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雄风》

第50回 棋争先着交豪杰 阵布玄虚诱敌人

作者:梁羽生

韩大维喜道:“啊,原来你是老谷的徒弟,怪不得有这等本事。”李思南心想:“我与你刚刚会面,你又怎知我有什么本事。”

韩大维接下去说道:“当年我和你师父曾经废寝忘餐,连弈十日,比对是你的师父多胜一局。可惜以后就没有机会再和你的师父下棋了,这一局之仇,始终未报!”说罢哈哈大笑。李思南这才知道,原来他说的是下棋的本事。

韩大维这个人的脾气是颇为有点怪僻的,对话不投机的人,他可以整天不说一句话,合他心意的人,他张开了口,就滔滔不绝。接着又道:“你的师父不但是我的好朋友,我们还做了亲家呢,你知不知道?”李思南怔了一怔,他可没有听得师父说过。

韩大维说道:“扬州的谷若虚是和你师父同一支的,小女佩瑛就是许配给他的儿子,所以你也算得是佩瑛的小叔呢。”

陆昆仑道:“韩老英雄的女婿就是近年在江湖上声誉鹊起的谷少侠谷啸风。”

李思南暗暗好笑,心想:“这倒是用算盘才打得上的亲戚了。”原来谷家乃是大族,他的师父谷平阳家住江南屯溪,扬州则是正当着长江南北的交界之处,虽然也可算是江南,但却是隔着一条长江的。

屯溪属南宋统治,扬州则早已沦陷,归属金国的版图了,谷中阳和谷若虚是要摊开族谱来算,才算得出是兄弟排行的。不过,扬州谷若虚在江湖上的声名,却倒是不在他的师父谷平阳之下。

韩佩瑛粉面飞霞,说道:“爹爹,李大哥来到一定是有事要和陆帮主商量,你却只顾和他唠叨闲话!”

韩大维哈哈笑遁:“对,对。我又犯了老毛病。好,等你们说了正经事儿,我再和你聊吧。”李思南道:“其实小侄也没有什么紧要的事情。”

韩大维说是要让他们谈正经事儿,却忍不住又说了几句闲话,问李思南道:“这位姑娘是——”崔镇山也是个嘴快的人,代他答道:“这位杨姑娘就是我们盟主的夫人。”杨婉满面通红,瞪他一眼,崔镇山笑道:“虽未成亲,但你们这杯喜酒我总是喝定了。叫一声盟主夫人,又有何妨?”

韩大维更是欢喜,说道:“佩瑛,你应该和这位杨姑娘多亲热一些,你们是一家人呢。”韩佩瑛嗔道:“爹爹,你又乱说了。”韩大维道:“我怎么是乱说,将来——”韩佩瑛道:“好,好,杨姐姐,咱们过一边说话,别听爹的罗嗦。”韩大维哈哈笑道:“好,好,不说了,不说了。你们女孩儿家就是懂得害羞。”

韩大维说出了女儿已有婆家之事,他的女儿怪他多话,但听进杨婉的耳中,却是少了一层顾虑。

杨婉很少有称得上“知己”的朋友,这倒不是因为她落落难合,而是因为她出身名门望族,气质与一般出身草莽的江湖儿女不同之故。例如她和屠凤及孟明霞二人,固然可以说得是“志同道合”,但却仍然不是“意气相投”。

韩佩瑛出身与她相同,同属大家闺秀,两人相识之后颇有一见如故之感,谈得很是投机。

李思南和韩大维的谈话告了一个段落,当下也就和丐帮的陆帮主说及正事。

陆昆仑道:“原来你在路上已经碰见蒙古前来谈和的使者了。据我们所知,蒙古来的这班人,都住在阳天雷的国师府。”

李思南吃了一惊,说道:“褚云峰、谷涵虚二人即将来京清理师门,那个蒙古国师的武功非同小可,有这一个人在他那儿,恐怕更多波折。”

韩大维道:“龙象法王的龙象功自夸天下无敌,也未必当真是天下无敌,陆老弟,如果你我联手,依我看来,倒大可和他一斗。”

陆昆仑笑道:“韩老前辈,你封刀多年,难得有这兴致,到时你若去斗那龙象法王,我一定执鞭随链。”这话即是答允作他的助手之意。

韩大维道:“这不是什么兴致不兴致的问题,经过了这一回战火,我才知道是我错了。我不想理外间的闲事,别人却要‘理’到我的头上,蒙古鞑子毁了我的家,我还能怕鞑子的国师吗?”

