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雄风》

第58回 公主情义徒怅怅 良朋义重恨绵绵

作者:梁羽生

就在此对,忽听得人声嘈杂,哗啦啦地乱成一片!有人喝道:“阿盖,你反了吗?不许进去!”有人叫道:“咦,这不是三公主吗?公主来了,住手,住手!”申斥的喝声与诧异的叫声混合在一起,随即听得“蓬,蓬”两声,是两名武士给阿盖摔倒地上的声音!

拖雷吃了一惊,抬头看时,只见明慧公主和阿盖夫妇业已硬闯进来,阿盖一马当先,挥舞长绳开道!

这一下大出拖雷意料之外,失声叫道:“三妹、你怎么来了?”

外面的武土不敢阻拦明慧公主,里面那四个武土仍在围攻李思南,龙象法王和孟少刚的恶斗也未停止。

此时正是李思南遭遇险招之际,明慧公主顾不得回答哥哥,也来不及跑进去阻止那四个武士,急中生智,暗腕一甩,把一柄脱了鞘的宝剑掷进圈子,叫道:“快,接着!”

李思南匕首刚给龙象法王的大弟子打落,反手一掌,逼退了二弟子,龙象法王的三弟子又是一掌劈过来了。

李思南听得明慧公主的叫声,手急眼快,飞身一跃,把宝剑接到手中,登时如虎添翼,立即便是一招“夜战八方”的招式,龙象王三弟子的月才弯刀正在朝着他的天灵盖劈下,只听得“铛”的一声,月牙弯刀竟给宝剑削掉了刀头!

这把宝剑正是明慧公主以前送给杨婉的那把宝剑,杨婉被擒之后,又给拖雷缴了去的。

原来明慧公主与阿盖、卡洛丝到了“国师府”,其时正是府中大混战之际,守门的卫士听说是蒙古的公主到了,由于阳天雷和龙象法王都在激战之中,他们不敢作主,只好慌里慌张地找了一个拖雷的随从出来认人。

这个随从当然不敢阻拦公主,但又不愿意给她见到李思南,只好把明慧公主带到拖雷的住处。

拖雷此时已经离开房间,跑到李思南被囚的所在去看出了什么事,这个随从尚未知道。

服侍拖雷的一个宫女是明慧公主以前用过的丫鬟,明慧公主见拖雷不在,心知有异,严词逼问之下,那宫女说出了拖雷刚刚听得李思南企图越狱的消息因而跑了出去的事情。明慧公主大吃一惊,连忙在房中搜出那柄宝剑,迫使拖雷的随从给她带路!

这炳宝剑有断金削铁之能,吹毛立断之利,李思南宝剑在手,吸一口气,展开了少林派嫡传的达摩剑法,剑光四面荡开,众武士纷纷后退。

拖雷大为着恼,说道:“三妹,你这是怎么啦?你忘记了你是咱们蒙古的公主吗?”

明慧公主道:“正因为我没有忘记我是成吉思汗的女儿,我才回到这里。”

拖雷道:“好呀,那你为什么胳膊反而向外弯了?”

明慧公主道:“第一,李思南和你是换了哈达的安答,不算外人,咱们蒙古有句俗语:好朋友的情谊就像阿尔泰山岩石一样的坚固,你又怎么忘了?”

拖雷怒道:“我不能因私废公!除非你能使得思南安答归顺于我,助我平定中原!”

明慧公主道:“我不懂得你们的军国大事,我只知道咱们蒙古有了无垠的牧场;老百姓养牛牧羊,也尽可以过活,用不着侵占汉人的地方,大家砍杀不休,造成多少孤儿寡妇!”

拖雷冷冷说道:“不是看在你是我妹子的份上,说出这等摇动军心的说话,先就要把你治罪!”

明慧公主道:“我若是怕你治罪,我也不会到这里来了!”

拖雷怒道:“好呀,那么你说,你要怎样?”

明慧公主道:“李思南于我有救命之恩,我要报答他的恩义,求你将他们放了!”

拖雷冷笑道:“你还是要求到我么?哼,放了?有这样容易!”

明慧公主淡淡说道:“你不放他也行,但我是个恩怨分明的人,报答不了恩人,我只有和他同死。”

拖雷大怒道:“你竟敢说出这样的话来!你是金枝玉叶,竟然、竟然要为一个普通的汉人殉情么?”

拖雷口不择言,说出“殉情”二字,明慧公主又羞又恼,说道:“四哥,你、你这是什么话?你不顾我的体面,我也只好不顾你的体面,我就以公主的身份,留在汉人的地方,你又如何?”

