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陵剑》

第22回 啼笑非非谁识我 坐行梦梦尽缘君

作者:梁羽生

陈石星吃了一惊,想道:“这人别的本领如何,虽然尚未知道,但只凭他这身轻功,江湖上已是罕见了。”

本来这人的轻功虽好,要追的话,陈石星也还可以追得上的,但因为不想泄露自己的行踪,只好由他去了。

发现了这样一个轻功高明的人偷入云家,陈石星不禁大起思疑:“想必是那人冒充段府家人的了,他当然不会是段剑平派来的,他究竟是什么身份呢?哼,莫非又是第二个章铁夫?”

想到此处,蓦地心头一动:“龙家耳目众多,消息灵通,莫非他们是得到了风声,知道云瑚已经回来?故此偷入她的家中侦察?”

陈石星心头怦怦乱跳,几乎按捺不住,他想偷入云家去看一看,看看云瑚是否真的已经回到家里。

虽然云瑚必须等待段剑平的伤好之后才能离开桂林,但她却是很有可能赶在陈石星之前回到大同的。因为他们有日行千里的骏马,而陈石星则是步行。段剑平受伤虽是不轻,但他内功深厚,十天半月之内恢复如初,那也并不稀奇。

陈石星心情矛盾非常;他害怕碰见云瑚,却又希望云瑚真的是单独回家。

一阵冷风吹来,陈石星吸了一口凉气,不禁心头苦笑:“我何必如此胡乱猜度,瑚妹回来也好,不回来也好,我都是应该替韩姑娘办妥她的事情的。她可是真正和我有八拜之交的兄妹呢!我可不能因为害怕碰见瑚妹,就不去替她找金刀寨主了。”但要找到金刀寨主,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雁门关外,是数百里的无人地带,在起伏的群山之中,也不知金刀寨主的山寨是在哪座荒山,哪座野岭?

他出了雁门关,第三天了,连一个人影也见不着,要打听也无从打听。幸好他准备的干粮相当充足,路上还可以猎取鸟兽充饥。

虽然有信心迟早可以打听得金刀寨主的下落,但在荒山里独行,接连三天都不见人影,也是不禁暗地泄气了,运气可是真坏,上次还能够碰见江南双侠,这一次却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找着一个知道金刀寨主下落的人了。

不过,也幸亏上次有江南双侠带他走过一段路程,他的方向总算没有走错。

这一天正当他自叹运气太坏的时候,忽见有两个人从树林里走出来。陈石星大喜过望,连忙迎上前去。

可是要打听金刀寨主的消息,却不能随便向人开口的,他也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对方也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即使他们知道,恐怕也未必敢告诉他。

他正在考虑如何开口,那两个人已经和他打招呼了。

第一个先自笑起来道:“今天运气总算不坏,碰着一个人了。”

第二个跟着就问他:“你是山里的猎户吧。贯姓是——”他见陈石星手里提着一只刚刚射下来的大雁,但又没有背着弓箭,脸上不觉现出一点诧异的神情。

这两个人的口音听得是同一个地方的人,但腔调却是有点阴阳怪气,听来颇觉得刺耳。

陈石星怔了一怔,大为失望,“听他们的口气,他们似乎也是外来人,和我一样,他们跑到这里来做什么,难道也是要找金刀寨主?”

“我姓陈,是一个收买山货的小商人。你们贵姓?”陈石星只好先行对他们进行试探了。

“我姓张,他姓王,我们是从大理来的。对不住,我见你拿着这头大雁,好像是刚刚打下的吧?我误会你是猎户了。原来你是一位老板,失敬,失敬。这可更好了!”

陈石星不懂为什么是“老板”就比猎户更好,但听得他们说是从大理来的,却是不禁心头一动,分外留神了。

陈石星故意说道:“我不过是在大同开一间小小的山货铺子,还是用朋友的钱开的。那算得是什么老板?”

