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陵剑》

第23回 缠绵思尽抽残茧 宛转心伤剥后蕉

作者:梁羽生

陈石星心神一荡,强自抑制,定了定神,说道:“那位韩姑娘呢了?”

云瑚说道:“她在这里和我同住一晚,第二天她就走了。”陈石星道:“她上哪儿?”

云瑚说道:“你别着急,待会儿就告诉你,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陈石星翟然一省:“我怎么可以忘掉段剑平?”问道:“段大哥不是和你一起来的吗,怎的也不见他?”

云瑚这才微笑说道:“韩姑娘虽然是骗你来此地,但也不是骗你的,她不是告诉那位茶馆老板,说是找到了一位朋友带她去找金刀寨主吗?”

陈石星诧道:“这是真的?哪位朋友?”云瑚笑道:“带她去找金刀寨主那位朋友就是段剑平!”

陈石星恍然大倍,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说道:“我真糊涂,早就该想到的。”

云瑚说道:“他们是骑着江南双侠的白马,一定会找得到的。此刻他们恐怕早已到了金刀寨主那儿了。”陈石星心乱如麻,半晌说道:“其实他是应该和你一起去的。”

云瑚似笑非笑的说道:“你舍不得你的芷妹给他抢走?”陈石星喟然叹道:“当初我把他送到一柱擎天的大弟子家里疗伤,就是希望、希望能够——”他想说的是“希望能够撮合你们一段良缘”,不知怎的,却是期期艾艾,不好意思说出口来。

云瑚嗔道:“多谢你的好心,但你却把我和段大哥都不当作人看待了。”

陈石星吓了一跳,说道:“瑚妹,你言重了!对段大哥,我是敬重都来不及呢。对你,我也只是希望你好。”

云瑚缓缓说道:“但你可知我和段大哥是人,我们不是一件东西,怎能任由你摆布?我喜欢什么人,我有我自己的主意。”

说到这里,云瑚方始换上笑容,指头一戳陈石星额角,说道:“你知错了,我就不责骂你。你知错了吗?”

陈石星低下了头,心里甜丝丝的,像一个受了老师责骂的小学生,满面通红,讷讷说道:“是,我知错了!”

云瑚嫣然一笑,说道:“好,姑且饶你这次。那颗红豆你还藏着吗?”

陈石星把红豆拿了出来,说道:“我焉能把它失掉?”云瑚接过一看,说道:“只是色泽有点黯淡了。”

陈石星说道:“那或许是因为它沾上一点灰尘的缘故。”云瑚把红豆在掌心揉搓几下,笑道:“不错,拂拭过后,果然它又恢复了原来娇艳的颜色。”

两人借红豆寓意,表露情怀,相视而笑,莫逆于心。陈石星心中的灰尘也好像给云瑚拂拭干净了。

云瑚忽道:“段剑平也有一件礼物托我送给你。”

陈石星怔了一怔,“什么礼物?”

云瑚指着那张古琴说道:“这本来是你送给他的,如今他送还给你。”

陈石星“啊”的一声说道:“当初我把这张琴送给他,一来是报答知音人;二来我以为,以为……”云瑚望他一眼,说道:“以为什么?你尽往歪处想,都想错了。”

陈石星心里甜丝丝的,不敢作声。

云瑚继续说追:“段大哥也懂得你的意思,所以他不愿意受你这件礼物。如今他托我送还给你,他要我对你说,他的用意和你当初把这张琴送给他的用意一样。”陈石星心里更甜,脸上也更红了。

云瑚说道:“他虽然没有接受你的礼物,却已很感激你的友情。刚才我弹的那首曲辞,就是他教会我的。”陈石星又一次自责糊涂,笑道:“其实我早就应该想得到是他教你弹的了。听了你弹这曲,我还以为韩芷假扮,真是可笑。”

云瑚似笑非笑的说道:“那是因为你的心上,也有一个芷妹的缘故。”

陈石星忙道。”你别误会,我和她虽然也是兄妹相称,但在我心里,你,你和她,却,却是并不相同的啊!”他拙于言辞,不懂如何解释方始恰当,不觉涨红了脸。

云瑚“噗嗤”一笑,说道:“你这样着急作甚,我是和你开玩笑的。”接着说道。”那天晚上,找出来找不见你,回去也曾弹过这曲。没想到没把你引来,却把你的芷妹引来了。这几天,我知道你将要回来,每天晚上,也都在弹这一曲。”陈石星大为感动,说道:“瑚妹你对我的苦心,我真是十分感激。”云瑚笑道。”当初你把这张琴送给段剑平的时候,想不到会有今晚的结果吧?你满不满意?”

