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陵剑》

第34回 美景怆怀思旧侣 毒镖传信遇巫娘

作者:梁羽生

驰目骋怀,但见田野纵横,巷陌交错,波光澜影,线山如黛,处处都是山明水秀的江南美景,令人目不暇给。他们来自风砂刮地的北国,一旦到了这处处充满水乡情调的江南,不觉都是为之精神一爽。

云瑚忍不住心中的欢喜,曼声吟道:“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若问行人去哪边?眉眼盈盈处。”

陈石星点了点头,说道:“这几句写江南山水的名词,真是传神纸上。咱们有幸得到江南,也如置身图画中了。”

云瑚笑道:“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这是把江南山水比作美人了。若问行人去哪边,眉眼盈盈处。这意境又深一层,那是说来到江南的行人,寻幽探胜种,其中经类二十四种,史类五种,子类十八种,集类四十 ,如访美人了。嗯,葛大哥,这几句恰似为你而写啊!不过,山水虽佳,也比不上心上人儿的美。葛大哥,这里的美景恐怕是留不住你了,咱们还是快点走吧。”

正行走间,忽见前面一骑快马,绝尘而过,转眼没了踪迹。陈石星不觉“咦”了一声。

云瑚道:“大哥,你怎么啦。可是前面这骑快马有令你起疑之处吗?”

“不错,我看那个人的背影,好像似曾相识!”

“他是谁呢?”忽地两人不约而同的嚷了起来:“好象是濮阳昆吾!”

云瑚思疑不定,半晌说道:“按照那天你们的看法,他是要留在京城给瓦刺‘卧底’的,为什么他要独自跑来苏州呢?”

葛南威抬头一看,说道:“前面有间茶亭,咱们进去喝一杯茶,顺便问问那个卖茶的老婆婆。说不定那个人曾在茶亭歇过。”

那是一间路边的茶享,正当三岔路口。中间这条路通向苏州,两旁的小路则是通往小市镇的。

茶亭里,那个卖茶的老婆婆正和她的孙女儿说话,她的孙女儿是一个年约十三四岁的小泵娘。

虽然相隔半里之遥,但由于他们都是身具上乘武功的人,听觉比常人灵敏得多,茶亭里婆孙二人的谈话,他们却都是听见了。

那老婆婆敢情亦已看见了他们,说道:“咦,今天骑马路过的人倒是不少呀!”原来苏杭一带的人,一般比较文弱,骑马的人很少,出外大都是喜欢乘船的。

那小泵娘道:“男子汉骑马不稀奇,长得那么秀气的姑娘看来好像风吹得倒似,她也会骑马,我可还是第一次见到。”

葛南威听到这话,不觉心中一动,连忙快马加鞭过去。小泵娘拍手叫道:“啊,这匹马跑得真快!”心里在想,这几个客人赶路这样急,生意恐怕是一定做不成了。

心念未已,三匹坐骑突然就停在她的茶亭前面,倒是把她吓了一跳。”

那老婆婆道:“客官,进来喝杯茶吧。我们这里还有酒菜卖的呢。”

陈石星走了进来,说道:“酒就不喝了,不过我们可以喝茶也付酒钱。”说罢,把二钱碎银递给那老婆婆。

老婆婆道:“没有这个规矩,你们只是喝茶,我怎能收你酒钱。”

葛南威道:“我们的话还未说完呢,我们虽不喝酒,却喜欢下酒的零食。你这里有鸭胗肝吗?”

老婆婆怔了一怔,“客官,原来你是本地人呀?贵姓?”

原来葛南威说的是字正腔圆的苏州话。

葛南威道:“我姓葛,我这位朋友姓陈。我是扬州人,不过有亲戚在苏州,因此也在苏州住饼。”

老婆婆道:“鸭胗肝是有的,可惜剩下的不多了,大概只值一钱银子。”

葛南威笑道:“不用算得那么清楚了,你都给了我吧。”

葛南威会说苏州话,那老婆婆对他登时亲切许多。喝过了一杯茶,葛南威道:“婆婆,我想向你打听一个人。”

“什么人?”

“有没有一位骑马的姑娘,曾打这里经过?”

