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陵剑》

第15回 归来愿作名山伴 此去徒伤侠女心

作者:梁羽生

攀藤抚树,拂柳分花。云瑚跟着那个婢女,在园中转了好一会子,忽见迎面突出插天的大玲珑山石,四面群绕各式石块,把里面的建筑物悉皆遮住,竟是园中之园,踏进去方知别有洞天。

园中之园,隐现红楼一角,碧纱窗透出灯光。红楼侧边,有一棵参天右树,枝繁叶茂,笼罩楼房,挡住了云瑚的视线。

那婢女小声说道:“老爷在楼上有灯光的这间房子。”

云瑚心里想道:“要不是有这丫头带路,真不容易找到这地方。”

于是轻声咐吩那个婢女:“你先出去,躲一会儿。我走了,你听得楼上有人声嘈杂之时,才可以出来!”

那棵枝繁叶茂的老树,正好作为藏身之处,云瑚使出超卓的轻功,飞身上树。枝不摇,叶不动。里面的人竟似丝毫未觉。

从窗口望进去,只见一个枯瘦的老头儿正在灯下翻阅一卷文书。

云瑚不觉怔了一怔,几乎以为自己认错了人。

十多年前,云瑚在四岁至七岁这段期间,是和母亲在京师的外婆家里住的。那时她的父母虽然分居两地,尚未离婚。龙文光当时也还只是兵部尚书公子的身份,未曾做到九门提督。为了追求她的母亲,这位“龙公子”每隔三天两天,就要到她外婆家里一次,龙文光和她的父采的年纪差不多,当时也不过是二十多岁的少年人,当真可以说得一个风度翩翩的贵公子。她年纪小不懂事,对这个“龙叔叔”还曾经有过好感的。

想不到这个十多年前风度翩翩的公子爷如今已是变成这样一个难看的枯瘦老头。

龙文光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十载夫妻,原来我始终没有获得她的芳心。”

云瑚手里捏着一枚透骨钉,不知怎的,竟似乎有点不忍下手。她倒宁愿仇人是个相貌凶恶的人,不愿他是这样一个衰老得不堪一击的老人。

但这不忍之心霎那便过,她想起那个婢女的惨被龙家折磨,心里想道:“披着羊皮的狼比露出牙齿的狼更为狠毒可恶,那小丫头都这样恨他,我一家受他的害比那丫头有过之而无不及,我岂能让他活在世上,再去害人。”

她咬了咬牙,正要取好准头把那枚透骨钉射进,忽听得另外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龙大人不必心焦,待侄公子从大同回来,总可以得到一点消息。”

原来房间里还有一个人,只因他是坐在一旁,一直没有作声,云瑚从正面的窗口偷觑进去,却是看不见他。云瑚把透骨钉扣住,暂且不发,龙文光说道:“章师傅,你过来,我给你一样东西看。”

那人在龙文光对面座下,云瑚此时方始看清楚,是个年约六旬左右的老头,但却比龙文光壮健得多,看起来倒似比龙文光还要年轻。这人鹰鼻深目,两边太阳穴坟起,说话的声音有如隼鸣,令人一见一听,就觉得十分不舒服。

龙文光拉开抽屉,把三截断刀拿出来,说道:“这是刀王余峻峰生前用的宝刀。”

云瑚早已知道“刀王”余峻峰是谋害她父亲的凶手之一,听了此言,不觉一惊:“原来余峻峰已经死了,他号称‘刀王’虽然未必真是刀王,但刀法之精,在武林中也是有数的了。不知是谁杀了他?”

原来她还未知道陈石星杀掉余峻峰这件事情。陈石星练成无名剑法之后,恰值余峻峰与龙成斌来探石林,第一个给陈石星用无名剑法来打开杀戒的就是这个“刀王”余峻峰。只因陈石星与云瑚匆匆相聚,不过一天后便即分手,所要说的事情太多,这件事情却是一时忘了告诉她了。

龙义光继续说道:“这许多年来,余峻峰一直是个不出面的我的最得力的帮手,别人都不知道他的身份,还以为他是个武林隐士的。不料去年在石林竟然给人杀了。”

那个“章师傅”吃了一惊,说道:“他是在石林给人杀的?”

