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陵剑》

第18回 别雁离鸿来锦瑟 振衣弹铗上莲峰

作者:梁羽生

云瑚诧异之极,和陈石星咬着耳朵说道:“咦,想不到章铁夫这老贼也来了。”

陈石星淡淡说道:“这有什么奇怪,此会的真正主人本来就是一柱擎天,他们正在互相拉拢,一柱擎天又焉能不请这位朋友呢?”

云瑚仍然不敢相信一柱擎天甘愿与章铁夫同流合污,说道:“只怕雷大侠是另有用意?”

“除了想巴结这个老贼,还有什么用意?”

“料想雷大侠不至如此不堪,再说这次的盛会,各方来的宾客纵然是龙蛇混杂,也还是侠义道居多,雷大侠敢带这个老贼参与盛会,却是不能不令人有点疑心,难道杨虎符也不知道这个老贼的身份?”

“只怕一般侠义道都给一柱擎天骗了。杨虎符足迹不出广西,章铁夫投靠豪门,在江湖上敛迹亦已有二十年之久,杨虎符不知道他,那也并不稀奇。”

云瑚忽地说道:“我看没这样简单,杨虎符约人上碧莲峰看好戏上演,恐怕就是瞧雷大侠和章铁夫的对手戏了。”

陈石星道:“那么咱们就不必争论了,看他们演的是什么戏吧!”

此时一柱擎天和章铁夫已经走到草坪中心,靠着一块岩石。坐下来说话了。

只听得一柱擎天说道:“老章,你现在明白我为什么约你来给杨虎符祝寿了吧?最初我还有点害怕你没有这个胆量来呢。”

章铁夫笑道:“我早已知道你是真正的主人了,你信得过我,我也信得过你,是你出面邀请,我还害怕什么?”

一柱擎天道:“我邀请你,并非仅仅因为我是主人,要请你这位贵客增光。我这点苦心,想来你也该会知道了吧?”

章铁夫道:“约略猜到几分,但还是请你细道其详的好。”

听到这里,云瑚也不禁有点怀疑起来:“难道他们真是一丘之貉。”

只听得一柱擎天笑道:“你所要见的人,这次纵然不能说是全都见到,也见到了十之七八吧!”

“不错,龙大人给我那张名单,敌我两边的人,的确是差不多都已经到齐了!”

“有人认出你没有?”

“给龙大人效力的那班朋友,有几个是认出我的,他们当然不会说破。”

“龙大人要你捉拿的那些人呢?”

“我想他们大概也还未知道我的身份,否则在我和他们通名道姓时,我虽然捏造假名,他们也会登时翻脸了。嘿嘿,不是我夸口,我的改容易貌之术,总还算过得去,我有二十多年不和江湖朋友往来,除非是老一辈和我相识的人,才能看出我的庐山真貌了!”

一柱擎天道:“最令你注意的人是谁?”

章铁夫道:“那还用说,当然是你的好朋友铁掌金刀单拔群了。”

一柱擎天道:“你没料到他也来吧?”

章铁夫道:“这倒不然,龙大人是早就得到风声了的。不过,我却没想到他就是你要动用‘八仙迎客’的贵宾了。”云瑚听到这里,不禁又喜又惊。心里想道:“单叔叔果然来了。原来‘八仙迎客’,迎接的贵客就是他。雷大侠和单叔叔是生死之交,想来不至于出卖他吧?但雷大侠为什么又要在这里和章老贼密谈呢?”听到这里,云瑚对一柱擎天的信心也不禁有点儿动摇了。

一柱擎天道:“为何没有想到?”

章铁夫道:“他虽然是你的好朋友,在一众宾客之中,他也是声望最高的一个,不过似乎也未当得起要用‘八仙迎客’这么隆重的礼仪。‘八仙’中的‘渭水渔樵’、黄叶道人、戒不嗔和尚等人,在武林中的地位也不过比他稍逊一筹而已。无论如何,铁掌金刀也还是不能和当年的张丹枫相比的。所以,老雷,你如何使得动‘八仙’去迎接他,我都猜想不透呢。”

一柱擎天缓缓说道:“八仙迎客,迎的并非仅仅是有铁掌金刀之誉的单拔群,同时也是迎接金刀寨主特别请他作为代表的使者!”

章铁夫早就猜到这一点了,不过他佯作不知,故意又再问道:“金刀寨主派他来做什么?”