“有呀,她骑着一匹白马,大约是一个时辰之前从这里经过的。”

那小泵娘插口道:“这位姑娘长得好美,她还会说苏州话呢。”

陈石星初时一愕,随即恍然大悟,“哦!原来他打听的是杜素素。不错,比较起来,当然是杜素素比濮阳昆吾更为紧要了。”

葛南威大喜道:“真的?她走的是哪一条路?”老婆婆道:“中间这条。”

葛南威道:“那一定是往苏州了。”

老婆婆道:“你和这位姑娘是——”葛南威道:“她是我的表妹,但我尚未知她今日也来苏州。”

那小泵娘笑道:“怪不得她的嗜好也是和你相同。”

葛南威怔了一怔,“什么嗜好相同?”

“和你一样,喜欢吃鸭胗肝。她来到这里,也只是喝茶而不喝酒,但临走的时候,却把鸭胗肝买了一大包。所以剩下来的就只有这么一丁点了。”

葛南威心里想道:“素素虽然吃鸭胗肝,但一向也并非特别喜欢吃它的。嗯,或许她是由于睹物思人的缘故吧。她知道我喜爱吃这种零食,是以一到苏州,虽然她自己吃不了这么多,也要买一大包了。”

那小泵娘又笑道。”那你赶快去追你的表妹吧,否则她就要给另外的人先追上了。”

葛南威愕然问道:“什么人也在追她?”

那小泵娘道:“一个和你差不多年纪的客人,不过他并没有进来喝茶,一听你的表妹刚走不久,他就马上追下去了。”

葛南威思疑不定:“这少年不知是谁?和我一般年纪的人,素素相识的朋友之中,可是只有一个石星大哥呀,嗯,说不定这个人是跟踪她的敌方鹰爪吧?”

小泵娘笑道。”你还呆在这里做什么,你不想早点见到表妹?”

老婆婆笑道:“小丫头多事,人家都不着急,要你着急?”

葛南威道。”婆婆,我还想打听一个人。”老婆婆道:“哦,你又打听什么人?”

葛南威道:“一个长相很特别的汉子。”当下把濮阳昆吾的面貌特征说给这老婆婆知道。

老婆婆道:“在你的表妹来过之后,是有一个大汉骑马经过。不过,他并没停下,马跑得飞快,我看不清楚是不是你说的这个人。”

葛南威问道:“他走哪一条路?”老婆婆道:“他像是走左边的这条小路。”葛南威是伯杜素素会碰上濮阳昆吾的,听说濮阳昆吾是走小路,放下了心上一块石头。

要打听的都打听了,于是三人便即离开茶亭。云瑚一面替他欢喜,一面却还有点疑惑:说道:“葛大哥,依你看,这位骑马的姑娘会不会真的是杜姐姐?”原来她是想起了另外一个人,不过不想令葛南威失望,是以不愿把自己的猜疑说出来。葛南威却甚为自信,说道:“我猜一定是她!”

到了苏州,葛南威道:“我先陪你们去找客店,再去找素素。苏州最好的客店是狮子林,就去狮子林吧。”

云瑚说道:“你不能和我们一起去找杜姐姐么?找到了她,咱们再去狮子林投宿。”

葛南威道:“她那远亲是小户人家,而且亦非江湖人物,咱们三骑马一起去她那里找人,恐怕会引起旁人注意,于她不便。”

云瑚听得他这么说,只好打消陪他先去找杜素素的念头了。

狮子林远离市区,葛南威带领他们前往,一面走一面给他们介绍狮子林那间园林客店的来历。

“这狮子可是苏州一个大大有名的地方!”葛南威先作一个引子。

云瑚说道:“听说它是苏州四大园林之一,对吗?”

葛南威道:“不仅如此,大约一百年前,张士诚在苏州称帝之时,还曾经把这狮子林建作他的行宫的。后来张士诚战死长江。狮子林被官家当作逆产处置,卖给商贾。落在当时有苏州一霸之称的九头狮子殷天鉴手中。”

云瑚道:“这段故事我曾听得爹爹说过。陈大哥,说起来这个殷天鉴和你也有多少牵连呢!”

陈石星诧道:“殷天鉴早已死了几十年吧,怎么和我会有牵连?”

