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雄风》

第52回 福慧双修成梦想 恩仇一抉惜佳人

作者:梁羽生

明慧公主回到庵中,卡洛丝正巧来找她,说道:“听说你到山寨去了,我刚想回去找你呢。什么事情?”

明慧公主道:“你先别问,请你赶快叫你的阿盖来此见我。”遣走了卡洛丝之后,便即去见了缘师太。

了缘师太刚刚做完日常的功课,说道:“我昨日传授你的内功心法,你能够运用了吗?不必贪多,你多练几天,我再教你新的。”

明慧公主道,“弟子、弟子不是为了传功习艺之事。”

了缘师太有点诧异,抬起头来,望她一眼,说道:“那又是为了什么?”

明慧公主喃喃说道:“弟子、弟子凡心未净,想请师父许我回去。”

了缘师太道:“你要回蒙古,来和我辞行?”

明慧公主点了点头,泪湿双睫,说道:“弟子不敢求师父原谅,弟子实是……实是另有不得已的苦衷。”

了缘师太叹了口气,说道:“荣华富贵,本来是很难弃如敝履的。你身为公主,也怪不得你要回去。”

明慧公主心中酸楚,却是有口难言。只得说道:“师父,我辜负你的栽培了。”

了缘师太道:“你大有禅心,我本来以为你可以做我的衣钵传人,谁料你仍然是与我佛门无缘,既然凡心未净,此念一生,便不能再住空门了。好,你去吧,但愿你不要忘了本来面目,坠尘沾泥。”

明慧公主道:“多谢师父的教训!”给了缘师太叩了个头,回到自己的房间,不禁泪下如雨。

阿盖与卡洛丝匆匆跑来,卡洛丝听见哭声,大吃一惊,推开房门,连忙问道:“公主,你怎么啦?”

明慧公主抹干眼泪,说道:“没什么,我想离开此处。你们愿意和我一同回去么?”

阿盖吃惊道:“什么,公主,你要回去?你不怕镇国王子将你难为?”

明慧公主道:“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卡洛丝道:“屠姑娘对咱们很好,公主,你又并没削发,随时都可以还俗的,将来——”她本来想说“将来还可以找个如意郎君”,但她毕竟是深知公主心事的人,知道她这一生是决不能忘情于李思南的了,是以话到口边,又吞回去。

明慧公主道:“你不要说了,我知道屠姑娘对我很好。但我是非离开此地不可。”阿盖、卡洛丝齐声说道:“我们是公主带来的,公主到哪里我们就到哪里,那么是不是咱们现在就去向屠姑娘辞行?”

明慧公主道:“不,不能让她知道。”阿盖奇道:“为什么?”卡洛丝聪明得多,说道:“不错,给她知道,她就不让咱们走了。”阿盖说道:“我总觉得有点过意不去。”

明慧公主幽幽叹了口气,说道:“我本来不想这样的,我已留下一封信给她,说明我这不得已的苦衷了。你们现在暂且不必多间,到了路上,我再和你们说吧。”

他们在山上数月,和大小头目,都已熟识,明慧公主教卡洛丝捏造一个谎言,对巡山头目说是要去打猎,因为屠凤事忙,故此不想惊动她了。巡山头目信以为真,还借给他们三匹坐骑,本来还要让他们把猎犬也带去的,阿盖说道:“我们蒙古人打猎,从来不用猎犬。”这才作罢。

到了路上,阿盖笑道:“我是从来不说谎的。公主,这次我可是为你破例说了谎了,不过,说句心里话,我也是很想回到咱们的草原上打猎的。”

明慧公主道:“我会让你达成心愿的。不过,暂时还不能让你回国。”

阿盖诧道:“咱们不是回蒙古去么?”

明慧公主道:“不,咱们是去大都。”

明慧公主这才把原因告诉他们,阿盖是个直心肠的汉子,说道:“公主,你何不早说?卡沼丝与我受过他们的大恩,为了李公子和杨姑娘,我是火里来火里去,水里来水里去。”卡洛丝却道:“若是四王子不答允公主的求情,那怎么办?”明慧公主蹙眉说道:“就是不成,也得试试,汉人有句话,说是尽人事而听天命,我现在也只能作这样的打算了。”

褚云峰在大都也是抱着同样的想法。

一天一天的过去,孟少刚还未见到来,距离与阳天雷约会的最后时限只有十天左右了。

褚云峰心里想道:“凡事总得作最坏的打算,以孟大侠的武功,应该是不至于出什么意外的。但万一有甚意外,那时再设法就迟了。”他抱着这样的心思,便与谷涵虚说道:“师弟,我想到阳天雷的国师府去走一趟,你不要让陆帮主知道。”

谷涵虚道:“你是要去探听李盟主被囚的处所吧?”

