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陵剑》

第11回 藏身斗室闻私隐 移祸东吴造谎言

作者:梁羽生

“多谢你给瑚儿送来她爹的遗物。”“云夫人”说道:“我也是来找她的。可惜咱们来迟了一步,她却不知到哪里去了。你准备怎办?”

“我想请伯母代令媛把这三样东西——宝刀、宝剑和刀谱——收下。敌骑北撤,大同之围已解,令媛迟早是会回来的。”

陈石星说道。

“云夫人”道:“你准备上哪儿?”

“我想去找金刀寨主。”陈石星道。

“云夫人”诧道:“你要找金刀寨主?你认识他吗?”

陈石星道:“有位朋友认识他。他嘱咐我,如果找不着令媛,可以到金刀寨主那里暂且安身,说不定会刀寨主也可以帮忙我打听令媛的消息的。”

“云夫人”不觉又是一怔,说道:“你这位朋友是谁?他又怎知道你是要来大同寻找我的女儿?”心想:“年轻人到底是不知轻重,他替瑚儿的爹送还遗物,怎么可以随便告诉别人。”

陈石星似乎知道她的心思,说道:“不是我告诉他的,是他和我先说起来的,他知道我要来大同,问我知不知道大同有一位云大侠。我说知道,但可没有告诉他我见过云大侠,他就托我带个口信给令媛了。”

“云夫人”大为奇怪,心念一动,连忙问道:“他是瑚儿的朋友么?你还没有告诉我他姓甚名谁呢。”

“他名叫段剑平,是大理段府的小王爷。我路经大理,在一个偶然的机会认识他的。”陈石星道。

“云夫人”呆了一呆,暗自想道:“果然不出我的所料,是这位小王爷。看来成斌所说的事情,只怕是真的了?”问道:“他托你带什么口信,可以告诉我么?”

陈石星道:“当然可以。他说他积尊府乃是世交,他想请令媛到他的王府避难。”

“云夫人”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段家与云家是有几分交情的。不过我却不想瑚儿到他的王府避难。”

她没有说出原因,陈石星虽然觉得有点奇怪,却不便多问。

“云夫人”继续说道:“这三样东西,我想还是请你仍然代为保存的好。”

“为什么?”陈石星问道。

“云夫人”道:“这次多蒙你替我治病,暂时大概是没有什么危险的了。但病根未除,我这病恐怕也只是只能苟延残喘而已。瑚儿又不知什么时候回来,我实在不敢冒这个险了。她父亲的遗物和这把青冥宝剑,还是请你带在身边,待将来有机会见得着她,再给她吧。”

陈石星道:“伯母不要胡思乱想,你的病会好起来的。”

“云夫人”叹道:“但愿如你所言,我见不到瑚儿,我也是死不瞑目的。你几时走,我不想拖累你了。”

陈石星道,“伯母能够这样相信我,我是感激得很。我希望伯母能够抛开烦恼,安心养病,待伯母大愈之后,我再走也还不迟。”

“云夫人”又是惭愧,又是感激,说道:“你真是个纯良忠厚的少年,我劫几乎冤枉你了。”

陈石星道:“也怪不得伯母会对我疑心的,我有云大侠的宝刀,又会云家的刀法,自是不能兔掉嫌疑。在伯母之前,也曾有个人疑心我是谋害云大侠的凶手呢。”

“云夫人”道:“那人是谁?”

陈石星道:“是个和我一般年纪的少年,奇怪得很,他也是会使云家的刀法的。”当下将两日之前,碰见那个少年的事情说给“云夫人”知道。

“云夫人”听了,惊喜交集,但神色却不愿露出来。心里想道,“瑚儿和段家小王爷的事情,真相如何,我还未曾确切知道。暂时还是不忙着告诉这个少年的好。”

陈石星道:“我正是想请问伯母,云大侠不知是否另有弟子?”

“云夫人”面上一红,说道:“我和他已经离开多年,他的事情,我是不大清楚的了。”

陈石星道:“那么伯母可不可以告诉我,那个造我谣言的人是谁?”

“云夫人”道:“你有没有一个姓龙的朋友?”

陈石星恍然大悟,说道:“原来是龙成斌吗?”

“云夫人”道:“不错,正是龙成斌!你怎样认识他的?”

