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陵剑》

第35回 覆雨翻云施诡计 图穷匕现斗魔头

作者:梁羽生

陈石星和云瑚同声问道:“那末,你决定去是不去?”

葛南威踌躇未决,“依你们之见呢?…

云瑚说道:“只怕他们是害了杜姐姐还要害你。”葛南威道:“不过,假如他们要取我的性命的话,却是不用费这么大的心机的。第一、巫三娘子偷袭之时,早就可以改用毒镖伤我性命;第二、只凭那掌柜的武功,刚才要是他突然下毒手的话,我也一定会伤在他的掌下的。”

陈石星想了一想,“你说得不错,看来他们的本意并非要你的性命,但恐怕另有更狠毒的阴谋,非逼你答应他们一些什么不可。”葛南威道:“不过宁全集》第18卷。本文运用历史辩证法的观点,分析了自 ,素素落在他们的手中,无论如何我是不能置之不理的!”陈云二人都点头道:“这个当然!”葛南威心意已决,说道:“所以这个险我是决定非冒不可!”

陈石星隐隐觉得不妥,但急切之间,又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可以救杜素素。既然想不出别的办法,于理于情,他是不能拦阻葛南威赴这个约会了。

说话之间,不知不觉已天亮了。

葛南威瞿然一省,说道:“江南双侠还在记挂着我,如今天已亮了,我本来应该和你们一去找他们的。不过,在目前这样情形下载、明清之际王夫之等人将有无之辨与元气论相结合,认为 ,又似有点不便,陈大哥,还是你去把消息告诉他们吧。”

陈石星道。”这样也好。”正在他想要下楼的时候,忽地听到了楼下似乎有人开门的声音。

葛南威忙道:“不可鲁莽,假如来人志在偷袭,不会打正门进来。”陈石星道:“好,让我失去看看,有事再叫你们。”

下楼一看,原来是一个年约十六七岁,手待扫帚的小厮。

“我是来打扫的。”那小厮道:“对不住,我手脚粗笨,吵醒了客官了。”

陈石星放下了心,“怪不得他有锁匙开门。”说道:“没有关系,我早已经醒了。”

他料想葛南威当已听到这小厮的说话,不用自己去告诉他了。于是和那小厮搭讪:“你真是勤快,这么早便来打扫。”

那小厮跟他进入那间卧房,忽地低声说道:“客官,你是陈百星少侠吧?”

陈石星吃了一惊,忙回过头盯着他问:“你是什么人?”

那小厮说道:“我是靖南镖局的总镖头成大全派来给你们送信的。他自己不便来找你们。”成大全和葛南威是世交,陈石星早已知道的。

陈石星惊疑不定:“哦,原来你并非打扫的小厮?”

那小厮道:“不,我是这个客店雇用的小厮。不过我也是成总镖头的记名弟子,但这身份,客店里的管事是不知道的!”陈石星这才明白,原来这个小厮是成大全安插在这客店的一枚棋子,连忙问道:“有什么消息?”

那小厮说道:“成总镖头叫我转告你们,请你们中午时分,到城外的寒山寺云。”

“中午时分?”陈石星暗自思量:“中午时分正是葛南威要去赴殷纪的宴会的时候啊!”

那小厮继续说道:“成总镖头说:要是你们不能三人一起同去的话,其他两位不去也不要紧,但盼陈大侠你务必去走一趟。”

“你可知道寒山寺之约还有什么人吗?”

“约你到寒山寺的不是成总镖头,那个人是谁,我不知道。但成总镖头说:这个人是指明了要见你的。而你一见到这个人,也就会知道他是谁。”

“好的,我一定准时赴约就是。还有什么别的消息吗?”

“有。但不是成总镖头托我捎来的消息,是我自己打听到的。”

“好,那你赶快说吧!”

“掌柜已经知道了你们的身份了。”

此事早已在陈石星意料之中,但还是禁不住问道:“你怎么知道掌柜知道?”

那小厮说话的声音越发放轻了,“昨晚三更时分,我听到掌柜和一个人在帐房内说话。”

“什么人?”

那小厮道:“他们曾几次提到大内总管符坚城,这人似乎是符坚城请出山的。我已经知道他姓什么了,不过尚未知道他的名字。他的姓氏也很奇怪。”

陈石星道:“他姓什么?”

