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陵剑》

第30回 箕煎豆泣情何忍 凤泊鸾飘各自伤

作者:梁羽生

楚青云住在郊区,是西山脚下一个比较偏僻的山村。丐帮的北京总舵恰也正在西山,众人出城之时,已经商量定妥,由丐帮弟子照料大部分受伤的人,暂时在丐帮的总舵养伤。金刀寨主这方面的朋友,除了沈匡、周复二人之外,也到丐帮总舵居住,丐帮帮主陆昆仑和其他的人都住在楚家。

这次举事,重要的人物,死了一个“八仙”中的陶一樵,重伤了乐隐夫、戒嗔和尚与段剑平三人,其他丐帮弟子和沈周二人邀来的朋友,伤亡的更是为数不少。兴奋过后,大家的心头不禁都是如坠铅块,甚堪告慰的只是取得了那份密约草案,但怎样运用这份密约,他们可还须好好的商量。

当然首先还是忙于照料病人。

除石星云瑚和韩芷都在段剑平的病房,段剑平已经睡着,呼吸微弱。韩芷耳朵贴着他的心房,不由得忧心忡忡,虽然极力忍着眼泪任何比它更伟大的实体是不可能的。如果假定它仅仅存在于 ,眼眶亦已红了。

陈云二人正在安慰她,池梁走了进来,说道:“段公子内功深厚,暂时是没有性命之忧的。先让他安睡一觉吧。韩姑娘,请你出来,我有话要和你说。”

韩芷早就知道池梁是她父亲生前的唯一知己,她心中正有着无数疑团,希望得到池梁为她解答。

但此际她却是放心不下身受重伤的爱侣,虽然段剑平已经睡着,虽然只是要她离开一段不长的时间。万一他的病情有什么变化,万一他忽然醒来,不见她在身旁人道主义学说,社会变革和人类解放是其批判性和革命性所 ,岂不失望?

云瑚好像知道她的心思,柔声说道:“韩姐姐,你放心吧,他要是醒来,我们会替你照料他的。”

韩芷还有点踌躇,池梁忽地伸出中指,在段剑平的丹田穴轻轻一点。

韩芷当然知道池粱绝计不会害他,但池梁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却是令她不觉吃了一惊。

池梁笑道:“我是点了他的丹田穴,不过我这独门点穴功夫可是和一般的点穴不同的。我这点穴,一来可以助他凝聚真气,二来可以帮他熟睡恢复精神,对他只是有益无损。”韩芷这才放心跟他出去。

云瑚在她走了之后,和陈石星微笑说道:“你有否注意到池老前辈对韩姐姐的神情态度吗?”

陈石星心中一动,问道,“你觉得怎样?”

“池老前辈对韩姑娘好像是特别的好。”

“池老前辈对亡友的女儿特别好些,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啊,有什么值得奇异呢?”

“不,我瞧池老前辈对她的感情,不像只是关怀世侄女的感情。”

“那你说是什么一种感情?”

“我的感觉,竟好像是他把韩姐姐当作亲女儿一样!”

两人正在议论,忽见那老家人走了进来,说道:“陈相公,云小姐,陆邦主请你们过去商谈。”

陈石星知道段剑平这一睡最少得有几个时辰方能醒来,于是放心与云瑚离开病房。

走进一间密室,只见房间里已经有几个人在等着他们了。这几个人是:丐帮的帮主陆昆仑;“八仙”之首的渭水渔夫林逸士;金刀寨主派来的两位使者:沈匡和周复,还有作为主人家的楚青云。

除了主人之外,这几个人是代表了三方面的主要人物的,陈石星一见这人阵势,就知他们是在商量大事了。

果然陆昆仑一开口就说道:“陈少侠,云姑娘,昨晚辛苦了你们了,不过我还不能让你们歇息,因为还有大事要和你们商量。”

“帮主太抬举我了。不知是什么一件大事?”

“那份密约已经到了我们手中,我们要商量的就是怎样才能用之得当?”

陈石星谦让道。”兹事体大,晚辈也未曾经过深思熟虑,不敢乱出主意。”

陆昆仑道:“那么请林大侠先说吧。”

林逸士道:“龙文光这老贼通番卖国,罪不容诛,这份他亲笔签署的密约,就是罪证,咱们正好趁此机会,把他的罪证公诸天下,号召义师,除姦抗敌!”

