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陵剑》

第38回 柳下梅边寻旧侣 兰因絮果证鸳盟

作者:梁羽生

葛南威提一口气,想要站起身来,只觉得身子软绵绵的已是使不出气力,胸口觉得有点作闷。巫秀花见他说话还像平时一样,这才放下了心上的石头,道:“你是中了三枚毒针,我都用磁石替你吸出来了。你吸进一点毒烟,料想亦无大碍。不过,你亦已昏迷了大半天了。”

葛南威道:“多谢姑娘又一次救了我的性命。”

巫秀花道:“这都是多亏你的内功深厚,我有什么功劳,说起来我还要向你道歉呢,我放了一枚烟雾弹,累你毒上加毒。”

原来巫家有一种独门暗器,名为“毒雾金钉烈焰弹”,巫秀花为了掩护葛南威逃跳,虽然不敢把喂毒的梅花针混在烟雾之中打她继母,但那弥漫的烟雾却还是有毒的。在她放出烟雾弹之时齐”。意大利哲学家、史学家,新黑格尔主义者。曾担任意大 ,巫三娘子也发出毒针伤了他们。

葛南威道:“你的继母呢?”

巫秀花道:“我背了你拼命逃跑,她没追来,料想也是受了一点伤了。真是好险,要不是你那枚石子刚好在那紧要关头打着了她,只怕咱们二人都难逃命。”

葛南威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巫秀花道,“是无平山上的一个石窟,日前我在山上游玩,无意之中发现的。洞口满是荆棘,或许他们不会发现。”

葛南威默不作声,试试默运玄功,可是怎也没法凝聚真气了。原来他在自解穴道之后所恢复的那几分功力,由于施展弹指神通的功夫,那枚石子一弹出去,他的真力亦已消耗净尽,就得从头做起了。

巫秀花苦笑道:“你现在想必已经知道为什么,我当初不肯把我的姓名来历告诉你的原因了吧?你恨我不恨?”葛南威道:“莲出污泥而不染,何况你并非她的亲生女儿,你救了我的性命,我感激你都来不及呢,怎会恨你?”

巫秀花听他说得十分诚恳,脸上绽出笑容,但片刻之后,却不禁又幽幽叹了口气。

巫秀花叹了口气,说道:“有件事情,你还未曾知道,知道之后,只怕你就要恨我了。”

葛南威心中一凛,说道:“对啦,有件事情,我正要问你。杜素素是否已经落在你的继母手中,他们把她怎么样了?这件事情,我想你是应该知道的吧?”

巫秀花道:“我要和你说的,也就正是这事件事情。”葛南威不觉忐忑不安,心想素素莫非已遭不幸,否则巫秀花为什么担心说了出来,我就会恨她?

巫秀花似乎知道他的心思,说道:“葛七侠,你别担心,你的杜姑娘并没落在我的继母手中,他们是骗你的!”

葛南威喜出望外,“真的?那么她现在何处?”巫秀花道:“前三天她还在扬州,不过现今她在何处,我可就不知道了。”其实她是知道的,不过她却不愿这样快告诉葛南威,葛南威放下了心上的一声石头,问道:“那么素素那支玉簪怎的会由殷纪派人送来给我,而且是和你的继母的独门暗器蝴蝶镖一同送来的。他们言之凿凿,不由我不相信,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巫秀花道:“这支玉簪是我偷来的。是我帮忙他们骗你上当的。你明白了吧。”她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都告诉了葛南威之后,说道:“不错,他们在知道杜姑娘回到家乡之后,殷纪本来是要我去害她的。他叫淮阳帮的人帮我设下骗局,诱杜姑娘上当。殷纪说杜姑娘是他的一个对头之女,要我用毒葯将她绑架回来,最不济也必须取得一件信物为凭,否则他们就不会相信我。”

葛南威道:“那你为什么不依从他们的主意?是否在你见到了素素之后,你便知道了她的来历?”

