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雄风》

第59回 枭雄辣手诛王子 大侠横刀斗恶憎

作者:梁羽生

褚云峰吃了一惊,失声叫道:“糟糕,糟糕!”

杨婉莫名其妙,说道:“什么糟糕?”

李思南瞿然一省,说道:“不错,咱们可得想法补救才行。”杨婉恍然大悟,说道:“我明白了,你是怕她们找不着这个地方。”

褚云峰道:“她们若然来到大都,一定是先到丐帮的总舵打听咱们的消息,找不着咱们还不打紧,只怕反而是自投罗网了。”

杨婉道:“这怎么好,丐帮总舵虽已迁移,但阳天雷一定还会派遣手下在附近暗中监视的,咱们的人可不能留在里面等候他们。”

陆昆仑道:“各位不必担忧,丐帮的弟子虽然撤出大都,但我们还有许多三教九流的朋友可派用场,我可以设法与他们联络,叫他们在各个城门附近扮作医卜星相,充当咱们的眼线。孟姑娘、屠姑娘来了,自会有人和她们暗通消息。”

“这个办法当然并非万全之计,但既然没有别的更好办法,也就只好如此了。”

晃眼过了几天,兀是没有她们的消息,也不知她们中途出事还是业已进了大都,但丐帮的那些三教九流的朋友没有发现,众人无不心中着急,暗自担忧。

到了第七天,好不容易才盼到丐帮的一个朋友到来,带来一个消息。

那人说道:“你们说的那两位姑娘未见到来,不过却有人给她们捎来一个口信。”

孟少刚有点奇怪,说道:“是什么人?”

那人说道:“是一个走江湖的郎中,我们有人和他相识的。”说出了那个郎中的名字,孟少刚却不知道,不由得更为奇怪,诧道:“他怎的认识小女?”

那人笑道:“这个郎中其实只是个‘蒙古大夫’,他当然不会认识令媛,他也是受人所托的。托他捎口信的那个人给他十两银子,和他套上了江湖的义气,他也就不问人家的来历,便把口信捎来了。”

李思南不禁皱起眉头,说道:“这样的辗转相托,捎来的口信也不知是真是假!”

孟少刚道:“且先听了再说。”

那人说道:“那口信说有三位姑娘请你们到劈天崖的青龙口和她们见面。”

谷涵虚道:“什么,有三位姑娘?”

陆昆仑道:“劈天崖的青龙口在什么地方,我从来没有听过这个地名。”

孟少刚与李思南却是不约而同地喜出望外齐声说道:“劈天崖的青龙口!啊,这么说来,这口信一定不是假的了。”

那人说道:“这三位姑娘一个姓屠,一个姓孟,一个姓严。姓屠的姑娘想必是屠百城的女儿,姓孟的姑娘想必就是孟大侠的令媛了。”

褚云峰接着笑道:“谷师弟,这你可该欢喜啦,姓严的那姑娘一定是严烷。”

谷涵虚道:“劈天崖的青龙口在什么地方,这地名听来倒是险峻得骇人,她们为什么约咱们到这个地方相会?”

李思南道:“不错,这地方的确是一个十分险峻的所在,它是在蒙古和金国交界的一座山上,前面是大戈壁,后面是连绵不断的祁连山脉。从金国和西夏前往蒙古,都要经过这个劈天崖的青龙口。”

孟少刚道:“屠凤和明霞曾经到过蒙古,若然不是她们,谅也说不出这个地名。”

谷涵虚更为纳罕,说道:“她们为什么不来这里,却要咱们去蒙古的地方相会?”

盂少刚说道:“陆帮主,昨天你是不是接到一个消息,说是蒙古的使者不日就要回国,阳天雷要陪伴他们到和林报聘。”

陆昆仑道:“不错。这消息就是从‘国师府’中给敝帮做‘卧底’的人传出来的,大约可靠。”

褚云峰恍然大悟,说道:“我明白了,她们是想在这个地方截击敌人。”

李思南道:“屠凤的父亲屠百城丧在阳天雷之手,帮凶的还有龙象法王的弟子,想必她们亦已知道阳天雷要到和林报聘的消息了。在这种险峻的地方截击,敌人虽多,也难施展,正是最理想的报仇之所。”

谷涵虚道:“但我还是有一点想不明白,她们怎地会知道这个消息?给她们托那郎中捎口信的又是谁呢?”