一柱擎天说道:“如今朝廷正和瓦刺讲和,双方都要‘袭灭’金刀寨主这伙义军,金刀寨主派单拔群来的用意,你还不明白么?”

章铁夫道:“他是代表金刀寨主邀请各方豪杰相助。”

一柱擎天道:“一点不错,还是这样!”

章铁夫道:“你准备相助他们吗?”

一柱擎天没说“去”,也没说“不去”,只是淡淡说道:“你问我这句话,未免有点见外吧?”

这个回答,似乎早在章铁夫意料之中,随即哈哈笑说:“金刀寨主妄图以乌合之众抗击瓦刺大军,无殊以卵击石。到他那儿,帮他打仗,不但要准备捱苦,还要准备送掉性命,这是傻子才会做的事情,你老哥是聪明人,焉会干此傻事?何况咱们又正在合作得十分愉快呢?对不住,是我多此一问了。不过——”说至此处,故意稍作沉吟,看一柱擎天的面色。

一柱擎天道,“不过什么?可有什么事要我效劳吗?”

章铁夫道:“你真聪明,一猜就着。单拔群跑来游说各方豪杰去帮金刀寨主,你当然不会去的。不过恐伯还有一班傻子要去,所以咱们必须破坏他的这个计划,老雷,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一柱擎天道:“什么好消息?”

章铁夫道:“龙大人圣眷正隆,出京之前,曾蒙皇上召见,已经内定即将升任为兵部尚书了。龙大人的尊翁以前是做兵部尚书的,不过十年,他也得到这个职位,这不是圣朝佳话吗?”

一柱擎天道:“俗语说水涨船高,恭喜你啦!”

章铁夫甚为得意,笑道:“我有好处,还会忘了你吗?不过你可知道皇上为什么要让龙大人做兵部尚书,甚至将来拜相也有希望。”

一柱擎天道:“龙大人精明能干,强爹胜祖,皇上看重他,这正是圣主的知人之明呀。”

章铁夫道:“龙大人固然是精明能干,不过皇上要授他大权,却还是另有一个原因的。”

一柱擎天道:“可以说给我听么?”

章铁夫道:“当然可以。你也知道朝廷如今正想和瓦刺讲和,而龙大人和瓦刺是早已有了往来,即使在两国交兵的时候,双方的信使也是不绝往返的,皇上之所以要重用他,这才是最重要的原因。所以——”

一柱擎天接下去说道:“所以咱们千万不能让单拔群完成使命,是吗?”

章铁夫道:“对了,所以是非得请你鼎力帮忙不可。”

一柱擎天忽道:“你知道我约你到这碧莲峰是为了什么吗?”

章铁夫怔了一怔,说道:“在杨家不便说话,想必你是有什么秘密要告诉我?”

一柱擎天缓缓说道:“不错,我也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章铁夫心中暗喜,连忙说道:“什么好消息?”

一柱擎天说道:“杨虎符已经把十几个有意去投奔金刀寨主的人捉起来了,还有好几个龙大人所要逮捕的人,是他知道的他也都捉起来了。他是在酒中下了蒙汗葯,用特制的酒壶斟给他斟饮的,那人只知道他饮是酒醉,但如何处置,还得请你老兄设法替他善后。”

陈石星躲在暗处,听到这里,气得几乎爆了心肺,险些忍不住就要冲出去和他们一拼。云瑚连忙拉着他,在他耳边悄悄说道:“雷霆岳若是当真变节,你出去只是白送性命。小不忍则乱大谋,且听听他们再说什么?”

葛南威和那少女听到这里,却是诧异不已。原来他们都是准备去帮忙金刀寨主的,而且也早已和一柱擎天与杨虎符说过的了,此话若是当真,为什么他们又不把我捉起来呢?两个俱是不禁如此想道。要知葛南威虽没参加今日的寿筵,但假如一柱擎天和杨虎符要害他,那还是防不胜防的。至于那个少女,她不但参加了寿筵,还经杨虎符密室约见,可也一样安然无事。

这个“好消息”对章铁夫有利,章铁夫是想得到的,但“好”到这样的程度,却还是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呆了半响,说道:“原来杨虎符也是咱们一路的人了?”

一柱擎天道:“不错,我劝他识时务者为俊杰,总算他肯听我的话。”

章铁夫道:“他怎么知道龙大人要捉的是什么?”随即哑然失笑,自问自笑:“想必是你告诉他的,是吗?”

