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陵剑》

第36回 双剑逞威惩恶霸 单刀赴会陷英豪

作者:梁羽生

葛南威心道:“怪不得他们要我瞒住陈大哥,原来是想假手于我,谋害陈大哥和云姑娘。他们不仅知道了陈大哥的来历,云姑娘是女扮男装,他们也知道了。”当下说道:“不错,他们是我的朋友,如今正是和我同在一起,但却不知殷大庄主为何想要他们?”

殷纪缓缓说道:“葛七侠虽然年纪还轻,或许不知武林旧事。但‘八仙’中的林大侠和乐二侠,他们熟悉掌故,料想是应该知道这件事的。葛七侠很有可能曾经听得他们说过。”弦外之音,暗示他已知道葛南威乃是分明“装蒜”。”

葛南威索性“装蒜”(佯作不知)到底,“林大哥、乐二哥和我谈过的武林掌故太多了,不知殷大庄主说的是哪一件?”

殷纪说道:“是我的奇耻大辱!这件事情,我本来不愿提起的,如今为了做成这生意,只好和葛七侠说了。四十年前,家祖天鉴公是给张丹枫杀死的!”

“唔。我好像曾经听过这个掌故。”

“我已调查清楚,陈石星正是张丹枫的关门弟子!你是他的朋友,而且交情不浅,料也应该知道。”

“此事又与那位云姑娘又有何干?”

“张云两家乃是至亲,张丹枫的关门弟于是陈石星,云瑚则是云家唯一尚存人世的人。而且,据我所知,他们又是未婚夫妇,怎能说没有关联?”

假如照葛南威以往的脾气,他必定立即当场发作。但在经过了上月在京城一次鲁莽失事的教训之后,已是变得沉稳好多,他暗自思量:“虽说张丹枫是殷家仇人,但报仇报到四十年后他的关门弟子身上,总是有点牵强。事情恐怕不仅仅是为了要为祖先报仇这样简单!”

殷纪继续说道:“据我所知,葛七侠和杜女侠也是未婚夫妻,朋友虽好,总不如未婚妻子紧要吧?这宗交易,葛七侠意下如何?”

葛南威佯作沉吟半晌,说道:“他们有手有脚,本领也比我高强,我怎能把他们交给你?”

殷纪闻言大喜,只道葛南威已经心动,立即说道:“俗语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葛七侠若要暗算他们,那还不易?巫三娘子是使毒的大名家,她有一种无色无味的蒙汗葯,你是他们的好朋友,他们决计不会疑心你的!”

葛南威淡淡说道:“暗中下毒,这是江湖上下三滥的行为,恐怕有失列位高人的身份吧?”

殷纪道:“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为人子孙者为祖先报仇,那也顾不得这许多了!何况这是我和葛七侠之间的交易,我只求买卖做成,不管货物如何取得。葛七侠,你若愿意做这宗买卖,似乎也不必讲究什么仁义道德了!”

葛南威道。”好,殷大庄主既然开口生意,闭口生意,那我也要谈谈生意经了!”

殷纪大喜说道:“对,俗话说漫天讨价,就地还钱。葛七侠尽管开价。咱们总有商量余地。”

葛南威道:“两个换一个,而且我得回来的,本来就是属于我的未婚妻子,这宗交易,于我未免太过吃亏。”

殷纪道:“葛七侠想要得到什么更多的好处,不妨明说。”

葛南威道:“做生意固然可以漫天讨价,就地还钱,但若有心做成买卖,似乎双方也该坦诚相见,互不欺瞒!”

殷纪道:“对,对。货真价实,童叟无欺。这也是我们信奉的格言。我本来就想和葛六侠开心见诚,公平议价的。”他但求得遂所愿,也顾不得话语的前后矛盾了”。

葛南威道:“你做生意当然是要赚钱的,但也该赚得比较合理,所以我先要知道你可以从这宗交易得到多少好处,我才可以和你公平议价。”

“我不是已经告诉了你吗?”我得到的好处就是可以为先祖报仇雪耻!”

“殷大庄主似乎不大老实了,据我所知,陈石星和云瑚固然可以勉强列为你的仇人,但在生意上说,这一项是‘应收未收’的上一代旧帐,你不必费尽心机做这宗买卖的。不过,好在我还知道一件事情,他们也是钦犯!凭着他们这个身份,殷大庄主,你得到的好处料当不少吧!”

