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陵剑》

第40回 友敌混淆行诡辩 是非大白破姦谋

作者:梁羽生

东门壮在铁广夫妻一放暗器之时,已是料准他们的偷袭必然不能成功,早就在烟雾消散之前溜走了。

雷震岳笑道:“今天他是公证人的身份,按照江湖规矩,与其今日与他为难,倒不如让他再来捣乱的好,就只怕他不敢自投罗网。不过我还有一事未明,想问石星贤侄。”

“不知伯伯想要知道什么?”

“听说你们本来是打算留在苏州的,怎的忽然又到了这里?”

陈石星道:“我正是要把一个好消息告诉两位伯伯。”

单拔群连忙问道:“可是你们已经打听到葛南威的消息了么?”

云瑚笑道:“岂只消息,他的人已经回来了。”

单拔群喜出望外,“怎样找到他的?”

云瑚笑道:“单伯伯,你的眼光真是不差,给你说对了。”

单拔群一怔道:“我说对了什么?”

云瑚说道:“是那位巫姑娘将他救了出来,后来又在暗中帮助我们,我们才能找到他的。”当下将找到葛南威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说给单拔群知道。

单拔群笑道:“我早就看出那位巫姑娘对南威没有恶意,总算没看错人。南威如今是在——”

陈石星道:“在我们离开苏州那天,他已经和丐帮的焦舵主前往太湖了。”

雷震岳霍然一省,说道:“对,太湖三十六家水塞的总寨主王元振今年做六十大寿,他的寿辰是本月廿二日吧?”单拔群笑道:“正是。我本来想邀你一起赶会的。”

雷震岳笑道:“其实我也有这主意。不过在今日之前我可不知自己是否有命去喝他的寿酒。现在是可以和你们一起去了。”

两天之后,他们已是一叶轻舟,逍遥在太湖之上。

风平浪静,凝眸望去,但见万顷茫茫,水天一色“,太湖七十二峰迤逦迎来,有如翡翠屏风,片片飞过。

云瑚在这如诗似画的景色之中,也不禁逸兴遥飞,轻轻吟道:“燕雁无心,太猢西畔随云去,数峰清苦,商略黄昏雨。”这是宋代词人姜白石的名句,云瑚低吟半阙,便即笑道:“可惜现在未是黄昏,也没有雨。”

陈石星笑道:“还是没有黄昏雨的好。前两句何等洒脱飘逸,要是加上了后两句的景色,那可就嫌有点凄苦了。”云瑚笑道。”不错,我现在着群峰起伏,隐现湖中,也只觉心旷神怡,并无白石老人感受的那种‘数峰清苦’的滋味。”

说罢,忽地朝陈石星笑了一笑,按下去道。”面对如此幽美的湖光山色,我倒想听听你的琴声了。”

陈石星道:“好,我给你弹一曲张于湖(宋代词人,曾中状元)的念奴娇。这首词虽然写的是洞庭湖景色,移到此处,也很合适。”

云瑚说道:“不错,此词豪情胜慨,正合咱们心境。你弹吧,我给你伴唱。”琴声一起,云瑚唱道:

“洞庭青草,近中秋,更无一点风色。玉树琼田三万亩,着我扁舟一叶。素月分辉,银河共影,表里俱澄澈。悠然心会,妙处难与君说。应念岭海经年,孤光自照,肝胆皆冰雪,短发萧萧襟袖冷,稳泛烩溪空阔。尽棍西江,细斟北斗,万象为宾客,扣弦独啸,不知今夕何夕?”中秋才过三天,也算得是应景了。

琴声一止,忽听得有人喝彩道:“弹得好,喝得也好!”

雷震岳和单拔群听得有人喝彩,不禁也都是吃了一惊。原来在他们附近的水面,并无船只。极且远眺,只是隐约可见一面风帆。若说喝彩的人在那条船上,距离这么远,还是听得如此清楚,那人的功力之深,也就可想而知了。

陈石星吃了一惊,说:“这人用的似乎是传音入密的上乘内功。”

雷震岳叹道:“不错。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句话当真说得半点不假。此人的内功之高之纯,实是我平生仅见。想不到会在此处碰上如此人物。单兄,你对武林人物比我熟悉,你可知道这人是谁么?”