陈石星把自己和龙成斌结识的经过以及后来两次三番险些遭他毒手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云夫人”。

“云夫人”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心里想道:“我只道成斌不过是有点油滑而已,想不到他的手段竟然如此阴狠毒辣!”当下说道:“做人应该忠厚,但江湖上人心险诈,你要记着这两句话:‘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才好。”

陈石星道:“是,多谢伯母教导。”歇了一歇,说道:“我现在还不知道这个龙成斌究竟是什么人,听他谈吐风雅,像是个博览群书的秀才,却想不到他的心术如此之坏,他既对伯母造我的谣言,想必他和伯母也是相当熟识的了,伯母可以告诉我他是什么人吗?”

“云夫人”不禁又是面上一红,含糊说道:“他是我一个远亲,为人很不正派,我一向也是讨厌他的。大概他是觊觎你的云家刀谱,所以中伤你吧?”

陈石星消除了心中的一个疑团,接着问道:“伯母,你进门的时候,可曾发现门口的那对石狮子有点古怪?”

“云夫人”道:“左面那只石狮子给颠倒过来,右边那只石狮子,狮身上留有一个掌印。对吗?”陈石星道:“不错。从狮身的掌印来看,那人的武功实是非同小可!不知他是否尊府的仇家?”陈石星一方面为那位从没见过面的云瑚担心,一方面又觉得有点奇怪,为什么“云夫人”既然早已发现石狮的异状,却又似乎并不怎样为女儿的安危焦虑?

“云夫人”微笑说道:“我知道这个摆弄石狮的人是谁,你不用担心,他是瑚儿爹爹的好朋友。你听过铁掌金刀单拔群的名字吗?”陈石星吃了一惊,说道:“原来是单大侠吗?我见过他的!”

“云夫人”道:“你在哪里见过他的?”

陈石星道:“就在云大侠遏害的那天晚上!刚才因为要说的事情太多,我忘记告诉你了。据云大侠说,三年前他之所以前往桂林,正是为了和单拔群的约会,他们约好在七星岩相见的。但可惜单拔群迟来三天,我见到他的时候,云大侠已经遭害了。最初我还有点疑心,不知他是否和雷震岳、厉抗天等人有所勾结,串同了来害云大侠的呢?要不然厉抗天怎么会知道云大侠的行踪,预先在七星岩里布置暗算?”

“云夫人”摇了摇头,说道:“单拔群和云浩是生死之交,他的为人我知道得很清楚,他是决计不会害云浩的!至于一柱擎天雷震岳,我则是久闻他的侠名,未见过面。但我相信他也不会是谋害云浩的幕后凶手!”

陈石星道:“后来我见着了单拔群,我也知道我的疑心错了。我碰着他的时候,他正在给谋害云大侠的那帮人追捕。身上中了毒箭,眼也弄瞎了,他告诉我,他就是在和云大侠约会之处遭人暗算的。”

“云夫人”道:“我认得单拔群的铁掌功夫,留在石狮上的那个掌印,必然是他的无疑。后来的事,你虽没有目击,我也可以猜想出未。我猜一定是一柱擎天和他联手,尽歼群盗,并且为他医好了伤。嗯,你在想些什么?”

陈石星道,“我在想着两件事情。第一件,单拔群为什么要在尊府的石狮上留下掌印?他是成名的大侠,该不会毫没来由的弄这个恶作剧的。”

“云夫人”道:“不错,单拔群并不是喜欢开玩笑的人,他这样做定有来由。但究竟为了什么,我也还是猜想不透。第二件呢?”

陈石星道,“云大侠和单拔群约会的秘密,是谁泄露出去的呢?知道这个秘密的只有三个人,云大侠、单拔群和雷震岳,如今已经知道不是单拔群了,那么假如不是雷震岳又是谁呢?”

“云夫人”面色苍白,涩声说道:“我敢担保不是雷震岳,但我们也不必胡思乱猜,事情总有水落石出之日。泄露秘密,害死我的丈夫的人,我敢相信,我总有一天会抓着他的!”她说这话的时候,心情痛苦到了极点。”

事实是她已经知道了这个泄漏秘密的人,而且这个秘密还是由她的疏忽,以致给那个人偷听去的!认真说来,她也是间接泄漏秘密的人!

