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陵剑》

第42回 十年疑案明真相 一叶轻舟渡险滩

作者:梁羽生

韩劲宏是个戆直的性子,给东海龙王的兵器碰得他摔了一跤,倒是不禁暗暗佩服。爬了起来,自言自语道:“我以为他是装模作样,原来真的这样沉重,怪不得要两个人才抬得起一支。奇怪,这是什么金属打的兵器,小小一支‘夺’居然我也接它不住!”

淳于通一来是要卖弄自己的见识,二来是要显示自己和东海龙王的交情,在一旁得意洋洋的说道,“司空舵主这一对万字夺,说起来可真不寻常,他平时对敌,也极少用到他这独门兵器的。故此武林中人知道他这兵器的来历的,真可说得是寥寥无几!”韩劲宏忍不住学房豪的口头:“别在这里卖关子了,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淳于通这才说道,“司空舵主这对万字夺是玄铁铸造的。玄铁你懂吗?”同样大小的一块玄铁,要比普通的铁重逾十倍!”

群豪起初见了陈石星和云瑚的宝剑,本来己是对他们有了点信心,此时知道了东海龙王的兵器竟是玄铁所铸。不禁信心又动摇了。他们虽然从没见过去铁,但也知道玄铁是极难找到的五金之精,传说中只有在昆仑山顶的星宿海才偶然发现这种玄铁,而且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陈云二人的宝剑,抵挡得住玄铁吗?

只见东海龙王已是手握双夺,站在场中,向陈云二人发话:“我比你们痴长几岁,在天下英雄面前,我可不能占你们的便宜。你们还不进招赖尔(gilbertryle,1900—1976)英国哲学家,英国日 ,更待何时?”一副倚老卖老的神气。云瑚性子较急,懒得答话,一领剑诀,青冥宝剑吐出,碧莹莹的寒光,首先便奔东海龙王的胸坎刺去。武家有句俗语说,“刀走白,剑走黑,”意思是使剑的多由左右偏锋踏进,很少踏正中宫,向前击刺的。云瑚一出手就刺他胸口,纵然不能说是藐视,在武林规矩中,也算得是对前辈的“不敬”了。东海龙王勃然大怒,喝道:“叫你这小丫头识得我的厉害!”两肩一登,双夺哗的一声,立即夹击云瑚耳门。这一招名为“双风贯耳”,在这样沉重的兵器夹击之下,要是当真给它碰着,只怕云瑚的脑袋也要给它夹扁。群豪看见双方一照面便施杀手,都是禁不住“啊呀”一声叫了出来!他这一招已是把云瑚的身形笼罩在双夺之下,哪知云瑚身法轻灵之极,未容双夺击到,已是一个“搂膝挪步”绕到东海龙王右侧,说时迟,那时快,陈石星的白虹宝剑亦已化作一道银虹,当中投入。

这一招也有个名堂,叫做“神龙入海”,看似险极,其实却正是克制东海龙王向云瑚续施杀手的有效援招,他剑锋一颤,抖出三朵剑花,闪电之间,一招之内,遍袭东海龙王前心三处要害穴道,正是攻敌之所必救。饶是东海龙王武功高强,也禁不住心头一凛:“张丹枫果然不愧是一代武学大师,传给他们的双剑合壁,当真非同小可,我倒不可小觑他们了。”

云瑚一退即上,青冥剑一招“玄鸟划沙”,反挑敌手左臂,东海龙王忙把圈子放大,陈石星身随剑转,从双夺交击的圈中轻飘飘的闪了出去,而且在那一进一退当中,又已闪电般的还了两招,使得东海龙王不敢全力进击云瑚。云瑚毕竟功力较弱,虽没碰上玄铁,给那股劲风一压,呼吸为之不舒。

东海龙王看出她是较弱一环,猛地又是一声大喝,左夺挑出,破解陈石星的剑招,右夺卷地扫来帝时为仕郎,王莽时为掌乐大夫,东汉光武帝时征为待诏,因 ,盘打云瑚的下三路。云瑚身形平地拔起,唰的一剑,从他意想不到的方位刺来,东海龙工横转万字夺,陡地向前伸出,重手一按,他是拼着最多给云瑚的剑尖刺着一下,也要把她击伤。那股劲风一荡,云瑚的剑尖已是荡过一边,虽然她藏有后着,但强弩之末,纵然刺着东海龙王,也只能是令他轻伤了。双方动作都快,眼看东海龙王的万字夺护手就要按到云瑚的丹田穴上,群豪看得心惊胆颤,禁不住又有许多人失声惊呼。忽听得“当”的一声,震得众人耳鼓嗡嗡作响!

