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陵剑》

第41回 江湖浪子遭惩戒 东海东王亦遁逃

作者:梁羽生

这一“节外生枝”,倒是令得陈石星感觉有点为难了。

要知金刀寨主派沈匡、周复二人作为他的使者,前来京师与密谋起来的群雄联络之时,并不知道陈石星也有参加的。当然。不会有亲笔的函件交给陈石星。沈周二人也没想到会有这许多纠纷,为防意外只托陈石星口述,避免见之笔墨,料想王元振不会不信,却哪知会有今日之事。

陈石星正感为难之际,葛南威忽地站了起来,说道:“我有凭据!”说罢,拿出他的玉萧,一按萧管,“呜”的一吹,吹出一颗蜡丸,剥开蜡丸,拿出一张薄如蝉翼,上面写满蝇头小字的纸条,交给王元振。

“这是林大哥托我代表‘八仙’给王寨主祝寿所写的信,信中也有提到陈石星代表金刀寨主的事情,请王寨主一看就知道了。”葛南威说道。

原来葛南威是迟陈石星两天动身的,“八仙”之首的林逸士老成持重,计虑周详,想到兹事体大,还是由他亲笔证明的好。故而写了这封密函,说明“八仙”同意金刀寨主的主张,同时也证明了陈石星是金刀寨主代表的身份。

林逸士的笔迹许多人认识,看过这封信,对陈石星的身份无人怀疑。

王元振道:“陈少侠转达的是金刀寨主的意思,既然大家对他的说话已没怀疑,那么对金刀寨主的主张是否还有异议?”韩劲宏首先说道:“金刀寨主是我最佩服的人,他说应该怎么办我就怎么办。”

房豪跟着说道:“本来我是不服气的,但经过陈少侠不厌其烦的为我讲解,利害极分明,我已经知道自己是个大草包了。何况目前不宜‘造反’,这是金刀寨主的主张,我还有什么好说的!”说得众人哈哈大笑。

群豪纷纷表示唯金刀寨主马首是瞻,东海龙王带来的那班人虽然不愿就此罢休,但也不敢和众人作对,只好暂不作声。

王元振朗声说道:“既然大家都没异议,那么今天的讨论似乎可以结束了。多谢各位光临,如今就让我稍尽地主之谊,请各位喝杯水酒。”

淳于通忽地又站起来道:“且慢!”

王元振道。”不知淳于先生有何指教?”

淳于通道:“我们是专诚来给王老寨主祝寿的,这杯寿酒当然是要打扰的。不过大家也难得有这机会聚在一起,刚才大家曾谈及的一件大事也还没解决呢!”

王元振一皱眉头,说道:“还有什么大事未曾解决?”

淳于通缓缓说道:“金刀寨主的主张是目前不宜和官军大干,这个我本来不尽同意的,不过既然多数人都是这样主张,我也愿意附和众议……”房豪性情最急,不待他把话说完,便即大声说道:“有话快说,有庇快放!”

幸亏他的脸皮够厚,装作听不见,继续说道:“单大侠,陈少侠,你们都曾说过,咱们应该同心合力,拧成一股,对吧?”

陈石星道:“不错,但这是为了大家合力,才能抵御外敌的入侵。”

淳于通道:“抵御外敌入侵,这是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无须说了吧。总之,无论如何,都是应该大家团结一致的好,对吧?”这是一个原则问题,陈石星虽然讨厌淳于通的为人,也只能点一点,说道:“不错。”

淳于通道:“二人同心,其利断金,千百人同心,其利海深。那么我正式提议,咱们应该推举一位武林盟主!”此言一出,不但东海龙王那班手下轰然道:“好!”就是王无振的手下,也有不少人附和。

太湖三十六家塞主之一的史铜站起来说道:“淳于先生说得有理,各路英雄豪杰难得有这机会同聚一堂,咱们是该推举一位武林盟主。”

另一位寨主夏一成也道:“不错,有了武林盟主,以后咱们步调一致,不论是抵御外敌或对抗官军,都好办事。”大多数人都是赞成有武林盟主的,虽然有若干人觉得这可能是东海龙王的阴谋之一,也不便反对了。

淳于通朗声说进:“既然大家都没异议,那么咱们就开始推选哟。兄弟不揣冒昧,先提出一位天下闻名的英雄,想必大家都会同意他做武林盟主的。”

群雄以为他提出的人选必定是“东海龙王”司空阔,哪知他却说道:“我心目中的武林盟主,就是此地的主人,太湖三十六家总头领的王元振王老寨主!”