李思南喜道:“有两位前辈出手,那是最好不过了。”

陆昆仑道:“金虏向蒙古求和之事,我们早已知道。听说蒙古的将军们本来还是要进兵的,是他们的四王拖雷主张谈和,这件事方始定夺的。可能是因为成吉思汗逝世,拖雷意慾先把内部安定,然后方始对外之故。”

韩大维道:“拖雷是成吉思汗四个儿子中最精明的一个,他此次前来大都,定有图谋,咱们倒是不可忽视。思南老弟,你看清楚了,当真是他?”

李思南道:“决不会看错。当时我觉得很是奇怪,拖雷为什么扮作一个小军官?现在我听了韩老前辈的话,倒是悟出这个道理了。外人不知道他的身份,那就更方便他窥探金国的虚实,有甚阴谋的话,在暗地里进行,也是容易得多。”

谈话之间,不知不觉,到了黄昏时分。韩大维看看天色,笑道:“正经事谈完了,咱们也该商量如何安顿思南老弟啦。”

李思南怔了一怔,心里想道:“我既然来到此地,难道还不是住在这儿?”要知李思南乃是义军盟主的身份,自是不便投宿客店,故而他一进京城,便径自投奔丐帮分舵,根本就没有考虑到住宿的问题。

陆昆仑哈哈一笑,说道:“韩大叔,你是不是想和我们抢这东道主做?”刘赶驴也笑道:“丐帮没有高手,你老人家是想找李盟主陪你下棋吧。”

韩大维正色说道:“你们的分舵出入人多,而且官府也是知道你们这个处所的,虽说你们可以把思南安置内堂,严加防卫,但也恐防人多嘴杂,说不定会泄露风声。”

陆昆仑霍然一省,说道:“老前辈顾虑得是。既然如此,我只好让这东道主给你做了。好在两家距离不远,咱们也可以互通消息。”

原来韩大维避难来京,家业虽毁,却也带来了一点浮财,丐帮是只有男弟子没有女弟子的,而丐帮的弟子按照帮规,又都是叫化子打扮,韩佩英自是不便住在叫化子堆里。因此韩大维在丐帮分舵的附近,买有一所住宅,父女同住。

李思南想道:“婉妹有这位韩姑娘作伴,自是最好不过!”当下欣然应命,和杨婉去作韩家父女的客人。

韩大维这才哈哈笑道!”老弟,我请你屈居寒舍,固然是为了避人耳目,但刘老弟也没有说错,另一半原因,我的确是想领教你的高明棋术。”

陆昆仑大笑道:“是吧?毕竟是给我这师侄说中了。李盟主,你可要当心一些,韩老前辈是要在你的身上报令师的‘一局之仇’呢!”

李思南笑道:“我的棋力和家师相差太远,根本就够不上做韩老前辈的‘敌手’?哪谈得上‘报仇’二字。嘿,嘿,韩老前辈和我下棋,我只有拱手认输,甘拜下风。”

韩大维说道:“思南老弟,你别客气,俗语说‘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下棋呢,不用出手,一出口就知‘有没有’了。你刚才说那句话,我就知道你的棋一定下得不错。”

陆昆仑笑道:“他不是客气,他是先站好了地步,那么输了给你,也只是徒弟输了,不失他师父的面子,韩大维哈哈笑道:“说得不错,思南老弟,原来你还有这份深沉的心思。好,那么咱们就各自算帐,不必牵连到你师父的帐上。”

李思南住到韩家,韩大维果然每天都要找李思南陪他下棋。李思南反正是不想出去游玩的,乐得陪他下棋,等候褚、谷二人的消息。

杨婉和韩佩瑛一起,也是极为投合。不过韩佩瑛是个好动的人,却就不能像父亲一样待在家里了。

一日,韩佩瑛和杨婉说道:“婉姐,你一向没到过京城的吧,想不想看看京城的繁华?”

杨婉在山沟里住了几年,难得有这机会来到金京,闻言不禁砰然心动,说道:“恐怕不大好吧,万一出了事……”韩佩瑛笑道:“大都又没人认得你,你怕什么?我一个人也是常常独自出去的,从没出过事。”

杨婉心里想道:“我现在已经改容易貌,莫说此地没有熟人,即使碰上熟人,他也不知是我。”当下说道:“好,我扮作你的丫环,你带我出去,不过……”韩佩瑛道:“不过什么?”杨婉道:“不过,只怕你的爹爹不放心吧。咱们去问问他再说。”

韩佩瑛笑道:“你是怕李大哥不放心,不许你去,对吗?好姐姐,咱们不告诉他就是,”杨婉迟疑道:“这不大好吧?”韩佩瑛说道:“他们迷头迷脑地下棋,哪顾得住咱们?只怕咱们回来了,他们的棋还未下完呢!”

