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陵剑》

第01回 难得名山聆雅奏 谁知仙窟遇魔头

作者:梁羽生

(一)

       少年击剑更吹萧 剑气萧心一例消

       谁分苍凉归掉后 万千哀乐集今朝

(二)

       中年才子耽丝竹 俭岁高人厌薜萝

       两种俯怀俱可谅 阳秋贬笔未宜多

                        ——龚定

像一枝铁笔,撑住了万里蓝天。巨匠挥毫:笔锋凿奇石,洒墨化飞泉,地是在有“山水甲天下”之称的桂林,是在桂林风景荟萃之区的普陀山七星岩上。

人是四海闻名的侠土,是大同武学世家、明英宗正统年间曾经中过武状元的云重之子云浩。

云浩站在七星岩的峰峦高处,驰目骋怀,水色山光,奔来眼底,不禁逸兴遄飞,浩然长啸。

“群峰倒影山浮水,无水无山不入神。”桂林的山水,有和别处很不相同的特色。山都是石山,平地拔起。好似每一座山峰都是从天外飞来,千岩竟秀,各不相连。水都是澄碧清冽,游鱼可数。而且有山必有水,高处望下去,一条条迂回曲折的江流,便似翠带飘瑶,在群峰之间穿插。

星移物换,沧海桑田。据地质学家的论断:桂林在泥盆纪以前本是大海,后来因地壳变化,成为陆地,由于经过一次非常剧烈的震劾,受到强大无比的压力和张力使地壳断裂褶曲,造成奇怪复杂的地形。之后,经过无穷岁月的风化作用;渐渐构成近山的平原。只有那地质坚硬,不易风化的石峰,仍然微岸的突出地面,形成了峭拔秀丽的群山。而在这种地质的水流,由于经过砂石的过滤,也就显得特别澄清了。

“水作青罗带,山如碧玉萧。”云浩恍如人在画图,不由得由衷赞叹道:“韩愈这两句诗,用来吟咏桂林风景,当真一点不错,单大哥约我在此相会,也真是雅人雅事,但为什么他还不来呢?”

抬头一看,红日已过中天,眼前的美景虽是怡人,云浩的心里,却是不禁有点儿焦急了。

原来他对桂林的山水,虽然是慕名已久,已不得有个机会畅游;但这次前来,却并非仅仅为了桂林山水。

他要在桂林会晤一个老朋友,也要在桂林结识新朋友。

老朋友是和他有近二十年交情的单拔群,以八八六十四路皤龙刀法与七十二把大擒拿手驰誉江湖,人称“金刀铁掌”。

不过他和单拔群相交虽近甘年,最近一次的见面,也是五年之前的事了,正由于多年没有见面,是以单拔群约他在桂林相会,他便不辞间关万里,远道奔来。

尚未见过面而想要结识的新朋友则是桂林本地人氏,在中原的名头虽然不及单拔群响亮,在西南五省,却是武林中首屈一指的人物,人称“一柱擎天”的雷震岳。

这“一柱擎天”的绰号是有个来由的。在桂林王城的当中有座独秀峰,伊如一柱擎天,自古以来,列为桂林八景之首,等于是桂林风景的标志,西南的武林人士尊称雷震岳为“一柱擎天”,乃是拿他来和独秀峰相比。

云浩登高望远,只见独秀峰矗立于桂林群山之中,空灵挺秀,群峰环拱,巍然耸立,不倚不偏,仿佛是众山的首领,名为“独秀”,确是毫不夸张。想起最后一次和单拔群见面,单拔群和他谈起“一柱擎天”雷震岳,曾把一首题为“咏独秀峰赠雷大侠”的七言乐府给他看,开头四句是“森森剑戟千峰立,截壁临江当桂北。西南一柱独擎天,庇尽桃源避秦客。”以峰喻人,极尽倾慕之致。

云浩心里想道:“单大哥称道的人,一定不会是浪得虚名。我也曾听得人家说过,雷震岳仗义疏财,许多在别处站不住脚,跑到桂林来投奔他的朋友,都曾得过他的照顾。可惜我还有大事在身,否则托庇于擎天一柱之下作个桃源中的渔夫,过这一生,倒也不错。”想起单拔群一来,他就可以和“一柱擎天”雷震岳结识,不禁大为兴奋。可是单拔群为什么还不来呢?红日已渐渐西斜了。

