然他自己知道这是毫无意义的动作,因为杨婉手中拿的乃是明慧公主所赠的宝剑,这柄宝剑有断玉削铁之能,两扇房门如何能够拦得住她!但只盼能把这令人心悸的斗剑声关在外边,关不住,声音小些也是好的。

可是杨婉把他最后的一丝幻想也打破了,双剑交击的叮叮铛铛之声不但继续在“冲击”着他,而且越来越是清楚、响亮!一片连珠密般响得他的耳鼓隐隐作疼!杨婉已经把白千胜逼上台阶,逼他退到房门口了。

粘不罕哈哈笑道:“余大人,你也知道害怕了么。”

余一中火红了眼,拔出了佩刀喝道:“你们可别得意,我现在还可以杀了你们!”

速不台喝道:“你敢!”粘不罕却冷笑道:“好,你要杀我么?好,很好!那就斫来呀,朝着我斫来呀!哈,哈,你没有胆量,连这点胆量都没有吗?”

粘、速二人是给阳天雷用重手法点了膝盖的麻穴,下半身瘫痪,站不起来,但还可以说话,手也还会动,不过气力却是使不出来了。

余一中武功平庸,见他双手会动,心里不能不害怕几分。要知粘、速二人都是蒙古一等一的摔角高手,只怕一刀斫不着他们,就会给他们反夺了去。那时虽然站不起来,有刀在手,亦是可以取自己的命。

余一中拔刀在手,不敢斫下,更加慌了!他害怕粘、速二人那两双恶狠狠瞪着的眼睛,不由得一步步的后退,退到了屋龟,躲在屋角里哆哆嗦嗦!

杨婉把白千胜逼到了房门口,冷笑说道:“你要给余一中卖命。那就成全你吧!”房门已经关上,白千胜退无可退,而且即使能够退入房中又怎么样,余一中是帮不了他的,结果还不是给杨婉瓮中捉鳖,手到擒来!

白千胜叫道:“女侠,饶——”一个“命”字尚未出口,杨婉已是唰的一剑刺着他的手腕,白千胜长剑坠地,吓得魂飞魄散,慌忙伏地一滚,从台阶上直滚下去。

杨婉报仇要紧,无心取他性命,当下便举起宝剑,劈那两扇房门!

那两扇房门虽然是坚厚的木头做的,却怎禁得起宝剑的劈刺?只听得“咔嚓”一声,裂开了一道缝,“咔嚓”一声,又裂开了一道缝!躲在屋角颤抖的余一中,已经看得见从门缝中插进来的那一把明晃晃的宝剑了!

余一中蓦地想起十多年前把李思南的父亲李希浩活埋的情景。那时李希浩虽然病得很重,但还没有断气,他把泥土铲起来,一铲一铲的泥士盖在李希浩的身上,淹没了他的手,淹没了他的脚,最后淹没了他的头。他现在闭起眼睛,还好像看得见李希浩被活埋的惨状。

当然那个时候他是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悲惨的,恰恰相反,那时候他的心中是充满快意的,“沙”的一铲,“沙”的又是一铲,让李希浩慢慢抵受死神的磨折,他却在一旁欣赏,这是多么痛快啊!

但现在他体会得到李希浩当时的感觉了!“咔嚓”一声,门上裂开了一道缝!“咔嚓”一声,又裂开了一道缝!杨婉宝剑劈刺房门的声响,不正是和他当时铲士活埋李希浩的音响相似么?他的眼睛没瞎,但已感到眼前是一片黑暗了。

“李希浩后来还得以侥幸逃生,我恐怕是没有这个幸运了。唉,活报应!活报应!”

余一中正在死神的阴影之下颤抖,忽听得一个好似熟悉的声音叫道:“白庄主,白庄主!余大人还在这里吗?”随即听得李思南的声音叫道:“咦,这不正是明慧公主?屠龙,你好大胆,快把公主放下!”

房门已经开了一个窟窿,眼看杨婉就可以破门而入,但宝剑劈刺的声音却突然停止了。

原来正是屠龙把明慧公主押到了白家庄。

白家的仆人不是一般寻常的仆役,他们都是知道江南大伙孟少刚的威名的,孟少刚一动手,他们就知道主人走然难逃公道,早已逃跑一空。因此屠龙是未经通报了径自进来的。

屠龙本来就觉得奇怪的了,一路进来,一路叫喊“白庄主”,进了后园,蓦然发现孟少刚和李思南正在与阳天雷、白万雄交手,他这一惊当真是非同小可!

李思南这一惊也是非同小可,他是早已担心明慧公主遭受屠龙的暗算,现在果然是给他不幸而料中!

李思南那么一喊之后,屠龙倒是减少了几分害怕了,心里想道:“对呀,有这个最好的人质,为何不加利用?”

老姦巨猾的余一中心思转得更快,他吃了一惊之后,登时想到了主意,从窗口伸出头来,叫道:“李思南,咱们来谈一桩交易,怎么样?”

