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雄风》

第46回 密室定谋姦计露 华堂闯席杀机荫

作者:梁羽生

孟少刚道:“雷电交轰这一招的秘奥,我如今虽不敢说是已经渗透,也已懂得一些了。两人合使,省力得多。假如你们再懂得刚柔兼济的运功方法,那就更可以持久了。

“因为这一招是你们的师祖特地创出来给二人合使的,因此你们二人联手用这一招来应付阳天雷以其他招数发出的天雷功,威力也就不至于相差太远。

“我要你们多留一天,就是想要你们在一天之内,学会一门运功的方法。”

褚、谷二人大喜过望,当下就跟孟少刚学这一门刚柔兼济的运功方法。这门方法虽然奥妙,口诀却甚简单,他们二人有上乘的内功基础,果然在第二天就学会了。

因为他们是要回去拜见本门尊长,商量如何清理门户的,因此自是不便携带孟明霞和严烷同行。严烷数载相思,好不容易才见着了谷涵虚,相处不到一月,又要分手,难免有依依惜别之情。但好在这只是小别,后会有期,纵有惜别之情,也不至于像从前那样难过。

师兄弟联袂同行,一个来自江南,一个久居北地,两人交谈南北两地的武林情况,一路上倒是不感寂寞。

这一日到了符离集,这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市镇。但他们踏进了这个市集之后,却发现有许多佩戴着武器的粗豪汉子在买东西,这些人一看就知是江湖人物。

本来他们在路上的时候,已经碰见过好几个这样的人物了,但却没有像符离集之多得令人注目。他们二人都是江湖上的大行家,可以猜想得到,这许多江湖人物突然在一个小市镇出现,一定是有很不寻常的原因。

其时天色已晚;谷涵虚说道:“咱们与这些人井水不犯河水,用不着避开他们。”于是两人便去找客店投宿。在找客店的时候,褚云峰暗自留心,只见那些人从店子里出来,手上都捧着一个拜匣。

好不容易才找到一间客店,客店里也有几个这样的住客,他们看见褚、谷二人没有携带拜匣,都好像有点诧异的神气,但也没有向他们动问。

晚饭之后,褚云峰走出大堂,有两个人正在找掌柜的给他们写拜帖。

一个说道:“石大哥,你预备了什么贺礼?”

那人笑道:“小意思,不过是夜明珠两颗,你呢?”

前面那人说道:“我的是一头玉狮子,没有你的礼物宝贵,不过张罗这件礼物却也花了我一点心思。”

另一个人说道:“史老英雄决不会在乎咱们的礼物的,只要咱们礼数到了,他老人家就会欢喜。”

他的朋友说道:“你这话说得当然不错,不过咱们也该略表一点敬意。”授着又道,“可惜我认不得字,掌柜的,你给我写得恭敬一些。”

掌柜的笑道:“小人理会得。我们这个小地方有史老英雄这样一位人物,我们也都是引以为荣呢!”

褚云峰听得“史老英雄”四个字,心中一动,待那两个人拿了写好的拜帖回房之后,便走上前和那掌柜说道:“这位史老英雄的大名可是‘用威’二字?”

掌柜的望了他一眼,好像有点诧异,说道:“不错,客官你是不是给他老人家贺春来的?”心想:“这人也真糊涂,连寿星的名字都要向人打听。”

褚云峰道:“哦,原来史老英雄做大寿呀,我们倒是恰巧碰上了。实不相瞒,史老英雄的大名我们是久仰的了,却一直无缘识荆,刚才你们说起史老英雄,我猜想准是他老人家,是以一问。”

掌柜的道:“原来如此。史老英雄人称赛孟尝,每年慕名去见他老人家的不知多少。明天是他六十岁寿辰,你们碰上了正是一个好机会呢!”他见褚云峰说话之中颇有想去拜见史用威之意,故此出言指点。

褚云峰道:“有这机会让我们可以拜见他老人家,这正是求之不得的事,但可惜我们没有准备拜帖。”

掌柜的道:“我这里有现成的。”褚云峰喜道:“那就请你给我们写两份吧。这锭银子聊作代笔之资,请你收下。”

这个掌柜是非常尊敬史用威的,别人若是和他一样尊敬他心目中的英雄,他就好像面上贴了金似的,觉得十分光彩。是以他才会怂恿褚云峰前去拜寿,如今褚云峰不但如他所料,还给他一锭银子作笔酬,他当然是应承不迭了。

褚云峰报了他和谷涵虚的名字之后,说道:“待会儿我到你这儿拿拜帖。”交代清楚,便即回房。

谷涵虚道:“褚兄,你打听到了些什么?”

