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陵剑》

第29回 闪电绝招寒敌胆 追风快剑破重关

作者:梁羽生

这一番恶战更为激烈,但他们这边的形势,也更为不利了。本领仅次于“渔夫”林逸士的“樵子”乐隐夫业已受伤,少了一个最得力的帮手;敌方却多了一个武功高强的长孙兆,而且还有大吉大休两个强手,他们送小王爷上楼,很快就会回来。

弥罗法师双轮交击,哈哈笑道:“渭水渔樵,刚才咱们还未分胜负,有胆的再来与我决个雌雄!”他明知乐隐夫业已受伤,仍然指名向他们挑战。

乐隐夫怒道:“斗就斗,我怕你么?”摇摇晃,舞起开山大斧,上前接战。弥罗法师闪开林逸士的鱼竿,双轮齐向乐隐夫推去,“当”的一声,和开山大斧碰个正着。乐隐夫“哇”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兀是咬紧牙根,不肯退后一步。

林逸士喝道:“欺负受伤的人,算得什么英雄好汉?二弟,听我的话,不要中这秃驴激将之计,让我来对付他!”弥罗法师哈哈笑道:“好律为基础,指导政党的实践活动。 ,你是英雄好汉,我和你单打独斗!”

陈云二人连忙奔上,双剑再斗双轮,只听得叮叮当当之声,宛如繁弦急奏,片倾之间,碰击了数十下。弥罗法师暗暗吃惊:“这两个小子的剑法怎的越发厉害了?”原来并非陈云二人比前厉害,而是因为弥罗法师在和林逸士两番恶战之后,气力已是差了一些。另一边,长孙兆和林逸士斗在一起。弥罗法师游目四顾,见己方已是稳操胜券,不过葛南威杜索素和十多个受了伤的叫化子还在拼命力战,高呼酣斗。俗语有云:一夫拼命,万夫莫当,这许多人拼命,瓦刺武士虽然强悍,也是不禁有点胆怯,只能结成方阵,围住他们。弥罗法师眉头一皱,喝道。”你们闪开,让我把这些讨厌的叫化子一个个都杀干净!”话犹未了,忽听得一个苍老的声音喝道。”是哪条恶狗胆敢如此乱吠?哼,哼,还有令你们更加头痛的老叫化在这里呢!”声到人到,只见一个背着大红葫芦的老叫化首先出现。

跟着这老叫化出现的是一群蜂拥而来的乞丐。原来这老叫化正是丐帮的帮主陆昆仑。他率领第三批丐帮弟子刚刚赶到。留下一小半在外面园子帮池梁、韩芷等人抵御龙府卫士,来宾馆驰援的约有二十多人。

二十多人数量上还是比不上刺瓦武士之多,但这批生力军一到,却是可以扭转危局了。黑夜之中,瓦刺武土也不知敌人来了多少,阵脚不觉大乱。

陆昆仑瞅着弥罗冷冷说道:“你敢情是自号天下无敌的瓦刺国师了,哼,你要杀叫化子,老叫化就送上门来让你动手,看你有何本领把我杀掉!”弥罗法师双轮推出,隐隐挟着风雷之声,来势猛烈之极。陆昆仑也不使用兵器,竟然就凭着一双肉拳对付。

掌风轮影之中,只见陆昆仑身形一晃,弥罗法师却退了一步。他的日月双轮,竟然给陆昆仑的劈空掌力荡开。

陆昆仑喝道:“来而不往非礼也,看掌!”弥罗法师也真不弱,瞬息间移步换形,避开正面攻来的掌力,双轮左右一分,夹击陆昆仑两胁,要令他的劈空掌力无法左右兼顾。

哪知陆昆仑似乎早已料到他有此一着,抢着一步,偏锋疾上,反手抓他肩上的琵琶骨。这一招是攻敌之所必救,弥罗法师收回日轮防身,陆昆仑也早已闪开了他的月轮了。弥罗法师自负平生无敌,不料他的日月双轮竟是奈何不了陆昆仑的一双肉掌,不由得暗暗吃惊:“这老叫化果然不愧是天下第一大帮的帮主,功力看来还在渭水渔樵之上。我却怎的这样不济了?”

其实两人的武学造诣固然是各有干秋,本身功力,也只是在伯仲之间,难分轩轻的。若在平时,弥罗法师有双轮在手,陆昆仑不用兵器,他也应该可以稍占上风。但此际,他已先后称渭水渔樵、陈云二人的双剑合壁恶斗了两场,此消彼长,自是难免稍处下风。

陆昆仑忽地拿下背上大红葫芦,说道:“且待老叫化喝够了酒再和你打!”张开嘴巴,俨似鲸吞虹吸,一下子把盛得满满的一葫芦汾酒全都喝光。

弥罗法师双轮高举,准备迎敌。陆昆仑道:“且慢。”弥罗法师道:“怎么,你不敢打了。”陆昆仑笑道:“咱们打了这许久,你滴水尚未沾chún,口渴不渴?”