拖雷冷冷说道:“只怕你今天来了就走不了!”

明慧公主也是冷冷说道:“那也没有什么,反正我并不打算活着回去。我反抗不了你,难道我自己寻死还不容易?我死了也好叫大家知道是你逼死我的!”

龙象法王一招“覆困翻云”把孟少刚逼退数步,劝解道:“四殿下,你们兄妹有话好好的说吧!”

原来龙象法王是个武学的大行家,他见韩大维头上冒出热腾腾的白气,杨婉和韩佩瑛的脸色已经逐渐红润,知道他们即将大功告成,自己与孟少刚棋逢敌手,要摆脱孟少刚去阻止韩大维运功也是不易,倘若待到韩大维能够腾出手来,只怕今日之战,就难讨好了,他要保住天下第一高手的面子,故而也是有点不大愿意再打下去。

拖雷忍住怒气,说道:“明慧,我可以依你之言,但你也得听我说话!”

明慧公主道:“你说!”

拖雷说道:“我放了他,你可得乖乖跟我回去,不许再胡闹了。”

明慧公主一咬银牙,说道,“好,依你!”

拖雷沉声喝道:“住手!”围攻李思南的那班武士一齐退下,龙象法王和孟少刚也各自跃出圈子。

龙象法王披起袈裟,只见裟裟上的小孔密密麻麻,好似蜂巢一样,心中不禁骇然,暗自想道:“这人号称神剑无敌,果然名不虚传,久战下去,我纵然能够击毙他,但若稍有不慎,只怕也保不住要给他在身上刺一个透明的窟窿!”孟少刚插剑归鞘,只觉胸中气血翻涌,脑袋阵阵晕眩,也是好生骇然,心里想道:“倘若久战下去,我纵然能够刺伤了他,只怕也是难免要大病一场了!”

明慧公主把剑鞘掷给李思南,说道:“李公子,我不能喝你的喜酒。这把剑本来是我送给婉姐的,如今物归原主,也就权当我给你们的礼物了。”

李思南纳剑入鞘,抬起头来,只见明慧公主眼角有颗晶莹的泪珠,李恩南又是感激,又是为她悲伤,一时之间,也不知说些什么才好。

韩大维嘘了口气,双掌一收说道:“行啦。”杨婉一跃而起,奔向明慧公主,叫道:“明慧姐姐,你对我太好了,我不知应该怎样报答你才是,但我可不放心让你回去!”两名蒙古武士伸出长矛将她拦住。

明慧淡淡说道:“人生有缘相聚,缘尽则散,这几个月来我青灯礼佛,总算参悟了这点佛理,你们汉人不但是有句俗语么,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我是蒙古人,如今,是叶落归根,你也不必为我难过了,但愿你们鱼水和谐,白头到老!”

拖雷道:“三妹,走吧。”

明慧公主道:“且慢!”

拖雷皱起眉头,说道:“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明慧公主道:“请你把弓箭手撤去!”

原来在刚才激战之际,木华黎已经把随从拖雷的武士尽都招来。木华黎是有名的神箭手,此次前来大都扈从拖雷的一批武士,正是他亲自训练的“神箭营”武士,人人都是精于骑射的。

蒙古武士所用的“神臂弓”,能够同时发出十二支利箭,当时蒙古人刚刚发明火炮,尚未普遍使用,这种“神臂弓”可说是最厉害的武器了,木华黎和这班神箭手埋伏在园中的树木山石之间,只听拖雷一声令下,就要发箭伤人的。

拖雷心里想道:“我放过他们,阳天雷也未必肯放过他们。如今我要三妹回去,也不必忙在此时来对付他们。”

拖雷心里暗怀鬼胎,口里却哈哈笑道:“三妹,你也忒多疑了,我已经答应了你,岂能伤害思南经答?木华黎将军,请你撤了弓箭手,过来与公主相见。”

木华黎谒见了明慧公主,拖雷说道:“我们与你一同离开,这你总可以放心了吧。”

明慧公主定了定神,隐隐听得有厮杀之声,心里起疑,说道:“这里是金国的国师府,我还是不能放心!”

