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雄风》

第49回 覆雨翻云充侠士 惊天动地入金京

作者:梁羽生

褚云峰连忙拉着谷涵虚,在他耳边悄悄说道:“此事定有蹊跷,咱们再看一看。”当下两人爬上一棵大树,居高临下,细察动静。

只听得屠龙大喝道:“刘老伯不必与他们多说,他们胆敢口出狂言,小侄替你把他们打发去见阎王就是!”

呼黎奢冷笑道:“你这小子有多大本领,竟敢如此狂妄,好,且看是谁打发谁去见阎王!”

阿卜卢却道:“刘瀚章,看在你年老糊涂,我给你指点一条生路,这个姓屠的小子你交给我们料理,此事就与你无关。你倘能劝得你的儿子归顺大金学和古希腊哲学的重要典籍。 ,我还可以保得你们一家荣华富贵!”这意思却是要刘瀚章袖手旁观。

刘瀚章大怒喝道:“放屁!”金刀高举,金光闪动,立即向阿卜卢斫去。另一边,那个少女挥舞一长一短的两把柳叶刀,也与屠龙联手,向呼黎奢展开了左右夹攻。

谷涵虚小声说道:“此事可真是奇怪了,屠龙分明是蒙古鞑子的姦细,却怎的忽然又变成了刘老英雄的朋友,在这里充当好汉呢?我可不相信屠龙会变得这样快!”

褚云峰道:“我也不相信!咱们且看他是弄什么玄虚,小心防备他一些。”两人掌心各自扣了一枚钱镖,只要屠龙有甚不轨举动,就立即发镖打他。

他们是恐防屠龙暗算刘家父女,但出乎他们的意料,屠龙打得竟是十分认真,摆出一副和那两个蒙古武士拼命的样子。

刘瀚章年老力衰,他的女儿刀法虽然颇为精妙,但也吃亏在经验缺乏,气力不加,给那两个蒙古武士逼得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倒是屠龙的一柄长剑矫若游龙,使开来头头是道。刘家父女迭遇险招,都亏了屠龙给他们化解。

双方斗到酣处,渐渐变成了屠龙作为主将,力敌蒙古两名高手的局面。而那两个武士竟然也给他杀得连连后退!

褚云峰深知屠龙的本领,屠龙的本领比不上他,倘若和这两个蒙古武士单打独斗的话,只怕也还是输多赢少,如他以一人之力,抵御这两个武士八成以上的攻势,还把这两个人杀得连连后退,这简直是完全出乎常理之外的事情!

褚云峰说道:“一定有诈!这两个鞑子是故意让他的!”谷涵虚恍然大悟,说道:“我明白了,这是他们做成的圈套,使得刘老英雄相信屠龙的!”

褚云峰道:“那咱们怎么办呢?”

谷涵虚道:“当然不能让刘老英雄上当!”

褚云峰道:“但此际屠龙正在和那两个鞑子恶斗,咱们可不能反而去打屠龙呀!”

呼黎奢气喘吁吁地叫道:“好厉害的小子!好,让你今晚暂且称雄,慢慢再收拾你!”虚晃一掌,和阿卜卢一齐转身。

褚、谷二人都是武学的大行家,看得出呼黎奢是故意诈败,气喘吁吁的样子也是假装的。

屠龙得意之极,大笑喝道:“你们知道厉害了么?哪里走!”

刘瀚章筋疲力竭,自恃无力再助屠龙,生怕他独自追上去遇险,叫道:“贤侄,穷寇莫追,由他去吧!”

谷涵虚道:“师兄,咱们可不能让小人的姦计得逞!”

褚云峰道:“好,咱们下去揭穿他。先打那两个鞑子。”褚云峰到底是较为老成持重,他虽然看出这是屠龙所设的圈套,但也恐防万一料错,真相未明,不妨暂且手下留情;二来也是看在屠凤的份上,不想便即重伤屠龙。故而他特地提醒师弟,对屠龙只须“揭穿”他的阴谋,对那两个鞑子则须施展杀手。

褚、谷两人从树上一跃而下,正好呼、阿二人从下面经过,两人一招“雷电交轰”,呼黎奢与阿卜卢狩不及防,只觉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大力涌来,两人都似皮球似的,从山坡上骨碌碌地滚下去。

屠龙喝道:“什么人?”挥剑劈出,陡然也是只觉一股大力推来,不由自己地跌了个四脚朝天。这还是由于屠、谷二人已经收回了七成劲力,否则屠龙纵然不死,只怕也要头破血流!