那小厮道:“是百家姓上也没有的。我听得掌柜称呼他为东门先生。”他说至此处,云瑚已经从楼上下来,正在踏进房间,笑道:“你们说的话都听见了,继续说吧。”

陈石星道:“东门这个复姓在中原是比较少见,可能是胡人的姓氏。”

云瑚熟悉武林掌故,说道:“明代的时候,有一位武学大师名叫东门望。但却是住在东海的一个海岛上的,当时武林中人称他为‘东海龙”这个人不知是不是他的后代?”

陈石星道:“咱们不必去胡猜他的身世来历,以后一定还会碰上他的,总有知道的一天。还是说回原来的事情吧。”

那小厮继续说道:“掌柜对他奉承备至,说道:‘东门先生,你得符总管的推荐,如今更得皇上看重,将来最少也可当上御林军的副统领,到时可别忘了提携小弟啊。’”

那人笑道:‘你这里做掌柜,这份差事可也不输于在朝廷上做个不大不小的官儿啊,怎么你还不满足吗?说老实话,我的志向可不在于当官,只盼能够开创一派,以在野之身,效力朝廷,不过,你若志在功名的话,那也容易得很,只要这次你肯尽心尽力帮我们的忙,你的功劳就不少了。’他们说到这里,声音越来越小,我在外面偷听,已经听不见他们说什么了。过了一会,才听得他们哈哈的笑声。掌柜又说了一句甚为古怪的话。”

云瑚问道:“什么古怪的话?”

那小厮道:“那复姓东门的客人哈哈笑道:‘事成之后,皇上也要领你的情呢!’”

云瑚吃了一惊,说道:“如此重要,这么说来,他们的图谋,恐怕可真不小呢!”

陈石星隐隐猜到一件事情,半晌说道:“还有什么消息?”那小厮道:“没有了,你们住在这里,可得千万小心。”

小厮走后,陈云二人重。上楼房和葛南威商议。

葛南威道。”你们在下面和那小厮说的话,我也都听见了。你们失去赴寒山寺之约吧,我要是无恙回来,就到寒山寺去找你们。倘若有什么意外的话,你们找这掌柜的算帐。”

陈石星虽然担心葛南威那个约会,但阻止不了,也只能如此了。

当下他和云瑚先去江南双侠的住所,把葛南威已经回来以及那小厮带来的消息告诉江南双侠。

郭英扬说道。”在寒山寺约会你们的人不知是谁,但他既然只是约你们三个,我和毓秀可是不便去了。”

云瑚道。”你们打算怎样?”

郭英扬道:“我打算和毓秀先上太湖的西洞庭山,把你们的遭遇告诉王元振。倘若葛七侠有什么意外的话,王元振也有办法可想。”

陈石星道:“这样也好,那么我们先走了。”

寒山寺在苏州城外西面约四十里处的枫桥对面的一座山上。满山枫树,故而桥以”枫”名。这枫桥也是苏州名胜之一。

此时正是八月初,正是枫林枝繁叶茂的季节,在桥上看过去,山间像是一簇簇的火云。

云瑚看得心旷神怡,说道:“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如今来到此间,我也有同感了。”

陈石星道:“相传唐代有两位诗僧,一名寒山,一名拾得,曾经寄层此寺。寒山寺因此得名。不过最为后世传诵的还是唐代诗人张继那首枫桥夜泊。”

云瑚说道:“我开始识字的时候,爹爹就教人念这首诗了。想不到今天能够亲临其境。”说罢,两人不知不觉就念起这首诗来: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待句念完,他们己是走到寺门了。

陈石星笑道:“咱们可得暂时从诗境中走出来,入庙参禅吧。”

云瑚笑道:“不是参禅,是参见高人。”

寺门是虽设而常开的。当中一座建筑物是三清殿,殿前石栏杆雕凿很为精致,据《苏州府志》载,是建于来康熙三年,可说是出名的古刹、殿壁有当时(明正统年间)名画家杨芝绘的刘海赡像,大气磅礴,非常生动。不过他们却也无心细赏,循例拈香礼佛之后,就到后殿“观光”。

寒山寺虽是姑苏名胜,香火却不旺盛,这天尤其冷清,除了他们之外,别无香客。他们进来许久,非但不见知客僧前来招呼,连小沙弥也不见一个。

不过寺中的景色却是大有可观,庭院里,甬道旁,都栽种有花木,佛门古刹,兼具园林桂趣。

云瑚笑道:“我又想起两句唐诗来了。”

陈石星道。”是哪两句?”