巫秀花道。”这倒不是。杜姑娘武功高强,我当然早已知道她不是寻常女子。但却是直到昨天,我才知道她和你是八仙中的一对爱侣的。”

葛南威心里想道:“如此说来,她倒并不是因为害怕得罪‘八仙’中人,方始不敢害素妹的。虽然做错了事,总算良知未泯。”

巫秀花继续说道:“你们八仙刚在京城里做了一件大案,杜姑娘当然不会把她的身份告诉我的。不过她虽然没有把来历告诉我,对我却是情如姐妹。和她相处了几天,我实在不忍下手害她,是以偷了她这支玉簪,回来向殷纪交差。

“他们相信了我。这才让我知道了他们的秘密。昨晚我想了整整一个晚上,觉得不应该害你,也希望由这件事情而因祸得福,使得我的继母和巫山帮都能够从此改邪归正,这才下走决心救你。”

葛南威道:“你刚才和你继母所说的那些话,我躲在草难里都听见了,知过能改,善莫大焉,我不怪你。”

巫秀花忽地幽幽说道:“你不怪我,我已感激不尽,要是你再说客气的话,我更加不安了。不过,难道你的心上就没别的牵挂了么?”

葛南威给她勾起心事,黯然说道:“我放心不下的只是素素,她找不见我,不知如何着急了。我死不打紧,但见不着她,唉——。”原来他亦已隐约猜想得到,杜素素这次莫名其妙的离开了他,其间可能是有什么误会的了,要是他见不着素素,误会就始终会留在她的心中,岂非遗憾终生?不过巫秀花于他虽有救命之恩,毕竟还是初相识的朋友,他的心事,可不方便对巫秀花倾吐无遗。

他虽然没有吐露心事,但巫秀花七巧玲珑,用不着他说,亦已知道他想的是什么了。她勉强一笑,道。”吉人天相,葛七侠,我相信你会见得着你的杜姑娘的。”

葛南威也勉强笑道。”但愿如你所言。”他说了之后,巫秀花长长叹了一口气。患难之中,原需彼此安慰。葛南威不住问她道:“巫姑娘,你又有什么心事,可以告诉我么。”巫秀花道:“没什么,我只是羡慕杜姐姐。”

葛南威怔了一怔,蓦地想起巫三娘子嘲讽女儿的说话:“难道她真的是对我。对我——”心念未已,只听得巫秀花已在继续说道:“我是羡慕杜姐姐的福气,有人这样的关心她。我可是无依无靠,没人关心我的。”

葛南威道:“谁说没人关心你呢,最少我现在就关心你!而且你失去了过去的朋友,会得到更多新的朋友的。要是你不嫌弃的话——”巫秀花眉毛一扬,问道:“怎么样?”

葛南威道:“我比你年长几岁,要是你不嫌弃的话,咱们结为兄妹如何?”

巫秀花呆了一呆,蓦地纵声笑了起来,说道:“好啊,好啊!你不嫌我高攀,这正是求之不得的事。我是一个被人当作‘妖女’的人,今日能够得有如此一位英雄兄长,纵然我不幸身亡,死了也可瞑目。”笑声中似乎颇有几分凄凉意味。葛南威见她似失常态,忙道:“别说不吉利的话,正如你刚才所说,吉人天相,咱们都会脱险的。对啦,我还没有告诉你呢,我有两位本领高强的朋友——”巫秀花道:“你说的是陈石星和云瑚吗?”

葛南威道:“正是他们,原来你也知道了。”巫秀花道:“我听殷纪说过,东门壮就是为了追踪他们,来到苏州的。”葛南威道:“昨日他们本来是和我约好了来接应我的,他们在殷纪的老屋找不着我,一定会继续寻找我的!巫秀花笑道:“那咱们就碰碰运气吧。但不管运气如何,我现在也不担心了。得你认我为妹子,老天爷赐给我的已是大多!”当下两人就在山洞里撮土为香,八拜结为兄妹。

陈石星和云瑚已经回到寒山寺。

单拔群和杜素素一踏进寺门,就看见他们奔上前来迎接。

陈石星又惊又喜,“单大侠,我正想去殷纪那座别墅找你,你已经回来了。但葛大哥呢?”

云瑚则是抢着去接杜素素,她喜出望外的拉着杜素素的手,也在同时说道:“杜姐姐,终于盼到你了。你看着了葛大哥没有?葛大哥为了你被殷纪骗去赶约,这些事情,你知道了吧。”

杜素素道:“我都己知道了。但我可还未曾见着他。他给一个妖女骗走了。”说至此处,回头向单拔群苦笑道:“单叔叔想不到这个打赌是我赢了。”

陈云二人大为惊异,不约而同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情?”