明慧公主叫道:“李公子,别听他的花言巧语!”

余一中笑道:“公主,你莫猜疑,我这次可是为了你好呢!我知道你不愿意嫁给镇国王子,是不是?说句公道话,他那副尊容,也的确是配不起你!”

李思南喝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别耍贫嘴!”

余一中道:“李公子,公主对你有情有义,我看你也舍不得她回和林的吧?”

李思南道:“你有正经话没有?你再胡说八道,可休怪我不客气了!”

杨婉摇了摇手,说道:“南哥,咱们何必与他一般见识。好,余一中,你划出道几来吧,我们是想把公主留下!”余一中道:“好,那么这桩交易就可以做成功了。公主留给你们,但你们也得让我回和林去!还有,阳国师和白庄主,你们也不许将他们为难!”

孟少刚冷冷说道:“屠龙,阳天雷是你的杀父仇人,你就甘让余一中摆布,反而帮忙你的杀父仇人么?”

余一中叫道:“屠公子,你保我平安回转和林,我也保你终生富贵不尽!”

李思南朗声说道:“屠龙,一误不能再误!只要你把公主留下,从今之后,悔改前非,重回正路,我也担保侠义道会把你当作自己人看待。”

余一中冷笑道:“屠龙,你是聪明人,你可要仔细想想。公主如今是在你的手中,他们当然是什么都可以答应你!”

李思南大怒道:“你这反复小人,无耻姦贼,你当别人也是像你一样么?闭上你的乌鸦嘴!”

余一中道:“好,我不说,让屠龙自己说!”

屠龙听了两方的话,心中善恶交战,但毕竟还是余一中的话说到了他的心坎上。他暗自思量:“李思南恨我侮辱他的未婚妻子,在琅玛山之时,就曾想杀我了。他难道当真肯饶我么?他肯饶我,杨婉又肯饶我么?我做出了这件事情,又有什么面子再回琅玛山?何况回到山寨里也还不是寄人篱下?”

孟少刚喝道:“屠龙,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你怎么说?”

屠龙心意已决,说道:“与蒙古和好,这是朝廷的意旨,小侄谨遵朝廷意旨,愿听余大人的吩咐!”

孟少刚喝道:“杀父之仇你就不报了吗?你还是人吗?”

屠龙老羞成怒,说道:“这是两件事情,不必扯在一起。小侄如今只知识时务者为俊杰,至于报仇不报仇,那是小侄以后的事情,老伯大可不必多管了。”

孟少刚气得七窍生烟,骂道:“屠百城一世英名,想不到竟养了你这样一个不肖之子!看在你爹爹伤上,今日我不杀你,但多行不义必自毙,终有一日你会遭到报应的。你回去仔细想我这句话吧。”

余一中道:“闲话少说,如今已是言明,这桩交易,你们是做也不做?”

明慧公主叫道:“李公子,你不必顾我,只管杀这姦贼!”

李思南心乱如麻,踌躇未决。他的父亲受尽余一中的折磨,死在异国,这杀父之仇,岂能不报?但他也知道明慧公主若给送回和林,以她的性格,倘若兄长逼她嫁给镇国王子,她非自尽不可。而镇国王子手握兵权,窝阔台和拖雷又是势必要逼她下嫁,李思南暗自思量:“我受过明慧公主的大恩,此恩又岂能不报?”

杨婉也是一样心思,低声说道:“南哥,我不敢劝你应承余一中的条件,我的哥哥也是死在这姦贼的手上的。不过我曾受过明慧公主救命之恩,她回去即使不死,这一生也是毫无乐趣的了,只怕不死比死还要难受!我又怎忍见她如此,这怎么好呢?”

李思南咬了咬牙,心里想道:“我今日放了余一中,以后还可以报仇,明慧公主给送回去,以后可是没有机会再出牢笼了。”思念及此,心意立决,大声说道:“好,今日我和你做这桩交易。日后你碰在我的手上,我可就不能饶你了!”

余一中哈哈笑道:“咱们只说现在的事,以后的事以后再说。老实说,他日你若是碰在我的手上,我也是同样的不能饶你的。”

李思南喝道:“屠龙,快把公主放下!”

屠龙道:“你让余大人先过来!”

李思南怒道:“岂有此理,我李某说一是一,说二是二,岂像你们这样的姦诈小人?”

屠龙冷冷说道:“你不相信我,又叫我如何相信你?”

余一中道:“你们别吵,我有一个办法,双方到院外换人。如今我暂时留在你们这边做人质,待到屠公子放公主的时候,你们同时放我,这样你们该可以放心了吧!”

李思南道:“好,就这么办!”

阳天雷道:“白庄主,咱们一同走吧,请你备马。”

孟少刚哼了一声,说道:“今日便宜了你们这两个老贼了。”

白万雄笑道:“我这白家庄平白送给你们,说起来这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5回 宝剑明珠欣有托 金枝玉叶叹飘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瀚海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