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陵剑》

第33回 比翼离群伤客意 十招克敌报亲仇

作者:梁羽生

卢沟桥长达四十六丈,全部用云石建成,桥面很宽,足供五马并驰。桥的两边是一色石雕栏杆,每边各有经过雕刻的石柱一百四十根,每根石柱上都有一只蹲伏的石狮,姿势无一相同。每个石狮子身旁和身上又刻着一些石狮子,数目并不一样,雕工都很精巧。北京人有句俗话叫做“卢沟桥上的石狮子”,意思就是“数也数不清”。

惊涛拍岸,葛南威的心情也是澎湃如潮。今晚他要和杀父的仇人决一死战,“令狐雍会不会来呢?”月亮已是渐渐移近天中了,周围还是静悄悄的杳无人影。

月色溶溶,情怀惘惘。葛南威不觉又想起了杜素素来了。“如此良夜,不知她在天哪一方?此时是否也在想着我呢?”

他只盼早早了结此事,便好离开北京,到江南去找杜素素。月亮已到天心了,令狐雍还没见来。

“即将决斗的一刻,我岂能如此焦躁不安?”葛南威霍然一省,拿起玉萧来吹,让萧声把他烦躁的心情平静下来。

一曲未终,桥头对岸已是出现两个人影。葛南威凝神望去,认得其中一个果然是今狐雍。

令狐雍是听见他的萧声,这才加快脚步跑来的。

和令狐雍一起来的这个人,是个面圆圆的如富家翁的中年汉子。虽然是个胖子跑得却也并不慢。居然能够紧跟着令狐雍,亦步亦趋。

那晚在龙文光家里,葛南威虽然见过今狐雍,但那是在混战之中的,今狐雍也没留意他。亦即是说,葛南威认识他,他可不认识葛南威。

不过他听见了葛南威的萧声,却是禁不住心头怦然而动了。”

他回过头来问那个人道:“咱们交易的就是这个人桥上吹萧的少年吗?到了这里,你可以告诉我他是谁了吧?”

那胖子道:“令狐大人,请你相信我,我委实不知道这人是谁。我只知道他有一件稀世之珍宝和咱们交易。”

令狐雍道:“那是一件什么宝贝?”

那胖子讷讷说道:“是什么样的宝贝,我也不知。不过我相信我那位朋友大概不会骗我。但大人老是放心不下,这宗交易咱们也可以。”

他话未说完,今狐雍已是哈哈笑了起来,“你不知道,我已经知道了。不错,他手上穿的是件锦世之珍。你的朋友没有骗你,你也没有骗我!”

那胖子方始放下心上一块石头,“令狐大人,我正指望你老人家提携我呢,怎敢骗你?”口里这么说,心里可还是患得患失,惴惴不安。

原来这宗交易,他虽然被安排担当“中间人”的角色,但个中关键,他却还是在迷雾之中。

这宗“交易”是池梁安排的,不过池梁并没出面。这个如富家翁的胖子名叫郭师道,他也的确是北京城中一个有名的富户,开有大钱庄和十几间当铺。

不过虽是富户,却是江湖上的独行大盗出身。他本来的名字,也不是叫做“师道”,这个名字,是他摇身一变,变成“乐善道施”的富翁之后,请一个熟读孔孟之书的酸臭腐儒给他改的。

池梁请丐帮在北京的分舵舵主赵赶驴出面,一天晚上,夜访这位强盗出身的“郭善人”,胁之以威,诱之以利,要他设法说服今弧雍,完成这件“交易”。

郭师道料想约无好约,会无好会,但他自忖惹丐帮不起。莫说能取他性命,即使丐帮只是揭穿他的底细,他在北京就不能立足。无可奈何,他只好答应作个“中间人”了。

令狐雍山有自己的打算。龙文光风声不稳,他已有所闻。目前他心要找一个新的靠山。他心目中的新靠山,一个是大内总管符坚城,一个是瓦刺的贤王,如今正以瓦刺密使的身份住在龙家,即将回国。

是以他自己也想进行一宗“交易”,看看是哪个“新靠山”对他更为有利,他就投靠那个。

假如真的能够得到一件稀也奇珍,他自己不要,也可以作为献给新靠山的大礼。

另一方面,也正因为他知道郭师道的底细,他对这个强盗出身,而如今已是拥有家财千万的“善人”,是比较相信得过的,因此他就决意冒这个险了。

此际,他听见了葛南威的萧声,当真令他喜出望外。他已经知道这件稀世之珍是什么了,这正是他梦寐以求的东西,是早在二十年前,他就曾经千方百计想要得到的武林异宝!