连“一柱擎天”雷震岳都如此说,陈石星和云瑚不禁更为惊骇了。大家都把眼睛看着单拔群,希望他能够说出此人来历。

单拔群想了一想,说道:“张丹枫大侠我曾有幸见过,要是张大侠尚未逝世的话,我会怀疑是他。但张大侠早已在四年前去世,我可真想不到还有谁能有此功力了。”

雷震岳道:“他的功力竟比得上一代武学的大宗师张丹枫大侠么?”单拔群道:“比之张大侠虽然还有不如,但在我所认识的武林前辈之中,已是没有能及他了。”

雷震岳道:“单兄,你见闻广博,你再仔细想想,或许这人你虽然并不认识,却曾听人说过?”

单拔群道:“厉抗天的师父乔北溟当年是和张大侠分庭抗礼的大魔头,但听说他也是早已在海外死了。”

陈石星道:“不错。厉抗天丧命在我师父掌下,我曾亲耳听得他说他那次是要找我的师父为他的师父报仇的。既然用到‘报仇’二字,可知乔北溟的死讯是真不假。”雷震岳道:“想不出那就算了。依常理推测,既然有这样的人物来到太湖,今天又是王元振的寿辰,自必是来给王元振贺寿的了。咱们到了西洞庭山,料想就可以知道他是谁了。”

单拔群忽道:“我想起一个人来了!”

雷震岳道:“是谁?”

单拔群道:“东海龙王!”

雷震岳道:“东海龙王是什么人?”

单拔群道:“他是、是——”

正说话之间,前面那条船已是出现在他们的视力范围之内。

只见那条船大得惊人,约莫有二三十丈长,三层楼高。是一条名符其实的“楼船”。

雷震岳道:“这种楼船,似乎不是在江河行走的!”

单拔群道:“不错,这是用来飘洋过海的楼船。啊,你们看见了那面旗帜吗?”陈石星定睛看去,只见一面大旗,在船头迎风飘扬。旗上绣着一条张牙舞爪的缉龙。

龙是帝王的标志,这条船居然敢用龙旗,先莫问主人是谁,他的胆大处亦是足以惊世骇俗了。

单拔群吁了一口气,说道:“我猜得不错,果然是东海龙王!”那座楼船乘风疾驶,比小船还快得多,没过多久,就只看见桅尖,船身已是隐没在烟波浩渺之中。依水程推断,这条船已是到了西洞庭山的山脚,船上的人也可能已是弃舟登陆了。

雷震岳道:“船在西洞庭山停泊,看来果然是去给王元振祝寿的了。单兄,这东海龙王是什么来历,你还没有说呢。”云瑚则迫不及待的问道:“他是好人还是坏人?”

单拔群道:“我不知道他是好人还是坏人,甚至不知道他是姓甚名谁。”

“我只知道他是纵横东海的一股海盗首领,杀人掠货,对黑白道都不买帐的海上霸王。因他以龙旗作为标志,故此人们称他为东海龙王。他很少在陆上露面,故此中原的武林人士,知道他的人并不多。

雷震岳皱眉道:“像这样的一个人,王元振的名头虽然不小,恐怕也未必放在他眼内,他怎肯‘屈驾’来给王元振贺寿?事情似乎有点可疑吧?单兄你可知道他是王元振的朋友吗?”

单拔群道。”我曾听王元振谈过他,但据王元振说,他也是从未见过东海龙王的,更谈不上有什么交情了。不过或许他是由于惺惺相借,幕名前来与王元振结纳也说不定。”

他们这一叶轻舟,虽然比不上那艘海船之快,速度也不算慢。不见那艘海船之后约莫半个时辰,他们也到了西洞庭山了。当下一行四人,舍舟登陆。

西洞庭山虽远不及五岳名山之高大,但悬崖峭壁,奇石嶙峋,却也予人以崔夷万丈的感觉。雷震岳等一行四人舍舟登陆,但见山下田亩成行,山上尽是果树,浓荫相接,花果飘香,单拔群告诉同行诸人:“王元振行寓兵于农之法,山寨弟兄的口粮,一半是凭耕种,一半是靠打鱼。除非贪官污吏的不义之财他们才会强抢,一般正当的客商,他们是从不劫掠的。”

行到半山,已有两个头目上来迎接。他们是认识单拔群的,一见单拔群,便即喜形于色的说道:“单大侠,你来了就好了,我们真担心你今天赶不回来呢。”单拔群道。”有什么事吗?”