大出众人意料之外,众人不觉都是愕了一愕,方始拍掌叫好。

淳于通继续说道:“王老寨主的武功高强,那是不须说了。而且他身居三十六家总头领的身份,可说是既得地利,又得人和。德高望重,武林盟主理该非他莫属!”

这番话表面听来是对王元振大捧特捧,但仔细一想,却是不无弦外之音。那是因为王元振目前所处的地位才推举他的,亦即俗语所说“强龙不压地头蛇”的意思。

王元振怫然说道:“我早说过,我做了六十岁的生日之后,已是决定金盆洗手,闭门封刀的了。莫说我戴不起淳于先生给的铁高帽,就是戴得起,我也决不会当这武林盟主的!”

淳于通正是要他这样回答,便即说道:“既然王老寨主执意不肯出任艰巨,那我也是无法勉强的。但群龙不可无首,我推举司空舵主做咱们的盟主。”

史锵首先附和,说道:“对呀,东海龙王纵横四海,威震天下,声望武功,足可与金刀寨主分庭抗礼。且又正当盛年,必然能够带领咱们干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王老寨主既然执意让贤,盟主一席,自当非他莫属!”史铜是王元振属下三十六家寨主中颇有地位的一个,他竟然首先附和,倒是颇出人意料之外。

但经他这么一说,东海龙王那一班人固然更加得意洋洋,轰然道好,就是本来是王元振这一边的人,也有许多人抱着“不得己而思其次“的心情,随声附和了。”

东洞庭山寨上余迪民是王元振的左右手,横了史铜一眼,心里想道:“这小子和夏一成今日处处为东海龙王说话,如此吃里扒外,看来很可能早已受了收买了。”但推举盟主乃是众人同意的事情,余迪民对史、夏二人的态度虽怀不满,甚至有所怀疑。却也不便就此指责史铜的不是。正当他想要推举另一个人的时候,东海龙王已是站了起来,微笑说道。”多谢各位爱戴,但我新从海外回来,可不敢当此重任。王老寨主既然执意让贤,那我推举一柱擎天雷震岳大侠。”

余迪民忙道:“是啊,雷大侠德高望重,威名早已远播大江南北,年前莲花峰一会,与会的天下群豪,无不深表敬佩。我拥护雷大侠做咱们的盟主。”

夏一成却站起来说道。”雷大侠我也是佩服的,不过他不如司空舵主有一班弟兄,和江南水路的各处豪杰各个帮会,关系也似乎较浅。依我之见,不如请雷大侠担任副盟主较为适当!”

另一个人说话更不客气,他是东海龙玉的副手“大力神”南宫鼎,竟然“哼”了一声,冷冷说道:“雷震岳的这点威名,比起我们的司空舵主,恐怕还差得远吧!”

东海龙王喝道:“不可对雷大侠无礼!”表面斥责,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是其辞若有憾焉,其心则实喜之。

余迪民怒道:“南宫鼎,你敢小觑我们的武林领袖,不知你是有何所图?”弦外之音,矛头已是指向东海龙王。

南宫鼎粗声粗气的说道:“余迪民你看不过眼,过了今日,你我不妨较量较量!”余迪民道:“较量就较量,我还怕你不成?”王元振皱了皱眉头,说道:“先莫争吵,还是说正经事吧!”

房豪喃喃说道:“不像话,不像话!”虽没指名道姓,但谁也知道他说的是南宫多。

雷震岳站了起来,摆一摆手,说道:“夏寨主说得不错,客不簪主,我初到江南,人地生疏,盟主也好,副盟主也好,我都是不敢担当的。”

东海龙王假意叹息:“唉,王老寨主不肯担当,雷大侠也不敢担当,那我只好勉为其难了!”余迪民朗声说道:“且慢!”东海龙王缓缓说道:“余寨主有何指教?”