云瑚道:“殷天鉴买下狮子林之后,把它变作了一个销金窝,将大好园林改为秦楼楚馆。你的师父张丹枫一次路过苏州,有意惩戒这苏州一霸,曾经大闹过他这个金窝。殷天鉴输了几十万两银子给他,打架又给他打得重伤。听说后来殷天鉴就是因此气死,狮子林的秦棱楚馆也都关了门,渐渐又变回原来的面目了。”

陈石星笑道:“这件事情,我的师父可干得真是痛快,大好名园,怎么能给恶霸糟蹋,把它变作藏垢纳污之所呢?要是换上了我,我也会这样干的!”云瑚说道:“殷天鉴是给你的师父气死的,假如他的后人知道你是张丹枫的关门弟子,你说他们会怎么样,恐怕他们不会忘记几十年的旧仇,要在你的身上报复吧?”

陈石星道:“哦,狮子林现在还是在他的后人手中吗?”

葛南威道:“不错,现在是在他的孙儿名叫殷纪的手中。他是在殷天鉴死后三十年,距今十年之前,把狮子林建作园林客店的。”

陈石星道:“这殷纪为人怎样?”

葛南威道:“听说不像他的祖父那样横行霸道,不过贪财好利却是免不了的。他建的这间园林客店是江南最出名的客店,专招待富商大贾或者给公子王孙作消闲歇暑居住的。俗语说:‘富人一席酒,穷汉半年粮。’在他这间客店住一晚,恐怕也得花费穷汉的半年粮呢!”

陈石星道:“若然他只是贪财,并无太大的恶行的话,咱们倒也不用理会他。”

葛南威笑道:“他们怎会知道陈大哥是张大侠的关门弟子?再说殷纪也不会在客店里做掌柜的,料想也不会碰上他的。咱们尽避去那里投宿,无须顾虑。”云瑚笑道:“咱们也不是怕他报复的人,不过说起了狮子林,我就顺便把这故事讲给陈大哥听罢了。”说话之间,不知不觉来到了狮子林了”。

这间园林客店果然非同凡响,气派豪华。他们先向看门的人问清楚有房间之后,葛南威打赏了他一两银子,他才肯带领客人进去。

踏进园门,便是一条绵延曲折的长廊,两面壁上,有历代的书法碑帖无数,一块块嵌在壁上。只是园林主人不知保护,已现出剥落模糊的痕迹。三人从这长廊走过,不禁心中慨叹。

走出长廊,游目四顾,但见林木掩映,花草扶疏。一间间的房舍,参差错落,在房舍之间,又有假山、荷池、茶圃、亭台之类的建筑物点缀其间,有如星罗棋布,恍若画图。

看门人把他们带到“知客处”,这才见到客店的执事出来给他们安排房间。

他们三人要了两间房间,管帐房的执事向他们仔细打量一番,见他们都是书生打扮,衣饰虽然不算华丽,看来也像富家子弟模样,这才开口说话。

“我们这里是没有房间出租的!”管帐房的执事打量了他们一番,淡淡说道。

葛南威怔了一怔,说道:“刚才我们是问清楚了你们那位看门大叔,说是有房间的。”

执事这才慢条斯理的说道:“他大概没有和你们说明白这里租房的规矩吧?”

葛南威道:“什么规矩?”

帐房的执事道:“我们这里不是按房间出租的,要租就是一幢房子。我给你们一幢有楼房的好不好?楼上楼下各有一间房间、一间客厅。你们三人住正好合道。”

葛南威道:“好,那么我们暂定住两天吧。”帐房的执事道:“我们的规矩是房钱先付的,每天十两银子。你们的坐骑每匹每天另加一两银子的照料费用。马厩的租钱和草料都包括在内。”

当时的物价,一担白米不过二两银子,十两银子已经足够一个穷汉的一年食用有余。陈石星不觉暗暗咋舌。

葛南威拿出一锭金子,帐房执事掂了掂重量,说道:“这锭金子重三两五钱,市值三十五两银子。”葛南威道:“不用找赎了,多下来的给你!”

帐房执事见他出手阔绰,这才另眼相看,眉开眼笑的说道:“你们要吃什么东西,可以预先吩咐。我们这里有能弄各种菜式的名厨。”

葛南威道。”他们两个在这里吃晚饭,我还要出去一趟。可能晚一点才回来。”

帐房执事说道:“好的,这面铜牌请你藏好。随便什么时候回来都可以!

葛南威笑道:“你们的规矩真严!”

帐房执事赔笑道。”这也是为了保障住客的安宁,有了这面证明是住客身份的铜牌,就不怕有闲杂人等冒充住客混进来了。”当下叫来几个伙计把他们的坐骑牵去马厩,另外派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4回 美景怆怀思旧侣 毒镖传信遇巫娘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广陵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