褚云峰道:“不错,我有‘国师府’进出的金牌,如今又已变了容貌,晚上偷偷进去,万一给人发现,他们一时间未必就认得出我是谁,有这面金牌,可以蒙混一时。”

谷涵虚道:“你一个人去太过冒险,还是咱们哥儿俩一同去吧!”

褚云峰道:“阳天雷‘国师府’里的情形你全不熟悉,一同去恐怕反而不妥,这祥吧,你在‘国师府’附近的一个小茶馆等我。这个小茶馆是过了午夜才关门的。”

谷涵虚只好答应,说道:“师兄,你小心点儿。”褚云峰道:“我在府中有几个可托腹心的朋友,必要时还可以找他们掩护,大概不会有什么意外的。你等到三更过后,若然不见我来,你就回庄禀告陆帮主。”

这晚天色阴沉,无星无月。将近“国师府”的时候,天上飘着羊毛细雨,褚云峰暗暗欢喜,因为这正是最适宜于夜行人出动的天气。

褚云峰熟悉府中防卫,西北方的后门是巡逻少到的地方,云峰就从那里悄悄地越墙而入,进入后园。

褚云峰蛇行兔伏,避过巡逻,穿过假山,绕过花树,只见园中一角,一间石屋透出灯光。

褚云峰心念一动,想道:“不知黑三是否住在原处,他是我可以相信得过的,不如先去与他商量。”

“黑三”是个花匠,姓岑,排行第三,因为他生得黑,大家都叫他做黑三。

“国师府”里所用的人,汉人很少,职位较高的差不多都是女真族人担任,只有干粗活的和厮役之辈才用少数汉人。

褚云峰因为是汉人的缘故,在府中的时候,这些人比较肯和他接近。日子久了,大家谈起心腹话来,褚云峰交上了几个知心的朋友,这“黑三”就是其中之一。

褚云峰四顾无人,飘身一闪,闪入那间屋子,低声叫道:“三哥!”

黑三正在修理一柄锄头,听得声音好熟,抬起头来,见是一个陌生人站在他的面前,不觉吃了一惊,说道:“你是哪位大哥?恕我眼拙。”

褚云峰笑道:“三哥,我的声音你都听不出来了吗?我是褚云峰呀!”原来褚云峰乃是改容易貌的,故此黑三骤眼一看,不敢相认。

黑三慌忙掩上大门,拉他进入内房,说道:“褚大爷,你也太胆大了,你知道阳天雷早已下了密令,要缉捕你吗?”

褚云峰道:“知道。我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三哥,你怕不怕我连累你?”

黑三变了面色,说道:“褚爷,你这样说,忒是把我黑三当作了外人,有什么事要我帮忙的你只管开口,你可以为朋友两肋插刀,难道我就不能为朋友三刀六洞?”

褚云峰道:“你猜对了,我正是为了一位朋友而来。”

黑三道:“不知是哪位朋友?”

褚云峰道:“这位朋友名叫李思南,是北五省义军的盟主,听说如今是被囚在这国师府里。”

黑三道:“我也听说是有这么一回事,半个多月前,有一位极重要的绿林领袖被拿进府中,想必就是你说的这位李盟主了。”

褚云峰道:“你可知道这人关在何处?”

黑三苦笑道:“这是一件十分机密的事情,凭我这个花匠的身份,焉能知道了。”

褚云峰道:“好,那我不打扰你了,但愿后会有期。”

黑三却一把将他拉着,说道:“褚爷,你的凳子还未坐暖,怎能就走?我知道你是怕连累我,不过你可以放心,我这个地方是从未有过人来搜查的。而且现在正下着雨,看这天色,恐怕会连绵不断到天亮,到我这儿,要经过一条泥泞的花径,他们侍卫大爷是会享福的,谁肯自讨苦吃来看一个在府中做了几十年、从未犯过嫌疑的花匠?褚大爷,你今晚就在这里歇一晚吧,我也很想听你说说外面的事情呢,一打五更你就走,决不会出事的。”

褚云峰道:“三哥,怕有点不方便吧。我还是另找一个地方的好。”

黑三道:“有什么不方便?我那女儿今晚是不会回家睡的。”

褚运峰道:“对啦,我正想问你呢,玉妞儿哪里去了?”

