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雄风》

第56回 益见深情囚黑室 拼将热血洗污名

作者:梁羽生

阳天雷和诸、谷二人交手,双方把“天雷功”发挥得淋漓尽致,掌风激荡,只听得呼呼轰轰之声,当真是如雷震耳。掌风所至,窗户洞开,柱梁摇动,屋子都好似要塌下来似的。那些功力较弱的武士,早已躲到外面去了。

一个武士叫道:“要不要请龙象法王前来?”

阳天雷眼观四面,耳听八方,另外两对厮杀的情形,他只须眼光一瞥,听那兵器碰击的声音。谁强谁弱,便已了如指掌了。

阳天雷暗自思量:“坚儿和柳洞天相比,是稍有不如,但最少也可以打到百招开外。白万雄和崔镇山斗掌,则是稳胜无疑,而且看来不必用到百招。”这样的形势车尔尼雪夫斯基、杜勃罗留波夫等空想社会主义者、哲学家、 ,亦即是说,只要阳天雷或者白万雄,任何一个,击败了对方,就立即可以过去帮助阳坚白了。这详的形势,当然是阳天雷这边绝对有利,极占上风。

阳天雷“哼”了一声,冷冷说道:“这是咱们的家事,何必求助客人?给外人看小!你们害怕,躲得远些,瞧我把这两个小子拿下!”

要知道阳天雷乃是金国国师的身份,龙象法王则是蒙古的国师,两人的身份是相等的,虽说阳天雷在龙象法王的面前不能不低头眼小,但无论如何,也决不能太过有失身份,何况他如今乃是胜券稳操。

褚云峰虚晃一掌,喝道:“看剑!”寒光电闪,唰的就向阳天雷刺去。说时迟,那时快,谷涵虚亦已拔剑出鞘认为金钱是人本质的异化的集中表现,对青年马克思的思想 ,剑中夹掌,剑锋疾上。师兄弟剑走轻灵,配合得妙到毫巅!

阳天雷背腹受敌,傲然冷笑,“你们学了多少本门功夫?都拿出来吧!哼,哼!米粒之珠,也放光华!”

话犹未了,褚云峰一剑从他额边削过,几乎削掉了他的天灵盖;谷涵虚接着一剑,奇幻无比,阳天雷挥袖一拂,不料谷涵虚剑锋突然斜转,从他意想不到的方位攻来,只听得声如裂帛,阳天雷的半边袖子,化成了片片蝴蝶。原来是谷涵虚这一招“三转法轮”所绞碎的。阳天雷又惊又怒,一声大喝,双掌齐出,一招“野马分鬃”把褚、谷二人间时逼退!

阳天雷冷笑道:“原来你们还练成了本门剑法,但又能奈得我何?”话是这样说,心中可是有了些微的怯意,想道:“原来华天虹在荒山隐居,十余年闭户不问外事识。提出矛盾普遍存在于自然界、社会生活和思维领域的观 ,乃是为了练这剑法,教给他的徒弟对付我的。褚云峰这小子使的剑法,似乎还胜过师祖当年。”

阳天雷长于内功,不精剑法,双方各以自己所长,攻敌之短,这么一来,恰恰和褚、谷二人打成平手,大家都是占不到便宜。

可是,褚、谷二人虽然勉强和阳天雷扳了平手,崔镇山和白万雄的恶斗,却是越来越感吃力了。另一对柳洞天则还是略占上风,但在急切之间,无论如何也是胜不了阳坚白的!

褚云峰不由得心中烦躁,想道:“孟大侠和韩老英雄怎么还不来呢?”

孟少刚和韩大维是一早就混进了“国师府”的,按说他们在这里的高呼酣斗之声,孟、韩二人决没有听不见不理!“莫非他们是遭遇了什么意外?他们的试功,也罕有比伦,该不至于吧,可是为什么直到如今,仍是踪迹渺然?”强援未见,褚、谷二人不由得都是心烦意乱,刚刚扳成了平手,不过一会,又给阳天雷占了上风,抢了攻势。

且说李思南在石牢之中正自静坐运功,牢中黑漆漆的也不知是白天还是夜晚,忽听得有两个人行走的脚步声,似乎正是向着这边行走,突然间,那两个人说话的声音也听得见了,李思南不由得蓦地一惊了!

这声音好熟,李思南一听就知道是屠龙的声音!

只听得屠龙说道:“这个看守不懂汉语,待我叫他把锁匙给我,我设法将他支开,你看可好?”