周复说道:“这样干虽然痛快,但恐怕幕后主和的头子,还不是这龙老贼呢!”

林逸士瞿然一省,“你的意思,这个头子是指当今的大明皇帝。”

周复说道:“不错,要是没有得到皇帝老儿的授意,谅这官也不敢如此肆无忌惮的和瓦刺密使进行和谈。你想昨晚连御林军都开来了,满朝文武,谁还不知道他把瓦刺密使招待在家中?”

林逸士道:“那就索性连皇帝也都反了,反正朝廷早已把你们的金刀寨主当为叛逆,难道你们还怕造反不成?”

沈匡说道:“我们并不害怕造反,不过更紧要的还是要顾全大局。造反若是对百姓害多利少,那还是暂时不要造反的好。”

陆昆仑点了点头,“不错,事有轻重之分,主次之别。就当前的大局设想,我们的主要敌人应该是瓦刺掌权的人,而不是明朝的皇帝。”

林逸士道:“那么依沈头领的意思应该怎样?”

沈匡说道:“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意思,是我们的周寨主和大伙兄弟的意思。上上之策是使得官军不打我们,相反,要官军和我们联合抵御瓦刺。假如我们又打皇帝又打瓦刺的话,那只有使得自己的力量消耗,反而大大有利于瓦刺的入侵了!”

林逸士摇了摇头,说道,“这想法很好,不过正如你们刚才所说,皇帝老儿就是幕后主和的头子,他肯和你们联手抗敌吗?是不是有点妙想天开?”

周复说道:“皇帝老儿当然是不愿意的,所以我们就要利用这个机会,逼使他非和我们联手不可!”

林逸士道:“皇帝是要任何人都听他的话,你有什么办法可以令他听你的话?”

陆昆仑瞿然一省,“不错,所谓内疚神明,外惭清议,做皇帝的虽然可以任意胡为,但做了这等向外邦屈辱求和之事,他还是不能不顾忌老百姓的非议的。否则他也无须叫龙文光替他秘密进行了。”

林逸士冷笑道:“其实这也是慾盖弥彰而已,瓦刺密使来京也己半月有多,满朝文武还有谁不知道?”

陆昆仑道:“那又是另一回事了,文武百官知道,也只能在暗地里耳语私议,谁敢公开说出来?皇帝高高在上,只要这些私议没传入他的耳朵,他就还可以自欺欺人,当作别人不知道的。”

林逸士道:“那又怎样?”

楚青云道:“皇帝不想别人知道,咱们的办法,就是要他知道已经有人知道!”

林逸土道:“用何办法?”

楚青云道:“我有一位世伯,正是官居御史之职,他为人刚正,平生忧国忧民,素来是以忠臣自诩的,我去找他,把这份密约给他看,请他上疏弹劾龙文光,如此一来,皇帝为了避免自己牵连在内,就只好牺牲这个姦臣了,你们看,这办法行么?”

原来楚青云乃是官宦人家后代,他的祖父、父亲都是曾经做过京官的。

沈匡想了一想,说道:“这方法虽然是好,但有一个甚大的破绽!”

楚青云道:“什么破绽?”

沈匡道:“要是龙文光问他,这份密约,你是怎样得来的?他该怎样回答?恐怕弹劾不成,你这位敢言的世伯,就先要背上‘通匪’的罪名!一个想做‘忠臣’的人,又岂敢背上这个罪名?何况龙文光还可以不承认事实,反而指责他是勾结叛逆,造谣生事呢!”

楚青云颓然说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还有什么办法好想?”

沈匡说道:“楚兄不必灰心,你的主意是好的,只须换一个人!”

楚青云道:“换什么人?”

沈匡道:“不用御史代奏,换咱们的自己人去见皇帝!”

林逸士吃惊道,“让咱们自己人去,这办法行得通吗?”

沈匡道:“只要能见着皇帝,皇帝就非听咱们的话不可!”

“为什么?”

“咱们的办法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我还是不大懂得你的意思,可否请你说得明白一些?”

“皇帝统治臣僚,不是最擅于用威胁利诱的方法吗?”

“哦,你是要用威胁利诱双管齐下的手段对付皇帝?”

沈匡好像知道他的心事,缓缓说道:“我可不是异想天开,做皇帝的最紧要的是什么,是想坐稳江山,保持帝位。他要对瓦刺屈辱求和,无非也是为了这个目的,你说对吗?”