余迪民道:“还未曾到你‘勉为其难’的时候,我推举铁掌金刀单拔群单大侠担当盟主,请大家公决。”

王元振道:“对!我并非反对司空舵主,不过单大侠是金刀寨主的好朋友,要是他肯担当江南的武林盟主,南北联成一气,似乎更为适当一些。”

淳于通跟着就站起来,捋一捋胡子,慢条斯理的说道:“当然、当然,单大侠我也是十分敬佩的。不过正因为他是金刀寨主的好朋友,要是他做了江南的武林盟主,或许有人会说闲话,把咱们江南的武林人士,当作听命于金刀寨主的附属。不错,金刀寨主是大家景仰的人物,但要有这样的闲话,却也未免稍损咱们的面子。”

单拔群打了个哈哈,说道:“我本来不想当什么武林盟主,淳于先生毋庸替我顾虑。不过我却想推举一位少年英雄担当江南的武林盟主!”

淳于通已经猜到几分,故意问道:“是哪一位少年英雄?”单拔群缓缓说道:“陈石星少侠。他是一代武学宗师张丹枫的关门弟子,堪称后起之秀的第一人。月前他和云瑚女侠大闹禁官,折服君皇,天下英雄,无不夸赞!武林盟主的职务,正宜由这样少年有为的英雄担当!”

陈石星大吃一惊,说道:“单大侠你和我开玩笑了,小侄年轻识浅,盟主重任,何以敢当!”

房豪大声说道:“有志不在年高,无谋空长百岁。陈少侠有勇有谋,从他和云女侠大闹禁宫一事,已是可以略见一斑。刚才的一番高论,更足证明他见识过人。由他担当武林盟主,房某等子第一个心服!”

陈石星连连摆手:“房寨主,你别给我脸上贴金,无论如何,这个武林盟主,我是不敢当的。”

房豪继续说道:“有什么不敢当?依我之见,你做盟主,云女侠做副盟主,最好不过!”

云瑚笑道,“房寨主,你开玩笑,可别扯上我。”

房豪说道:“我可绝对不是开玩笑的,你和陈少侠双剑合壁,天下闻名,正该做一对搭挡。”

云瑚面上一红,不言语了。

王元振说道:“单大侠说得对,武林盟主的职务,正宜由年少有为的英雄担当。陈少侠,你是大家都佩服的少年英雄……”

南宫鼎愤然打断他的话道:“王寨主,你还没有问过我呢,你怎知道我也是佩服他的?”

王元振微笑说道:“贵舵主司空先生刚才亲口说过佩服他,大家都听见的,你也曾表明唯贵舵主马首是瞻的,对么?因此恕我冒昧,未曾先问过你,就把你包括在内了。”

这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方法,南官鼎想不到王元振有此一招,登时说不出话。

淳于通连忙替他分辨,说道:“陈少侠是后起之秀顶尖儿的人物,这点大家都是承认的。不过也正如陈少侠自己所说,做武林盟主似乎还稍嫌年轻一些,应该由早已成名,经验丰富,威望素著,威震天下的人物担当较好一些。司空舵主所言,那是对后辈的鼓励,并非说他就可以做武林盟主。”

葛南威缓缓说道:“淳于先生,你好像说漏一件。”

淳于通道:“哦,我说漏了什么,倒要请葛七侠指教。”葛南威道:“为国为民,侠之大者。做武林盟主的人,除了武艺高强、交游广阔、经验丰富、咸震天下等等之外,最要紧的还是一个侠字。倘若有了这个侠字,其他各样条件,就是差一点,我看也没多大关系。”

房豪拍掌叫好,大声说道。”葛七侠这番话说得有理,最紧要的是个侠字。陈少侠虽然年轻,却足可以当得这个侠字,我拥护他做武林盟主!”

南宫鼎怒道,“你是说我们的舵主够不上这个侠字么?”房豪冷冷说道。”我可没这么说,不过我对贵舵主所知无多,他是怎么样行侠仗义,请恕我孤陋寡闻,并未知晓。”

淳于通连忙说上:“大家且莫争吵,请让我说句公道的话。”

房豪冷笑道:“哦,你也有公道的话么?”

淳于通以退为进,缓缓说道:“房寨主:你好像对我成见颇深。你要是不让我说话,那我就不说好了。”

南宫鼎嚷道:“不让人家说话,那还有什么公道可言?”房豪亢声说道:“我几时说过不让他说话?但我不能相信他的说话,你也不能硬迫我相信。好、好,淳于通,你要说就说吧,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又是这两句他用惯的口头禅,把淳于通气得面色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1回 江湖浪子遭惩戒 东海东王亦遁逃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广陵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