陈石星低声说道:“这个结果已经好到出乎我的意想之外。”

云瑚若有所思,半晌说道:“我还希望有一个更完满的结果。”

陈石星怔了一怔:“什么更完满的结果?”云瑚说道:“要是你的芷妹,能够嫁给我的段大哥,那就更美满了。瞧他们倒是很般配的一对。”

陈石星想起一事,问道:“对啦,我也正想问你,你们骑的是江南双侠的坐骑,应该比我早几天就来到大同的。”

“那是因为我们在来大同的途中,碰上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哪人是谁?”

“你还记得‘八仙’之中的那个胖和尚么?”

“你说的是和黄叶道人作搭档的那个戒嗔和尚么?”

“不错。”

“这胖和尚像一尊弥勒佛似的,笑口常开,甚为滑稽有趣,我怎能不记得他?他怎么样了?”

云瑚叹口气道:“可惜在我们碰上他的时候,他已是笑不出来了。”陈石星吃了一惊道。”他遭遇了什么不幸事情?”

“在莲花峰之会过后,他和黄叶道人到关中去访渭水渔樵,准备结伴一起到金刀寨主那儿去。他们没见着渭水渔樵。却得到渭水渔樵留下的一封信,信上告诉他们一个重要的消息。”

“什么消息?”

“是龙文光那老贼私通瓦刺的消息。”

陈石星大惊道:“龙老贼好歹也算朝廷的大臣,竟有这样的事?”

“瓦刺派出一个密使,带了瓦刺可汗的密信前往北京,另外还带了许多重宝送给龙老贼,信件内容虽然无人知道,但料想也定是对中国不利的了。”

“这当然的了,但不知这个消息可靠吗?”

“戒嗔和尚与黄叶道人就是因为夺那封密函至遭不幸的,怎不可靠?”当下把事情的经过,说给陈石垦知道。

“渭水渔樵有一位朋友是住在瓦刺的京城的,他有许多瓦刺朋友,消息甚是灵通。他打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在那密使还未出发之前,立即派人通知渭水渔樵。

“那个密使前往北京,有两条路好走,渭水渔樵在瓦刺的那个朋友却不知道他会选择那条路线。

“渭水渔樵得知这个重大的消息之后,由于时机紧迫,无法从容部署,邀请同追去分头鲍截,只能由他们二人到第一条路线侦查,再留下一封信,请黄叶道人与戒嗔和尚往第二条路线侦查。他们是早有约会,知道黄叶、戒嗔会在几天之内来到的。”云瑚继续说道:“黄叶道人和戒嗔和尚在途中碰上了瓦刺密使那一行人。

“当晚他们就去盗密件,不料给瓦刺的高手发现了,一场剧斗,寡不敌众,黄叶道人不幸死了。”

陈石星这一惊非同小可,“黄叶道人是当世有数的剑术高手,七十二手连环夺命剑法凌厉无比,想不到会死在鞑子手里!”

云瑚叹道:“他是为了要使得好友能够脱身,以两败俱伤的剑招和瓦刺的三个高手同归于尽的!”

“戒嗔和尚呢?”

“戒嗔和尚伤得也是不轻,还幸终于脱险。我们碰上他的时候,他又是欢喜,又是伤心,把这个消息告诉我们,他也就支持不住,倒下去了。”

陈石星大惊道:“戒嗔和尚,他,他他——”

云瑚说道:“他只是体力不支晕倒,没有毙命。

“他本来要我们把这个消息立即带给金刀寨主,但我们怎可以把他丢下不管呢?

“我们想,截劫既不成功,计算行程,那瓦刺密使恐怕也快要到达北京了。我们虽有日行干里的骏马,也是追不上他。反正龙文光这老贼勾结瓦刺已成定局,我们也不在乎早几天迟几天把这个消息送给金刀寨主了。”

陈石星道:“哦,原来你们是为了照料戒嗔和尚,所以迟了行程。”

“我们在荒山看护了他几天,他的病情好了一些,后来我们找到一家猎户,将他安顿在那猎户家里养伤,我们才继续行程的。”

“段大哥急急离开大同,想必是为了给金刀寨主送信了。”

“同时也是为了你的芷妹的缘故。我也不知她是什么原因。不愿意等你回来,第二天就要段大哥带她去找金刀寨主。”

“你是应该知道的,她是为了我们的缘故呀。”

云瑚面上一红,说道:“你已经把我们的事情都告诉了她么?”