拖雷冷冷说道:“我是蒙古的王子,可管不着金国的事情。我只能答应你,咱们蒙古的武士决不伤害这几个汉人,至于他们有没有本领闯出这座国师府,那就是他们的事了。”

当然这是拖雷的故意为难,如果他肯出头的话,阳天雷岂敢不卖他的情面。

李思南傲气勃发,虎眉一竖,说道:“这国师府谅也不是虎穴龙潭,我们来得,就能去得!多谢公主好意,请公主善自珍重,不必为我们担心了。”

拖雷说道:“好,好汉子,明慧,人家已经领了你的情了,这可该走了吧?”

明慧公主道:“且慢!”拖雷皱眉道:“还有什么?”

明慧公主回过头来,说道:“阿盖大哥,卡洛丝姐姐——”

阿盖夫妇走到明慧公主身旁,说道:“公主有何吩咐?”

明慧公主说道:“你们跟我一场,共同患难,就像兄弟姐妹一般。但现在我与哥哥回国,可不能和你们在一起了。你们愿意到哪儿就到哪儿,咱们就此分手。”

阿盖一时未懂明慧公主的用意,躬腰说道:“公主回国,我们当然是护送公主回国。”

明慧公主噙着眼泪说道:“不是我不要你,咱们还是分手的好。你要回国,可以先走,我有这许多武士护送,用不着你们了!”

原来明慧公主深知拖雷的性格,拖雷外表豪放宽厚,其实却是忌刻之心甚重的。阿盖在军中私逃出来跟从自己,此际拖雷碍着自己的面子,对阿盖夫妇只能暂时容忍,回国之后一定不会放过他们。是以明慧公主必须把他们先行遣走。

阿盖不懂,卡洛丝已是明白了公主的苦心,叹口气道:“公主,你刚才说得好,天下无不散之筵席,阿盖,咱们走吧。”说话之际,轻轻在阿盖手心捏了一下,阿盖恍然大悟,不禁虎目流泪,说道:“多谢公主处处为我们着想,今后只怕相见无期,愿公主多多保重了。”

阿盖夫妇走后,杨婉咽着眼泪和明慧公主道别,大家心里明白,这一别就是生离死别了。

杨婉说道:“公主,但愿你吉人天相,遇难呈祥。我会永远记着你的,只是你的大恩,只怕我是不能报答了。”

明慧公主道:“咱们相交以心,我也没有什么话说了。孟姑娘和屠姑娘就要来的,见了她们,请你为我代致歉意,原谅我不辞而行,好,祝你们夫妻白头偕老,无复以我为念。”说至此处,突然想起在和林之时与李思南相处的那段日子,不敢回头,咽下眼泪,就跟拖雷走了。

这班蒙古武士跟着拖雷离开,立刻便有金国武士多人来到,齐声呐喊,围拢上来。

孟少刚冷笑道:“你们值不得污我宝剑,且叫你们知道我的厉害!”长剑一挥,登时闪起了千百道光芒,只听得“哎哟!哎哟!”之声不绝于耳,转眼之间,已有十几个金国武士倒了下去,但只是倒在地上不能动弹,并没一人流血,原来是给孟少刚以最上乘的刺穴剑法点了穴道。孟少刚的宝剑果然丝毫不受血污。

韩大维笑道:“孟兄,你也该让我过一过瘾!”他刚才忍受蒙古武士的围攻,未能一展身手,此时才把这口闷气发泄出来,只见他使出了大摔碑的功夫,就像饿鹰扑兔一般,那些武士一碰上他,就给他抓着颈项摔出去,不消片刻,数十名武士或是给孟少刚点了穴道,或是给他摔倒,余众一哄而散。

李思南忽道:“不好!”杨婉诧道:“这些金狗给咱们杀得望风披靡,还有什么不好。”李思南道:“这些武士都是二三流的货色,阳天雷的国师府怎会没有能人?”杨婉霍然一省,说道:“不错,那些高手哪里去了?”李思南说道:“拖雷刚才说有咱们的人给阳天雷的手下包围,只怕是真的了?”

此时在他们周围的武士都已散了,孟少刚凝神一听,说道:“西南角和东北角都有人厮杀,西南角是高手拼斗,东北角似是混战!”韩大维道:“混战的恐怕必是丐帮弟子。西南角一定是褚云峰和谷涵虚他们。我与瑛儿去助陆帮主一臂之力,少刚兄,你与思南贤侄去斗一斗阳天雷吧。”

“国师府”占地数十南,东北角与西南角相距有数里之遥,李思南被囚之处则是园子当中的一个偏僻处所,孟少刚能够听出何处是高手比拼,何处是混战,这样的听声辨器本领确是高明之极,众人无不佩服!

李思南挂念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8回 公主情义徒怅怅 良朋义重恨绵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瀚海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