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雄风》

第57回 鸾飘凤泊芳心碎 虎斗龙争剑气寒

作者:梁羽生

韩大维气得七窍生烟,却纵声笑道:“我活了半辈子,倒还没有见过如此狂妄之徒!好,你怕麻烦,我更不愿多费功夫,你们有多少人,一齐来吧!你们十个人上,我们两个人对付,你们一百个人齐上,我们也是两个人对付!”

龙象法王把手一挥,对那四个弟子说道:“你们退过一边,我和这两个老匹夫较量之时,不许你们插手。”

孟少刚劝道:“韩兄,让我先上,令媛和盟主夫妇受了暗算,给他们医治,这也是一件紧要的事情。”

韩大维虽然好胜,毕竟也是活了几十岁的人,听了这话,霍然一省,心里想道:“不错毫无疑问,它不仅存在于理智中,也存在于现实中。 ,他们的功力未能恢复,只凭我们开路,只怕也是难以闯出重围。孟大侠剑术通神,本领远胜于我,让他对付这个蒙古国师,就是比较有把握得多。”如此一想,也就心平气和地退下去了。

孟少刚缓步向前,淡淡说道:“素仰国师是西域第一高手,孟某待来请教。孟某若然输了,从此绝迹武林,但万一孟某侥幸胜了,国师你又如何?”

龙象法王见孟少刚说得客气,当下也就收敛气焰说道:“好说,好说,孟大侠的声名,我在蒙古也是久仰的了。今日老衲若是败在你的剑下,从此足迹不履中原!”

孟少刚道:“好,那么我带他们走你怎么样?”

龙象法王哈哈一笑,说道:“我已经答应你了,我若输了,从此足迹不履中原,那还会管你们这些闲事?不过,你现在就说这话,未免是说得早了点吧?”

孟少刚笑道:“我们汉人最重承诺,还是先说定的好。”

龙象法王道:“好,你说的老衲都依你,你亮剑进招吧!”孟少刚手按剑柄,脚步不七不八的站在龙象法王对面,但却并不拔出剑来,只是把一对炯炯有神的眼睛牢牢的盯着龙象法王。龙象法王心头一凛,想道:“这人果然不是易与之辈!”当下也凝神静气,双眼注视着孟少刚。两个人就像斗鸡似的,未交锋之前,彼此都是全神注视对方,看得那一班蒙古武土暗暗纳罕。

原来双方心里都是明白,这次碰上的乃是平生最强的对手!是以大家都不敢轻易发招,准备乘暇抵隙,待到有利的时机方始突然发难,这种上乘武学中的后发制人的奥义,这班蒙古武士当然是不懂的了。

韩大维替女儿把了把脉,说道:“原来你是着了酥骨散的暗算,不用惊慌,爹爹可以为你恢复功力。”

韩佩瑛笑道:“爹爹,别忙给我医治,我要看孟伯伯和这番僧比武。”杨婉跟着说道:“不错,这样精彩的比武,一生之中只怕也是难得一见。可不能错过了这个眼福。”原来她们都是抱着同一样的心思,想韩大维先给李思南医治。

韩大维霍然一省,心里想道:“不错,我可真是老糊涂了,思南身负重任,是该给他先治才对。我却只是记挂着自己的女儿。”暗暗叫了一声“惭愧”,立即捉住李思南双手,说道:“你与我掌心相抵,闭目运功。无论外间有甚凶险之事,你都不许分心!”李思南想要谦让,只觉一股热气已是从掌心传进体内,只得依韩大维所教,盘膝而坐,眼观鼻鼻观心的闭目运功。

韩大维吁了口气,低声说道:“瑛儿,我衣袋里有个小银瓶,银瓶里有三粒碧灵丹,你们正好一人一粒。你掏出来,和杨姑娘先行服下,另外一粒,现在也可以给你的李大哥服了。”

原来韩大维不但内功深湛,医学上也颇有造诣,这碧灵丹就是他秘制的一种能解百毒的葯丸,配制碧灵丹的主葯是天山雪莲,十分难得,刚好剩下这三颗。

碧灵丹并非酥骨散的对症解葯,但经过韩大维以精纯深厚的内功给中毒者舒筋活血,碧灵丹的葯力就可以全部发挥,而且可以在最短的时间见效,加上了中毒者本身的功力,也就等于对症的解葯了,韩大维因为要在稍后的时间方能给杨婉和女儿医治,故而叫她们先行服葯。

韩佩瑛却把两颗碧灵丹分给杨婉,笑道:“你服侍李大哥吧。”杨婉把灵丹纳入李思南口中,芳心惴揣,注视着他,心里想道:“幸亏我刚才没有自寻短见,否则南哥还焉能定下心神运功,接受韩老前辈的治疗?”