弥罗法师怔了一怔,喝道:“我没工夫听你胡说八道,要打快来!”陆昆仑笑道:“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老叫化是想请你喝酒呀!”

弥罗法师怒道:“谁要喝你的酒!”

陆昆仑打了个哈哈,“你不喝也得喝。敬酒不吃,那就吃罚酒吧。”

说到“罚酒”二字,蓦地大口一张,喷出一股酒浪。弥罗法师只觉眼前白濛濛一片,生怕被敌所算,连忙闭上眼睛,狂舞双轮。

酒花雨点般洒在他的身上,虽然伤不了他,也令他感觉热辣辣的有点隐隐作痛。他怕给弄瞎眼睛,慌忙背转身子,接连退下六七步。

陆昆仑哈哈大笑,说道:“你敬酒不吃吃罚酒,这罚酒滋味如何?嘿嘿,哈哈,你既然不敢和老叫花再打,老叫化只好走啦!”

弥罗法师张开眼睛一瞧,只见身披的大红袈裟,竟然被射穿一个个小洞,好像蜂巢。饶他本领高强,见这情形,也是不禁骇然。

此时陈石星与云瑚双剑合壁,早已把大吉大休杀退,陆昆仑冲入瓦刺武土的方阵,把那些武士打得望风披靡。

弥罗法师惊魂已定,大怒喝道:“老叫化,你用诡计脱身,有胆的回来和我再战!”

陆昆仑笑道:“胜负已决,谁还与你纠缠?有胆的你来追吧!”

云瑚可以闭着眼睛在这园子行走也不会迷路,他带领陈石星进到人少的地方,左一个拐弯,右一个拐弯,不过一会,他们又回到“武陵源”了。

“武陵源”附近倒是静悄俏的看不到有卫士巡逻。原来所有的王府卫士都已调动去对付“入侵”的敌人了。“武陵源”僻处一角,既没发现敌人,是以本来在附近看守的卫士也都调走了。

陈石星穿过水帘,在洞口用传音入密的功夫说道:“我是陈石星,段大哥,你和戒嗔大师怎么样了?”

没听见段剑平的回答。里面黑黝黝的也不知有没有人。

陈石星吃了一惊,轻声和云瑚说道:“小心点儿,咱们进去看看。”两人拔剑出鞘,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往洞里走。

忽地似闻呼吸的声息,剑尖上的光芒也隐约可见两个人了。这两个人是盘膝坐在地上的。云瑚说道:“段大哥么?”仍然没见回答,那两个人动也不动。

陈石星这一惊更是非同小可,连忙擦擦火石,走近去看。一看之下,方始松了口气。

这两人正是段剑平和戒嗔和尚。他们盘膝坐在地上,双掌相抵。宛似老僧入定,对外间的一切,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段剑平的头上冒出热腾腾的白汽,戒嗔和尚的额角也正在沁出一颗颗豆般大小的汗珠,气喘吁吁。

陈石星是个武学行家,一看就知段剑平正用本身真力,助戒嗔和尚运行真气,推血过宫。淤血一化,戒嗔和尚的伤势当可减轻。此际,他们运功正是到了紧要关头,当然不能回答陈石星了。

陈石星又是欢喜,又是吃惊。欢喜的是他们都还活着,吃惊的是段剑平在连番恶斗之后,又替戒嗔和尚治伤,看他这个情形,显然亦已到了精疲力竭的田地。倘若元气耗损过甚,只怕救活了戒嗔和尚,他自身也得大病一场。当下连忙把手掌按在戒嗔和尚的背心,用张丹枫传给他的内功心法,一股真气,透过戒嗔和尚的背心的“风府穴”,替他推血过官。张丹枫所传的内功心法果然神妙无比,不过片刻,戒嗔和尚已是睁开了眼睛,苍白的脸上也有一点血色了。

陈石星道:“戒嗔大师性命可保无忧了,段大哥你歇歇吧。”段剑平知他之能,这才罢手。陈石星继续替戒嗔和尚推血过宫。再一会,戒嗔和尚嚷道:“行了,行了。我已经恢复一点气力了。大伙儿未突围,我要出去!”

