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雄风》

第08回 公主有情空惹恨 襄王无梦各分飞

作者:梁羽生

李思南见杨婉哭得出来,心上的一块石头方才放下。要知一个人遭受巨大的不幸,最怕是把深沉的哀痛郁积心中,哭得出来,反而好了。

果然杨婉在大哭一场之后,神情显得疲倦不堪,也知道饿了。她恶斗半天,又跑了这许多路,疲倦、饥饿乃是正常的现象,倘若一直麻木无知,那就十分不妙了。

李思南说遁:“婉妹,你要记住哥哥的吩咐: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总得吃点东西,才能长气走路呀。这山溪里有鱼,我来捉两条鱼吧。”

李思南跳进水里,许久才捉到了两条银白色的小鱼,笑道:“平时看渔翁捕鱼,容易得很,到自己去做阶级哲学的发展过程中,有些学者把本体论和认识论之间的 ,才知道艰难。可知工多艺熟这句俗话,的确是很有道理。不过,这两条鱼儿虽小,总比只吃干粮好些。”

杨婉已经生起了火,说道:“咱们的食量不大,这两条鱼儿也不算小了。来,我给你做烤鱼吃。呀,你湿淋淋的,也应该来烤烤火啦!”

李思南一面烤火,一面看着杨婉烤鱼,只觉身上暖烘烘的好不舒服。不只是身体觉得温暖,心中尤其觉得温暖,好像是杨婉点起的火将他的一颗心也燃烧起来了。

李思南看着杨婉被火映红的脸正自出神,忽见杨婉面色一变,低声说道:“南哥,你听,好像是有人来了。”

李思南蓦然一惊,从沉思中醒来,只听得山谷里果然是隐隐有着“得得”的蹄声,而且来的不止一骑。

李思南忙道:“快把火弄熄,找个地方躲躲!”要知他们此刻都是又饿又累,倘若来的乃是敌人,他们已是无力再斗一场了。

话犹未了,三个人六匹马已在谷中出现。杨婉抬眼望去,大为奇怪,说道:“这三个人都是女子,大约不会是来追捕咱们的吧?但三更半夜,三个女子,却到荒山幽谷来作什么?咦,南哥,你、你做什么?”

来的这三个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明慧公主和她的侍女。原来明慧公主虽然交代了那黑衣喇嘛,仍是放心不下。她做事本来任性,忍受不了那份坐在家中等候消息的焦急,终于自己也赶来了。她怕追赶不上,和她的侍女每人都带了一匹空骑,在路上轮流替换。本来黑夜荒山!她们是很难找得着李思南的,无巧不巧,杨婉恰巧在这个时候烧起了一堆火,这就把她们引来了。

李思南见是明慧公主,心中虽然惊疑不定,却也存着一线希望,既然躲避不开,索性就迎上前去出声说道:“不敢有劳公主远来。一人作事一人当,我李思南任凭公主处置。”

明慧公主面带寒霜,冷冷说道:“你那天为何失约?我爹爹待你不薄,你又为何私自逃出和林?”

李思南道:“第一、我那天本来就没有答应你的约会,是余一中擅自替我作主的,你要追究失约之责,只能去责问余一中。第二、我并没有受你爹爹的官职,我是汉人,也不能在你们蒙古住一辈子,我光明正大地回家,又怎能说是私逃?”

明慧公主诧道:“你说什么?谁是余一中?你没有做官,你的爹爹可是做我们蒙古人的官。你的家就在和林,你又要回到哪一个家去?你这番说话简直是漏洞百出,骗孩子也骗不过去。”

李思南道:“公主有所不知,此事说来话长,请容李某详禀。”

明慧公主显出很不耐烦的神气,挥一挥手,冷笑说道:“你不必费神编造谎言了,哼,你不说我也明白,你不赴我的约会,原来是跑到这里和这个小妖精幽会。这小妖精是你的什么人?说!”

李思南虎目一轩,亢声说道:“要杀要剐,我李思南随你的便,你可不能侮辱我的妻子!”

明慧公主怔了一怔,说道:“什么?你说这、这女人是你的妻子?”