陈石星发觉“云夫人”面色有异,以为她是说话多了,精神疲倦,便道:“伯母,你歇歇吧。我给你弹奏一阙安神曲。”

“云夫人”目注窗外,若有所思,对陈石星的说话恍似听而不闻。陈石星吃了一惊,只道她的心病又发作了,正想问她,“云夫人”忽地回过头来,竖起一根指头,在chún边摇了一摇,示意叫他别要作声,随即在他耳边低声说道:“有人来了,你快躲起来,我会对付他的!”

陈石星不知来者何人,心想自己在她女儿的闺房之中,和她一起,虽说行事光明,“云夫人”也要多费一番chún舌解释。在这样情形底下,是该暂且避避嫌疑。但急切之间,却不知躲到哪里的好。

“云夫人”一指衣橱,陈石星无暇思索,只好躲进衣橱,刚把橱门关上,果然便隐隐听得有脚步声从外面传来,似乎是刚刚踏上石阶,推开大门,走进屋内。听脚步声,来的共有三人。

陈石星又是吃惊,又是惭愧,心里想道:“云夫人虽在病中,听觉也是这样灵敏,比起她来,我真是差得太远了。”那三个人走进大门,一面低声说话,一面小心翼翼的搜索前进。陈石星凝神细听,蓦地听得一个熟悉的声音说道:“那个铁掌金刀单拔群不知走了没有?”

陈石星大吃一惊,怒火不由得从心头升起。说话的这个人,不是龙成斌是谁?陈石星固然是惊怒交加,“云夫人”可比他还要多几分气恨。她早已听得龙成斌在门外说话的声音,知道是他来了。“敢情是浩哥在天之灵,要我为他报仇。鬼使神差,特地把这个小贼送上门来!”

跟着听得一个比较苍老的声音说道:“那天他炫露功夫,以为我们已经给他吓走,料他也想不到我们还会再来。他还守在这里做什么?”

第三个人说道:“单拔群不过是浪得虚名而已,我倒想会会他的铁掌金刀。”

龙成斌笑道:“那天只有我和百都头一起,对他不免有几分忌惮。如今你们两人联手,自是不用怕他了。”

陈石星和“云夫人”听到这里,都是恍然大悟。原来单拔群之所以在石狮止留下掌印,是为了阻吓他们进入云家,亦即是为了保护云瑚的。陈石星蓦地想起一事,在衣橱上轻轻一弹。

“云夫人”耳朵贴近衣橱,听得陈石星的声音细如蚊叫,只是说出“古琴”二字。

要知陈石星这张古琴,乃是龙成斌曾经见过的,他恐怕龙成斌认出,故此特地提醒“云夫人”。此际那三个人的脚步声已是从客厅踏进内院,他自是不能多说了。

“云夫人”瞿然一省,“不错,这张古琴乃是宝物,想必他是恐怕我和龙成斌动手之时,失手打坏他的宝物,其实这是他的过虑了。”她自忖要制伏龙成斌易如反掌,但陈石星既然有此顾虑,小心一些也好,于是在女儿的梳妆台上找了一幅红绫,把古琴覆盖。那三个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走近云瑚的卧房了。

“云夫人”躺在床上,吁吁喘气。

龙成斌又惊又喜,敲了敲门,说道:“谁在里面?”

“云夫人”也装出又惊又喜的模样,喘着气说道:“是斌侄么,你和谁一起来了?”

龙成斌大失所望,只好恭恭敬敬的回答:“不错,是我。婶娘,你的病好了么?怎么不在家中养病……”他本来以为在房中的是云瑚的。

那两个人听见“云夫人”的声音,也是大感意外,连忙在门外肃立,说道:“禀告夫人,卑职石广元、沙通海奉了提督大人之命,来接云小姐上京,不知夫人在此,还请恕罪。”这两个人是她丈夫手下武功最好的两个军官,“云夫人”心里想道:“我若是没病在身,要对付他们并非难事。但我何必自贬身份,和他们动手。”于是说道:“斌儿,你进来吧。石都头、沙统领,麻烦你们在门外守卫,别让外人走进。”那两人听得“夫人”吩咐,不敢不依,诺诺连声,走出外间。

龙成斌推开房门,只见“云夫人”躺在床上,面如金纸,气喘之声可闻,看这情形,她的病似乎还很不轻。当下放下了一半心,说道:“婶娘,你这是何苦?我已经告诉婶娘,叔叔是早有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回 藏身斗室闻私隐 移祸东吴造谎言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广陵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