陈石星道:“没有。不过她甚为聪明,见到了你,说起了我,她猜也猜想得到。”接着说道:“其实你也应该和他们一起去的。”云瑚嗔道:“你不喜欢和我见面吗?”

陈石星道:“当然不是。我只是觉得公事要紧。”

云瑚嗔道:“你别以为我只知儿女私情,我等你也是为了公事,我有另一套想法。”

陈石星道:“什么想法?”

云瑚说道:“我想你帮我的忙,咱们一起到北京去行刺那龙老贼。”陈石星道:“哦,原来你是这样想法,我倒错怪你了。”

云瑚一咬银牙,说道:“龙老贼骗了我的亲娘,害了我的亲爹,我一家家散人亡,都是受他所赐,血海深仇,岂能不报!

“不过这老贼如今已升任兵部尚书,又兼九门提督,我也知道要行刺他谈何容易,我是拼了这条性命去干的。陈大哥,你愿意陪我去冒生命之险吗?”陈石星毫不考虑,便即笑道:“到现在你还这样问我,这不是太过‘见外’了吗?能够和你同生共死,正是我求之不得的。”

云瑚笑靥如花,“陈大哥,我早就知道你会答应我的。所以我不敢把这计划告诉段剑平,只告诉你。”陈石星心里甜丝丝的,说道:“我谢你这样信任我。不过,段剑平是‘小王爷’的身份,你不让他冒这个险也是应该的。”

忽地想起一事,“龙家叔侄和他们的手下许多人都认识你,可惜我不懂改容易貌之术,那可如何是好?”云瑚说道:“你应该可惜的是,你跟你的芷妹相处了这许多日子,却没跟她学会改容易貌之术。”陈石星怔了一怔道:“啊!你已经知道她有这手绝技。”云瑚笑道:“你不用愁,你没学会,我已学会了。”

陈石星喜道:“你真是聪明,和她只是同住一晚,就学会了。”云瑚说道:“改容易貌之术,其实也并不难。不过你不肯学罢了。”

街外传来更鼓声,已经是四更了。

陈石星步出中庭,看月影西斜,想到明天又将与云瑚踏上新的旅途,内心充满喜悦。只听得云瑚唤他道:“陈大哥,可以进来了。你看看我扮得像不像你的芷妹?”陈石星诧道。”怎么你要扮她?我以为你还是扮作——”他一面说一面走进房间,“男子”二字尚未吐出口中,只见出现在他的面前正是一个俊俏的书生。

陈石星呆了一呆,说道:“我还以为你真是扮作韩芷呢,原来是骗我的。你扮作书生,那好极了。”云瑚笑道。”那晚你的芷妹来到这儿,就是作这个打扮的。她告诉我,她一直是女扮男装与你一路同行的,我是依样画葫芦,学生学老师。”

陈石星笑道:“咱们可以作异姓兄弟联袂进京了。”

云瑚打量了他一番,说道:“还不行!”

陈石星道:“什么不行?”

云瑚说道:“你这个小商人的模样和我同行,身份可是不配,你应该扮作一个贵介公子,身份和我一样,是进京赶考的秀才。”

陈石星道。”你这套秀才衣裳是早就准备好的吧?我可没有准备。”

云瑚说道:“你的身材和段剑平差不多,他还留有几件衣裳在这里,刚才我已替你改好了。”

陈石星换上衣裳,让云瑚替他施展改容易貌之术,揽镜一照,镜中的自己,果然变成风度翩翩的美少年。陈石星笑道:“我都几乎认不出自己来了,你即学即用的本领,当真是青出于蓝。”

云瑚笑道。”我或许不算太笨,但比起你那聪明伶俐的芷妹,我可是还有自知之明、知道差得远呢。嗯,说起你的芷妹,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来了。”

陈石星怔了一怔,问道:“什么事?”

云瑚推开窗门,看了一看天色,说道:“大概还有半个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回 缠绵思尽抽残茧 宛转心伤剥后蕉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广陵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