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雄风》

第51回 枭雄自古工心计 红粉如今见挚情

作者:梁羽生

拖雷喝了一口茶,接着说道:“你要我把杨姑娘交还给你,那也不难。不过,你也得放回我的人才是。”

李思南一时未明其意,说道:“我可并没有拿了你的人呀。”

拖雷说道:“这个人不是你捉去的。不过,这个人现在却是在你们那儿!”

李思南道:“谁?”

拖雷说道:“我的四妹阿鞑海别姬(明慧公主的蒙古名字)。真人面前不说假话,我知道她逃出和林,是为了找你。你们想必是见过面了?”

明慧公主是在白家庄跟随褚云峰等人回琅玛山的,白家庄之役,阳天雷是在场的人之一,拖雷如今住在阳天雷的“国师府”,这些事情,自是瞒不过他。

李南思知道瞒不过他,坦然说道:“不错:我是曾经见过令妹。”

拖雷说道:“明慧的心事,我是知道的。本来你们是很合适的一对,不过,你现在已然有了李姑娘,明慧公主和镇国王子的婚约亦未解除,我为你们设想,还是请你让她回来的好。”

李思南心中着恼,说道:“拖雷,你别以为我有什么攀龙附凤的念头。不过明慧公主肯不肯回去,这是她的事情,我可管不着。”

拖雷道:“她不是在琅玛山吗?只要你肯答应我的请求,写一封信给她,她必定回来。”

李思南道:“你要我怎样?”

拖雷道:“当然是劝她回来了。”

李思南道:“我怎能担保她会依从?”

拖雷说道:“你把你的为难之处和她说个清楚,我知道我这个妹子的脾气,她一定不会让你为难的。”

李思南冷笑道:“那么打开天窗说亮话,你是要我拿明慧公主来交换杨婉了?”

拖雷点了点头,说道:“一点不错,正是这样!”

原来拖雷之所以要索回明慧公主,倒不是仅仅为了兄妹之情,而是为了他们蒙古大汗国的体面。一国的公主,私奔汉人,若然不找回来,迟早会给人知道。拖雷也怕明慧公主闹出笑话。

另一个原因是因为镇国王子掌握有一部分兵权,他逼着拖雷,非要拖雷给他找回未婚妻不可。

李思南是个正直的人,心里想道:“不错,我是一定要婉妹回来的。可是因此要我强迫明慧公主违背自己的意思回国、这岂是大丈夫所为?”

李思南哼了一声,说道:“私事缓谈,你再说说公事。”

拖雷哈哈一笑,说道:“也好,那咱们就先谈谈公事。思南安答,你做了绿林盟主,这端的是可喜可贺啊!”

李思南淡淡说道:“你做了蒙古的兵马大元帅,我可还没有向你贺喜呢。但你是元帅,我是强盗头子,咱们之间,又有什么‘公事’好谈?”

拖雷笑道:“思南安答,你的消息倒是颇为灵通,知道我当了蒙古的兵马大元帅了。嘿,嘿,正因为咱们两人现在的身份,咱们之间,就大有合作的可能了。”

李思南道:“哦,你要我如何与你合作?请道其详。”

拖雷又是哈哈一笑,缓缓说道:“我们蒙古和金国乃是世仇,先大汗在日,曾绝矢誓灭金,这也是你知道的。我们现在和金国谈和,不过是权宜之计,一有机会,我们还是要进兵中原的。我这次来到大都,一来是为了要在幕后主持和谈,二来也是为了窥探金国的虚实,策划吞并中原的大事。这个瞒得过别人,但瞒不过你。”

李思南冷冷说道:“这又怎样?”

拖雷说道:“我知道你是汉人,是个爱国的男儿,那么我还可以告诉你,蒙古和南宋已经秘密定下盟约,两国联合,共同灭金。这也就是说,金国是我们共同的敌人了。”

李思南仍然淡淡说道:“这个我早已知道了。”

拖雷哈哈笑道:“你知道就好了!金国既然是咱们共同的敌人,咱们还不该彼此合作吗?将来我进兵中原之时,请你助我一臂之力,我也不会亏待你的。大功告成之后,我可以立你为王。”

李思南冷笑道:“多谢了。第一,我不想称王称霸;第二,中原本是汉人之地,也不容你们蒙古人擅自分割。”

拖雷怔了一怔,打了个哈哈,说道:“思南安答,你淡泊名利,难得难得。但想必你也是还要奉南宋号令的吧?蒙古和宋国已经是定了盟约的兄弟之邦,你帮了我的忙,也就是帮了你们皇帝的忙。”

李思南冷笑道:“我只知要帮我们汉人百姓的忙。”

拖雷道:“那么,我不求你帮忙,只想请你在我们进兵中原之时,你们的人两不相助,这总可以了吧?”