殷纪哈哈大笑,“葛七侠还说不会做生意,我看你才是做生意的能手呢。好吧,你既然有心做成生意,我也不必对你隐瞒了。我再让一位朋友与你相识。”说罢,吩咐充当“掌柜”的官宗耀几句,官宗耀便退下去。

过了片刻,只见一个瓦刺武土哈哈大笑的走进亭子,“葛七侠,咱们是不打不相识,想不到又在这里见着了。”

这个瓦刺武土,正是濮阳昆吾。

殷纪笑道:“你们过去是各为其主,但据我所知,你们私人之间是没有仇怨的。葛七侠做成这宗买卖,从今之后,你们也可算是朋友了。”

葛南威道:“生意还未做成,朋友是还不能做的。殷大庄主,你尚未回答我呢。”

殷纪道:“无须画蛇添足了吧?你见了濮阳先生,难道还不明白我为什么要急于得到陈石星称云瑚吗?”

葛南威道:“恕我鲁钝,希望你们还是说得明白一些的好!”

濮阳昆吾说道:“老实告诉你吧,殷庄主刚才说咱们是各为其主,那也只说对了一半。”

葛南威道:“另一半呢?”

濮阳昆吾道:“不错,我是为了大汗,但你若是为了大明天子那就错了。大明天子正在恼恨你们做出他不想做的事呢!”

“请说得更明白些!”

“这不够明白?陈石星和云瑚是大明天子所要的人!你和殷庄主这宗交易,其实不过是在殷庄主替你们的皇上做的!不信,你可以问这位东门先生,他就是你们的皇上派来专办此案的。”

东门壮哈哈笑道:“不打不成相识,如今大家都是朋友,我也不必瞒着葛七侠了。贵友陈石星擅闯禁宫,挟逼皇上,大逆不道,罪无可恕。我正是奉了皇上密令,退到江南,缉拿主犯陈石星与从犯云瑚归案的!”

濮阳昆吾接着说道:“所以我们虽是各为其主,但也是殊途同归。葛七侠若肯帮我们这个忙,不但大明天子会感谢你,我们大汗也是同样感激你的。做成这宗生意,好处还少得了你的一份吗?”

图穷匕现,至此葛南威方始恍然大悟:“归根结底,原来那没出息的大明皇帝还是想向瓦刺屈辱求和。那份和约草案是给陈石星取去的,怪不得他们百计千方的要把陈石星‘缉拿归案’以为可以从他身上取回了。”这个主要的原因葛南威没有猜错,但还有一个次要的原因,陈石星出宫之时,曾留下血书,警告皇帝曰:“背信弃义,天子不恕。”这八个字实是令贵为天子的朱见深寝食难安。

葛南威装作郑重考虑的模样,沉吟半晌,说道:“多谢各位说了实话,那我也必须率直告诉你们,各为其主这四个字是说得不错的,不过——”说话之间,似乎是不知不觉的身子向前,凑近殷纪,声音也越来越小。

殷纪以为他是有难言之隐,说道:“不过什么,葛七侠要有什么为难之处,不妨说出来大家也好商量。否则告诉我一个人也行。”他急于听清楚葛南威的话,不知不觉之间,身子也向前凑近。

富南威道:“这里都是你的好朋友,说出来也不打紧。各为其主,濮阳昆吾是为了他的大汗,我呢,却是为了天下百姓!”

后半段话,他飞快的一口气说了出来。一说出来,立即把殷绍抓住!

殷纪武功本来不弱,但葛南威这一招乃是池梁传给他的绝招,一抓住就用惊神指法点了他的穴道,殷纪哪里还能动弹?濮阳昆吾的剑尖已是刺到他的后心,巫三娘子的独门暗器蝴蝶镖也朝他左胁的空门打过来了。

三方面动作都快,只听得“当”的一声,葛南威早已取出玉箫,反手一挡,就似背后长着眼睛一样,荡开了濮阳昆吾向他后心刺来的剑,濮阳昆吾心头一凛:“相距不过月余,这小子的武功可是比前大不相同啦!”

说时迟,那时快,葛南威在格开长剑的同时,身形突地转了半个圆圈,刚好把殷纪的身躯转了过来,当作一面盾牌,挡住了左胁的空门,迎接巫三娘子的毒镖,喝道:“你还有多少暗器,尽管打吧!”

