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陵剑》

第27回 痴男怨女情难解 伏虎降龙愿未酬

作者:梁羽生

这骈指点穴的功夫,乃是丘迟的独门手法,陈石星曾经见过韩芷使过的。

那卫士的声音突然也变了女声,一听不正是韩芷是谁?

此时和陈石星交手的那个卫士才有工夫说道:“陈大哥,果然是你,小弟乃是段剑平!”

三人在这样的情形之下相逢,不由得彼此都是惊喜交集。

原来段韩二人来迟了一个时辰,当他们来到龙家之时,园中已是大闹刺客了。

他们情知今晚已是无法下手,但那“刺客”是谁,却非知道不可。于是混在卫士堆中,假作帮忙他们搜查刺客。

段剑平道:“我先出去替你引开卫士。你快逃走!”

陈石星道:“我不能走!”

段剑平道。”为什么?”韩芷已然想到,连忙问道:“对,云姐姐呢?你是一个人来的,还是和她一同来的?”

陈石星道:“我正是因为她已经失踪,所以非找着她不可。”

韩芷吃惊过后,说道:“既然如此,那么,你还是躲在这里吧,我们出去打听一下消息。”

这“武陵源”内洞幽深,又有水声溪瀑,故此他们在里面小声说话,外面的卫士是听不见的。

但外面卫士的谈话,他们在里面却可以听得见。

有人说道:“怎么,这许久还未出来,我们进去搜搜。”

正当他们准备进去搜的时候,段韩二人走出来了,陈石星在里面捏一把冷汗。

只听得有人问道:“咦,你的额头怎么伤了?”

段剑平苦笑道:“不小心自己弄伤的。唉,我生怕真的有刺客藏在里面,一踏进山洞,就连忙舞剑防身。哪知刺客没碰到,却碰了石块。不小心给自己劈碎的石子打着了自己的额头。”

发问另一卫士道:“怪不得我好像听见有兵器碰击的声响,原来如此。”

那个不愿意进去搜查的卫士哈哈大笑。”活该,我早知道那些刺客不会这么笨躲在这个山洞里的,你偏不信!好啦,我们这里人手足够,用不着你帮忙了。你回你的防地去吧。”他哪知道段韩二人根本没有“防地”,他们是随便跟着一群卫士乱跑的。

陈石星松了口气,“幸亏段大哥应付得宜。”

不料段韩二人刚刚走开,另一个人又来了,这人是令狐雍。

令狐雍在各处巡视,走到这里,心念一动,问道:“武陵源搜查过没有?”

这一组的小队长答道:“刚刚有两个人进去搜过,并没发现刺客。不过他们不是我这组的,哪,他们就在前面,大人慾知详情,请过去问他们吧。”

令狐雍向前面望去,韩芷向段剑平使了个眼色,故意停下脚步,回过头来等他。

令狐雍依稀认得这两名卫士是日间随着自己上长城的,于是说道:“既然搜查过了,那就快到别处搜查吧。”心想:“反正是一个黑黝黝的山洞,有什么‘详情’好问?”

陈石星定下心神,仔细寻觅“武陵源”里是否有洞中洞,他拔剑扫荡满洞播结纠缠的藤蔓野草,没有发现洞中之洞,却发现了一块形状奇怪的石头。

这块石头状似屏风,是普通山上石头,和这“武陵源”里砌成盆景般的太湖石大不相同,石头形状丑陋,有了这块大石堆在洞中,反而破坏了景致。

陈石星心中一动:“莫非这块大石所封的就是洞中之洞?”当下默运玄功,全力一扳,大石好像连根从地上长出来似的,哪里能扳得动?

陈石星心头苦笑:“看来我是没有避秦渔父的幸运,只能坐困此间了。”只好闭目静坐,按照张丹枫传给他的内功心法,做起吐纳功夫,准备养好气力,再试一试。

本来做这吐纳功夫,是应该专心一志,最好做到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的,正当他运功之际,忽地听得外面有个人说话的声音,不但声音熟悉,而且提到云瑚,陈石星可不由得猛地一惊,竖起耳朵来听了。

说话的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龙成斌。

和他说话的是令狐雍。

令狐雍是第二次巡视到这里,碰上龙成斌的。

“龙大人怎样?”首先是令狐雍问道。

龙成斌哈哈笑道:“不过一场虚惊,丝毫也没损伤。那丫头倒是已落在我们的手上了。”

“那可要恭喜公子了!”“恭喜什么,我正在烦恼呢!”