褚云峰笑道:“这里有位武林前辈明天做六十大寿,我已经给你预备了一份拜帖,明天咱们一同去。”

谷涵虚道:“是什么的大人物?咱们有大事在身,何必凑这热闹?我看雇人把拜帖送去也行了吧?”

褚云峰笑道:“这也是一件紧要的事呢。本来我可以不作这应酬的,但既然遇上了,倒是想顺便料理料理这件事了。”

谷涵虚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

褚云峰道:“这位史老英雄的身份表面上是个颇有家业的武师,时常替人排难解纷,和官府也有来往,但暗地里却是和抗金的义士密通消息,也帮过义军的忙。

“史用威行事极为谨慎,但日子久了,也难免泄露一点风声。不过因为他在地方上甚有威望,金虏在未曾拿到确切的证据之前,却是不敢鲁莽。

“你知道我是曾奉了帅父之命,假装顺从师伯,在他手下做过几年事的。阳天雷对我并不十分信任,不过,一些他认为不是太重要的机密,有时也会让我知道。

“一天,有一个我不知道是什么来历的人来见阳天雷,他们说话之际,恰巧我有事要向阳天雷‘请示’,闯了进去,听到了他们后半段的谈话。

“他们谈的正是关于史用威的事情。

“那个陌生人提议派一个人到史家卧底,阳天雷说史用威一生谨慎,岂能容得姦细混入他的家中。而且派去的这个人倘若不能和他接近,只是做些仆役之类的事情的话,亦是派不上用场,无济于事。

“那人说他有办法使得史用威收这个人做徒弟,而且担保史用威会信任这个人。

“阳天雷大赞妙计,我进去的时候,正好听得他说道:‘真有这样一个人可以到史家卧底,那么就算找到了史用威叛逆朝廷的证据,也不必急于抓他了!咱们要放长线,钓大鱼!’

“可惜我只是听得他们的一小段说话,却不知那个人的名字。我向阳天雷‘请示’之后,不敢久留,也不知那个陌生人后来有没有说,以及如何安排。甚至史用威家住何处,我亦不知。”

谷涵虚道:“这条计策果然是狠辣无比,真的给他们成功的话,不但史用威要给害得身败名裂,只怕许多抗金义土也要给金虏一网打尽了。但你后来出了金京,就应去通知史用威,至少也该打听打听史用威有没有新收的徒弟了。”

褚云峰道:“我逃出大都不过数月,这几个月来有许多更紧要的事情待办,是以一直未得机会去通知史用威。至于他有没有新收徒弟之事,我倒是打听过的。谁知他去年一年之内就收了六个徒弟,那个姦细是谁,还是无法判断。”

褚云峰接着说道:“我之所以没有立即去通知他,是因为我想这个姦细既然是要长期埋伏史家,那么我迟一些时候再去查究,料他也是还在史家的。史用威与义军暗中往来,但毕竟也还不是义军中的重要人物,是以稍缓亦是无妨。但现在既然来到此地,又恰巧碰上了史用威的寿辰,这件事就应该顺便料理了。”

谷涵虚道:“姦细早一日清除早一日安心,既然有这样一桩事情,咱们就是在此地多耽搁几天,亦是值得。”

史家在符离集之西约五十里,第二天一早褚、谷二人带了拜帖,前去拜寿,昨晚叫掌柜写拜帖的那两个人和他们同行。互通姓名,高的那个叫做章维,矮的那个叫做钱宝。

章维笑道:“昨晚我见你们没备有拜帖,很觉奇怪,原来你们也是像我一样,不识字的,原来褚云峰求掌柜代写拜帖之事,随后他就知道了,是以颇有“引为知己”之感。

褚云峰心中暗笑,说道:“你老哥咋晚说得好,史老英雄只要咱们礼数到了,就会喜欢,拜帖是不是自己写的,有何关系。”

双方说话投机,褚云峰便问他道:“听说史老英雄徒弟很多,却不知共有几位?”