孟少刚道:“或许是不愿露面的江湖异人,此人消息灵通,而和我又是彼此闻名甚或是相识的也说不定。他知道霞儿要往大都,便在中途阻止她们,并给他们出了这个主意。”

李思南笑道:“若然真是如此,这个人也太神秘了。”

孟少刚道:“我也只是这样猜想而已,真相如何,恐怕只有到了劈天崖才能知道了。”

因为人多前往反而不便,商议的结果,决定只是孟少刚、陆昆仑和李思南、杨婉及褚云峰、谷涵虚一共六人赴约。估计双方实力,孟少刚可以敌得住龙象法王,褚、谷二人加上一个陆昆仑对付阳天雷便可稳操胜算,余下的人也足可以对付得了拖雷的手下了。

计议已定,当日便即动身。褚、谷二人希望不假外力自己能够清理师门,一路上只要稍有空暇,便即勤练内功、剑法,并向孟少刚请教。

且说拖雷在那日放走了李思南之后,已是无心留在大都,金国与蒙古谈和的条件定妥之后,一行人便即启程回国了,金主为了表示臣服“上国”的诚意,特道“国师”阳天雷伴同拖雷,前往和林报聘。

一路无事,这日到了那座山下,抬头已是看得见劈天崖了。

拖雷下令在山脚扎营,过了一晚。第二日明慧公主一早起来,准备出发,梳洗过后,等了又等,不知不觉已是日上三竿时分,仍然未见动静。

蒙古士兵的行军习惯乃是“两头不见日”的,早上太阳未出便即动身,晚上太阳落山方始歇息,如今日上三竿仍然未见动静,明慧公主不由得暗暗纳罕,心里想道:“今是要跨过这座高山,更应该早点动身才对。四哥不知打的是什么主意,何以迟迟尚未下令启程?”转念一想,又不禁哑然失笑,想道:“他都不急,我急什么!爹爹死了,故乡早已没有值得我挂念的人,荒山也好,戈壁也好,和林也好,对我都是一样。我只是一片浮萍,任它漂流是了。早日回到家乡!更多一日的苦痛。”

正自伤心,忽见拖雷揭开帐幕,走了进来,笑道:“三妹,明早跨过这座山,就是咱们蒙古的地方了,你欢不欢喜?”

明慧公主道:“奇怪,你倒关心起我来了?我只是你摆布的一具木偶,说得上什么喜不喜欢?”

拖雷笑道:“三妹,别这样说。在兄弟姐妹之中,我素来对你最好,我怎能不关心你呢?”

明慧公主冷冷说道:“那是从前的事情,现在你关心的只是自己的权位,否则你也不会逼我回来了。”

拖雷有点尴尬,打了个哈哈说道:“三妹,我知道你还在想念着思南安答,是不是?”

明慧公主面色一沉,说道:“四哥,我不想听你胡说八道。没有什么事,请你走吧。”

拖雷说道:“好,别说他了。咱们说正经的事儿。回国之后,你的婚事恐怕是不能拖延的了,你愿不愿意嫁给镇国王子?”

明慧公主道:“愿意又怎么样?不愿意又怎么样?难道还能由我作主吗?”

拖雷怔了一怔,他只道明慧公主一定不肯依从的,这样的回答,倒是颇出他意料之外,想了一想,笑道:“三妹果猜错了,我这次来的用意,就是要让你自己作主。”

明慧公主木然毫无表情,也不答话,心里想道:“事到如今,你还要哄我。”

拖雷接着说道:“我知道你不愿意嫁给他的。说实在话嫁给他,的确像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我也不愿意如此委屈你的。我愿意成全你的心愿,不过你可得听我的话。”

明慧公主仍然不声不响,拖雷继续说道:“镇国王子等下会来迎接你,你可得对他稍假辞色,我才能够帮你的忙。”

明慧公主冷冷说道:“我从来就不懂得怎样讨人家的喜欢。”

拖雷“唉”了一声,说道:“三妹,你不懂,我这次真是想帮忙你的,好,你不愿装出笑脸,那就像平常那样对他好。不过,他来的时候,我要请你出营接他,至少也得让他见一见你。”

明慧公主不耐烦他的纠缠,淡淡说道:“好了,好了。我只是你摆布的木偶,我要我怎样出就怎样。你满意了吧?”

