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陵剑》

第17回 恩怨难分悲侠士 琴萧合拍觅知音

作者:梁羽生

云瑚诧道:“你怎么看得呆了?”

陈石星把信递过去给她,说道:“你看看吧,这不是很奇怪么?”

云瑚笑道:“嗯,这人的文笔倒是不错,书法更佳。他想和你结交呢。”

陈石星道:“我不是欣赏他的书法,我是奇怪,他怎么知道我要找的是谁?你听过葛南威这个名字么?”

云瑚摇了摇头,说道:“爹爹在生之时,和我说过的一些武林人物,都是成名已久的的人物。这姓葛的年纪比咱们大不了多少,爹爹自是不会知道他了。爹爹没有说过,我也不知他的来历,不过从他这封信的语气看来,他却是知道你是什么人,也知道你要我的是什么人。我猜他所指的人不是一柱擎天雷震岳,就是铁掌金刀单拔群了。莲花峰离此远吗?”

陈石星道:“莲花峰是阳朔境内的名山,就像独秀峰之于桂林一样,阳朔离桂林不到一百里,快马一天就可来回。”云瑚说道:“照他信上所说,雷大侠用和单叔叔可能就是在莲花峰上相会,而不是在桂林相会了。”

陈石星道:“依你看,他这话可以相信吗?”

云瑚沉吟半晌,说道:“这个葛南威乃是咱们昨日在路上碰的,那‘八仙迎客’中最后‘二仙’的那个男子,这是可以确定的了。”

陈石星道:“他的信上已经写得清清楚楚,是在湘漓分界处听到我弹琴的,他又带着玉萧,当然一定是那个识得我这焦尾琴的少年无疑。”

云瑚说道:“八仙迎客,定有盛会,葛南威既是‘八仙’之一,他约你到莲花峰相见,可知这个盛会定是设莲花峰上。那么一柱擎天雷大侠和铁掌金刀单拔群偕同赴此盛会,那也是意料中事了。”

陈石星点头道:“你说得有理,咱们碰上的‘八仙’,每一个都是江湖上难得一见的高人,那主人自必更是奢拦人物。也只有能够称得到‘八仙’的人物,才请得到雷大侠和单大侠这样的客人。”

云瑚说道:“说不一定雷大侠就是那个主人也未可知。”

陈石星道:“好,那么这个约会我是应该去赴的了,好在阳朔离此不过一天路程,咱们最后一天才去世还不迟,今晚还是按照原来的计划进行,先去侦查那帮在我旧家的瓦砾场中翻泥动土的是谁。趁着还有两个时辰,咱们小睡一觉,先养好精神吧。”

云瑚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陈石星盘膝而坐,闭目养神。做了一会吐纳功夫,待到三更时分,轻轻一弹墙壁。们们的房间乃是相邻的,云瑚早已换上了夜行衣,一听到声音,便即穿窗而出。两人施展超卓的轻功,神不知鬼不觉的便溜出了那间客店。

不过半个时辰,他们已是来到那片瓦砾场中,周围静悄悄的但闻虫声唧唧。

云瑚说道:“似乎没人来过。”

陈石星道:“咱们本来是守株待免,那‘野免’不定今晚就会自己撞来。不过希望虽属渺茫,也还是耐心守他一守吧。”

云瑚说道:“好,咱们先找个地方躲藏。”

好在山上到处是奇岩怪石,就在瓦砾场的不远之处,便有两块形如情人拥抱的石头,中间恰恰有可以让人们容身的空隙。

过了一会,云瑚在他耳边悄声说道:“咦,好像是当真有人未了。”陈石星道:“先别声张,且看来的是什么人吧!”

片刻之后,瓦砾场中出现一个黑影。月色朦胧,看得不很清楚。但由于是陈石星很熟的人,定睛看了一会,还是认出来了。

他认出这个人以后,不由得惊奇之极!

云瑚悄悄问道:“是谁?”她从陈石星的神色之中,已经知道他认出此人。

陈石星在她耳边轻轻说道。”是一柱擎天雷震岳!”

来的竟是一柱擎天,非但陈石星没有想到,云瑚也是始料之所不及。低声问道:“出不出去会他?”