令狐雍飞步跑上卢沟桥,急不及待的便问葛南威道:“阁下就是想要出售宝物的物主吗?”

葛南威把暖玉萧一扬,说道:“不错!”

令狐雍心花怒放,立即再问:“你的宝物就是这枝玉萧?”葛南威依然淡淡说道:“不错!”

今狐雍道:“请问你这枝玉萧是怎样得来的?”

葛南威道:“你买就买,不买就罢。问这么多干吗?”

“好,那你说吧,你要多少银子?”

“我不要银子!”

“那你想要交换什么?”

“你真有诚意和我交易?”

“当然。你划出道儿来吧!”

“好,那我就老实告诉你吧,我不要别的,只是想要你的脑袋!”

此言一出,郭师道给吓得跳了起来。令狐雍却只是怔了怔,随即哈哈大笑。

“你凭什么要我的脑袋?”令狐雍侧日斜隘,一副不把葛南威放在眼内的神气。

“就凭这枝玉萧!”葛南威冷冷说道。

“你以为我肯把脑袋割下来送给你?”

“这是公平交易,你不肯割下脑袋,难道你以为我就肯把暖玉萧双手奉送给你不成?”

令狐雍好奇心起,哈哈笑道:“这倒是一个别开生面的交易,不过,用脑袋来换玉萧,纵然你的玉萧是无价之宝,恐怕也不能算是公平吧。”

郭师道帮腔道:“不错,这似乎是有点过分了。”

葛南威冷笑道:“过分了?我还未曾和他要利息呢!”

令狐雍双眼一瞪,喝道:“你是谁?”

葛南威道:“你不认识我,我可认识你!”

令狐雍道:“哦,原来你是冲着我令狐雍来的了?”眼光从葛南威身上转向郭师道身上,郭师道吓得直打哆嗦,忙道:“令狐大人,这可不关我的事,我只是做个中间人而已。我也不知你们之间的过错!”

令狐雍蓦地想了起来,喝道:“你是号称‘八仙’之一的葛南咸吧?”要知葛南威以擅于吹萧闻名江湖,令狐雍虽然不认识他,却是曾经听人说过的。”

葛南威道:“不错。大丈夫行不改名,坐不改姓,葛南威就是我,我就是葛南威!”

令狐雍心里想道:“八仙之首的林逸士那晚不过勉强可以跟找打成平手,葛南威这小子我怕他何来?”当下笑道:“你们“八仙’要跟我作对,那也并不稀奇,不过,我却很想知道,为何你要单独找我。”

葛南威道:“二十年的,你曾在瓜州杀过一个人,你还记得么?”

今狐雍恍然大悟,喝道:“瓜州的葛名扬是你爹爹?”

葛南威双目蕴泪,沉声说道:“不错,如今你明白了吧?”

令狐雍一声狞笑,“我明白了,原来你是要替父报仇。好吧,那我告诉你,难得你送上门来,这枝玉萧我要,你的脑袋我也要!”

就在此时,忽听得一个苍老的声音冷笑道:“天下哪有这样蛮不讲理的交易!”

一个石狮子后面突然跳出一个人来,正是池粱。

令狐雍心头一凛:“这老儿可是不易对付!”当下哈哈大笑。

池梁喝道:“你笑什么?”令狐雍道:“池老先生,你也总算是个成名人物,怎的如此不讲江湖规矩。”

池梁道。”我怎样不讲规矩?”

令狐雍道:“我和他结下的梁子,按规矩只能由他和我了结。不过,你若一定要不讲规矩,侍强帮他,我也不会害怕你们,嘿嘿,你们就并肩子上吧!”

池梁哼了一声道:“葛南威用不着我替他报仇,你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那你何必跑来多管闲事?”

“我是来主持公道的,我管的只是这宗交易。”

“这话是什么意思?”

“交易必须公平!你要他的玉萧,又要他的脑袋,这就是蛮不讲理了!”

令狐雍冷笑道:“玉萧换脑袋,那就算是公平吗?”

“我还没说完吧,你听我说完了再加议论好不好?”

“好,那么请说。依你之见,怎样才算公平?”