“佳人亲自送上门来,还不值得恭喜吗?”

“唉,你不知道,那丫头倔强得很,我连近都不敢近她。只好暂且将她困在水牢之中,饿她几天再说。”

陈石星听到了云瑚的消息,心里又喜又惊。喜者是云瑚尚还生存,惊者是她被困水牢,自己却不知道水牢是在何处,怎样救她?

再听下去,可就说到他的头上了。

“陈石星那小子也还没有找到,你说我怎能放心?”龙成斌续道。

“除非这小子已经逃了出去,否则咱们有这许多人,翻转这了两个园子,总能找得着他。”

“这武源陵你们搜过了没有。”

“有两个人刚才搜过。”

“哪两个呢?叫他们来问一问。”

“他们不是这一组的,早已回原地去了。”

“那两个人叫什么名字?”

“我认得是日间曾随同咱们上长城的人,名字可不记得了。”

这组的卫士忙走过来说道:“禀公子,这两人是卢雄和郭杰。”

龙成斌怔了一怔,忽地叫了起来:“不对!”

那小队长吃了一惊,“什么不对?”

龙成斌道:“我刚才曾见到他们,他们是把守园门的,按照规矩,守门的卫士是决不能道自离开的!”

那小队长惊诧之极,说道:“这就奇了,我分明认得乃是他们!”

龙成斌道:“快去叫他们来!”

陈石星暗叫“不妙!”连忙继续在里面挖松大石周围的泥土。

人急智生,蓦地想起所学的上乘内功之中有借力挪移的功夫,情知危险很大,但也只能冒险试了。情急之下,气力也陡然大了许多,用尽全力,以这上乘的挪移功夫一扳,果然大石虽然未能搬开,但却略略向旁边倾侧一下,露出一道缝口。

陈石星当机立断,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一个吞胸腹,腹肌凹了两寸,恰好可以从这缝隙一钻而过。那略为倾侧一下的大石立即又合上了。

在这一瞬间,当真是由死入生,走了一个循环,险到极点!要是气力稍为支持不住,时间拿捏得稍为不准,只怕就要给大石压成一团肉饼!

令狐雍走进洞来,擦燃火石,定睛一礁,发现满地斩断的藤蔓,吃了一惊,“这小子果然是曾经在这里躲藏过,只不知他出去了没有?”由于满地零枝断蔓覆盖了挖松的泥土,令狐雍无暇细察,尚未发现。

他惊疑不定,只好先行出去,准备找到了龙成斌,问个清楚再说。

龙成斌倒并非忘记要告诉令狐雍在这“武陵源”里洞中有洞,而是他根本就没想到有人可以搬动那块重逾万斤的封洞大石。

陈石星松了口气,便即挥动宝剑,借助剑尖上的一点微弱光芒,在黑暗的地道中摸索前进,流水的声音在地底下传上来,声音沉闷,有点像是在一间小小的密不通风的屋子里打着闷鼓的声音一样。料想是那引入山洞的溪水,流入地下,和原有的地下的水汇合,形成一股潜瀑暗流,流向一处不知什么地方。

陈石星心里想道:“这洞中有洞,卫士不知,龙成斌自必是知道的。他只怕已经作了布置,在出口的另一端等待我了,不过,在这地道里更是束手待毙,无论吉凶如何,也必须冒险闯一闯了。”

走了一会,忽听得水声轰鸣,原来是山壁给地下的暗流冲开了一个裂口,在底下汇成了一个小小的水潭,看情形,这裂口大约还是不久之前才给冲破的。

陈石星无心理会这个裂口,正想绕过水潭,继续前进。就在此际,忽地隐约听得似有人声。

陈石星这一惊非同小可,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怎的竟似瑚妹在呼唤我呢?”怀疑是自己太过思念于她,以至产生的幻觉。

他伏了下来,凝神静听,水声轰鸣,再也听不见人声了。他心里叹了口气:“焉能有这样的巧事,看来恐怕还是我的幻觉!”哪知正当他失望之际,尚未起立之时,忽又听得两声呼唤:“石星,石星!”这次他听得甚为清楚,确实是云瑚的声音!