陈石星道:“别忙,且看他做什么。”

陈石星本来已是不再怀疑一柱擎天的,但想不到来的竟然是他,这刹那间,他不由得又是暗暗生疑了。

“丘迟说过,一柱擎天嗜武如狂,少年时候,也曾想过拜张大侠为师。他是并不知道云大侠已经把刀谱和那几页无名剑法交给我的……”

心念未已,早见雷震岳手里拿着一柄铁铲,果然就在瓦砾场中挖掘起来。

陈石星心道:“好呀,原来一柱擎天果然是个伪君子,真小人。他是不是和尚宝山等人串谋害我爷爷,我还未有确切证据,不过他觊觎刀谱剑法,却是行为可耻了。他既是这样的人,那么害我的爷爷也不为奇。”他还未决定应该怎么做,忽见一柱擎天停下来了。

月色朦胧,隐约可以看见一柱擎天乃是弯下腰来拨弄泥土。

云瑚和陈石星咬着耳朵说道:“那个地方是咱们挖过的,他大概是看出咱们经来过了,奇怪,他今晚的行事……”

陈石星冷笑道:“这有什么难猜,当然是来找寻刀谱和剑法的了。”

云瑚说道:“纵然如此,内中恐怕也是别有因由。一柱擎天雷大侠我想是不至于贪图别人的东西的。”

陈石星道:“哦,你还相信他是好人?”不过,他的心里虽然不能同意,却也不愿在此时此地与云瑚有所争辩,以防一柱擎天听见。

云瑚用细如蚊叫的声音说道:“好吧,咱们先莫乱猜,且看他究竟干啥?”

只见一柱擎天哼了一声,伸直腰躯,冷冷说道:“我只怕你们不来!”接着好似侧耳细听什么声音似的。

陈石星吃了一惊,心里想道:“他心目中的‘你们’是指谁呢?难道他已经知道我和云瑚到了桂林,难道他已察觉了我们的声息?”

一柱擎天忽地跑出瓦砾场,陈石星心头一震,只道已经给他发现,慌忙手按剑柄。云瑚却在他的耳边低声说道。”不可造次!”

一柱擎天身形一闪,躲在一块岩石后面,就在瓦砾场边,距离陈云二人藏身之处不过数丈之遥。

过了片刻,陈石星听得有脚步声跑来,来的是两个黑衣人。手中也是各自拿着一柄铁铲。

陈石星方始明白,原来一柱擎天是早已听见夜行人的声息,他说的“你们”,是说的这两个人。陈石星不禁又是诧异、又是惭愧:“这两个人跑得这么近我才发现,眼观四面耳听八方的本领我和一柱擎天相比真是差得太远了!只不知这两个家伙又是何等样人?但看这情形,大概不会是一柱擎天的党羽。”

心念未已,只见那两个人已是踏进瓦砾场中,不约而同的都是“咦”了一声。

“看这情形,好像刚刚有人来过?”一个说道。

“咱们可要小心一些,不知是何缘故,听说各地的高手纷纷来到桂林呢。其中有渭水渔樵,有湘江双侠,有市隐人屠,有黄石道人,甚至还有人说一柱擎天也回来了!”另一个人道。

“啊,那不是正邪两派高手,差不多全都来了?”

“就是呀,所以咱们非得特别小心不行。这些正邪两方的高手,不论哪一个人,都比咱们的本领高强得多!”

“但也正因如此,咱们非得赶快把宝物挖出来不行!否则只要有一个知道这个所在,那就糟了。”

这两个人说话的声音不大,但陈石星亦已听得清清楚楚。声音似曾相识,陈石星蓦地想了起来,云浩在他家中养伤的最后一晚,在地下的密室中打死了一个闯进来强盗,云浩就是因此将凝聚起来的真气全都耗掉以至不治身亡的。在他刚刚断气之后不久,有一帮强盗又来搜查,幸好未曾发现那个密室,就不知怎的似乎是给什么人吓走了。这两个人就是那帮强盗之中的两个。

“怪不得他们知道跑来这里发掘,他们是抱着侥幸之心,希望可以找得到云大侠留下的‘宝物’。不过我也别忙对付他们,且看一柱擎天怎样?”陈石星心想。

那两个人发觉刚刚有人来过,不觉有点害怕起来。正当他们在瓦砾场中嘀嘀咕咕,不知是赶紧发掘的好,还是暂且离开的好,一柱擎天雷震岳突然跃出,说时迟,那时快,一下子就到了他们的面前了。

“你,你是谁?”那两个人大吃一惊,想要动手又不敢动手。

“我是雷震岳。陈琴翁是我的好朋友,你们为什么跑到我的朋友家中翻泥动土?快说!”雷震岳喝道。

“啊,原来你老是一柱擎天雷大侠,真是失敬了!我们是黑虎帮的,和毒龙帮也有点交情。”

“我不管你们是毒龙帮还是黑虎帮,也没功夫和你们拉交情、套关系,快回答我的问话!”