李恩南亢声说道:“我们是不助金虏,也不会帮助你们蒙古人的。但谁占我们汉人的地方,我们就非要抵抗不可。你要我袖手旁观,那可不成。”

拖雷叹了口气,说道:“这么说来,公事和私事,你都是不肯答应的了?”

李思南心乱如麻,暗自想道:“我大不了是拼个死,那也没有什么,可是婉妹,婉妹……”想到杨婉无父无母,只有一个哥哥,又已因为自己的事情丧生异域,不由得有点心中难过,想道:“我已经连累了她的哥哥,难道还要连累她么?”

拖雷似乎看出了李思南心意踌躇,有些把持不定,便又说道:“思南安答,你想我把杨姑娘送回给你,你也总得答应我一些事情啊!公私两事,随你选择,要嘛,你把明慧找来和我交换;要嘛,你就答应在我进兵中原之时,不和我为难!你要知道,我肯让你在两者之中任择其一,这已经是念在旧情,格外通融的了!”

龙象法王道:“还有一件事情,你可以理,也可以不理。”李思南道:“什么事情?”龙象法王道:“你忘了还有一位韩姑娘在我们这里么?”

李思南猛然一省,怒道:“那位韩姑娘是完全无辜的,你们应该将她放回去才是!”

龙象法王道,“不错,她是完全受了你的拖累,可是捉虎容易放虎难,这句俗话,想必你也知道。韩姑娘不是老虎,她的父亲可是一头老虎,我们岂能轻易放她回去?除非你答应了我们四王子的条件,还要韩大维回转洛阳才行。”要知韩大维倘若回转洛阳,那就是在蒙古人的势力之下,不由他不就范了。

李思南“哼”了一声,说道:“想不到你们手段如此毒辣!”

龙象法王笑道:“这也是你们汉人的成语,这叫做无毒不丈夫!”

拖雷却笑道:“韩大维与你无甚交情,他的女儿,你不理也行。不过,我知道你为人仗义,你若是不理她的死活,只怕也是于心不安吧?”

李思南怒从心起,想道:“婉妹内柔外刚,我若是为了她的缘故,答应了拖雷的条件,莫说我从此抬不起头,婉妹也一定是宁死也不愿意我这样做的!至于韩老前辈,他失了女儿,定必痛心。不过我虽是和他初交,但下了这几天棋,他那不甘认输的性格我也是深深知道的了。他下棋尚且不甘认输,又岂能甘心输给鞑子?”

想至此处,李思南心意立决,朗声说道:“拖雷,你们引用了汉人的成语,那我也给你说说我们汉人先贤的教训吧,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孔子孟子的教训是要我们在必要的关头舍身成仁,轻生取义,我读书不多,这两句话我是记得,定必奉行的。好,言尽于此,你说什么我都不答应!你要将我如何,任从尊意!”

拖雷呆了半晌,忽地又装出笑容,说道:“思南安答,你如今是在怒火头上,说话或者有欠思量,我让你冷静的想一想。”

李思南怒道:“大丈夫说话斩钉截铁,我是说一不二的!我看倒是你要冷静的想想才对,想想你们为什么要来侵占汉人的地方?小蛇吞象,汉人的地方岂是你们能够吞得了的么?”

拖雷打了个哈哈,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思南安答,我现在不和你争论,我想让你和杨姑娘商量商量之后再说。来人哪!”阿卜卢、呼黎奢二人应声而入。

拖雷把手一挥,冷冷说道:“把李盟主带下去,让他和那两个女的说话!”阿、呼二人一人一边,架住李思南,李思南双臂一振,怒道:“我自己会走!”

拖雷说道:“思南安答,对不住,可得令你受点委屈了。你什么时候答应,什么时候出来!”李思南冷冷说道:“我本来就不打算活着出去。”龙象法王哼了一声,说道:“那也由你!”