果然是给韩佩瑞说中,这日韩大维照例的又是和李思南在棋盘上厮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不知不觉当真是“天昏地暗”——到了黄昏的时分了。

可是出乎韩佩瑛意料之外的是:她们却不能依时回来。

韩大维和李思南是在园子里的一间凉亭下棋的,瞑色四合,棋盘上犬牙交错的形势已经是看得不大清楚了。李思南笑道:“这盘算我输了,咱们也该进去啦。”韩大维道:“承让,承让。这一局棋依理说我可以赢你,不过只怕也得大费心力了,所以我还是要领你的情!李思南心里正自好笑,这老头儿好胜,忽听得韩大维“咦”了一声。

原来韩大维忽地瞿然一省,省起今日下午,女儿从未来过。

李思南只道他是看出棋盘上有甚破绽,便道:“的确是我输了,老伯不必推敲啦。”韩大维道:“不是这个。喂,思南贤侄,你可记得杨姑娘来过没有?”

李思南道:“没有来过。她本来就不大喜欢下棋的。”韩大维道:“可是佩瑛每天都和她来的呢,奇怪,今天怎么不见她们?”

李思南这才着了慌,说道:“或许他们今天是亲自下厨,忙着给咱们弄饭吧?”

两人连忙进去一看,哪里找得着她们?韩大维家里的佣人只有一个厨子,一个老王,这两个人是不迸内堂的,当然也不知道小姐的去向。

韩大维安慰李思南道:“想必是小女陪杨姑娘出去玩了,她平日也是常常出去的。我想大约是不会出事的。咱们迟一些吃饭。”他话是这样说,心里可也慌了。

韩佩瑛和杨婉到了哪里呢?

杨婉和韩佩瑛走上大街,只见车如流水马如龙,端的是好一番热闹景象。在那穿梭来往的行人之中,绿女红男,黄童白里,各式各样的人,应有尽有。原来在金国统治下的大都,妇女“抛头露面”是并不当作一回事的,不似南宋,妇女必须谬守“礼教”,以“足迹不出闺门”,方才算得是有教养的“良家妇女”。杨婉看见行人中有男有女,也没发觉有人特别注意她,方始放下了心。

韩佩瑛带杨婉在皇城外面走了一圈,让她见识用金碧辉煌的琉璃瓦所盖的宫殿,然后到城中几处风景名胜之地游览,看看日头过午,杨婉恐怕李思南挂念,说道:“咱们该回去了吧?”

韩佩瑛游兴未阑,笑道:“你急什么,好不容易出来一趟,要玩就玩个痛快。大都最热闹的地方,你还没有去呢。”杨婉道:“那是什么地方?”

韩佩瑛道:“那地方名叫天桥,有一大片广场,场中有各式各样的杂耍,无数各具特色的小食摊子,还有你所想买的胭脂水粉雕刻方玩之类的杂货,甚至还可以用很便宜的价钱买到主人的字画,其中不乏名家的真迹,当然这就要看机缘了。”

杨婉给她说得怦然心动,想道:“日落之前赶回去,想来他们的棋还未下完。”便道:“也好,那么咱们就去看看。”

到了天桥,杨婉买了几件书房的小摆设,准备带回去送给李思南,忽听得锣声铛铛,原来是有两父女在她们的附近占了一个场子卖艺,刚刚开场。韩佩瑛性喜热闹,看了一眼,说道:“那小姑娘似乎有点玩艺,样子也长得不错,咱们过去仔细瞧瞧。”

这时已有许多游人被吸引了来,场子的外面围成一个圆圈了。杨婉皱皱眉头,低声说道:“和那些人挤在一起,我不习惯。”韩佩瑛道:“好,那咱们就站远一点瞧。”

杨婉不想太过拂逆她的意想,便与她一同过去。正行走间,忽地有个男子斜刺撞来,杨婉冷不及防,竟然给他碰着。

韩佩瑛斥道:“你走路不带眼吗?”一掌向他推去。不料旁边又有一个男子突然窜出,拦在她的面前,挥臂招架,韩佩瑛那一掌推去,只觉得一股劲力反推过来。韩佩瑛吃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0回 棋争先着交豪杰 阵布玄虚诱敌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瀚海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