“雷大侠,我可请问你来这里作甚吗?说不定咱们都是……”其中一个慑慑嚅嚅说道。

一柱擎天哼了一声,说道:“你们什么东西,也配管起我来啦?现在是我向你们问话,你们赶快回答,你们来这里挖掘什么?你们背后还有些什么人?”

“好,好,我都说给你听。雷大侠,请你耐心听我们禀告。”那两个汉子装作非常恭敬的样子,让一柱擎天放松戒备之心。听他们“禀告”,忽地不约而同的突然举起铁铲,向一柱擎天当头砸下!他们并非不怕一柱擎天,恰恰相反,而是恐怕说出真情,一柱擎天也不会放过他们。倒不如突施偷袭,说不定侥幸成功,杀掉一柱擎天,他们也可以名扬天下了。只听得当的一声,一柱擎天双臂一振,两柄铁铲都飞上了半空!

一在擎天的掌力不但把两柄铁铲震得飞上半空,那两个大汉的胸口也同时如受铁锤一击,哇的吐出一口鲜血,呼声惨不忍闻!

陈石星看得不禁暗暗吃惊,“一柱擎天果然名不虑传!就不知他是友是敌?”自忖自己虽然练成了无名剑法,只怕也是未必就能胜得过他。

就在此时,忽地又有一条黑影捷如飞鸟的来到了瓦砾场中,身法之快,比起一柱擎天有过之而无不及!

那两个黑虎帮的汉子如遇救星,连忙向这人跑去,齐声叫道:“章师傅救我!”

这个人不是别个,正是从前御林军中的第二名高手,如今则是龙府总教头的章铁夫!

一柱擎天似乎并不认识他,脚步不停,长臂一伸,仍要抓那两个汉子,喝道:“旁人给我滚开,否则可休怪我不留情面!”

章铁夫纵声笑道:“你想杀人灭口么?”笑声中双掌猛的劈出,四掌相交,发出郁雷也似的声音,震得躲在数十步之外的陈石星都感到耳鼓嗡嗡作响。

看来双方竟是功力悉敌,一柱擎天晃了两晃,章铁夫倒退三步,方能稳住身。

云瑚说道:“大哥,你还在犹疑什么?咱们当然应该出去帮一柱擎天!”

陈石星尚在踌躇未决,低声说道:“一柱擎天不会输给他的,咱们看一看再说吧!”不料就在这一瞬间,当前的形势又是突然一变。

那两个汉子躲到章铁夫背后,正自以为有了护身符,不料章铁夫突然反手一掌,把这两个汉子一齐击毙!临死之前的惨叫吓得云瑚也是不禁为之毛骨惊然!

一柱擎天喝道:“好呀,原来是你想要杀人灭口!你是何人?”

章铁夫笑道:“雷大侠,我是帮你下手。反正这两个人亦已给你的掌力震伤内脏,决计不能活了,何必还要让他们多吃苦头?”

一柱擎天冷冷说道:“阁下好狠的手段,雷某还要领教数招!”

掌风呼呼,砂飞石走。闪电之间,双方已是拼了三掌,最后一次双掌并不相交,章铁夫侧身一让,两股掌力向同一方向扫去,“轰”的一声,把一块石头打得粉碎。

云瑚正想叫陈石星出去,场中却忽然罢手不斗了。章铁夫闪过一边,哈哈大笑起来。

一柱擎天怒道:“你笑什么?”

章铁夫笑道:“久闻一柱擎天刀掌双绝,今日幸会,果然名不无虚。只是你和我拼掌,却是未免有点不聪明了!”

一柱擎天哼了一声道:“你以为我打不过你?”

章铁夫道:“不是这个意思。咱们已经对了四掌,料想你也应该知道我是何人了吧?咱们再比下去,或许是我斗不过你,你要胜我,恐怕少说也得三百招开外吧。再过三两天,你还要赶莲花峰之会呢!在那个场合里,说不定还会有人与你为难的。我对你却并无恶意,你何苦为我耗损真力?”

一柱擎天呆了一呆,说道:“阁下的混元一忌功也是我生平仅见,你太客气了,再斗百招或许是我输给你也说不定。当今之世,有如此深厚的混元一忌功的只有一人,敢情阁下就是二十余年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回 恩怨难分悲侠士 琴萧合拍觅知音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广陵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