林逸士不觉点了点头,说道:“不错!”

沈匡继续说道:“咱们告诉他,要是他不肯和我们联手抗敌,我们就把这份密约公诸天下,让老百姓知道,皇帝是要投降的,不能指望朝廷来保护他们。另一方面,我们号召义师,替老百姓出头抗敌!”

陆昆仑笑道:“这的确可以吓得皇帝老儿吃一大惊,他本来就已害怕你们的金刀寨主,要是咱们当真这样干的话,金刀寨主更得民心,义师一起,他的龙位还能够坐得稳吗?”

沈匡说道:“要是他答应和我们联手抗敌,我们就答应拥戴他做皇帝,替他保这江山。至于他向瓦刺求和的秘密,我们当然也不会外泄。这样,他权衡利害,理应知道何去何从?”

林逸士道:“不过这样他是被迫和我们联手,恐怕还有反复。”

沈匡说道:“只要官军不敢和瓦刺合作来对付我们。已经是对抗敌有利的了,何况外祸当前,军官也是老百姓出身,十九要抵鞑子的。纵有反复,亦无须过虑!”

终于大家同意这个办法,跟着就是商量人选的问题。

林逸士道:“这个人必须有胆有识,这是无须说的了。他还必须轻功超卓,本领高强。否则如何能偷进禁宫?只怕未曾见着皇帝,早已给大内卫士杀了!”

此次聚会的群雄之中,论武功以丐帮帮主陆昆仑最强,论轻功以渭水渔夫林逸士最好。但一来他们是首脑人物,需要主持大局;二来昨晚之战,林逸士虽没有受到严重内伤,亦已大伤元气,最少恐怕也得调养十天半月,方能恢复原来的轻功。

陈石星自告奋勇,“要是各位不怕我年轻识浅,本领低微,难当大任,我不揣冒味,讨这差使!”

陆昆仑道:“陈少侠太客气了,以你的胆识武功,自是上上之选,不过你只单枪匹马,这……”

话犹未了,云瑚已是急不及待的抢着说道:“陆帮主,请你老人家许我跟陈大哥一起去!”

他们双剑合壁的本领,众人都曾见过,而且云瑚的轻功也极了得,他们联袂入宫,纵使事不成功,脱险也有希望。于是陆昆仑首先同意,林逸士则尚在沉吟,他顾虑到云瑚是个女子,恐有不便。

云瑚继续说道:“让我去见皇帝,还有一样便利,提起我爷爷的名字,那皇帝老儿大概还会记得的。”要知她的祖父云重是明英宗时的武状元,曾任御林军统领,对国家有过很大的功劳,当今皇帝朱见深乃是英宗的长子,在做太子的时候,就曾经到过她的家里,和她的祖父、父亲都是十分熟识的。陆昆仑道:“对,你若见了皇帝老儿,不妨提起令祖、令尊,说不定他对你的话会比较容易听得进去。”终于,大家一致同意让他们二人担当这个重任。

陆昆仑道:“敝帮弟子有人和宫中的小太监认识、我想贿以重金,当可买通一两个小太监给咱们画出皇宫建筑的大略图形。当然也还是要碰运气,但比较来说,则不至于盲人摸象了。”

众人商量具体进行办法,陈石星挂念段剑平,便与云瑚先行告退。

段剑平尚在熟睡之中,池梁与韩芷也还未回来。

池粱带领韩芷走进屋后的松林,一路上都没说话,好像怀着很重的心事。

韩芷不觉起疑:“他要和我说些什么呢?为什么不能在屋子里说?”

走到松林深处,池梁的脚步是停下来了,但仍然没有开口说话。

他凝视韩芷,神情甚为古怪,好像又是欢喜,又是悲伤。

韩芷不觉有点惊疑不定,忍不住说道:“池老前辈,你怎么啦?”

池梁未曾说话,先叹口气,这才说道:“你长得真像你母亲!”

韩芷道:“是吗?我爹爹也是这样说的。”

池梁怔了一怔。”长得像不像,怎的你自己也不知道,要爹爹告诉你?”

韩芷黯然说道:“我妈死的时候,我刚满周岁。”

池梁不禁流下眼泪,说道:“你妈是在逃难时候死的。”韩芷说道:“不错,那时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回 箕煎豆泣情何忍 凤泊鸾飘各自伤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广陵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