两人心意相通,李思南只觉得心里也好像暖烘烘的,精神陡振,转瞬之间,真气己是沉聚丹田,渐渐能够运用了。

孟少刚与龙象法王对立凝视,大家都是动也不动。陡然间忽听得龙象活王一声大喝,两个人同时扑起!

孟少刚出手奇快,剑光如练,疾刺龙象法王胸口的缆巩穴,小腹的归藏穴,胁下的愈气穴。这一招三式,乃是孟少刚得意的绝招,只要给他刺着一处,龙象法王不死也得重伤!

龙象法王也端的是厉害之极,他双手空空,并无兵器,就在他身上所披的那件大红袈裟当作兵器,袈裟一抖,登时就像平地涌起一片红霞,向孟少刚疾卷过来,耀眼生辉!

只听得“嗤”的一声响,剑尖从袈裟划过,袈裟只是穿了个针鼻般的小孔,若不是仔细观察,旁人根本就看不出来。孟少刚这一招凌厉之极的杀手绝招,竟给他轻描淡写的化解开去,指尖“滑”过了一边。

孟少刚大吃一惊,心里想道:“怪不得这大和尚如此狂妄,他确实是有真才实学,内功的精纯,只怕当世是无人能及的了。”

殊不知孟少刚固然吃惊,他的对于龙象法王亦是不由得心头一凛。原来他这件裟裟乃是一件宝物,用阿尔泰山特产的天蚕丝制的,一条蚕丝拉长了足有一丈多长,韧力之强可想而知。他用袭裟作为武器,平生不知挫败过多少强敌,从来没有过损伤。如今虽然只是穿了一个口,已经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

龙象法王心头一凛,暗自想道:“听说此人剑术天下无双,果然是名不虚传。我已经使出了龙象功,袈裟仍然给他刺破,倘不全力施为,只怕是难操胜券!”

双方各具戒心,彼此都是把平生所学施展出来,但见一幅红云裹住一道白光,盘旋飞舞,看得众人眼花撩乱。

龙象法王的内功,已臻化境,全力施为,袈裟抖得呼呼风响,如同涨满的风帆一样,一件柔若无物的袈裟,罩将下来,却似千斤压顶,饶是孟少刚这样高强的本领,也感到有点透不过气来!

孟少刚剑法一变,把轻灵翔动的上乘剑术发挥得淋漓尽致,当真是矫若游龙,翩如惊鸿,瞻之在前,忽焉在后,瞻之在左,忽焉在右,虽然他的剑尖一碰上袈裟,就给荡开,但龙象法王却也不能不提心吊胆,生怕他乘隙而入了。

韩大维与李思南抵掌而坐,各自运功,对身边的这场恶斗,恍若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过了一会,韩大维的头顶散发出热腾腾的白气,李思南的脸色渐渐红润。

龙象法王的那四个弟子也是识货的人,知道韩大维正以本身的真力助李思南聚气活血,消除体中毒素,到了紧要的关头。于是他们四人私下商议,一个说道:“师父只是不许我们插手,并没有说不许我们捉拿囚犯。”一个说道:“不错,这姓韩的老儿本领非凡,李思南是中原的武林盟主,武功想必更为了得,若然给他恢复了功力,敌方就是如虎添翼了。”一个说道:“只不知咱们打不打得过这老儿?”一个说道:“一对一打他不过,咱们四个人一齐上呀!”

韩佩瑛见他们交头接耳,连忙说道:“爹爹小心,只怕他们要来——”“偷袭”二字未曾出口,这四个人果然就一齐扑上来。

韩大维此学深湛,虽然不是眼观四面,却是耳听八方,听得背后劲风袭来,头也不回,腾出左手,反手便是一掌!

只听得“轰”的一声,最前扑上的那两个武士四掌齐出,仍然给韩大维震退了几步,另外两名武士,一个用刀,一个用剑,左右齐上,也是给他的掌风荡歪了兵器,大吃一惊之下,不敢躁进,先退两步。

殊不知这四个龙象法王的弟子固然吃惊,韩大维更是吃惊不小,他以为这一掌最少可以击倒对方一二人的,哪知这四个人都只是身形略晃,稍退几步而已。

韩大维分出了一半功力抵御敌人,右掌仍然抵着李思南左掌掌心,只觉李思南的掌心微微发热,那是真气积聚,未能疏导之故。韩大维暗叫不妙,心里想道:“我若是用到七八成以上的功力去对付这四个人,自是可以将他们击败,但这样一来,只怕却是要连累李思南了。”

原来这四个人都是龙象法王得意高足,每一个人的本领都在刚才的阿卜卢与呼黎奢之上,四人联手,韩大维要分出心神照顾李思南,自是难以伤得他们,反而被迫要改取守势了。

韩佩瑛“呸”的一声骂道:“不要脸,堂堂一个国师,说了话也不算数!”