那自称姓王的人说道:“对了,我真糊涂,一听你的口音,就应该知道你是住在大同城里人。做你们这行生意的在大同城里是很多的,对吧?不论大小,总是一个老板。咱们今天能够在这个地方相会,也总算有缘。要是不嫌弃的话,咱们交个朋友如何?你有什么困难尽管向我们开口。”。

稍加试探,陈石星立即发觉他们说的竟是连篇谎话。

第一,他们自称是从大理来的,他们的口音却完全不像大埋人。

这一点也许还可以解释为他们是客居大理的外地人,第二个破绽就更大了。陈石星只说他在大同开店,那姓王的却说一听就知道他是大同城里人。陈石星的桂林口音和大同的口音,正是所谓“南腔北调”,相差甚大的。

第三个破绽,他们为何“对一个初相识的人,就说到要帮忙的话。虽然可以解释为他们听到陈石星是借钱开的铺子,故而有此表示,但这份热心,不也嫌过份了一点么?“礼下于人,必有所求。看来他们是有甚图谋的了。我暂且不忙揭破他们,听听他们还有什么谎话。”

剑及履及,那自称姓王的汉子说过了要帮忙陈石星的话头之后,就拿出两封银子送他,说道:“陈兄,这一百两纹银,你拿去使用。”

陈石星眉头一皱,“你我萍水相逢,我怎能就要你的银子?”

那汉子笑道:“咱们现在已经是朋友了,常言道得好,朋友有通财之义,阵兄,你刚刚说过,宝号是借钱开的,这笔银子你就拿去还债吧,要是不够,咱们还可商量。”

陈石星道:“纵然你们把我当作朋友,但常言道得好,无功不受禄,我也不敢要你的银子呀!”

那汉子哈哈一笑,说道:“陈兄,你真是君子,那么,这样吧,你也帮忙我们一件事情,你就可以心安理得的收下这笔银子了。”

陈石星道:“不知两位要我帮忙什么?”

那姓张的男子慨声说道:“金刀寨主在什么地方,你可以告诉我们么?”

陈石星假装吃惊的样子说道:“我,我是一个做小买卖的正当商人,可、可不知道什么金刀寨主、银刀寨主。”

那姓王的汉子笑道:“陈兄,你不用害怕,我们不是公差,不会把你捉去坐牢。实不相瞒,我们是来投奔金刀寨主的。”

陈石星道:“我委实是不知道呀!”

那汉子眉头一皱,说道:“陈兄,这你就不老实了。我们是诚心和你交朋友的,请你也打开天窗和我们说亮话吧。”

陈石星道:“你们要我说什么呢?我、我,委实是——”

那姓张的汉子道:“别说你不知道了,倘若你不是和山寨有往来,你怎敢到这里来收买山货?”

陈石星这才说道:“好,那我就和你们直说吧。不错,我是认识山寨的人,也可以带你们去找金刀寨主,但我可得先知道你们……”

那姓王的汉子连忙说道:“陈兄,你要知道什么?”

陈石星说道:“两位是从大理来的,大理段府的小王爷,不知两位可认识吗?”

那姓王的汉子哈哈笑道:“实不相瞒,我们正是段府的门客。这次前来投奔金刀寨主,事先也是请准了小王爷的。本来小王爷也要来的,不过他是树大招风,暂时还不便轻举妄动。”

陈石星缓缓说道:“原来你们是段府小王爷的亲信,失敬,失敬。”,

那姓王的汉子哈哈笑道。”陈兄,如今你已知道咱们都是自己人了,你可以放心告诉我们了吧?”

不料笑声未已,陈石星忽地出手,只听“卜通”一声,那姓张的汉子先给他点着穴道,倒在地上。跟着就抓那个姓王的汉子。

那姓王的汉子本领高强一些,陈石星一抓竟没抓着他,他身躯一矮,霍地就是一个摔角中的招数“肩车式”反扳陈石星双肩,只要陈石星脚一离地,就要给他摔了出去。

“摔角”是蒙古武士的看家本领,陈石星懂得中土的各派武功,摔角可没有学过,冷不及防,竟然被他举了起来。

可是陈石星虽然脚已离地,那汉子却是抛他不动,肩头就像压着千斤重物似的。突然间肩头痛如刀割,琵琶骨已给陈石星抓着。

陈石星陡地喝道:“你们不是汉人,你们是瓦刺鞑子!”

那两人的身份突然给陈石星喝破,不觉都是大吃一惊,面色倏地变了。

那自称姓王的汉子强辩道:“你的眼力不错,我们的确不是汉人,我们是大埋的彝人。只因知道小王爷和金刀寨主甚有交情,是以冒认他的门客。”

陈石星冷笑斥道:“胡说八道,我刚从大理来,能够瞒得过我?我已经知道你们的身份了,你还不说实话,那只有自讨苦吃。好,先给一点厉害你尝尝!”