跟着一个少女的声音说道:“你可别耍花招,李盟主真的是关在这里吗?”她的声音说得很轻,但李思南练过“听风辨器”的功夫,却是听得一清二楚。

“这女子是谁呢?听她的口气,似乎是想来救我的。屠龙何以又会听命于她?真是奇怪!”李思南心想。从他们说话的声音,李思南可以猜测得到,他们与这牢房的距离大约还有二三十步之遥,这女子是在屠龙的耳边说话的。

心念未已,只听得屠龙打了个哈哈,说道:“你放心说话也不怕,这看守听不懂的。嗯,琼姑,我怎能骗你呢?我让你亲自打开牢们,把你所仰募的大英雄大豪杰李思南放出来!”

刘琼姑冷笑道:“我也不怕你骗我,除非你想不要性命!”

说话之间,已是来到牢房之前。那个蒙古武士认得屠龙,却未见过刘琼姑,看见他们一同来到,颇为惊诧,正要开口,屠龙已是抢先说道:“把锁匙给我,你立即去请龙象法王来。不必多问,快去,快去!我是受人要挟的!”

原来这蒙古看守不会说汉语,是以屠龙抢先用蒙古话和他说的。

屠龙一时间却没想到,刘琼姑虽然听不懂他说的蒙古话,关在牢房的李思南却是听得懂的!

此时李思南已经确实知道刘琼姑是来救他了,虽然还未知道她是什么人,但已是无暇思索,立即叫道:“赶快动手,杀那看守!”

话犹未了,那个看守已是朝着刘琼姑先扑过来,骂道:“好大胆的臭丫头!”他的汉语说得生硬之极,但却证明了他并非不懂汉语。

刘琼姑侧身一闪,抽出刀来,一招“龙飞凤舞”,向那看守斩去。她本来是扣着屠龙的脉门的,动起手来,当然就不能不放开屠龙了。

这个看守是拖雷手下的武士,精干摔角之技,近身搏斗正是他的所长。刘琼姑一刀斩空,这个看守立即一个“穿掌”反圈,压她手腕,同时右足一勾,想把刘琼姑跌翻。

刘琼姑的刀法也是甚为狠辣,刀随身转,使出了四方盘斩的“五虎断门刀”,这是她的家传绝技,宜守宜攻,专破擒拿手的。不论对方从哪个方位攻来,都非中刀不可!

蒙占的“摔角”和中原武学中的“擒拿手”手法虽然有异,原理却是相同,刘琼姑正自欢喜,心里想道:“这可是你送上来给我斩的!”不料就在她一刀斫去之时,忽觉脑后风生,屠龙一掌向她背心打下。

刘琼姑只觉背心一阵疼痛,但却没有受伤。原来屠龙此时刚好运气冲关,自行解了穴道,但功力却只是恢复了一二分。

刘琼姑反手一掌,把屠龙打翻,右手的柳叶刀仍然使出盘斩的招式。但她的武功毕竟火候未纯,心难两用,这一招四方盘斩就不能运用自如、毫无破绽了。

精于摔角的好手善于利用对方的破绽,一见有隙可乘,立即钻入。刘琼姑一刀从那武士的额旁削过,相差毫厘,没有斫个正着。却给那个武士使出了一个“肩车式”,身躯一矮,把刘琼姑从他的肩头摔过去。

那武土哈哈大笑,说道:“好漂亮的小姑娘,我倒是舍不待杀你呢!”正要过去擒拿刘琼姑,不料笑声未绝,忽地一颗小小的石子飞来,正中他膝盖的“环跳穴”,登时就把他变作了滚地葫芦。

刘琼姑一个“鲤鱼打挺”跳起身来,发现那个武土已经倒在地上,这才知道是有人暗中帮忙,迅即一刀砍下,取了他的性命。

屠龙叫道:“琼姑,快走!我是为了你好,才阻止你杀了这武士的。如今你已做了出来,再不走就要送命了。你可知道这附近埋伏有许多敌人,一给他们发觉,你是决计难逃!救李思南事,你交给我好了。快走,快走吧!”

李思南叫道:“别信他的话,他是骗你的!”

屠龙颤声叫道:“琼姑,别听外人的挑拨,咱们必竟是有过海誓山盟的啊!”