“你自忖几招之内可以夺得他的玉萧。”

令狐雍想了一想,说道,“十招!”要知“八仙”并非无名之辈,他虽然不认识葛南威,但对“八仙”武功的深浅,却是早已打听得清楚的,他和“八仙”中武功最强的林逸士与乐隐夫也曾经交过手。葛南威不过二十来岁,在“八仙”中名列第七,讲辈份属于后辈,为了保持自己的身份,他自是不能“平手过招”。

此时他也想了起来,在夜袭楚家那晚混战中葛南威是曾经和他打过一下的,当时他只是一招就把他打翻了。如今他以十招为限,自信已是足够有余。

池粱说道:“好,就依你说,以十招为限。十招之内,你把他的玉萧抢过来,玉萧就是你的,否则你就要自己割下脑袋。”

令狐雍道:“好,我就照你划出的道儿。不过,要是我这赌赛胜了,你可不能再来插手。”

池梁说道:“郭师道,我和你作证人。证人只是主持公道,决不偏袒一方的。你放心了吧?”

令狐雍道:“拳头不长眼睛,要是十招之内我把他打死了呢。”

池梁说道:“玉萧当然还是归你所有。”

令狐雍狞笑道:“好,君子一言,快马一鞭,就这样办!你是证人,开始数吧,第一招来了!”狩笑声中,一招“游龙探爪”,五指如钩,便向葛南威肩头的琵琶骨抓下。

这是令狐雍苦练成功的大擒拿手绝招之一,出手奇快,又狠又准。江湖上已不知有多少成名高手毁在他这一招之下,不料却是一抓抓空,葛南威轻轻一闪就闪开了。

原来池粱在和令狐雍两度交手之后,早已对他的手法了然于胸,他除了教给葛南威三招败中求胜的绝招之外,还教他一套轻灵飘忽的步法,这套步法是正好可以用来闪避令狐雍的杀手的。

葛南威喝道:“来而不往非礼也,看萧!”左右开弓,一招两式,左点“玉关”,右点“阳白”,这两处是胸部的要害穴道。

不过,他这一招虽然是“惊神笔法”中的精妙招数,却还不是池粱教他的那三招绝招。

今狐雍冷笑道:“惊神紫法,虽然不错,要想用来胜我,那还差得太远!”笑声未已,“铮铮”两声,他已是把葛南威的玉萧弹开,震得葛南威的虎口都有点感到隐隐作痛。池梁与郭师道不约而同的数道:“第二招。”

接着令狐箍的一招擒争手,又给葛南威闪开了。

今狐雍恶念陡生,“这小子不知哪里学来的一套古怪步法,好,我用大摔碑手对付他,叫他不死也受重伤!”牛挟劲风,一下子就是连环两招,痛下杀手!

他的“大摔碑手”是武林一绝,端的有开碑裂石之能,掌风过处。葛南威的外衣破裂,碎布飞扬,好像空中飞舞的片片蝴蝶。这是功力的较量,力强若胜,力困若败,其间绝难取巧。

是以葛南威虽然仗着轻灵的步法避开,吃亏仍是不小。

不过他仅是衣裳破裂,未受重伤,却也颇出令狐雍意料之外。

“好小子,看你还能接我几招?”令狐雍得理不饶人,趁着葛南威脚步未曾站稳,倏地又是一掌。

这一掌看似打向下盘,葛南威纵身跳起,哪知一股掌力已是忽地击到他的胸膛。

原来令狐雍用的这种“移近打远”的功夫,乃是他的大摔碑手的独门手法。这种功夫,练到最高境界,半劈搁在石上的豆腐,可以石碎而豆腐不烂。如今他平劈葛南威下盘,掌力却是打击他的上盘,不过是第二等功夫而已。鼓南威亦已禁受不起。

葛南威这一跃起,胸部正好凑上他的牛力,登时一个倒栽葱跌了下来。

池粱事先也没估计到他会这种古怪的打法,这刹那间,不觉惊得呆了。令狐雍连出三招,他都忘了记数。

郭帅道见葛南威跌了下来,又惊又喜,连忙一定心神,叫道:“第六招!”

葛南威眼看就要摔个头破血流,就在身形将要着地之际,玉萧先行伸出,往地上一点,借着这点反弹之力,一个鹞子翻身,这才脚踏实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3回 比翼离群伤客意 十招克敌报亲仇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广陵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