一个头目道。”刚才来了一个非常特别的客人。”

单拔群道:“我已经知道了,是东海龙王。”那头目道:“不错,东海龙王带了许多人来,他和我们可是一向没有来往的。”单拔群道:“你怀疑他们来意不善?”

那头目道:“除了东海龙王这帮人外,还有一些和我们虽然相识;但交情却很普通,甚至是各行其是,风马中不相及的黑道人物也来了不少。但这些人和东海龙王那帮人却似乎相识,一见面就有说有笑的。我直怀疑他们是别有图谋,来者不着,善者不来。”单拔群道:“好,那么我走快两步,去见你们的寨主,用不着你们带路了。”

当下他们四人立即施展轻功,径奔王元振总舵所在的西洞庭山主峰缥缈峻。

王元振是在聚义厅接受宾客的祝贺的。他们一进寨门,只见走来迎接他们的头目面色都是有点异样的沉重,来到聚义厅,便听得里面吵闹之声,恍若聚蚊成雷,说话的人太多,只听出他们是在争论,至于争论什么,一时间可就难以分辨了。单拔群无暇向知客多问,便即走迸聚义厅,正在门口,忽听得王元振大声说道:“我年纪老迈,过了今日,已是决意金盆洗手,这太湖寨主,我都不想当了,何况什么江南的武林盟主?我自是更无此念。”

跟着有人说道:“是否需要一个武林盟主,大家也还意见纷纷呢,王寨主,你让贤不嫌早了一点么?”

又有人大声叫道:“王寨主,你是龙马精神,六十岁正是壮年,如何就说到金盆洗手四字?”

跟着有人叫道:“目前正有大事待决,王寨主就是想要金盆洗手,似乎也不当在这时候。”

单拔群听得这些议论,不禁暗暗纳罕,怎的突然会有推举什么武林盟主的动议?莫非就是东海龙王的党羽搞出来的。真正的目的是要让东海龙王统一江湖?‘大事待决’又是什么‘大事’呢?还有一样奇怪的是,王元振素来豪气千云,才不过是十天之前,我和他分手的时候,他也未曾向我表露有金盆洗手之意,怎的现在忽然说要退出江湖?”

心念未已,听得一片嘈嘈杂杂的声音嚷道:“王寨主若是当真倦勤,那咱们也不必勉强他了!”

“处非常之事,必须非常之人;这担子是重了些,王寨主不愿意挑,咱们就请能挑得起也愿意挑的人担当吧。”

“胡说八道,我们在太湖里安窑立柜,数十年来都是风平浪静,何须什么武林盟主?我们拥戴的也只能是天总寨主!”

“话可不是这么说,如今我们受到官兵的压迫,正是应当同心御侮的时候,有个武林盟主,那又有什么不好?”

许许多多人同时说话,竟是主张有武林盟主,主张“不必勉强”王元振再负重任的人多。而且这些人包括太湖三十六家寨主中的几家寨主在内。

就在此时,单拔群一行四人已经走进了聚义厅,开始有人发现他们了。

认识单拔群的人多,登时就有许多人叫道:“大家且莫争论,单大陕到了!”接着有人叫道:“啊,威震天南的‘一柱擎天’雷大侠也到了!”

只有陈石星和云瑚,他们虽然是跟着两位大侠进来,却没什么人注意他们。

王元振喜出望外:“雷大侠,想不到大驾光临,请恕失迎之罪。单大哥,你怎么不早点给我捎个消息?”

单拔群道:“我也是前几天才知道雷大哥来到江南的。我是特地到海宁去接他来的呢。”

雷震岳道:“我是特来给王总寨主拜寿的,王总寨主不必客气。”

王元振叠声说了两句“不敢当”之后,哈哈笑道:“今日先有东海龙王,后有你们两位稀客远来,真是令得王某毕生永感荣宠之事。”

和王元振宾主对坐的是一个身高七尺开外的虬髯大汉,约莫五十岁未到的年纪,双目炯炯有神,雷震岳和单拔群二人来看,态度却似乎颇为倔傲。

云瑚悄悄在陈石星耳边说道:“这人想必就是东海龙王了,哼,他这副自高自大的神气,我一见就心里生气!”

那虬髯汉子忽地把目光投到陈云二人身上,也不知他有没有听见云瑚的说话。陈石星悄悄捏了捏云瑚的手心,示意叫她莫要乱说。两人退入人丛之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0回 友敌混淆行诡辩 是非大白破姦谋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广陵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