黑三妻子早已去世,只留下一个女儿,这个女儿却是生得细皮白肉,和她那“黑炭头”似的爹爹大不相同,小名亚玉,府里的人叫她做“白玉儿”,褚云峰刚来的时候,白玉儿还是一个拖着鼻涕的姑娘,现在大约有十四五岁年纪了。

黑三道:“这件事我也正想说给你知道,事情可是有点邪门。”

褚云峰吃了一惊,道:“什么邪门?”

黑三道:“前两天,管园的执事光顾我这破屋,你猜是什么事情,原来他是要玉妞去服侍一个人。”

褚云峰更是吃惊,道:“服侍什么人呀?”心想:“这小玉儿不过才十四岁,难道就有哪个不要脸的管事看上她了?”

黑三知道褚云峰有了误会,笑道:“倒不是有人打玉妞的主意,他们是要她服侍一位姑娘,还是汉人姑娘呢。”

褚云峰诧道:“汉人姑娘,那是谁呀?”心里想道:“恐怕没有这样巧,是叫她去伺候杨婉吧?”

黑三道:“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只知道是姓刘的。”

褚云峰有点失望,说道:“怎的府里却来了一个汉人姑娘了?”

黑三道:“是呀,还有更邪门的呢。他们曾经警告过玉妞儿,不许她说出这里是金国的国师府。你说怪不怪?”

褚云峰道:“可是在这个屋子里的十九都是金人,这位刘姑娘纵然不知这是‘国师府’,总会犯疑吧?”

黑三道:“不,只有汉人才能见到这位姑娘的。”

褚云峰更是纳罕,说道:“你怎么知道?”

黑三道:“起初我不放心让玉妞儿到里面去,后来那个管园子的执事答应我可以每隔三天去看一趟玉妞儿。不过,只许我在屋子外边和玉妞儿说话,万一碰着那位刘姑娘,我只能说是花匠,除了花木之外的事情,什么都不能说。他们是有人暗中监视我的。

“那天我去看玉妞儿,在屋子外面谈了一会子活,这段时间,也曾有几个人进出,都是汉人。我觉得有点奇怪,悄悄地问了玉妞儿,才知道不但那座屋子不许金人进入,就是在屋子周围的那个大院落之内,也是只准汉人走动的。”

褚云峰道:“那个刘姑娘住在什么处所?”

黑三道:“住在稻香村。”

“国师府”的花园占地甚大,“稻香村”在园中一角,按照江南的园林风格布置,有围墙隔开,不啻是一个大花园里的小花园。

褚云峰心中一动,说道:“三哥,不是我不领你的情,我还要找一两位朋友探听李盟主的下落,若是找不着朋友,我再回来看你。”

黑三知道褚云峰是个极重义气的人,他既然这样说,那是非走不可的了,便道:“褚爷,你有正经事儿,我不敢勉强留你,但愿你小心点儿,我等你的消息。”

褚云峰谢过了黑三,笑道:“三哥,你早点睡,我不会出事的。”

褚云峰走出花径,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五步之内,景物都是难以看得清楚。褚云峰睹暗欢喜,在这“国师府”里,他是闭着眼睛也能走路的,当下便摸黑走到了“稻香村”去。

“稻香村”中只有一幢大屋,余外两间小屋,乃是仆役住的,那个姓刘的姑娘当然是住在大屋中了。

褚云峰使出轻功,悄悄地进了院子,听得有脚步声,褚云峰躲在屋角,偷偷一看,只见有一个人向内里走进,这个人的背影竟是似曾相识。

褚云峰心道:“这是谁呢?”待这人进去之后,凭着“听声辨器”的功夫,悄悄地跟在他的后面。

转过一条回廊,只见有间房间,灯火犹明。褚云峰蹑着脚儿行,走到窗下,刚好听得那女的说道:“这么晚了你还来我这儿,不怕别人要起嫌疑么?”

那男的道:“谁不知咱们是定了婚的小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2回 福慧双修成梦想 恩仇一抉惜佳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瀚海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