这话听进李思南的耳中,倒是不觉糊涂了。“这女子是他的什么人呢?莫非也是像婉妹一样,曾经上过他的当的。”

刘琼姑心烦意乱,喝道:“闭上你的臭嘴,现在我还没有功夫杀你!”少女对第一个恋人总是难免有点感情的,是以她虽然十分痛恨屠龙,却还是不忍下手。心烦意乱之际,一时间却是未曾想到,屠龙本来是给她用独门手法点了穴道的,何以却能自行解了。

刘琼姑在那看守的身上搜出锁匙,便去打开牢门,忽觉背后微风飒然,肩头忽地火辣辣的作痛,原来是有一个人从她后面扑来,尖利的指甲插伤了她的皮肉。

刘琼姑大惊之下,一个“脱旋解甲”挣脱那人的掌握,骂道:“好个狠心的贼子,你还想害我吗!”回过头来,只见是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并非屠龙。

原来这个女人是那个看守的妻子,负责看守女牢的。和杨婉与韩佩瑛被囚的女牢正是和李思南这间牢房相邻。

屠龙叫道:“琼姑,你怎么老是疑心我要害你呢,我实在是要救你,可惜我现在是力不从心。你快走呢,就会有人来的了!你走了,我拼了这条性命与你担当!”

刘琼姑给他吵得心中烦躁,迭遇险招,几乎给那女人抓伤。

好在那把铁锁业已打开,只听得“咔嚓”一声,铁锁掉下,牢门开处,李思南走了出来。

那个女人虽然是在疯狂的状态之中,也知放掉“重犯”,非同小可,口中大叫:“来人,来人哪!”手底放松琼姑,倏地就向李思南扑去!

李思南脚步一个跄踉,踏出了“醉八仙”的步法,没有给她抓着,那女人正要再扑过去,一枚石子飞来,刚好打着了她的后心麻穴,这个疯狂的女人登时也像她的丈夫刚才那样,倒下去了。

屠龙见此情形,心中一喜,暗自想道:“以李思南的本领,决没有害怕这个女人的道理,为什么他刚才不能还手,只能闪开?莫非是龙象法王已经在他的身上做了子脚,连我也未知道。”

李思南走了出来,说道:“多谢姑娘,这个人——”

刘琼姑道:“我现在才知道他是姦贼,李盟主,你意慾如何处置,随你的便。”

李思南看出刘琼姑并无要杀屠龙之意,说道:“自作孽,不可活!刘姑娘今日饶你不死,你可得好自为之,否则这两句话就要应在你的身上了!”冷冷的从屠龙身边走过,叫道:“婉妹,韩姑娘!”

杨婉应道:“南哥,你没事吗?我,我和瑛姐——”

李思南道:“我知道啦。我已经出来了,是一位女英雄”说至此处,李思南把眼向刘琼姑看去,刘琼姑低声说道:“不敢。我是刘大为的妹妹。我的哥哥是褚云峰的好朋友,褚云峰昨晚也已来过这里了。他才是费尽心力营救你们的人,我只是适逢其会而已。”“刘姑娘来救咱们的。褚云峰亦已到了大都了。他们等一会儿,我找到锁匙,马上就来!”

躲在暗处的韩超,听了李思南和杨婉的对话,不觉怔了一怔,疑云顿起。

他是个心思精细的人,听了这话,不禁想道:“杨姑娘第一句话为什么就问他有没有事呢?有什么事?看守夫妻都已给我打着穴道,倒下去了。杨姑娘是个身怀艳技的女中豪杰,难道她还听不出来李思南没事?李思南说:“我知道啦。”他又是知道什么呢?哎呀,不好,恐怕,恐怕是——”

韩超心知不妙,无暇仔细推敲,连忙现出身形,快步赶去!

李思南从屠龙身旁走过,走到那个女看守的旁边,正在弯下腰来,找寻锁匙,屠龙忽地一跃而起,冷笑说道:“你们的团圆美梦也未免做得太早了!”冷笑声中,手腕一抖,呼的一声,一支毒龙镖已是向李思南打去。

韩超喝道:“姦贼敢下毒手!”一抖手飞出了三枚石子,一枚石子打那毒龙镖,两枚石子打屠龙的穴道。

不料,只听得“鸣”的一声,那支毒龙镖只是准头略歪,仍然向李思南飞去,那边石子,和毒龙镖一碰,却给反弹回来。随即听得叮叮两声,打向屠龙的那两枚石子,都给他用“弹指神通”的功夫弹落。

原来屠龙的功力恰好在这个时候渐复,被封闭的穴道全部给他解开了。

幸好那支毒龙镖失了准头,从李思南额边飞过,没有打着。但李思南因为事先并不知道有个韩超暗中相助,习武之人,陡遇危险,闪躲乃是出于本能,他纵身一跃,用力过度,竟然跌倒了。

原来拖雷极功心计,李思南、杨婉武功高强,他是素来抑慕的,他岂能放心让一对本领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6回 益见深情囚黑室 拼将热血洗污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瀚海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