巫三娘子的暗器能发不能收,眼看殷纪就要伤在她的毒镖之下,忽听得“叮”的一声,那枚蝴蝶镖跌了落地。是那冒充“掌柜”的官宗耀弹落的。

不过,殷纪虽然没有受伤,他这一伙人却也不敢冒险再去抢救他了。葛南威冷笑说道:“咱们还是谈另一宗交易吧,殷大庄主,麻烦你送我出去,别人不许跟来,到了天平山下,我就放你。”

他抓着殷纪的穴道,指头轻轻一捏,殷纪疼痛难熬,忙不迭的说道:“好,依你,依你!”葛南威喝道:“让开!”一手握着玉萧,一手抓着殷纪,大踏步走出亭子。巫三娘子、濮阳昆吾和官宗耀都是不敢动手,退过一旁。

葛南威从东门坎身边走过之时,东门壮突的一掌打在殷纪身上。假如他是直接打葛南威的话,葛南威必定能够及时招架。但这一掌他打的却是殷纪,葛南威怎想得到?

这一掌打在殷纪身上,受力的却是葛南威。葛南威蓦地感到一股力道排山倒海似的推来,虎口一震,殷纪已是脱出他的掌握。原来东门壮练有一门“隔物传功”的本领,这一掌虽然打在殷纪身上,身受的却是葛南威。

殷纪一脱出葛南威掌握,巫三娘子立即中指一弹,阴恻恻的笑道:“葛七侠,我是一片好心留你,你歇歇吧。”葛南威嗅得一缕幽香,身形好似风中之烛晃了几晃,就晕倒了。

殷纪说道:“东门先生,巫三娘子,多谢你们帮我擒着了这个小子。不过,巫三娘子,你可不要把他毒死才好。”

巫三娘子笑道:“殷大庄主放心,我岂能让你做亏本的生意呢?我用的不是烈性毒葯,只不过是迷魂散而已。不过我这迷魂散却不同于普通的蒙汗葯,倘若得不到我的独门解葯,十二个时辰之后,他虽然也可以自己醒来,但最少也得再过三天,他方能恢复原来的功力。”

殷纪哈哈笑道:“这就最好不过了,在这三天之中,咱们用他为饵,说不定这宗大生意还是可以做得成功。”

官宗耀道:“庄主的意思,敢情是要用他来诱陈石星这小子上钩。”

殷纪道:“不错!他们这班以侠义道自居的小辈,最讲究的是重义轻生。纵然知道是个陷阱,我看他和那姓云的丫头也是非来不可。”

葛甫威吸进了一小撮“迷魂散”,倘若是在三个月前,他非得立即昏倒不可。但在他得师叔池梁传授以本门的内功心法之后,功力已是今非昔比。此时,他虽然亦已是神智渐渐模糊,但还不致完全不省人事。

就算殷纪不说,葛南威也料得到他必定会重施故技,像用杜素素为饵,诱他上当一样,拿他为饵,来诱陈石星和云瑚上当的。“但愿他们不要重蹈我的覆辙才好。”

心念未已,忽听得有急促的脚步声跑来,随即听得殷纪问那人道:“王管家,可是出了什么事了?”那人喘过口气说道:“有两个小子闯进老屋,说是要找江南八仙中的葛南威。”

此事早已在殷纪意料之中,笑道:“不是两个小子吧?其中一个要是我猜得不错的话,应该是个丫头!

那人说道:“不错,初时我看不出来,过了几招,也就看出来了。这丫头会云家刀法,掺杂在剑法之中使用,料想是云浩的女儿。”

殷纪说道:“那么另一个人,不用说,必定是陈石星这小子了。”

这管家是从未见过陈石星的,不过却曾听人说过陈石星那手独特的剑法,于是点了点头,说道:“不错,他虽然没有通名造姓,但我想一定是这小子无疑。”

殷纪哈哈笑道:“好在我有先见之明,他跑到我的老屋找葛南威,那是做定了亏本生意。你们把他擒下了没有?”

那管家道:“惭愧得很,给他们跑了!”

葛南威松了口气,“好在他们并没失陷。”他吸了迷魂散已有一盏茶时刻,这口气一松,登时支持不住,真正昏了过去,不省人事了,可惜他没有听到后来的对话。

殷纪道:“那边有麦帮主和他手下的几位大头领,还有他代为邀请来的好手昆仑剑客郭长青,再加上你,怎的还是对付不了那小子和那丫头吗?”原来,这个姓王的管家,正是“阎王帮”原来的二帮主王宗允。“阎王帮”在十多年前散伙之后,大头领阎宗保不知下落,王宗允和官宗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6回 双剑逞威惩恶霸 单刀赴会陷英豪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广陵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