杨婉一声冷笑,接着说道:“我和李公子是光明正大的夫妻,要偷汉子的小妖精也许是会有的,但不是我!”杨婉气愤不过,绕了个弯儿,狠狠地刺了明慧公主一下。

明慧公主忽地哈哈笑道:“李思南,你在我的面前居然敢撒这样的弥天大谎!那日狩猎之时,你爹爹亲口对我说过,你还没有定亲,你哪里来的这个妻子?”明慧公主自以为拆穿了李思南的谎话,很是得意,对杨婉的讥刺,也不放在心上了。

李思南道:“这位杨姑娘是我爹爹给我娶的妻子!我的爹爹是李希浩,在和林假冒我爹爹之名的那个人是余一中。你明白了么?”

明慧公主呆若木鸡,过了好一会才从昏乱中稍稍清醒过来,说道:“哦,你说的那个余一中原来竟是假冒你爹爹之名,在我父亲手下做官的么?这是怎么一回事?”

李思南道:“余一中和我爹爹本来是同在一个俘虏营的,他知道你们要我爹爹出去做宫,遂昧了天良,谋害我的爹爹,冒名顶替!他是我的杀父仇人,只是我初到和林之时,还不知道罢了。”当下将事情的经过,简单地告诉了明慧公主。

明慧公主又惊又急,半晌说道:“有这样的怪事?好,我回去告诉爹爹,替你伸冤就是。可是,你却不该闯下了大祸,现在你怎么办?”

李思南道:“这句话似乎是应该由我来说,请问公主待要如何?我们夫妻是要回国的,公主若肯高抬贵手,我们永世感激你的大恩。公主若是不肯放过我们,那就由我一人承担吧。不过,和林我是决不回去的了,公主若然定要拿我回去,就请把我的首级带回去吧!”

明慧公主叹了口气,说道:“如今就是你想回和林也不成了。你最不该杀了我们的两个喇嘛,又伤了我们两个金帐武士。唉,只怕是我也难以庇护你了!”

李思南道:“他们已经杀了我的大舅,倘若我不杀伤他们,我们夫妻如今岂能活着和你说话!但我知道你们的人是不会和我讲道理的,我也不想请求公主的庇护,只是此事与我妻子无关,你把我的首级带回去交给你的爹爹,也总可以交代得过去了吧!”

明慧公主道:“你莫要说这些愤激的话,我并不想伤害你。你容我再想一想,看看有什么两全之策。”

过了半晌,明慧公主苦笑说道:“我也不想拆散你们夫妻,但我以为还是杨姑娘跟我回和林的好!你要知道你的丈夫是不能落在我爹爹之手的,但你跟我回去,即使不能免于受罚,至少可逃一死。我可以收你做侍女。照我们蒙古的法律,你只是个‘从犯’,我收了你做侍女,就没有人敢加害你了!”

杨婉一咬牙根,说道:“好,只要你放过我的丈夫,我随你去!”

李思南道:“不,我已经害了你的哥哥,决不能再害你了,一定要去的话,我去!大不了是一死而已!”

杨婉抱着李思南哭道:“你还不懂得公主的意思,她是要你活,要我和你分离!”这几句话杨婉是用家乡话说的,声音呜咽,说得又快,明慧公主虽然学过一些汉语,却听不懂她说什么。

明慧公主虽然听不懂杨婉的话,但见她与李思南难舍难分的样子,心中却不由得又是妒忌,又是伤心。在伤心妒忌之中,又不能不感到几分内疚。

这刹那间明慧公主转了好几个念头,善恶交战于心,终于善良的一面占了上风,心里想道:“我纵然能够使他夫妻分开,他的一颗心也总是在他妻子身上,我折磨他的妻子又有何用?我若是真的欢喜他,就应该让他快乐。”

思念及此,心意立决。明慧公主压下了心中的妒火,说道:“好吧,你们不用哭哭啼啼了!我拼着受爹爹遣责,让你们走!”

李思南喜出望外,拉了杨婉,向公主行了一礼,说道:“多谢公主,那么我们走啦!”明慧公主忽道:“且慢!”李思南只道公主改了主意,登时呆了。

明慧公主微微一笑,说道:“你们的本领虽然不错,但要想逃出蒙古,恐怕还是不很容易吧。哲别一回和林,必定知会神翼营统领木华黎续派追兵缉捕你们。而且你们又是汉人,各地关卡即使尚未接获命令,对汉人也必定严加盘问,不会轻易放行的。重重关口,你们过得了一关,也过不了第二关。”

李思南双眉一竖,说道:“这些困难,早就在我意料之中。我拼着豁了性命,也顾虑不了那许多了。”

明慧公主道:“救人须救彻,送佛送到西,我索性成全你们到底。这面金牌你拿去。”