单拔群是和他约好在拂晓的时分,在普陀山天巩峰的恳岩上见面,看罢日出,再同游人间仙境的七星岩的。

*(七星岩古称“碧虚岩”或“栖霞洞”,有天下第一奇洞之称,在天讥峰半山之上。)

*(明太祖洪武二年——一三六九,朱元漳封他的侄孙朱守廉为靖江王,镇守桂林,洪武二十六年,朱守谦在王宫外面,建筑了一座周围三里的王城,独秀峰被围在王城的范围里,自那时起,一柱擎天便矗立在王宫之中,成为桂林八景之一。靖江王位一直传到明朝崇帧未年亡国为止。)

这个安排高雅奇趣,他是感到深得吾心的,但现在已经过了大半个白天了,单拔群还没有来。

和单拔群相近二十年的交情,云浩深知他的为人,他除非不说,说过的话,他就要做到。

但为什么还不来呢?

“难道是在途中遭遇了什么意外?”云浩不觉有点惴惴不安,眼前的美景,也无心欣赏了。

但转念一想:“单大哥去年刚从天山回来,仆仆风尘,又到凉州去了。猜想这次他是从凉州赶来赴约的。万里长途,途中耽搁那么一天两天,也是平常之事。以他的武功,我又何须多虑?”

正当他胡思乱想这际,忽听得隐隐似有琴声,随着山风,吹进他的耳朵。铮铮之声,忽高忽低,若隐若规。倘非他是练过梅花针之类暗器的人,听觉特别灵敏,几乎疑是水声。

云浩伏地听声,琴声竟然好像是从山腹之中传出,混合了山壁的回声,那琴韵更给人添了几分神秘的感觉,云浩初时诧异,继而恍然大悟:“是了,想必是有人在七星岩里弹琴。”

“间关莺语花底滑”,琴声初起,曲调轻快,好像是把云浩带到了江南,在江南春暖花开的时节,陶醉于“杂花生树,群莺乱飞”的春色里。

“幽咽流泉冰下滩”,曲调一变,如怨如慕,如泣如诉。好像从春暖花开的时节,忽然把云浩带到了木叶摇落的秋天。萧瑟之感,弥漫胸际,云浩但觉悲从中来,难以断绝,几乎忍不住就要潸然泪下。

曲调再变。“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空出刀枪鸣!”琴韵激昂,恍如万马奔腾,千军赴敌。激起了云浩胸中的豪气,听得更是如醉如痴,不知不觉之间,云浩步下悬岩,便想向那琴音来处寻觅。

忽听得有人叫道:“客人,你可是要游七星岩么?”云浩如梦初醒,抬眼看时,只见一个手执火炬的村夫,在山坡上向他招呼。琴声这时也忽然听不见了。由于七星岩常有游人,是以当地的土人多有以作向导为业的。云浩刚从悬岩上走下来,才给这个向导发现。这个向导继续说道:“天色将晚,客人,你要游七星岩的话,可得趁早了。”

云浩心里想道:“单人哥不知今大会不会来?洞中这位雅士,可也值得结交。”他是个酪爱音乐的人,从来没有听过这样奇妙的琴声,听了向导的话,不觉怦然心动,当下说道:“请你等一等。”

云浩转过身子,背向村夫,伸出中指,在右壁的当眼之处,划出一支箭头,指向下方,力透指尖,入石三分。心里想道:“单大哥当然识得我的金刚指刀,看见我划的箭头,以他的精明,自必也会想到我是已经进入七星岩内游玩了。”

留下标记,云浩便请那向导带路,问他道:“你可是刚刚从洞里出来么?”

“不错,大概是一支香的时刻之前,我刚送走了两个游客。”向导答道。

“你可听得有人在洞里弹琴?”

那向导诧道:“没有呀。你听见了么?”

云浩更是诧异,“不错,琴声刚歇,你怎么没有听见?”那向导想了一想,忽地笑了起来,“我知道了。七星岩里有个无底深潭,据说可以通到漓江去的。水流的音响清脆有如琴音,你听到的想必是水声。”云浩疑真疑幻,“水声哪能有这样好听?”

不知不觉,来到了七星岩的前山入口之处,只见洞口高敞非常,约莫纵二十尺,横七十尺。云浩吃了一惊,说道:“这么大的山洞,我还是平生仅见。”

向导说道:“古老传说,据说有一次为了躲避兵灾。桂林全城的男女老幼,全部躲进七星岩里,七星岩也还容纳得下呢!”

