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瀚海雄风》

第09回 忍听悲歌红袖湿 持为信物绣巾香

作者:梁羽生

这两柄毒龙锥打得极准,只听得两声裂人心肺的厉叫,那两个武士已是各自中了一柄飞锥,骨碌碌地滚下山坡了。

柳三娘替李思南杀了那两个武土,便即扬声说道:“江湖上讲究的是恩怨分明,你今日拔剑相助之德,我们夫妻是不会忘记你的。”

李思南笑道:“这伙贼人是咱们合力杀的,谁也不用领谁的情。报答是无需了,但愿你们对我不再误会就好。”

柳三娘“哼”了一声,接着说道:“事情是真是假,总有水落石出之时,倘若我们查明了真相,果然如你所言的话以之解说气之往来屈伸变化。东汉王充认为:“阴气逆物而归, ,我一定和我的当家来找你赔罪,但我柳三娘平生最恨负心汉子。即使当真是冤枉了你,赎罪之后,我也还要打你三鞭!”柳三娘说了这番说话,夫妻俩跨上坐骑从山的那边走了。

听柳三娘这番言语,她已有七八分相信李思南的说话,业已准备向他赔罪的了。可是她对李思南与孟明霞之事,仍是有着深深的误会,认定了他是“负心汉子”,因此要为孟明霞代抱不平。李思南听了她这番说话,不由得啼笑皆非。

宋铁轮夫妻走后,杨婉低声说道:“南哥,那位孟姑娘是、是怎么一回事情?”

李思南道:“我刚才想要告诉你就正是这件事情。他们父女一于我曾有救命之恩,可是我和她只不过一面之交,根本就谈不上什么‘负心’不‘负心’。那婆娘疯疯癫癫地胡言乱语,你可不要心里存了芥蒂。”

当下李思南把那日与孟少刚、孟明霞父女相遇的情节,一一告诉了杨婉,但却瞒过了孟明霞在沙上留字劝勉于他之事。

杨婉笑道:“如此说来,这位孟姑娘也算得是你的红颜知己呢!难得她只见你一面,就如此相信你,她的父亲从呼黎奢手下救了你的一命;她则从她父亲的剑下救了你的一命。你是应该好好地多谢这位红颜知己才对。”

李思南涨红了脸,说道:“婉妹,你不要取笑我好不好?咱们如今是相依为命,夫妻的情谊是用鲜血酿成的,这比任何知己之情都要浓了十倍百倍吧!难道你、你还不相信我么?”

李思南说得极是动情,听得出是从肺腑中掏出来的说话,杨婉心里又酸又甜,抹了抹眼角的泪珠,笑道:“南哥,我只不过说了几句,你就急成这佯。其实我说的也是正经话,人家于你有恩,我也该多谢她的。好了,好了,你放心吧,你侍我好,难道我还不知道吗?柳三娘那些风言风语,我只当没有听过。”话虽如此,杨婉的心上却也难免有了一丝阴影。

当一个女孩子开始陷入爱情的时候,她对她所爱的人,感觉是非常敏锐、非常微妙的,哪怕只是一个眼色,一句说话,甚或只是凭着直觉,她都可能窥探出他内心的秘密。

杨婉如今已经知道,在她之前,她的丈夫曾经和两个女子有过颇不平凡的交情,一个是明慧公主,一个是孟明霞。明慧公主是她见过的,那一晚的幽谷之会,明慧公主对她丈夫的爱意表露无遗。杨婉全都看在眼里,可是事情一过,杨婉对她却是丝毫也没有妒忌之感,相反,她从未见过,也不知道是否对她丈夫有着情意的孟明霞,却在她的心头抹下了阴影,引起了她的疑惧。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杨婉可以清彻地感觉得到,这两个女子在李思南心中所占的位置大不相同!李思南对明慧公主的事情可以坦然置之,向她解释之时也丝毫不含愧作之色。但是对于孟明霞,他却要急于分辩、好像生怕杨婉起疑。只从这一点,杨婉已经可以体会得到,即使他们还不是情侣,至少在李思南的心里对孟明霞已是早就有了异样的感情!

