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陵剑》

第47回 深入龙潭诛国贼 横穿瀚海会同门

作者:梁羽生

陈石星把右贤王高高举起,拔步飞奔,说道:“我还要请你们的王爷陪我一程。”

弥罗法师喝道:“君子一言,快马一鞭,说好了的,你,你怎能……”

东海龙王更是大怒,同时喝道:“别和他多说,他不放王爷,咱们和他拼了!”

陈石星已经跑前十多步,弥罗法师和东海龙王急急追来。陈石星早已想好主意,弥罗法师话犹未了,只听得他哈哈一笑,朗声说道:“我说过的话当然算数子论在古希腊罗马晚期由伊壁鸠鲁和卢克莱修继承、发展,克 ,王爷还给你们,接着!”

笑声中振臂一抛,弥罗法师忙把他抛过来的右贤王接下。

只见右贤王身子软绵绵的,哼也未哼一声,但却还有呼吸。

弥罗法师大吃一惊,急切之间,也不知王爷是否已遭毒手,喝道:“你,你把王爷怎么样了?”

陈石星笑道:“你别担心,我不过是重手法点了他的穴道,并非死穴!”

弥罗法师是武学的大行家,此时亦已知道右贤王是给点了穴道,但还未知他是给点了哪一处穴道。

除石星继续说道:“我点的是隐穴,你们自己找吧。以你们的功力,要解穴是一定做得到的。不过我也得告诉你们,解穴必须从速,否则时间久了,他虽然不会死,只怕也要成为废人!”

原来这是陈石星的缓兵之计,要知他若然马上放走右贤王的话,弥罗法师与东海龙王料想是决不会放过他的。他们要尽快的给王爷解穴,必须两人联手以深厚的内功把王爷的奇经八脉一齐打通,这样才用不着一个一个穴道的试探。

其实陈石星虽然是用重手法点了右贤王的隐穴,但该处隐穴却是对身体并无大碍的,即使无人解穴,十二个时辰之后也会自解,而且决不会如他所说的变成废人,他故意这样说,不过是恫吓对方而已。

但站在弥罗法师的立场,他则当然是宁可信其有,不敢信其无了。他生怕东海龙王急于为故主报仇,抛下他去追陈石星,忙把东海龙王拉着,说道:“先替王爷解开穴道要紧!”

东海龙王一面替右贤王打通经肺,一面乘机表白:“我到了贵国,自当效忠贵国的大汗和王爷。谅这小子也跑不了,慢慢算帐不迟!”

云瑚插刀归鞘,一脚把龙文光的尸体踢落山谷。说道:“爹爹,大仇已报,你在天之灵也可安息了。”正想上山与陈石星相会,忽听得有人喝道。”贼丫头,你还想跑吗?”

声到人到,唰的一剑刺到云瑚背心的风府穴。云瑚一听金刃劈风之声,便知来的乃是高手。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从北京把龙文光带引到和林来的濮阳昆吾,号称瓦刺四大剑客之一。名列金帐武士之首的濮阳昆吾。

他一听得龙文光惨叫的声音,立即飞快赶来,大队人马则还未到。

云瑚一个风飘落花的身法,避招迸招,头也不回,反手便是一剑。濮阳昆吾一剑刺空,云瑚的剑尖却已指到了他胸前的璇玑穴。

间不容发之际,濮阳昆吾一个吞胸吸腹,剑势斜飞,立即以“斜切藕”招式下削云瑚双足。这见面的第一招,双方都是以攻对攻,同样的在攻击中化解了对立的攻势。

云瑚拔出父亲留下那柄宝刀,左刀右剑,喝道:“我与你拼了!”刀中夹剑,剑法也是突然一变,杀得濮阳昆吾连连后退。

濮阳昆吾连忙叫道:“你们快来!”

就在这时,陈石星在山顶那声长啸,亦已从风中传来,让他们听得清清楚楚了。

陈石星用的是传音入密的内功,濮阳昆吾听这啸声,感觉到耳鼓都好像有点嗡嗡作响,他不由得大吃一惊,只道陈石星就在近处。”

高手比拼,最忌分神,何况是意乱心慌?濮阳昆吾全力疾劈三剑,意慾借进攻掩护退走。哪知他刺不着云瑚,剑招使老,云瑚刺的一剑从他意想不到的方位刺来,刺个正着,濮阳昆吾胸口中剑,云瑚刀背一拍,濮阳昆吾登时滚下山去。

只听得下面的瓦刺官兵纷纷惊呼:“啊呀,是濮阳大人滚下来!”“不好,濮阳大人受了伤,快,快给他敷金创葯!”“不,不好了#夯用了,濮阳大人已经死了!”