段剑平见他焦躁不安,只好说道:“好,我这就背你出去。”戒嗔和尚拾起拐杖,说道:“别顾我,我自己会走。”他站起身来,正在试试用拐杖是否可以走路。陈石星忽地轻轻说道:“噤声,好像有人来了,你先躲一躲。”

过了一会,果然听得脚步声走进洞来。

陈段等人不觉吃一惊,说话这个人正是龙府的第一高手令狐雍。

跟着一个人说道:“死了我也要找着她的尸体。”这个人是龙成斌。

云瑚紧握宝剑,躲在暗处,注视着他,又是紧张,又是兴奋:“难得这小贼亲自送上门来!”

云瑚摒息以待,眼看龙成斌就要走到他们藏身之处,不料却被令狐雍忽地将他拉住。

龙成斌愕然问道:“什么事?”

令狐雍笑道:“公子,你猜得不错,是有人躲在这里。就只不知是不是你的心上人了?”当下火招一亮,喝道:“是谁躲在这里?还不赶快给我滚出来!”

原来戒嗔和尚受伤之后,呼吸重浊,令狐雍是练有上乘内功的人,听觉要比龙成斌敏锐得多,他一踏进洞口,就发觉了。

段剑平仗剑在戒嗔身旁,喝道:“令狐雍,你好歹也算得是个成名人物,欺负受伤的人可算不得好汉,我和你到外面去一决雌雄!”

令狐雍朝他看了一眼,哈哈大笑,说道:“原来是段府小王爷,嘿嘿,你的胆量可真不小,佩服,佩服。但要是我没看差的话,你也受了伤口啊!看在你这份胆量,我不愿欺负你,如今我以礼相请,就请你和这位大和尚乖乖的跟我走吧!”

戒嗔和尚骂道:“放你的屁,老子受了伤也要和你拼命!”

今狐雍眉头一皱,说道:“你们如此冥顽不灵,当真要迫我把你们揪出去不成?”

龙成斌亦已看出段剑平是受了伤了,心里想道:“令狐雍要摆什么武林高手的身份,我可无须!”于是说道:“你们如今已是我的俘虏,我可不理会你们是否受伤,你们不肯自己走,我只有把你们揪出去了。”

戒嗔和尚说道:“兔崽子,有胆的,你来吧!”

龙成斌大怒道:“好呀,就算你是一头老虎,也只是病,我还怕你不成?”

他刚一举步,令狐雍忽地喝道:“公子小心!”就在这一瞬之间,陈石星和云瑚已是突然出现,双剑一齐指向龙成斌了。

龙成斌这一惊非同小可,失声叫道:“救,救——”可他本来是要来找云瑚的,此时突然见她在面前出现,竟是吓得话不成声。

令狐雍也真不愧是个老练的高手,猝然遇袭,居然仍是毫不慌乱,应变奇速。龙成斌一个“命”字还未吐出口中,陡然间只觉一股力道向他推来,同时眼前一片漆黑。他已是给令狐雍轻轻推过一边。

令狐雍把手中的火摺向云瑚劈面掷去,随即中指一弹,“铮”的一声,把她的剑尖弹开。陈石星出剑刺他肩井穴,黑暗中令狐雍听风辨器,一个移形易位,呼的一掌劈出,这一招仍然是劈向云瑚。

双剑合壁,威力极大,不过可惜他们却不习惯于在黑暗中并肩作战,差之毫厘,双剑合壁的威功便要大打折扣,令狐雍用“声东击西”的打法,接连三招,都是猛攻云瑚,牵制陈石星对他的攻势。

双方性命相搏,心中也都是有点着慌。令狐雍忽地想起自己还有个帮手在旁,叫道:“公子,你快去呀!”

龙成斌惊魂稍定,不禁重新生起侥幸的念头。他本来有点鬼聪明,此时一听令狐雍叫他快去,登时就懂得了令狐雍的意思。

他当然不敢在陈云二人双剑合壁之下插进一手,但令狐雍形势不妙,料想亦不是叫他逃走;若是叫他逃走,用的应该是“出去”二字。

“对,我怎的忘记了他们有两个业已受了重伤的人!”龙成斌瞿然一省,“我打不过陈石星这小子,难道还对付不了两个受伤的人,嘿嘿,只要抓着一个,就可以威胁这小子乖乖的听我的话,一出这个山洞,云瑚这丫头也终须落在我的手中。”

山洞里乱石交叠,龙成斌打定主意,便即伏在地上,悄悄的爬过去。他知道戒嗔和尚受伤最重,先去暗算戒嗔。

哪知戒嗔和尚武功虽失,却还是个江湖上的大行家,他身经百战,对敌的经验可没失去。他故意装作丝毫未觉,待到龙成斌爬近他的身边,这才呼的一拐杖打下去,喝道:“哪里爬来的一条野狗!”

要暗算别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回 闪电绝招寒敌胆 追风快剑破重关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广陵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