陈石星手上加了把劲,那两人觉得浑身的关节都好像给利钉刺插一般,那自称姓张的汉子首先难以忍耐,叫道。”好汉,饶命!你松一松手,我说实话。”

陈石星减轻抓他的力道,那人颤声说道:“我们是从瓦刺来的,但我们是奉命而来,身不由己。”

陈石星道:“奉谁之命?所为何事?”

在他减轻抓这姓张的汉子的力道之时,同时加重了抓那姓王的汉子的力道,那人杀猪般的大叫起来:“我,我也说实话了!”

那冒称姓王的汉子说道:“我们是奉了将军之命来侦查金刀寨主的下落的。”陈石星所料不差,果然是瓦刺派来的“细作”。

陈石星心念一动,赶紧便问:“那么金刀寨主原来在什么地方,你们料想是应该知道的了?说得详细一些,谁说得详细,我就减轻谁的惩罚。”

那姓张的汉子道:“不错,我们来的时候,官长有张地图给我们看的,不过,不过……”

那姓王的喘过气,抢着说道:“这张地图在我身上……”

陈石星喝说:“好,你拿出来,你先说!”

那人解下身上穿的皮袄,把皮袄撕开,拿出一张地图交给陈石星。陈石星心想:“收藏得如此秘密,要是我自己去搜,只怕还当真的搜不出来。”

这两人争着说话,陈石星从他们的口中方始得知,原来瓦刺的内争已经平息,由三王子毛里核继承汗位,称这延可汗。整军经武,义图南侵。他们不怕明朝官兵,却怕金刀寨主。上次他们围攻大同,曾遭金刀寨主切断他们粮道之苦。是以这次定下计划,先要消灭金刀寨主,方敢长驱直人。

可是金刀寨主深通兵法,他庸无定址,行踪飘忽,兵力固然是分散在荒山野岭之中,发号施令的“总舵”也是经常搬移的。瓦刺细作要想刺探军情,谈何容易。

这两人是瓦刺边关守将巴尔塞元帅的手下,巴尔寒挑选这两个人来做细作,不是由于他们的武功好,而是因为他们都很机灵,而且会说汉语。

那自称姓张的男子道:“两国交兵,不斩来使,请好汉手下留情。”

陈石星冷笑道:“你们可以冒充汉人,这句汉人的成语,你却用错了,你们是刺探军情的细作,也敢自称使者?”

那自称姓王的汉子忙哀求道:“我们虽然不是使者,也是奉命而行。请好汉念在我们说了实话!”

“三天之前,你们是否到过云家?”陈石星问道。

“实不相瞒,我们根本没有到过大同。凭我们这一点本领,也决计不敢去招惹云大侠。”那自称姓王的汉子说道。听他的口气,似乎还未知道云浩已经死了。

陈石星不觉猛然一省,“这话倒有几分可以相信,他们若然是到过大同,应该听得出我的口音绝对不是本地人的。”

陈石星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饶!”用力一捏,捏碎了两人的琵琶骨,喝道:“给你们金创葯,你们自己敷上。不杀你们,已是便宜你们了,快给我滚!”

打发了那两个姦细后,陈石星按图索骥,过了两天,果然找到了金刀寨主的旧日总舵,大大小小。约有十几座营垒散布在深山老林之中。但见两头黄鼠狼从一个碉堡中跑出,另一个营帐则飞起了一群乌鸦。陈石星见此荒凉景象,不由得心中慨叹:“想不到这个曾是英雄们叱咤风云的地方,如今却变成了禽兽牺息的所在。”

此时早已是入黑的时分了,那些营垒是分布在方圆数里之内的山头的,陈石星料想无人,也无心踏遍每个营垒去视察了。他连日来奔波,颇有倦意,于是随便进入一个营帐,打扫干净。纳头便睡。

也不知睡了多久,朦胧中忽地听得似是马嘶之声,陈石星惊醒过来,定一定神,知道自己没有听错,不觉喜出望外,“我的运气可还当真不坏,我只道守株待象,不知要守多少天的,谁知第一天晚上,就有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回 啼笑非非谁识我 坐行梦梦尽缘君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广陵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