拖雷摇了摇头,正想说话,忽听得呜呜的号角声响,几个卫士进来报道:“镇国王子来了。”

拖雷道:“他带了多少人来?”那卫士道:“大约有三五十骑。”

拖雷说道:“好,你叫木华黎将军款待他的随从。三妹,咱们出去吧。”

明慧公主早已打定主意,镇国王子倘若逼她成婚,她就在“喜日”那天自尽。是以拖雷既然一定要她同去迎接,她也就抱着“看你们能够把我怎样”的心情,跟着拖雷出去。

镇国王子走下山腰,远远的看见了明慧公主和拖雷并肩站在绣着兀鹰的蒙古军旗下面,喜出望外,心里想道:“拖雷果然没有骗我,明慧真的是回心转意,回来和我成亲了。”

当下镇国王子快马疾驰,来到拖雷与公主跟前,哈哈笑道:“不敢有劳公主迎接,一路辛苦了啊!”

拖雷见明慧公主虽然没有笑容,但也没有恼怒的神气,松了口气,代她答道:“你也辛苦了啊,接风酒已经准备好了,就待你来,进去喝吧。”

镇国王子呲牙咧嘴地笑道:“应该是我给公主接风才对。”明慧公主虽没和他说话,但肯出来迎接他,他已经是欢喜之极了。

拖雷道:“也说不上是什么接风酒,咱们一家子欢聚欢聚。”

镇国王子听了“一家子”这三个字,心中更是喜欢。木华黎招待他的随从在外帐饮酒,他在满肚密圈,以为拖雷是要和他商谈婚事的情形之下,便也不加戒备,摒弃随从,跟拖雷入内帐喝接风酒了。

镇国王子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明慧公主说话,明慧公主爱理不理,偶尔也答他一两句。镇国王子心痒难熬,说道:“公主,难得你回来了,来到和林,咱们就办喜事,好不好?”

明慧公主木然不语,拖雷哈哈笑道:“她到过汉人的地方,已经沾染了汉人女子害羞的风气了,你怎能这样问她?”

镇国王子笑道:“对,对,这婚事当然由你做哥哥的作主。”

拖雷道:“明慧,你敬王子一杯,你看他多么疼你!”

镇国王子咧开了血盆大嘴,连忙说道:“不敢当,不敢当。”

拖雷王子则道:“要的,要的!”

明慧公主端坐不动,拖雷道:“好,妹子你怕羞,我就代你敬吧。”

镇国王子有点失望,双手一推,说道:“小王更当不起监国敬洒。”

拖雷顺着他一推之势,突然把酒杯一摔,喝道:“好,敬酒不吃,那你就吃罚酒吧!”

话犹未了,早有两个在旁边伺候的武土扑上前来,一个卡着镇国王子的喉咙,一个反扣他的双腕。镇国王子天生神力,本来勇武非凡,双臂一振,只听得“咔嚓”一声,那扣着他的双腕的武士反而自身双臂脱臼,但镇国王子虎口震裂,气力也是登时发不出来了。卡着他的喉咙的那个武士,十指如钩,用力一捏、镇国王子舌头吐出三寸多长,登时气绝!

原来拖雷助三哥窝阔台夺得可汗宝座之后,总揽兵权,为所慾为,权力尽归可汗。所忌惮的就只有镇国王子一人了。镇国王子是兵力最强的一路元帅,所属的部落,又是著名的能征惯战的部落,拖雷起初本想用妹妹笼络他的,但一来明慧公主未必肯从,二来镇国王子跋扈嚣张,只怕他也未必能够真的心悦诚服,与其笼络,不如将他杀掉,一劳永逸,斩草除根!

镇国王子大军驻扎在与金国交界的戈壁边缘,中间隔着一座大山。要除掉镇国王子决不能在他军中动手,只能将他用计诱来,

拖雷的妙计就是以明慧公主为饵,诱他前来迎接。他当然是不能带领大军越过高山的,要来迎接公主,只能带领几十名随从,拖雷王子还怕他不肯下山,故而要明慧公主陪他出营“亮相”。

那两个扼毙镇国王子的武士正是龙象法王的得意弟子阿卜卢与呼黎奢,镇国王子虽有天生神力,也敌不住他们同时使出的龙象功。

阿卜卢使出了龙象功,也仍然给镇国王子折断他的双腕,饶是他有铁汉之称,也禁不住冷汗迸流,面如土色,嗷嗷呼痛。

拖雷欢喜之极,为了笼络人心,先假意安尉阿卜卢道:“你立了大功,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9回 枭雄辣手诛王子 大侠横刀斗恶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瀚海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