官兵一阵大乱,云瑚早已飞跑上山。

陈石星正自焦急,忽听得云瑚的声音叫道:“大哥,累你久等了。”

陈石星听出她的中气似乎不足,吃了一惊,连忙问道:“瑚妹,你怎样啦?”

云瑚道:“没什么,我报了父母之仇,濮阳昆吾也给我杀了!”

她旋风也似的跑到陈石星面前,不知是过度欢喜还是气力不继,脚步一个踉跄,跌入陈石星怀里。

就在此时,忽听得有人厉声喝道:“你们杀死了龙大人还想跑吗?”

另一个说蒙古话的喝道:“你们胆敢跑来和林行凶,老朽定叫你们插翼难逃。”

这两个人的声音震得他们的耳鼓嗡嗡作响,不用说正是东海龙王和弥罗法师这两大高手到了。

陈石星道:“瑚妹,别慌,咱们与他一拼!”

云瑚握着他的手低声说道:“我已报了大仇,只要和你一起,是死是生,我都心里欢喜!”

陈石星口里安慰云瑚,心中实已绝望。要知他虽然内功大进,自忖也还未能胜得过东海龙王,何况还有一个与东海龙王本领不相上下的弥罗法师!

死生之际,最见真情。云瑚并没有安慰他,她要的只是同生共死。寥寥数语胜如万语千言,陈石星得到莫大鼓舞,面前纵是火海刀山,他亦坦然无惧了。他紧握云瑚的手,缓缓说道:“瑚妹,你说得对,只要咱们一起,是死是生,我也一样心里欢喜!”

话犹未了,东海龙王已经发现他们的所在,手提双夺,逼近前来。弥罗法师选择了一处有利的地形,背负双手,从旁监视,状似悠闲,其实是堵塞了他们的退路。

东海龙王这一年来苦思破解双剑合壁之法,自忖已有几分胜算。“他们从王府闯出来,云瑚这丫又刚刚恶斗了一场,气力料想耗了不少。我避强击弱,何愁不胜?”他打着满肚密圈,要是用不着弥罗法师帮手,就能抓住刺客,献给大汗,岂不更出风头!

弥罗法师同样打着如意算盘,他在北京之时,是曾经和陈云二人交过手的,深知他们剑法的精妙,乐得暂且袖手旁观,让东海龙王去打头阵,待至双方气力消耗殆尽,那时他便可轻而易举的坐收渔人之利了。”

哪知东海龙王的如意算盘却是打错了!不错,他的武功比起一年之前是颇有进境,但陈云二人,尤其是陈石星的进境比他更大。而他们的双剑合壁,也早已练到随心所慾的境界,只须依据剑理,各自出招,便即以配合得天衣无缝,根本无须拘泥一格。

双夺挟风,猛若雷轰,剑光耀目,迅如击电。只听得“叮”一声,火星溅起,陈石星的宝剑已经和东海龙王的左夺碰上。剑尖倏的反弹,立即与云瑚的剑势合成一道圆孤,把东海龙王笼罩在剑圈之内。

剑夺相交之际,东海龙王本来要把陈石星的宝剑压下去的。不料他反弹得如此之快,以至刺向云瑚的右夺也刺了个空,不禁吃惊非小:“这小子不但剑法更见高明,内功亦是今非昔比了。”

东海龙王一声大喝,双夺齐出,刺向云瑚。云瑚一飘一闪,使出穿花绕树身法,早已转过一边。说时迟,那时快,陈石星的白虹宝剑端的好像化成了一道白虹,从双交叉的缝隙之中便刺进来。东海龙王喝声:“来得好!”改刺为挡,双夺一横,以“横云断峰”的恶招猛砸他的宝剑,但就在这瞬息之间,云瑚亦已是退而复上,剑尖上吐出碧莹莹的寒光,刺到了东海龙王背心的“风府穴”。

陈石星试了个数招,知道对方的功力比起自己还是稍胜一筹,对他的玄铁重夺亦是不敢轻视,当下使出新近参悟的上乘卸劲使力功夫,剑势轻灵翔动,化解对方玫势。云瑚与他配合得妙到毫巅,绕身游斗,每当东海龙王应付得吃紧之际,剑招便即从他意想不到的方位刺来。

陈云二人剑法一变,剑与意合,身随剑走,越斗越是挥洒自如。不过片刻,东海龙王已是接连遇了几次险招,要不是对方顾忌他的玄铁霹夺,只怕他早已伤在陈云二人的双剑合壁之下。

弥罗法师本来想等待他门两败俱伤,自己方始坐收渔人之利的,一看情形不对,心里想道:“我若不出手,东海龙王只怕难以支撑到百招开外,那时受伤的就只是东海龙王而不是两败俱伤了。”

不过他是武学大师的身份,却也不便偷袭,当下哈哈一笑,说道:“司空兄,我知道你的双夺足以克制双剑,用不着我来帮手。不过时候不早,擒了刺客,还要去禀告大汗呢。他们胆敢跑来敝国行凶,已非私仇可比,咱们也无须与他们讲究什么江湖规矩啦!”