原来是陈石星为了救云瑚脱险,只能替她硬接,用剑格开东海龙王击向云瑚的那支夺。他们交手十数招,此时兵器方才碰个正着。

剑夺相交,火星蓬飞。全场顿时鸦雀无声,都在注目这一碰击的结果!

只见陈石星身形一飘一闪,斜斜掠出。那把白虹宝剑,仍然在他手上,丝毫无损,众人这才放下了心。

在火星蓬飞之中,东海龙王也禁不住吃了一惊,退后一步。匆忙中他低头一看,见万字夺亦是并无伤损,这才和众人一样放下了心。

彼此都没吃亏,东海龙王赞道:“好剑!”双夺一伸,趁着陈石星身形未稳,又攻过来了。

这一番再度交锋,比前更加厉害,东海龙王已是不敢再有丝毫轻敌的意念,抖起精神,施展出平生绝技,来斗陈云二人的双剑合壁。只见他双夺展开,迎、送、剪、扎、吞、吐、抽、撤,使到疾处,恰似骇电惊霆,轰击着两道银虹。又似两条粗龙。贴着陈云二人的身形飞舞。

不但群豪看得目眩神摇,心惊魄动,连惯经阵仗的太湖三十六家总寨主也禁不住为他们捏了一把冷汗,低声问“铁掌金刀”单拔群道:“单大哥,依你看,他们、他们能够抵敌……”他话犹未了,单拔群也还没有回答,却忽地听得陈石星和云瑚说了两句话,这两句话只有六个字:“拙胜巧,巧胜力!”

众人大都不懂得这六个字的意思,但单拔群和王元振则是懂得这是上乘武学的奥义的,两人相视而笑,一个不必再问,一个也不必再答了,只见陈石星的剑法越来越慢,剑尖上就像悬着千斤重物似的,东一指,西一划,看起来竟似不成章法了。

群豪禁不住暗暗吃惊,俱看东海龙王的面色,却也似越来越为沉重。尽管陈石星剑法放慢,门户大开,他竟是不敢欺身进逼,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

另一方面,云瑚却是恰好相反,剑法越来越快,指东打西,指南打北,忽进忽退,倏上倏下。在此之前,本来是她采守势的,如今的是她采取攻势了。

原来上乘武学的最高境界是“重、拙、大”三个字,陈石星虽然还没达到上乘境界,不过他得张丹枫所传的“玄功要诀”,已是深悉其中奥妙。具有相当火候,令得东海龙王亦不能不为之戒惧了。

每当东海龙王用重手法之时,陈石星的出剑就柔如柳絮,借力打力;但若认为他是虚招之时,他又忽然猛若洪涛,骤然压至。是以饶是东海龙王的真实武功在他之上,也不能不暗暗吃惊。

至于云瑚的武学造旨,由于她比陈石星要逊一筹,“重、拙、大”的打法她是无法采用的。不得已而思其次,她只能施展“以巧降力”的功夫。

她的功力远不及东海龙王,但身法轻灵却在东海龙王之上,用这种打法,正是以己之长,攻敌之短。剑法展开,击、刺、撩、抹、崩、唰、劈,剁,无不恰到好处,真当说得上是:慢中快,巧中轻,行云流水,稳捷轻灵!

若然单打独斗,东海龙王当然不会给她占了攻势,但此际她和陈石星乃是双剑合壁,虽然一慢一快,看似各打各的,其实却是相辅相成,双剑合壁,依然配合得妙到毫巅!

不过场中除了有限几人,还是看不出他们双剑合壁的奥妙之处的。王元振是这有限几人之一,此时业已看出一点苗头,松了口气,轻轻对单拔群道:“单大哥,你的眼力果然不错!”

他这句话声音很小,但东海龙王却是听见了,不禁焦躁起来,暗自想道。”若然如此打下去,稍一不慎,只怕就要着了他们的道儿。我打不过这两个娃娃,即使说过的话不算数,亦是无颜在江湖立足了!”

要知他们在比武之先,就先说过谁输了谁就得自废武功的,东海龙王的处境是能胜不能败,情急之下,顿时动了杀机,决意和他们一拼。

他陡地一声大喝,竟然不理会陈石星向他到来的一剑,双夺都向云瑚猛击下去。

陈石星正自一招“白鹤展翅”使出,剑锋斜削东海龙王左臂。要是双方招数用实,云瑚的天灵盖势必给东海龙王的玄铁重兵器击碎,东海龙王的一条臂膊也给陈石星的宝剑斩断不可。

头骨碎裂不可复生,手臂断了尚可活命,看来东海龙王是要用一条手臂来换云瑚的一条性命了。

这刹那间,双方的许多高手都禁不住失声惊呼!