屠龙本意是要助呼、阿二人一臂之力的,想不到吃了如此大亏。但吃了亏之后,他也就知道来的是谁了。

刘瀚章大惊失色,连忙与女儿齐上。他的女儿扶起了屠龙,刘瀚章朗声说道:“来的是哪条线上的朋友?为何你们不分皂白,乱打一锅粥?”

谷涵虚道:“刘老英雄,你给这姦徒骗了,他们正是一丘之貉!”

刘瀚章又惊又怒,喝道:“你说什么?”要知他刚才迭遇险招,都是屠龙替他化解,他怎肯相信屠龙和那两个“金廷鹰爪”乃是一丘之貉!屠龙爬了起来,叫道:“刘老伯休听他们血口喷人!”

褚云峰冷笑道:“屠龙,你要不要我把你的底细揭出来?”

谷涵虚气他不过,喝道:“屠龙,你不向刘老英雄从实招供,今晚叫你知道我的厉害!”

屠龙吓得心惊胆寒,想道:“纵然刘家父女站在我这一边,也是打他们不过。”他只道褚、谷二人当真是要取他的性命,连忙一个转身,没命飞逃!

那少女叫道:“屠大哥,屠大哥!”一面叫,一面跑,跑去追赶屠龙。

刘瀚章大怒喝道:“你们要伤害屠公子,先把我这条老命拿去!”一招“夜战八方”,金刀挥出,不让褚、谷二人过去。

褚、谷二人自是不便对他施展天雷功,褚云峰拔剑出鞘,“铛”的一声,拨开他的金刀,说道:“刘老英雄,你上了屠龙的当。你隐居深山,不闻外事,大约不知道屠龙的为人吧?”

刘瀚章怔了一怔,心里想道:“这人倒似乎相当熟悉我的事情。”说道:“我只知道屠龙是大侠屠百城的公子,屠大侠是个抗金的大英雄。你们却是些什么人,胆敢在我的面前,说屠公子的坏话!”

褚云峰道:“不错,屠大侠是个抗金的英雄,但可惜屠龙却是个不肖之子,他的父亲是阳天雷害死的,他放着父仇不报,反而向杀父的仇人讨好,而且还潜往蒙古,找上门去向鞑子卖身!”

刘瀚章哪肯相信,喝道,“胡说八道,屠公子岂能是这样的人?刚才那两个鞑子就是给他打跑的!”

褚云峰道:“这是他做成的圈套。刚才我们打那两个鞑子,他不也是挥剑向我们攻击吗?分明是想暗助鞑子。”

刘瀚章冷笑道:“老实说,你们到底是什么来历,老朽也不能无所怀疑!你们突如其来,在那仓猝之间,他怎知你们是助曹助汉?”

褚云峰道:“好,老英雄既然不肯相信我们的说话,我们也无谓多说了。不过,屠龙的事情却是不难查明真相,你不妨问问令郎。”

刘瀚章不禁又是一怔,说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你和小儿相熟?”

可是褚云峰说了那几句话之后,便和谷涵虚走了。刘瀚章说的话他是听见了的,但他没有回答。

褚、谷二人走出松林,谷涵虚笑道:“师兄请莫怪我胡说,你这位未婚妻子似乎给屠龙迷惑了呢。”

褚云峰笑道:“我倒是巴不得那位刘小姐找到个如意郎君,可惜屠龙却是个人面兽心的姦贼。若是当真如你所说,我倒不得不为那位刘小姐担心了。”

谷涵虚道:“不是我胡猜乱测,我越想越是可疑。屠龙今晚之事,倒是和我做过的一件事情有点相似。”

褚云峰诧道:“和你做过的事情相似?”

谷涵虚笑道:“当然这只是表面相似,实质完全不同!你是知道我和严烷的事情的,我曾帮过她的父亲打败滇南七虎,说老实话,当时我也是存有一点私心,希望能因此获得她的父亲同意我们的婚事。”

褚云峰道:“滇南七虎是名副其实地向你的岳父寻仇,给你碰上。屠龙和这两个蒙古鞑子却是做成的圈套,诱使刘家父女上当的。”

谷涵虚道:“所以我说是表面相似,实质完全不同。不过,屠龙这小子对哄骗女人倒是很有手段,听说咱们的盟主夫人,也几乎曾经上过他的当。”

褚云峰心念一动,霍然省起,说道:“不好!”谷涵虚道:“什么不好?”褚云峰道:“只怕屠龙做成的这个圈套,不仅是要骗刘瀚章的女儿,而是为了他的儿子是义军头目的缘故。纵然他不敢混进义军充当姦细,最少也得提防他凭借裙带关系,套取义军的消息了。”

谷涵虚道:“师兄说得不错,可是那刘老头儿不肯相信咱们的说话,有什么办法阻止?”