他要制造插手的借口,又要顾全东海龙王的面子,但可惜东海龙王在对方的双剑克制之下,斗得正是吃紧,根本就分不出心神来与他“唱和”了。

陈石星冷笑道:“我早就叫你们并肩子齐上,你要来便来,何须说一大堆废话!”

弥罗法师喝道:“狂妄小子,叫你知道厉害!”

他这一说,谁也以为他一出手必是攻击陈石星,哪知他却是声东击西,突然一抓向云瑚抓下。意图一击成功。

不料这一如意算盘又打错了。陈云二人心意相通,在这危机瞬息的刹那,越发显出他们的剑法的精妙。

弥罗法师一抓抓空,只觉剑气森森,陈石星与云瑚已是双剑齐出,一左一右,几乎是同一时刻,刺到了他两边胁下的愈气穴。

百忙中弥罗法师中指一弹,并没弹着云瑚的宝剑,但云瑚已是觉得虎口象给蚂蚁叮了一口似的,微微有点麻痒。稍受影响,双剑合壁的剑势就配合得不那么天衣无缝了。弥罗法师在这间不容发之际,身形一晃,脱出剑光圈子。

说时迟,那时快,陈云二人剑锋一转,后发先至,恰好又迎上了东海龙王的双夺,他们出剑之快,实是难以形容。东海龙王的攻势,登时又被阻遏。

陈石星唰唰两剑,帮云瑚化解了东海龙王一招凌厉攻势,轻声说道:“目中有敌,心中无敌。”这是张丹枫传给他的八字真言。意即临敌之际,任何强敌,都不把他放在心上,要达到敌我两忘的境界。但对敌方的一招一式,却必须全神应付。用现代术语来说,亦即是在战略上蔑视敌人,在战术上重视敌人的意思。

云瑚心领神会,与陈石星联手,把双剑合壁的精妙剑法发挥得淋漓尽致。不计胜败,不理生死,不管荣辱,一切思虑,任何杂念,全部抛开。如此一来,他们配合得更加挥洒自如,端的有流水行云之妙。本来已经处于劣势的,渐渐又给他们打成平手。

剧斗中东海龙王忽觉右臂的“曲池穴”突然好似给人用利针刺了一下,痛入骨髓。原来陈石星用的是“玄功要诀”中“凝聚内力,攻其一点”的办法,剑尖一触敌方兵刃,便能隔物传功。这一招他本是要强攻云瑚的,手臂一麻,就给云瑚硬挡开去。

不过这个办法却只能用来对付东海龙王,东海龙王用的是玄铁重夺,易于受力。弥罗法师的袈裟却是柔软之物,而他擅于以柔克刚的内功,也比东海龙王更加精纯。陈石星知己知彼,料想他能够化解,也就不用这个办法对付他了。

东海龙王不禁心里暗暗叫苦,“这样下去,我受一次袭击,内力就要损耗一分,结果必将是我与陈石星这小子两败俱伤,而弥罗法师却是坐收渔人之利了。”虽然结果也还是他们这方获胜,他却怎甘心吃这个亏?

陈石星出剑快极,以闪电的手法突袭东海龙王之后,迅即又与云瑚配合,化解弥罗法师的攻势。

东海龙王在剧斗之中,根本分不出心神说话,只能眉头一皱,向弥罗法师示意。弥罗法师忽地用蒙古话喝道:“你全力对付那个丫头,不必理会这小子!”

东海龙王患得患失,本来是不敢冒这样大的险的。但此际他无法应付陈石星这样消耗他内力的袭击,与其最后还是要与对方两败俱伤,不如姑且听从弥罗法师的指挥冒险一试了。

心念一动,东海龙王立即全力向云瑚扑去,根本不理会陈石星与她双剑合壁的配合招数。

陈石星可以把生死置之度外,但云瑚的安危却是不能不令他关心。

在这一刹那,他自然而然的又使出“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7回 深入龙潭诛国贼 横穿瀚海会同门 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广陵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