呼、阿二人将李思南关入一间囚房,途中李思南一直思疑不定,暗自想道:“拖雷那样说法,难道他当真肯让我与婉妹见面不成?”

李思南进了囚房,里面哪有杨婉的影子。“乓”的一声,牢门关上,月光关在外面,黑暗笼罩牢房,李思南的心情也是一片灰暗了。

李思南正自心中苦笑:“拖雷当然是哄骗我的,我怎能相信他的说话。”心念未已,忽听得隔壁房间有人说话:“咦,好像又有什么人给关进牢房了,不知是谁?”好像是韩佩瑛的声音。

李思南怔了一怔,忙把耳朵贴着墙壁,跟着便听得一个清脆的声音说道:“咱们自顾不暇,管他是谁?”这可是李思南最为熟悉的声音了。韩佩瑛道:“咦,你怎么这样说?或者是咱们自己人呢?”

李思南禁不着又惊又喜,连忙敲敲墙壁,说道:“婉妹,是我,你听得见我么?”

拖雷曾经对杨婉说过,说是要把李思南“请”来的。故此当她知道有人关进牢房的时候,她的心情实是十分矛盾,害怕真的是李思南被抓了进来,但又有点盼望是他。

杨婉所害怕的成为了事实,她呆了一呆,失声叫道:“南哥,真的是你?我这是做梦么?但愿是梦才好!”

李思南苦笑道:“这不是梦,当真是我。拖雷叫人拿了你的那支玉簪,把我骗来的。”

杨婉道:“他为什么肯让你和我们作邻居?”

李思南道:“他要我和你商量。”

杨婉道:“商量什么?他打的一定不是好主意。你可别上他的当!”

李思南笑道:“我怎会上他的当?我若是那样容易上当的话,他也无须把我关起来了。”

杨婉道:“他要你和我商量的是什么事情?”

李思南道:“他的花样才多呢,有公事,也有私事。”

杨婉听了李思南说拖雷所提的那两个条件之后,说道:“南哥,幸亏你没有答应,如果我同意你拿明慧公主来交换我,我还能算是人吗?”她只说“私事”,不谈“公事”,乃是因为知道李思南在“公事”上绝不会有丝毫动摇之故。

李思南暗暗叫了一声“惭愧”,心里想道:“婉妹好像知道我在私事上曾经有过少许踌躇。”另一方面又是甚为欢喜,想道:“婉妹果然如我所料,不愧是个外柔内刚的女中丈夫。在和林的时候,明慧公主属意于我,她是知道的,为此,她也曾一度起过疑心。如今她能够这样,这就更加难能可贵了。”

李思南满怀欢畅,说道:“婉妹,难得你我的想法相同,咱们生死与共,我也无须和你说些什么安慰你的话了。只是我觉得对韩姑娘不住,累她无辜受害。”

韩佩瑛道:“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只许你们做英雄好汉,我就应该是个贪生怕死之人吗?”李思南道:“不,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只是,只是……”

韩佩瑛道:“你不必再说抱歉的话了。真个说起来,倒是我应该向你们抱歉呢。那天若不是我强邀婉姐出来,也不会出这件事。”杨婉笑道:“多一次这样的磨练也不错呀,咱们如今可真是共患难的好姐妹了!”

韩佩瑛笑道:“不错,我相信爹爹和陆帮主总有办法把咱们救出去的。就是救不出去,有你这样一位好姐姐陪我,我和你在这牢房中过一世,那也没有什么。”

拖雷本来是希望李思南与杨婉交谈之后,杨婉的眼泪会软化他的。哪知他从杨婉的说话之中,更加得到了鼓舞,增强了支持的力量,这是拖雷决计料想不到的。

韩佩瑛深知丐帮消息灵通,这件事丐帮迟早也会知道,她也相信她的父亲会有办法把她救出去。

她料得不错,丐帮的确是在她们出事之后,不到一个时辰,就接到消息。

但是她想得还是未免太过简单,韩大维和丐帮的陆帮主当然是要救她们的,可是直到目前,他们还是束手无策。

花开两朵,各表一技。且说韩大维那晚匆匆赴往丐帮,帮主陆昆仑一见了他,便即说道:“我正要请你来,你大概是为了令媛的事情来找我的,是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1回 枭雄自古工心计 红粉如今见挚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瀚海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