彦维说道:“据我所知,好像一共有十二个弟子。大弟子张逛,今年都差不多有五十岁了。最小的一个弟子,听说才二十岁了。”

钱宝笑道:“章大哥,你的消息不够灵通,一共是十八个徒弟啦。去年一年之内,史老英雄就收了六个徒弟。”

谷涵虚道:“史老英雄为何这样喜欢收徒弟?不怕良莠不齐?”

钱宝说道:“史老英雄交游了阔,他老人家有个毛病,却不过好朋友的情面,收了一个世侄做徒弟,第二个就跟着来。他不想给人家说他厚此薄彼,也就只好来者不拒了。”

章维说道:“够得上做史老英雄的好朋友的自是名门正派的人物,他们的子弟当然也要比普通人家的子弟更有根基,容易调教,谷兄倒是不用替史老英雄担心徒弟的品流复杂,良莠不齐。”

褚云峰道:“去年收的六个徒弟,钱兄可知道是什么人么?”

钱宝说道:“我只知其中三个人父兄的来历。”说了那三个人的名字,都是江湖上人所共知的侠义道,褚云峰也曾见过的,当然不是他在阳天雷家里所见的那个陌生人了。

钱宝又道:“另外三人则听说是带艺投师的。”褚云峰暗自思忖:“这姦细想必是这三个人中的一个。”

他们脚程迅速,谈谈说说,不知不觉已是到了史家庄。史用威果然不愧有“赛孟尝”之称,褚、谷二人递上拜帖,史家知客丝毫不加盘问就请他们进去了。

史家宾客如云,大厅中黑压压地挤满了人,褚云峰根本就没有机会接近史用威。围绕着史用威的不是至亲就是好友,否则就是武林中大有来头的人物,等闲之辈,哪能挤到他的身边?

幸而史用威有十八个徒弟,十八名弟子代表师父分头招呼宾客,倒也勉强可以应付,不致冷落了客人。

钱宝、章维二人甚为活跃,在人丛中穿来插去,逢人点头,攀交情,结朋友。不过他们也自知够不上身份去和史用威寒喧,只能和他的弟子攀交。褚云峰跟着他,默不作声,暗中留意史用威的弟子。

钱宝有意向新朋友夸耀自己识得人多,对褚云峰说道:“刚才我和你说过,史门十八弟子,我只有三人不识,这三人乃是带艺投师的,现在我已知道他们是谁,你要不要跟我去和他们结识?”

褚云峰正是怀疑姦细是这三个人中的一个,钱宝愿意给他介绍,他自是求之不得。当下便和钱宝一同过去。不料钱宝还未介绍,忽有一人一把将他拉着,说道:“褚兄,你怎的也会来到这儿给家师贺寿?”这人正是那三个徒弟中的一个。

钱宝甚觉尴尬,说道:“原来你们早已相识的。”褚云峰忙向那人打了一个眼色,说道:“刘兄,我已经不在大都干镖局生意了,正想找你帮帮忙呢。”那人登时会意,便与褚云峰走进园子里叙话。

原来这个人名叫刘大为,是一支义军的头目。褚云峰在阳天雷手下之时,表面替金廷办事,暗地里却常把消息送给义军,但因这是一种十分危险的事情,褚云峰必须十分秘密的进行,是以即使义军中人,知道他的真正身份的亦是寥寥无几,这个刘大为就是有限的几个人中之一,曾经和他有过联络的。

褚云峰把有姦细混作他的同门之事情告诉了他,刘大为大吃一惊,说道:“当真有这样的事,这就奇了!去年和我一同拜师的五位师兄。我都是知道他们的来历的,似乎无一可疑。”

褚云峰细问其详,原来另外两个带艺投师的人也是义军中的头目,而且都是和他一样,奉命投入史门的。至于另外那三个人则确是如钱宝所说,他们的父兄都是侠义道中的人物。

褚云峰道:“但这事是我亲耳听到的,决不会假。”刘大为道:“或许那个人后来知难而退,没有拜师。”褚云峰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刘大为道:“你说得不错,有备无患,总是好些。今晚请你在这里留宿,我给你找个机会和家师见面。”

褚云峰正在思疑不足,忽见人丛里有个人似曾相识。

这人是在哪里见过的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6回 密室定谋姦计露 华堂闯席杀机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瀚海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