天下果然真的就有这样的巧事!

云瑚在明珠阁中伏,跌下陷阱,陷阱是个水牢。

她在半空中,一个“鹞子翻身”,青钢剑往下一伸,铮的一声,碰着一块石头。一个翻身,减缓了急坠之势,幸好没跌进水里。

性命虽得暂时保全,但已是不见了陈石星了。

仇未报成,反而失陷敌人手中。云瑚心中的悲愤可想而知。这一瞬间,她几乎想到自尽,幸亏她心里还挂念着一个陈石星,这才没有轻生。

水牢里黑黝黝的,四周是坚硬的石壁,脚下是无底的深潭。要想逃出去,那是决不可能的了。

忽地头顶透进一点光亮,原来是龙成斌揭开水牢上面的一块铁窗,伸进头来,把火把晃了一晃说道:“瑚妹,你没受伤吧?你要是受伤的话,我这里带有金创葯可以给你!”云瑚冷不防把扣在手心的一颗小石子射上去,上面开的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洞口,她在水牢底下打上七八大的高,哪能打得着龙成斌?龙成斌一听暗器破空之声,立即“乌龟缩颈”,叮的一声,石子碰着铁窗,跌下去了。

龙成斌“哎哟”一声,跟着笑道:“瑚妹,你怎的这样狠心,幸亏我没给你打着。”

云瑚气得咬牙切齿,喝道:“龙成斌,有胆的你就杀了我吧,否则我决不会放过你的。”

龙成斌笑道:“我怎么舍得杀你,难道你还不知道我多么喜欢你么?你现在身陷水牢,也难怪你生气。不过,我可是为了你好呀!你想一想吧,陈石星那小子有什么好,你宁愿跟他也不跟我?我为了免使你受他牵累,逼于无奈,只好委屈你,把你和他隔开。”

“你说的是真心话?”云瑚把声调变得稍为柔和,说道。

“当然是真的,若有虚言,天诛地灭!”

“好,那你下来和我说,我要和你当面说个明白。”

“你当真不依从我了?”

“说明白了,我再考虑。哼,你现在把我当作囚犯,叫我如何能相信你的诚意?”

龙成斌忽地笑了起来,说道。”你别把我当作小孩子了,我不会上你的当的。我当然希望你回心转意,但我知道你现在还没想通,待你多想几天,到了我相信你是真正回心转意之时,我再来放你吧。”

云瑚本想骗他下来与他同归于尽的,此计不成,心头绝望,几乎就想自尽。幸亏她想到了陈石星,才没行此拙计。

身处绝境,云瑚情不自禁的反复呼唤着陈石星的名字。

忽听得有个人低声说道:“瑚妹,别怕,我来了!”

云瑚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失声叫道:“我不是在做梦吧?陈大哥,当真的是你?”

陈石星道:“小声一些,当然是我!”

云瑚惊喜交集,“果然不是做梦,陈大哥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又是怎么能够来到此间的?”

“说来话长,你先背转身子。”

“为什么?”

“我是光着身子游进来的,我得先穿上衣服。”

云瑚面上一红,背转了身,过了一会,陈石星轻轻抚摸她的秀发,说道:“你可以转过身。”

这刹那间,两人情不自禁的拥在一起,过了许久许久,激动的心情稍稍平静下来,方始分开。

“先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陈石星道:“段大哥和韩姑娘我都已见着了!”

云瑚又喜又惊:“他们也来了。”

陈石星道。”是呀,日间在八达岭上咱们听见的萧声果然是韩姑娘吹的呢!”当下把刚才在“武源陵”里怎样和段韩二人相遇的经过告诉云瑚。

云瑚说道:“这可未必是好消息呢。”

陈石星道:“他们扮作龙家的卫士,令狐雍和一班鹰爪都没看出破绽。”

云瑚道:“他们扮的卫士是真有其人的,此事只可遮瞒一时,只悄终于会给揭发的。”

陈石星道:“不错,咱们可得早点想法出去。要是咱们未曾脱险,只怕他们也是不肯走的!”

但怎样才能出去呢?

云瑚说道:“陈大哥,我得见你最后一面,已是心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回 痴男怨女情难解 伏虎降龙愿未酬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广陵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