杜素素道:“说来话长,咱们进里面说吧。”

此时刚是天明时分,杜素素待要拜见皎然大师,陈石星道:“皎然大师正在做晨课。”单拔群道:“他是个有道高僧,不拘世俗之礼,咱们不必打扰他了。”

杜素素把自身的遭遇和所知道的事情告诉了陈云二人之后,云瑚笑道。”单叔叔,你和杜姐姐的打赌,依我看来,只能说是输了一半。”

杠素素怔了怔说道:“此话怎讲?”

云瑚说道,“那位巫小姐虽然没有把葛大哥送来寒山寺,对他却是并无恶意。”杜素素道:“这点我也相信。她虽然偷了我的玉簪,设下陷阱,帮殷纪那一班人骗南威上当,但她没有乘机害我,也还不能算是太坏。”

云瑚说道:“而且依照你所说的情形看来,这次她把葛大哥救出殷家,看来也不像是和殷纪那班人串通了来做戏的。只要她是真心救人,并无阴谋在内,葛大哥迟早都会回来找你的。”杜素素道:“我想不通的正是她为何要如此?虽说巫三娘子不是她的生身之母,但她们总是一伙的。怎的竟会为了南威的缘故,她宁愿背叛他们呢?”云瑚噗嗤一笑,说道:“杜姐姐,原来你是为了这个不放心吗?其实你和葛大哥是青梅竹马之交,应该相信得过他不会移情别恋。”

杜素素面上一红,“我才不稀罕他呢,要是我不放心的话,这次我也不会离开他了。”

云瑚说道:“人与人之间,总是难免有误会的。即使是至亲至近的人,有时也难免如此。对啦,有个好消息我还未曾告诉你呢,段剑平大哥和韩芷姐姐已经订了亲了,在你离开北京之后不久,他们也一同回转大理了。”

云瑚突然提起段韩二人之事,两段话似乎并无关联,但杜素素是听得懂她的意思的。不禁又是面上一红,说道:“昨日我已经见过郭英扬大哥和钟貌秀姐姐,知道这件事情了。”心里想道:“我对韩芷的误会,固然是我的鲁莽,但只怕巫三娘子的女儿,却怎能和出身名门正派的韩芷相比。”

单拔群道:“南威暂时大概不会有什么危险,我倒是担心另外一桩事情。”陈石星道:“什么事情?”

单拔群道:“东门壮和濮阳昆吾来到苏州,刚才他们分明是在殷家,却不露面。咱们虽然不知他们图谋什么,但总得设法通知王寨主。”杜素素道:“单叔叔,你不是要去西洞庭山给王寨主拜寿的么?”陈石星道:“我们和葛大哥本来也都是要去给王寨主拜寿的,不过王寨主的寿辰是本月廿二,还有十来天呢。”

杜素素道:“那你们早去几天,也是无妨。让我留在这里寻找南威,你们不必担心。”陈石星道:“单大侠另有一个约会。日期已经定了八月十八,地点是在海宁。”

单拔群道:“我就是为了此事有点放心不下,约会我的人是一柱擎天雷震岳,我是非去不可的。还有,派谁去向王寨主报讯,人选也须慎重考虑。”

刚说到这里,有个小沙弥进来报道:靖南镖局的总镖头成大全和一个老叫化前来求见单大侠。

单拔群道:“和成大全同来的,想必是丐帮朋友了。”连忙叫小沙弥请客人进来。

单拔群所料不差,和成大全一起进来的那个客人,不但是丐帮中人,而且是苏州丐帮分舵的舵主焦仲。

成大全已经得到狮子林那个小厮送来的消息,急不及待地先问陈石星道:“听说葛七侠昨日去赴殷纪的约会,他回来没有?”

陈石星道:“单大侠和杜姑娘就正是刚刚从殷纪那座别墅回来的。”成大全情知不妙,连忙问道:“那你们敢清是还未曾找着葛七侠么?”

杜素素苦笑道:“人没找着,东西也没找着。”

成焦二人听罢他们讲述经过,焦仲说道:“杜女侠不必担心,只要葛七侠还在苏州,我们丐帮弟子一定能够替你找得着他。单大侠,给王寨主送信的事情,你也交给我办好了。”单拔群笑道。”这样最好不过。彼此老朋友,我也不称你客气了。”

焦仲又道:“云女侠、杜女侠住在寒山寺可不方便,不如你们都搬到我那里如何?”

单拔群道:“我有另一个约会,待会儿就要动身前往海宁。”陈石星、云瑚和杜素素则接受了他的邀请。于是众人便即分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8回 柳下梅边寻旧侣 兰因絮果证鸳盟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广陵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