但也就在这刹那之间,众人连看都未曾看得清楚,忽见光华尽敛,东海龙王双夺平伸,陈云二人双剑横架,三个人竟似泥塑木雕一般,动也不动。

原来东海龙王在用到这一险招的时候,已经料准陈石星决不敢把云瑚的一条性命来换自己的一条臂膊,果然不出他的所料,他心念方动,陈石星便已变招。

演变的结果,双方虽然都有惊险还是在东海龙王的算计之中。

他仗着功力深厚加上玄铁重兵器之利,内力源源不绝的贯注在双夺之上,向敌方挤压,在这种情形之下,陈云二人已是无法把剑移开,变成了非得和他比拼内力不可了。

虽然看似“绚烂归于平淡”,双方的兵器都好象胶着一般,动也不动。但这样的“平淡”,看在场中第一流高手的眼中,却是更加惊心动魄了!

要知比拼内力,力强者胜,力弱者败,其间是丝毫也没有取巧的。陈石星与云瑚虽然是以二敌一,但他们都是二十岁左右的少年,云瑚且是女流之辈,东海龙王有数十年深厚的功力,他们能够抵挡得了吗?

正在群豪为他们二人捏着一把冷汗之时,只见东海龙王的头顶已经冒出热腾腾的白汽。

原来陈石星的功力虽然是比东海龙王弱,但他练的是正宗内功,已得张丹枫所传的上乘心法,精纯之处却是东海龙王所不及的。

东海龙王加重压力,恍似惊涛骇浪,排山倒海般的向他压去,一个浪头高过一个浪头。陈石星的白虹宝剑已经弯成弧形,但奇怪的是,他仍然似屹立江心的礁石,不为狂风巨浪所动。非但如此,他还能够在守中有攻,偶施反击。虽然只是“偶施反击”,亦已令得东海龙王吃惊非小。

东海龙王已经把内力用到八分,正想把最后两分内力也使出来挤压云瑚之际,忽觉右臂的“曲池穴”突然好似给人用针刺了一下,痛入骨髓。原来陈石星用的是张丹枫所传的“玄功要诀”中的“凝聚内力,攻其一点”的办法,这种运功使力的上乘武学,乃是东海龙王也未知道的。

陈石星的内力是比不上东海龙王,但突然攻其一点,东海龙王却是防不胚防,必须留下内力应付了。

也正是因此,他不敢再对云瑚加重压力,只求可以抵挡得住云瑚剑尖上挺过来的力道便算,七成以上的内力用来对付陈石星。

饶是他功力深厚,不过半枝香的时刻,头顶上也不能不冒出白汽了。这是内力发挥到极度之时的现象。

陈石星在他重压之下,亦是不禁额角沁出汗珠,喘息可闻。至于云瑚则更加气喘吁吁,花容变色,香汗淋漓了。

从此兵刃变成了决生死的内功比拼,连单拨群也是始料之所不及!

“双剑合壁”乃是目前所知的武学之中,至高无上的剑法,单拔群对他们怀有信心。也正是认为他们的双剑合壁可以克制强敌的。但变成了比拼内力,这可就难说得很了。虽然他也看得出东海龙王已是露一点“强弩之未”的现象,但陈云二人也是险象环生,他们能够比东海龙玉支持得更久吗?

王元振看得心惊胆颤,忍不住站起来说道:“两虎相斗,必有一伤,我看这场比武,还是作和算了吧。”

东海龙王没有说话,他凝神应付陈石星不知何时便会倏然而来的“突袭”,亦已无法开口说话。不过他不能说话,那个有“武林申公豹”之称的淳于通却以他的代言人自居,又来开口说话了,说话之前,冷笑三声。

韩劲宏喝道:“你这厮冷笑什么?”

淳于通说道:“我笑王老寨主此言未免有欠公允!”

王元振怒道:“我怎的不公允?”淳于通道:“这一场是决定盟主谁属的比武,怎能说是作和算了?请问和了应该认谁是盟主?”

朝劲宏道:“大家都不是盟主!”

淳于通道:“这话越发不合理!比武定盟是大家的公义,怎能选不出盟主来?”

王元振忍住气道:“我是想避免他们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2回 十年疑案明真相 一叶轻舟渡险滩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广陵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