云瑚道:“曲径通幽处,禅房草木深。”

陈石星道:“可惜咱们难似跳出红尘,无法享受这份清福。”

云瑚悄悄说道:“说正经的,怎的还不见那个人呢?你看好不好找个和尚打探?”

陈石星道:“咱们又不知道那人姓甚名谁,年龄样貌,如何打听,不过现在还未到午时,莫太心急,再等一会吧。”

云瑚哑然失笑,说道:“不错,是咱们来得早了一些,不能怪别人失约。”

正说话间,忽地隐隐听得“卜、卜”声音。

云瑚说道:“好像是有人在下棋。”

话犹未了,果然便听得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老和尚不喜欢‘打劫’,(围棋的术语,彼此沟可吃掉对方一子,但后下者不能马上回吃,必须第二着方可提取,称为‘打劫’。)唉,看来这局棋是要输给你了。”

另一个声音笑道:“我是无可奈何,这个“劫’要是不打的话,偏安之局恐怕也难保了。”

陈石星呆了一呆,欢喜得几乎跳了起来,说道:“原来是单大侠。”

在他和云瑚说话的同时,那个人也在和老和尚说道:“毕竟是大师高明,想不到你还有这着径取中原的妙棋。反正我的客人也已来了,这局棋我认输了吧!”

此时云瑚亦已听得清楚了,大喜叫道。”单叔叔,单叔叔!”

两人大喜之下,也顾不得什么礼貌了,向声音来处飞快走去,走入禅房。

只见和一个老和尚下棋的那个人,果然正是“铁掌金刀”单拔群!

单拔群笑道:“对不起,我没料到你们来得这样早,没出去接你们。这位是本寺方丈皎然大师。”

皎然大师道:“两位别拘礼,老扣尚正要去做佛事,请恕失陪了。”

单拔群是云瑚父亲生前最要好的朋友,云瑚见到他就像见到亲人一样,欢喜得掉下泪来,说道。”单叔叔,真想不到原来是你。前两天我听得成大全说你已经去了太湖,还以为要到王元振的寿辰才能见着你呢。”

单拔群笑道:“我倒是知道你一定会和石星一起来的,不过要是在别处突然碰上的话,我可不敢认你,你几时学会了改容易貌之术,扮起来真像一个俊小子。

葛南威呢?”

陈石星把葛南威的遭遇,说给他知道。

单拔群听罢,沉吟半晌,说道:“这事情恐怕有点奇怪。”

云瑚说道:“叔叔疑心哪点?”

单拔群道:“王元振的女儿王翠羽三日之前,还曾在扬州见过‘七仙’中的女侠杜素素,王翠羽是昨天回到西洞庭山的,巫山帮出川南来的消息,王元振那儿也早已接到密了报。他们过了长江南岸之后,一路上都有王元振的人在注视他们的行踪。根据当时回山的探子所报,巫山帮是径自前来苏州,并没转来扬州。从他们的行程判断,巫山帮似乎不可能在这两天的空当,跑到扬州去劫杜素素,这件事情,恐怕其中有诈。”

云瑚道:“但葛大哥认得那根玉簪的确是杜姐姐的。殷纪把玉簪和巫三娘的独门暗器一起送给葛大哥,他怎能不相信杜姐姐是落在巫山帮的手上。”

单拔群道:“此事真相如何,一时间我亦猜想不透。不过从你们所说的情形看来,殷纪和巫山帮大概也还没有害死葛南威之意。”

陈石星道:“就只怕他们还有更阴毒的阴谋!”单拔群道:“约无好约,会亦无好会。对方定然不怀好意。这是当然的了。不过只要葛七侠暂时没有性命之忧,咱们可以慢慢再想办法救他。你们先说别的事情吧。”

陈石星道:“我们在将到苏州的时候,还碰上另一个人,这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5回 覆雨翻云施诡计 图穷匕现斗魔头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广陵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