跟着说道:“七星岩内分,六洞天,两洞府。由第一洞天即可分为两路进入洞中,左入大岩,右入支岩,各有不同的景致,两路可以会合于第二洞天的‘须弥山’,然后从第三洞天的‘花果山’出口。客人,今天你恐怕是不能游览全洞了,你想游哪一路?”

云浩说道:“你是识途老马,你替我安排好了。”

向导知道了他是第一次来游七星岩,便道:“好,我带你走第一洞天大岩这条路,从‘玉豁洞府’出口吧。”

踏入洞口,向导忽地笑道:“客人,我给你讲解洞中的景物,你老可别见怪。”

云浩诧道:“见怪什么?”

向导说道:“好,那请你抬起头来!”

云浩莫名其妙的抬起头来,只听得那向导缓缓说道:“这是七星岩的第一景,名为乌龟抬头。”云浩一看,果然酷似,不觉为之失笑。

待到踏进洞中,饶是云浩曾经游遍名山,也是不禁为之目眩神迷,好像一下子就进了神话的世界!

全世界的珊瑚、翡翠、琥珀、玉石似乎一下子“堆”到了眼前!说是一“堆”,这只是霎时的印象,仔细看时,却又不禁惊诧于神工鬼斧,匠心独运的安排了,原来那是石钟rǔ构成的各种奇景。

云浩曾经到过云南潞南县的石林,心里想道:“像这样的景物之奇,恐怕只有石林才能与之相比。若论聚石笋而成林,石林的‘气派’似乎较大,但石林却没有这样大而又这样瑰丽的岩洞,论起峰峦空灵之媚,洞室幽邃之巧,则石林又似乎不及大地了。”那向导口讲指划,这里是“老君台”,分开里是“鲤鱼跳龙门”,这里是“雪罗汉守洞门”,那里是“露滴石笋”。当真是移步换景,目不暇给。

“老君台”在“第一洞天”左侧的高崖上,有石颇似老者,据说是道家始祖老子的化身,坐在那里“镇岩”。

“鲤鱼跳龙门”以景状物,不用解说。“雪罗汉守洞门”是石钟rǔ白色的浆液,滴成了一座栩栩如生的白色“罗汉”,站在“老君台”下,面向洞门,“露滴百笋”,则是在“罗汉洞门”的内进,地上排列着整整齐齐的三根石笋,岩顶也同样的齐齐整整的排列着三根石笋,遥遥用对,似乎还有着一颗颗的露珠正在要滴下来。原来地上的石笋,就是岩顶上的石rǔ,经过无数万年滴下来而成的。

云浩笑道:“洞中的景物这样多,咱们恐怕只有选择来看了。”本来他踏入洞中,就留心听那水声的,但听来听去,水声虽似琴声,却可以断定绝对不是他刚才听到的那个可成曲调的奇妙琴声。云浩暗自想道:“七星洞这样大,那个高人不知是躲在哪个角落弹琴。这向导没见着他,却以为是水声了,人生遇合,恐怕都要讲究一个缘份,今天能不能碰见这个高人,看来也只能看看我是有缘无缘了。”

洞中景物实在太过迷人,云浩不知不觉的就专心洲览起景物来,洞中不但是移步换景,还是许多历代的文人墨客的题刻。那都是极为珍贵的,罕得一见的真迹。例如“第一洞天”,就有宋代名诗人范成大的“碧虚享铭”,此外还有唐人所书“栖霞洞”三字榜书,以及梁安世、方信孺诸名家的题刻。再进去还有刘克宣、解缙等人的题诗。

刘充宣的诗写道:

“往闻晋老言 兹洞深无际

暗中或识路 尘外别有世

几思维人事 斋粮穷所诣

棋终出易迷 炬绝人难继

孤亭渺云端 于焉山休憩

凭高眺城阔 扰扰如聚蚋

尽捐渣滓念 遂有飞举势

山灵娟清游 雨势来极锐

蒙蒙湿莎草 邑邑凉松桂

瞑色不可留 怅望岩扉闭”

云浩心里想逍:“这首诗描了山容,却还没有绘出洞中奇景

向导怔了一怔,随即笑道:“客人不用担扰,我带的火把,足够半天用的。就算火把都烧完了,我闭上眼睛,也能找到出路。”

云浩跟着向导继续前行,浏览了几处景物,那向导拿出几包酥糖,说道:“客人,请你尝尝我们桂林的酥糖。”云浩说道:“怎好意思要你请客?”向导笑道:“这又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了?一文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回 难得名山聆雅奏 谁知仙窟遇魔头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广陵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