李思南接过金牌一看,只见上面雕有一头兀鹰,神态威猛,栩栩如生。旁边有两行蒙古文字,李思南只识得“金帐”二字。

明慧公主道:“这是我爹爹的金帐令牌,你有了这面金脾,各处关卡就不敢为难你了。可是只有金牌没有坐骑还是不行,因为你们必须赶在缉捕文书尚未送到各处关卡之前逃出去。此外你们还得提防给金帐武土追上,这些人奉了木华黎之命捕你,可以不理这面金牌。”

明慧公主和她的两个侍女都是带有一匹空骑的,说至此处,明慧公主挥一挥手,把三匹骏马放过来,说道:“这三匹马是千中选一的良驹,你们可以替换乘坐,用不了十天就可以到边境了,哲别受伤颇重,即使他回得了和林,至少也是四五天之后的事情。到了和林,再发出缉捕文书,那就要迟你们十天八天了。不过,你们也不能因此松懈大意,既然要逃,那就越快越好。好,但愿你们平安脱险,以后我也不希望再见到你们了。”

李思南想不到公主给他设想得这样周到,杨婉更是大感意外,想起刚才还在心里骂她,不觉甚是尴尬,正要上前道谢,明慧公主和她的两个侍女早已拨转马头,一阵风地跑了。

杨婉呆了半晌,说道:“南哥,这位明慧公主对你很不错啊!”

李思南面上一红,说道:“我只陪她打一次猎,谈不上什么交情,你可莫要误会。”

杨婉笑道:“你和她相识在前,就是有甚交情我也不能怪你。何况,她待你固然不错,你待我更不错呀!要不是你刚才以死相胁,她恐怕还不肯放过我呢。南哥,我是真的感激你,你也莫要误会我是说的反话。”

这是杨婉三天来第一次现出的笑容,这笑容出现在杨婉的面上,却扫去了李思南心上的阴霉。

杨婉闻得一股刺鼻的气味,回头一看,笑道:“哎呀,这两尾鱼儿已经烤焦了。”

李思南接过一条烤鱼,纳入口中大嚼,把鱼骨都吞咽了,说道:“滋味好得很呀,出生以来从未吃过这样好的东西,”杨婉道:“我不信。”咬了一口,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说道:“又焦又苦,好像一块木炭似的,亏你吃得下去。”

李思南笑道:“我已经觉得很好吃了;我们家乡的风俗,新娘子婚后三日,就要下厨洗手作羹汤,作羹汤用的必定是鲤鱼。如今你只用普普通通的两尾白鳞鱼,又不是作的羹汤,烤出来的味道却比鲤鱼还好吃,我岂能不大大地夸赞你呢!以后你就是天天做这样的烤鱼给我吃,我也心满意足了!”

杨婉羞得满面通红,嗔道:“原来你是哄我欢喜的。好,以后可有得你吃苦呢!”

李思南道:“只要是你亲手做的菜式,苦的吃进口里也会变甜,你快吃吧,说正经的,吃饱了也好长气力呀。”

杨婉点了点头,说道,“不错,咱们可不能辜负了明慧公主赠送良驹的美意。”杨婉本来是疲倦不堪的,此时心头之结已经解开,逃生又有了希望,不知不觉精神好了起来,于是在饱餐之后,两人就跨上坐骑,连夜赶路。

明慧公主给他们的这面“金帐令牌”果然大有用处,沿途经过的关卡,一见金牌,无不殷勤侍候,非但没有为难,而且还送给他们粮食和沙漠上需用的篷帐等等用具。

这一天他们进入了大戈壁,杨婉热得喘不过气来,说道:“我那年和哥哥来的时候是冬天,别人说沙漠怎么炎热,说是鸡蛋埋在沙里一会儿就会烤熟,我还不相信呢。现在才知道是真的如此!”

李思南道:“现在是九月天时,已经好得多了。我来的时候正是骄阳如火的七月,那才真叫热得难受呢!岂止鸡蛋可以烤熟,人也像放在蒸笼似的要给它烤熟了。”

踏入了大戈壁,李思南不由得想起了来时的奇遇。他曾在这戈壁上发现屠百城的尸骸,他曾在这戈壁上巧遇孟少刚父女,往事一幕幕的翻过心头,孟明霞的影子不知不觉的又在他心头出现了。

李思南也曾好几次的想把孟少刚父女的事情告诉杨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回 公主有情空惹恨 襄王无梦各分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瀚海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