龙文光说道:“是啊,所以我要请你的法眼来瞧一瞧。他的宝刀是给对方的兵刃断为三截的,前两天我已经派人到他家里详细问过,他的儿子是在三天之后给他收尸的,据他的儿子说,余峻峰身上有七处伤口,看那伤势,是给人家用快剑在一招之内所伤。请你法眼瞧瞧,那人的兵刃应该是把极锋利的宝剑吧?一招之内能道成七处伤口的剑法又是什么剑法?”

“章师傅”越听越是吃惊,说道:“听说张丹枫晚年隐居石林。我虽然没有见过他的剑法,但他是天下第一剑客,据我所知,他又有一把断金切玉的宝剑!”

龙文光道:“你以为杀刀王的这个人是张丹枫?”

“章师傅”道:“除了张丹枫,恐怕也没有谁人能够如此轻易的杀了余峻峰。”

龙文光缓缓说道:“章师傅,听说你的混元一忌功已经练成。你的铁砂掌功夫本来就是天下第一,如今又加上了混元一忌功,可说是内外兼修,无不登峰道极了,该不至于害怕张丹枫吧?”

这个姓章的老头得他一赞,顿觉颜面生光,但在外面偷听的云瑚,可是不禁暗暗吃惊了。“这个‘章师傅’莫非就是和我爷爷做过同僚的章铁夫?我只道他已经死了,原来他居然还没有死。”

云瑚没有猜错,这个人正是那个曾被丘迟打了一掌的章铁夫。王振倒台之后,他失了靠山,故而找了龙文光作为他的新主子的。

不过章铁夫虽然给揍得飘飘然,却也还有自知之明。一阵飘飘然过后,心里倒是不由得恐惧起来了。他害怕的是龙文光要他去对付张丹枫。“怕我是不会怕的,”章铁夫说道:“不过张丹枫的剑法天下无双,我虽然练成了混元一忌功,却也未必能够胜他,大人若想除他,还请稍假时日,让我多邀几个帮手。”

龙文光笑道:“你不用担心,张丹枫早已死了。”

章铁夫又惊又喜,说道:“那么余峻峰不是张丹枫杀的?”龙文光道:“当然不是。我得到确实的消息,张丹枫在四年之前就已死了。刀王被杀,还不到一年!”

章铁夫放下了心上一块石头,抹一抹额头的冷汗,说道:“这十多年我侍侯大人,未出京师一步,原来张丹枫已经死了四年,我却还未知道?”说至此处,不觉好奇之心油然而生,问道:“那么杀了余峻峰的那个人又是谁?大人想必已经查出来了吧?”

龙文光似笑非笑的说道:“章师傅,要你去对付张丹枫你恐怕没有把握,但假如是要你去对付张丹枫的弟子呢?”

此言一出,章铁夫不禁又是一惊,说道:“张丹枫的徒弟霍天都,是天山派的创派掌门人……”

龙文光道:“那又怎样?”

章铁夫道:“听说霍天都创立天山剑法,虽然或许比不上他的师父,恐怕也不能轻敌。而且霍天都远在天山,大人若要为余峻峰报仇,恐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龙文光见他既害怕张丹枫,又害怕霍天都,心里委实有点不大高兴,淡谈说道:“余峻峰也不是霍天都杀的。”

章铁夫诧道:“那又是谁?”

龙文光道:“是张丹枫的另一个弟了。”

章铁夫道:“啊,张丹枫还有一个弟子?我却不知。”

龙文光道:“我已经调查清楚,这个人名叫陈石星,大约还不到二十岁年纪,他是张丹枫的关门弟子。”

章铁夫松了口气,心里想道:“原来是一个rǔ臭未干的小伙子,那我就不怕了。纵使这小子已经得了张丹枫的真传,谅他也敌不过我数十年的功力。”龙文光道:“这小子能够杀掉刀王余俊峰,恐怕也是个扎手的人物,章师傅,你——”遣将不如激将,龙文光用的正是激将之计。

章铁夫果然忍不住道:“一个初出道的小子,要是我对付不了,我也无颜伺侯大人了?”

说罢,在桌子上拿起一截断刀,双掌一合,慢慢揉搓,过了一会,手掌摊开,只见那截断刀已是变成粉碎,洒了满地。“谅那小子的脑袋也不会比铁还硬。”章铁夫说。

云瑚外面偷窥,不禁大吃一惊,“原来是陈大哥杀了那个‘刀王’余峻峰的,但这个老匹夫的掌力如此厉害,恐怕陈大哥也未必是他的对手?但愿能找得着陈大哥,好叫他小心提防此人!”