杨婉不禁想到那晚李希浩临终之时,要儿子娶她为妻之事。“那时,南哥再三推搪,虽然他后来说出理由,说是不愿连累于我,但怎知他不是为着这位孟姑娘的缘故呢?”再又想道:“孟少刚是天下知名的大侠,南哥曾受过他们父女救命之恩,这件事为何迟至今天才和我说?”心中的疑虑更加重了。

这也怪不得杨婉多疑善妒,其实杨婉并不是气量狭窄的女人,只因她目前的处境,除了李思南之外,她已是没有一个亲人。他们的命运早已联结在一起,而且她也深深地爱上李思南了,如今她知道李思南心中还有另一个女子,她的心头又怎能不蒙上一层阴影。

不过杨婉虽是有所疑虑,但她也感觉得到,李思南对她是日益亲近,起初或许有点勉强,现在则的确是把她当作未婚妻子看待了。“南哥对我决非假急虚情!”这一点杨婉也是可以肯定的。

杨婉忽地有了个奇怪的想法:“但愿南哥早日和那位孟姑娘相见,那时我就知道他真正爱的是谁了。我可不愿只是凭着夫妻的名分把他缚着,令他痛苦一生。”杨婉是大家闺秀,尽管他们二人名分已走,她对李思南的感情还是相当含蓄的,她的这些想法,当然也不会向李思南吐露。他们还未走出蒙古国境,随时还可能有追兵来到,于是在他们杀了那七个神翼营的武士之后,便即继续起路。一路上李思南对她照顾得十分周到,在他的鼓舞与照料之下,杨婉才有勇气走过了广阔的戈壁,她心头的那抹阴影,也好像给戈壁上燃烧的太阳烧着了。

这一日他们在草原上策马而行,发现地上有无数凌乱的马蹄足印,李思南心头一凛,说道:“看这情形,蒙古的大军过了未久。可能就是昨天经过这里的。”

杨婉说道:“成吉思汗不是还在和林么?”李思南道:“早在一个多月之前,成吉思汗已经下令伐金,从蒙古各部征调来的兵士,也都纷纷到边境聚集了。这想必是他们进侵金国的先头部队,咱们的马快,在这里赶上了。一路上没见蹄痕,那是因为在沙漠上留下的马蹄足印,很快就给风沙掩没的缘故。”

杨婉道:“明慧公主那面金牌,不知能否在军中通行无阻?”

李恩南道:“倘若碰上大军,只怕总是有些不便的了。”要知军中的将领不比关卡的哨官,哨官品位卑微,一见金帐令牌,多半是给吓得问也不敢多间,军中的将领却是在成吉思汗面前说得话的人,他们当然知道这金帐令牌是不会轻易给一个汉人的。即使他们在未明底细之前,不敢怎样,但至少也会加以盘查,甚或借故留难,以待真相查明再行处置的了。”

杨婉道:“那么咱们怎办?是找个地方躲几天,等待大军去得远了咱们再走呢?还是现在就冒险前行?”

李思南道:“现在虽然出了蒙古国境,但还是未脱他们的势力范围。倘若停下,只怕追兵来到,穷加搜索,难以隐藏!杨婉道:“那么,就只有冒险前行了。”李思南道:“且待我仔细想想。”

李思南熟悉地理,知道这个草原乃是“不管”地带,向南走进金国国境,向西走乃是西夏的属士。西夏是西北的一个小国,占据今陕北安塞以北至宁夏一带,绕道陕北的,可以进入金国的山西,从大同而直通大都(今北京)。

李思南心里想道:“取道西夏,路程较长,但较安全。不过跟着蒙古大军所走的路线,却可以有报仇的机会。这次蒙古伐金,要利用投顺他们的汉人,余一中这便是在军中的。不过难就难在怎样可以避免和他们的大军碰上,而又找得到行刺的机会。

正在踌躇未决,忽听得远处有琴声隐隐传来,如怨如慕,如泣如诉,如孤舟之遇惊涛,如梨花之遭暴雨。辛酸凄楚之中,兼有惊惶愤慨之急。杨婉受琴音的牵引,不知不觉纵马西行,李思南的思路也被打断,只觉每一个音符都好像敲动了他的心弦。

杨婉忽地回头说道:“我听过她弹奏的马头琴,这一定是草原上最著名的那个女歌手卡洛丝的琴声!南哥,你听她琴声如此凄楚,只怕是正在遭遇什么不幸之事了!”李思南觉得“卡洛丝”这个名字好熟,但一时却想不起是谁?

李思南道:“好,那么咱们就去看看!”琴声哀怨缠绵,极是令人伤感。不但精于音律的杨婉要去一看究竟,连李思南也在不知不觉间受它的牵引了。

催马路了一程,只听得那少女一面弹琴一面唱道:

“大风卷起了黄沙,

天边的兀鹰盘旋慾下,

哥呀,你就是天边那只兀鹰

你虽然不怕风沙,也不要下来呀!