孟少刚唰唰唰连环三剑,迫使龙象法王挡了两招,松了口气,喝道:“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龙象法王,你刚才是怎么说的?”

龙象法王裟袈一个盘头疾舞,罩将下来,还了两招,哈哈一笑,说道:“我说,你若胜得了我,你们要走,我决不阻拦,从此之后,我也决不足履中原。但我没有说过,不许别人去捉拿囚犯呀!哈哈,何况你现在也胜不了我!”

龙象法王之言虽是取巧,但却也能够自圆其说,不算违背诺言。孟少刚剑术天下无双,功力却是稍有不及,分神说话,登时就给龙象法王抢了先手,形势在他袈裟笼罩之下,几乎难以伸展。孟少刚心中咒骂,却是无可奈何,只好重摄心神,全力应付对方的攻势。

龙象法王的四个弟子见师父并不责怪,实际是在鼓励他们,心中大喜,攻得更加凶猛了。

韩大维难以兼顾,只好以三四成的功力自保,这四个武士想要攻进他的防御圈子,却也不能。其中一人最攻心计。忽地说道:“这两个小娘儿也是囚犯,不能给她们跑了!”另一个立即说道:“对,先把她们拿了!”

只听得“嗤”的一声响,韩佩瑛的衣角给一名武士撕了一幅,幸而她身法轻灵,武功虽失,脚步一慢,及时避了开去。

杨婉有一把防身的匕首,被擒之时,因为拖雷不敢对她无礼,是以仍然藏在身内,未给搜去。龙象法王的第三名弟子扑来抓她,杨婉掌心往外一登,露出了早就握在手中的匕首。

杨婉的家传刀法乃是武林一绝,此时以短匕作近身的搏击,这一招“玄鸟划砂”更是凌厉非常!

这名武土本来是知道杨婉内力已失的,但在这仓猝之间,突然看见刀光耀目,一支匕首向他咽喉划来,却是不由得不骤吃一惊,连忙躲闪了。

杨婉体弱气虚,一刀刺空,冲刺过急,脚步一个跄踉,险些跌倒。这武士蓦地省觉,哈哈笑道:“美人儿,你别慌,四皇子欢喜你,我不会伤你的,你也用不着和我拼命”!“拼命”二字刚刚出口,忽觉一股大力推来,他本来是正在再次扑上的,给这股大力一推,登时又接连退了三步。

原来这是韩大维以劈空掌替杨婉解危,他这次用了五成以上的功力,方能在距离七步之内,将那人逼退。李思南在导气纳入丹田,“外援”忽地减弱,李思南心头一震,听到了杨婉的尖叫之声。

李思南本来是在闭目运功,对外间一切听而不闻的,此时由于心神一分,突然听到了杨婉的叫声,不由得大吃一惊,叫道:“婉妹,你怎么啦。”

韩大维连忙喊道:“快躲到这儿!”左掌连挥,呼呼拍出三掌,将那四名武士逼出八尺开外,杨婉、韩佩瑛身形一飘一闪,闪进了韩大维掌力的圈子。

韩大维低声说道:“思南,切勿分神,你要分神,不但害了自己,也要害了杨姑娘了!”

那四名武士退而复上,为首的大帅兄狞笑道:“韩老头儿,你武功再强,只怕也是难似顾得周全吧!你不想令女儿送命,只要保这小子和这位杨姑娘的安全,除非是立即向我们投降,否则叫你后悔莫及!”

韩大维不敢动怒,沉住了气,单掌应付。他要给李思南运功疗功,本来已是难以兼顾,此时更要同时照顾两个已经失了武功的女子,果然给那人说中,只感到吃力非常,左支右绌了。

杨婉轻轻地伏在李思南的肩头,心里想道:“若是南哥有什么不测,我还怎能再活?要死我也得先去一步!”她用身体掩护李思南,存了必死之心,反而心境平静,坦然无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7回 鸾飘凤泊芳心碎 虎斗龙争剑气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瀚海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