龙文光见他露了这手功夫,这才欢喜起来,哈哈笑道:“章师傅果然宝刀未老,这就是你新练成的混元一忌功吧?真是叫我大开眼界了。”

章铁夫得意场扬的说道:“微末之技,教大人见笑了。不知那姓陈的小子在哪里,我马上去找他为老余报仇!”龙文光笑道:“那也用不着这样着急,我还有话和你说呢。”

章铁夫道:“是。请大人吩咐。”

龙文光道:“大同方面,有消息么?”

章铁夫懂得,龙文光所说的消息,自是指与他侄儿有关的消息。当下恭恭敬敬的答道:“尚未有消息传来。不过大人可以放心,有石广元和沙通海二人在大同,后来我又派呼延四兄弟去协助他们,料想可以保得侄少爷平安无事的。我已经叮嘱他们,一有什么消息,就马上赶来这里禀报大人。”

龙文光道:“你设想得很是周到。不过我倒不是担心成斌出事,云家那丫头,本领再高,料想也不能强过她的父亲云浩当年,有呼延四兄弟去帮成斌的忙,定能手到擒来,还怕那丫头跑得了么?”

章铁夫道:“大人担心的是什么事情?”

龙文光叹口气道:“我也不知成斌是什么想法,他偏偏看上了云家的丫头,她可是仇人之女啊!”

章铁夫道:“那位云姑娘未必知道她的父亲其实是死在大人之手。”

龙文光道:“纸总是包不住火的,要是成斌当真娶了云家的女儿,日子久了,难保不给她知道,那岂不是在我的家中,就藏下一个祸患。”

云瑚恨得牙痒痒的,心里想道:“你以为我还不知道?哼,我早已知道了。你的侄儿是癫蛤麻想吃天鹅肉,我恨不得杀了他,哼,你却还担心我会嫁他!”她手里捏着一枚透骨针,恨不得立时杀了仇人。但见章铁夫正是站在龙文光的身前,只好等待时机。

龙文光叹过了气,说道:“当然我不会让那丫头做我的侄媳妇的,不过我没有儿子,我担心他终须会给那丫头所害。不过,子侄的事情,我也担心不了这么多了。我们所能做的,只是尽量设法为我们龙家消除祸患。章师傅,我想请你到桂林去走一趟。”

章铁夫道:“到桂林去?”似乎有点感到意外。

龙文光道:“杀了刀王的那个姓陈的小子,原籍桂林。”

章铁夫道:“不知这小子是不是还在家里?”

龙文光道:“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桂林是他的家乡,他迟早都要回去的。”

章铁夫心想:“这不是守株待兔么?”说道:“捉这小子不难,不过要是运气不好的话,就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复命了。”

龙丈光道:“我不限你时间,而且我也并不只是要你对付那个小子。”

章铁夫怔了一怔,问道:“还有何人?”

龙文光道:“云浩有一个朋友。听说云浩那年之所以前往桂林,就正是赴他的约会的。云浩死了,但那人却侥幸脱网。”

章铁夫道:“啊,大人说的敢情是铁掌金刀单拔群?”

“不错,此人武艺高强,不在云浩之下,若不除他,我寝食不安。”

“但单拔群可并不是桂林人啊。”

“我知道。但他最近会到桂林去的!”

在外面偷听的云瑚不禁吃了一惊:“单叔叔要到桂林,怎的他这样快就知道了?”

章铁夫听说要他去对付铁掌金刀单拔群,不禁也有点惴惴不安,暗自想:“听说单拔群的八八六十四路皤龙刀法和七十二招大擒拿手法厉害非常,我虽然练成了混元一忌功,只怕也还是没有必胜的把握。”

但他虽然心里惴惴不安,口头上却是不能不奉承龙文光道:“大人真是消息灵通,身处庙堂,江湖上的事情也知道得这么清楚,大人放心,只要他在桂林,他就逃不出我的掌心。”

龙文光拈须微笑,说道:“也用不着你单人匹马去厮拼的,我已经给你准备好啦。”

说罢,取出一张名单,低声说道:“写在右面的这些人是咱们的朋友,写在左面的却是和咱们作对的人,这次由你主持,趁这机会,把和咱们作对的人通通除去,你先看看这张名单。看看你认得几个?或者有哪几个是你认为有嫌疑的?”

云瑚怒火中烧,心里想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回 归来愿作名山伴 此去徒伤侠女心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广陵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