这支歌是李思南曾经听过的,李思南蓦地想了起来,那日木华黎和赤老瘟迎接他前往和林,在途中碰到一队少女送她们的情郎出征,其中一个最美的少女弹起马头琴,唱的就是这一支歌。当时赤老温对这少女垂涎不已,曾经告诉李思南说这少女乃是蒙古著名的美人卡洛丝。

李思南和杨婉的马跑得快,此时已经看得见前面的人了。只见前面共是三骑,两个武士一前一后,把一个抱着马头琴的少女夹在中间,这少女果然就是李思南那日曾经见过的那个卡洛丝。

后面那个缉衣武士侧地虚打一鞭,狞笑道:“你的情郎就是兀鹰,他也不能救你!”看这情形,卡洛丝已经变成了他们的俘虏,不过稍受优待,未有加缚,仍然让她骑马而已。这两个武士将她夹在中间,当然是防她逃走的了。

那两个武土听得后面马铃声响,回过头来;卡洛丝也停了歌唱,回头观看。那日李思南是和赤老温、木华黎在一起的,他是个汉人,容易记认。卡洛丝一看就认得了他,心里想道:“他是我国金帐武土的朋友,想来应该救我!”

后面那个黑衣武士看见了杨婉,不觉睁大了眼睛,咕咕脓呐地说道:“哈,这个汉人雌儿比蒙古的美人还更漂亮,哈,咱们可是艳福不浅!喂!大哥,依我说,抢了她吧。咱们一人一个,正好合适!”

这黑衣武土说的是西夏北部的土话,李思南听不懂他说什么。杨婉在蒙古住了七年,蒙古常有西夏的牧民来往,因此杨婉对西夏的土话懂得一些,这黑衣武士说的污言秽语,她虽然听不全懂,亦已知其大意,是要抢她。

杨婉大怒,正要喝骂,卡洛丝已经叫道:“救命,救命!”后面的那个黑衣一鞭打去,杨婉的两柄匕首和李思南的六枚铜钱亦已同时出手!

“黑衣武士身手委实不弱,回鞭一卷,“啪”的一声就把杨婉那支匕首打落,狞笑道:“好个丫头,我还未曾动手,你就动手了!”笑声未绝,忽地“哎哟”一声长鞭坠地。原来是李思南打向他的那三枚钱镖,有两枚打着了他的穴道,一枚打着了他的虎口。

李思南的“钱镖”是用普通的铜钱把边缘磨得锋利之后,当作暗器的。铜钱的分量比匕首轻,打出来并无挟风之声,红衣武士顾得及拨打匕首,这三枚钱镖他就闪避不开了。钱镖边缘锋利,黑衣武士的手腕被钱镖割破,故此手中的长鞭先跌下来,跟着他自己也是一个倒栽葱,从马背上滚下去了。

杨婉的两支匕首和李思南的六枚钱镖都是分别向着两个黑衣武士打去的,前面的那个黑衣武士武功更高,只见他把手一招,就把杨婉的匕首接到手中,匕首一划,左手中指疾弹。锌钵两声,李思南打向他双胁的两故钱镖给他弹落,打他胸口“檀中穴”的那支钱镖则给匕首当中剖开!

这黑衣武士喝道:“原物奉还!”匕首反掷回来,杨婉拔剑一挡,“哨”的一声,火花四溅。这黑衣武士掷回来的力道比她大得多,匕首余力未衰,竟自向着卡洛丝飞去。似乎他早已料到了有此结果,在把这柄匕首反掷回来之时,便已用了巧妙的手法,计算得十分准确的了。

杨婉大吃一惊,连忙施展超妙的轻功,在马背上就似一支箭地飞出去,人在半空,伸手一抓,已是把卡洛丝抓了起来。只见刀光一闪,卡络丝的那匹坐骑四膝屈地,已是给这柄飞刀斩断了一条腿。原来这个黑衣武士用意并不在于杀卡洛丝,而是要伤她坐骑,防她逃走的。

杨婉把卡洛丝放在路边的一棵树下,安慰她道:“别怕,别怕,有我在此,决不能让他们伤你一丝毫发。”卡洛丝花容失色,伏在杨婉怀中,久久说不出话。

此时李思南和前面那个黑衣武土已经交上了手。黑衣武士用的是一柄月牙弯刀,驰马过来,弯刀横劈,伊如一道电光横过空际。

李思南心中一凛:“这厮水领倒是不弱!”青钢剑扬空一剑还了一招“李广射石”。马上交锋,讲究的是招数迅捷,刀剑相交,李思南不待他的气力使足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回 忍听悲歌红袖湿 持为信物绣巾香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瀚海雄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