一柱擎天道:“可惜你只告诉我为首的几个人,不知我有没有记错?”于是把那几个的名字背出来。

章铁夫大喜道:“你的记性真好。但还有最紧要的一个人,不知你要如何对付?”

一柱擎天道:“你说的是铁掌金刀单拔群?”

章铁夫笑道:“不错,他可是你的好朋友呀!”

一柱擎天道:“为了替龙大人效劳,好朋友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谁叫他不识时务?不过他内功深厚,毒酒是害不了他的。说不定只好由我亲自出马,明天我和扬虎符约他密室倾谈,趁他不留意的时候,冷不防就点他的穴道。”

章铁夫大喜道:“这个计策最好,你的武功本来就不输于铁掌金刀,突施偷击,一定成功!”

听到这里,陈石星不由得又是吃惊,又是着急,和云瑚低声说道:“怎么办?他们要害单大侠呢!”

云瑚做梦也想不到一柱擎天会跟章铁夫同流合污,意乱心烦,茫然反问:“你说该怎么办?”

陈石星道:“我跳出去缠着他们,你赶快去给单大侠通风报讯。”

云瑚说道:“不行,你会送命的!”

陈石星道:“你要是不去报讯,单大侠也会送命的!”

云瑚当然知道单拔群的安危,事关义军的成败;但她也知道,陈石星若然出去,那是必死无疑!她又怎忍看见自己亲爱的人,转眼就要在自己的面前丧命?

正自踌躇,只听得一柱擎天已在接下去说道:“杨虎符这次帮了咱们的大忙,咱们可也不能把他当作外人才是。”

章铁夫道:“这个当然,我还要他继续帮忙呢!”他们是一面说话,一面在草坪上往来踱步的,此时刚好走到陈云二人藏身之处,距离不过十步左右的地方。

陈石星恨不得唰唰两剑,在他们身上刺个透明的窟窿,可是距离这样近,云瑚即使愿意按照他的计划去做,只怕她也是决计逃不了这两个一流高手的掌心,自己虽然拼着豁了这条性命,于事亦是无补。没奈何,又只好暂且忍耐,再等时机了。

心念未已,只听得一柱擎天说道:“我也正是在想,斩草就要除根,难得这一个机会,咱们应该来个一网打尽!”

章铁夫道:“你的意思是把咱们的敌人全部消灭?”

一柱擎天道:“首先是把龙大人所要捉拿的人一网成擒。那些没来赴宴的人,将来也一个个剪除,不过,你若要杨虎符帮这个大忙,可得信任他才好!”

章铁夫道。”你要我如何信任他?”

一柱擎天道:“要成此大事,只是我和杨虎符去做,恐怕还是做不成功的,须得有人帮忙。老章,你说过龙大人有一张名单给你,敌友两方的名字,都写得清清楚楚。请你把这张名单交给我,让我拿去给杨虎符,好吗?”

章铁夫道:“啊,你要这张名单?”

一柱擎天道:“若然没有这张名单,焉能分清敌友?老章,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你要杨虎符帮忙,就该把他当作自家人看待。”

章铁夫迟疑半晌,说道:“杨虎符得了这张名单之后,会不会万一变卦呢?”

一柱擎天怫然说道:“你不信任杨虎符也就是不信任我,好吧,你既然这样多疑,那就算了!”

这一瞬间,章铁夫已经反复思量,转了好几个念头,终于决定冒这个险,心想:“倘若没有他们的帮忙,莫说一网打尽敌人,只一个铁掌金刀单拔群,恐怕我就对付不了。”

于是章铁夫连忙赔笑说道:“雷兄,你别误会,我怎能不信任你呢?不过这张名单关系重大,我难免要多加一点小心,多说两句,算我说错了话,你别见怪。好,这张名单,请你拿去给杨虎符呢!”

一柱擎天接过名单,看了一遍,小心藏好。哈哈笑道:“好,我马上就可以交给杨虎符。”

章铁夫听他笑声有异,不觉怔了一怔,“为什么他说马上就可以交给杨虎符?”问道:“名单已经交了给你,你还有什么话要在这里说的吗?”

一在擎天淡淡说道:“没有了!”态度好像突然冷淡许多。

章铁夫道。”那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回 别雁离鸿来锦瑟 振衣弹铗上莲峰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广陵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