褚云峰沉吟半晌,说道:“刘大为原来所属的这支义军和琅玛山也是有来往的,就怕屠凤未曾把她哥哥私通鞑子的这件事情遍告各路义军。当今之计,只有待咱们见了柳洞天之后,请他派一个人,马上到史家庄去通知刘大为。”

两人边走边说,不知不觉已经出了北芒山,走在大路上了。忽见有两骑快马迎面而来,谷涵虚抬头一看,吃了一惊,喝道:“你们这两个贼子跑到这里干吗?”迎头跑去,使出天雷功,“呼”的就是一掌!

那两个人见了谷涵虚也是大吃一惊,慌忙地拨转马头,落荒而逃。这两骑马跑得飞快,谷涵虚的“天雷功”虽然厉害,距离百步之外,掌力却是及不上了。那两个人在马背上晃了一晃,迅即一个“暗里藏身”,避过掌力的余波,转瞬间那两骑马已是去得远了。

褚云峰道:“这两人是谁?”

谷涵虚道:“说来也巧,当真是刚说曹操,曹操便到,这两个人一个是滇南七虎之首的段点苍,另一个是他的师弟飞豹子褚青山。”

褚云峰道:“奇怪,他们远在滇南,却跑到北方来干吗?”

谷涵虚道:“谅必没有什么好事情。可惜咱们另有大事在身,无暇去追究他们了。”心想,“当年武当四侠与我为难,给武当四侠通风报信,并挑拨他们与我为难的人就是这飞豹子褚青山。莫非他们师兄弟此来,乃是因为知道了武当四侠已到北方,与武当四侠有何关系?不过,为什么他们向北芒山来呢?嗯,或许是他们走上了屠龙的门路,也说不定。”

当年那件事情,给谷涵虚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是以他见了这两个人,心里不禁有点怔忡不定。但为了要赶回去见柳洞天,也只好暂且搁在一边了。

出了北芒山之后,一路上倒是平安无事。这日抵达八仙剑柳洞天的山寨,柳洞天亲自出迎。

柳洞天笑道:“褚兄,可惜你来得稍迟,若是早来三天,就可以见着你那位孟姑娘了。”

褚云峰喜道:“孟大侠父女曾经来过么?”柳洞天道:“还有李盟主和他的那位杨姑娘也来了呢,这几天寨里热闹得很,我正盼望你们回来。”

谷涵虚道:“阳天雷这厮可是已经有答复了?”

柳洞天道:“答复是有了,不过……”谷涵虚道:“不过什么?”柳洞天道:“咱们进去慢慢再说。”

坐定之后,柳洞天说道:“孟大侠、李盟主大驾亲临,本来是准备阳天雷这厮前来上钩的,不料阳天雷这厮反而要咱们去上他的钩。”

褚云峰道:“他怎么说?”

柳洞天道:“他派人送了一封信来,请我上大都会他。”

褚云峰道:“你去不去?”

柳洞天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谷涵虚道:“你不怕他是布成的圈套?”

柳洞天道:“我和李盟主商量过了。阳天雷不敢冒险前来,这是意料中事。但他请我前去会他,是否就等于他已经知道我是站在义军这边呢,这却未能断定。多半是他有了一点怀疑,用来试试我的。因此我也不妨将计就计,就去会他。”

褚云峰道:“李盟主怎么说?”

柳洞天道:“李盟主最初为我担忧,恐怕风险太大。我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阳天雷是咱们的大敌,倘若没有接近的机会,要除掉他,实是不易。因此,莫说冒点风险,就是拼了一条性命,也是值得的!”

谷涵虚听得眉飞色舞,击掌赞道:“壮哉!”

柳洞天道:“后来孟大侠和李盟主也赞同了。李盟主还准备亲自到大都一趟呢!”

褚云峰吃惊道:“他是咱们的首领,何必亲自冒险?”

柳洞天道:“我也是这么说,但李盟主不肯听我劝告,他说你可以冒险?为什么我就不能冒险,我劝他不听,也是没有办法,后来我才知道,李盟主的往大都,一要对付阳天雷固然是一件大事;另外还有一件大事,是他要和北丐帮的陆帮主相会,共商抗金复国的大事。陆帮主如今正在大都的丐帮分舵。”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9回 覆雨翻云充侠士 惊天动地入金京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瀚海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