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陵剑》

第48回 广陵散绝琴弦断 塞外星沉剑气消

作者:梁羽生

陈石星道:“请老伯指点。”

戈古朗道:“养生之道,首在心境平称,大喜大悲皆能令人减寿。其次你要避免和人动武,不可耗损真力。”

陈石星暗自想道:“身似菩提树,心如明镜台。要达到这种勘破色空的境界,常人很难做到。不过要避免喜怒哀乐,或者还可以勉强自我修持。但此去天山,遥遥万里,途中有什么意外之事发生,实属难料。要完全避免动武,恐怕不能。”

戈古朗似乎知道他的心思,继续说道:“要是三招两式便可打发的庸手,影响还不太大。最怕是和自己本领相当的敌手争胜,一耗真力,元气定伤。因此除非万不得已传信仰高于理智、宗教高于科学的“天启哲学”。主要著作有 ,你宁可忍受别人侮辱。”

陈石星道:“谨领明教,晚辈勉力而为。”

戈古朗道:“要是你做得到这两点,或许可以多活十天半月。要是做不到的话,那就随时会有死亡的危险。你是不是非上天山不可?”

陈石星道:“我受了先师遗命,但愿在未死之前,能为先师达成心愿。”

戈古朗道:“你执意如此,我也不便劝阻你。你可继续用大周天吐纳之法,暂时克制毒质。你的办法已经胜于用我的葯物,恕我是帮不了你的什么忙了。”

陈石星道:“但我放心不下的是我的妹子,她要与我同生共死……”

戈古朗道:“你想我怎样帮忙?”

陈石星道:“你可否设法将她留住?”

戈古朗道:“我已经与她说过了,她发誓与你永不分离。”

陈石星道:“我的意思是你可否用一种葯物,例如*葯之类,令她消失气力,而又对她身体没有妨害的,这样她就不能和我同行了。以一年为期,明年你再给她解葯。在这期限之内,我已经死在路上,但她得不到我确实已经死亡的消息,只有去寻找我,就不会自尽了。”

戈古朗摇了摇头,“这只能瞒骗一时,始终是会给她知道的。再说我也没有这种葯物。”

陈石星道:“老伯请你无论如何想个法子,我必须挽救她的性命!决不能让她为我陪丧!”

戈古朗想了一会,忽地问道:“你姓陈、她姓云,你们的相貌也不相似。我虽然不大明了汉人的风俗习惯,但好像汉人的兄弟姐妹必须是同姓的吧?你们是不是同胞兄妹?”

陈石星道:“不错,我们只是异姓兄妹,并非同胞兄妹。但我们情深义重,却胜似同胞。”

戈古朗道:“你和我说实话,你们是否彼此相爱,早已私订终身。”

陈石星道:“不错,我和她是早有白头之约,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的。唉,但如今白头厮守是决不可能的了,我只求她不要和我同年同月同日死!”

陈石星再次苦求:“戈老伯,你的人生经验比我丰富得多,务必请你想个法子,挽救她的性命。”

戈古朗忽道:“我有个法子可以试试,不过你可能减寿一月,亦即是说,从今天算起,你大约只有两个月可活了,你愿不愿意?”

陈石星忙道:“我当然愿意,只要能够挽救她的性命,我立时身死,也是心甘!”

戈古朗道:“但两个月的时间,可能不够你前往天山了。”陈石星道:“完成恩师的心愿,对我当然是十分重要。但比较起来,却又不及挽救云妹性命的紧要了。请问老伯用什么法子?”

戈古朗道:“目前不能告诉你,这个法子一告诉了你,只怕不灵。你相信我就行。”

陈石星虽然有点思疑,但还是相信这位隐医的。当下说道:“既然如此,我就不多问了。”

戈古朗道:“好,现在你帮忙我一件事情。”陈石星道:“请吩咐。”戈古朗道:“请你到寒舍帮我清理葯室,说来也不怕见笑于你,蜗居简陋,客寿也没一间。只有一间收藏葯材的房间可以清理出来给你容身。”

陈石星笑道:“老伯何须客气,我只要有个地方睡就行。”那问葯室只是收藏一些珍贵的草葯,很快就收拾好了。没过多久。云瑚与那孩子回来了。

戈密特一踏进门,又笑又嚷:“云姐姐真好本领,你们瞧,三只雪鸡,又肥又大的雪鸡!”云瑚笑道:“你的本领也不错呀,挖了一大篓山葯蛋。”戈方朗哈哈笑道:“好,咱们可以吃一顿丰富的晚餐了,烤山葯蛋和红烧雪鸡。”

雪鸡烧好、炖好,月光已经照入窗户。门外朔风呼呼,射进来的月光也带着几分冷意。但这间小小的屋子里,却是温暖如春。烤山葯蛋的炭火融融,但这湿暖的感觉,并不是从融融的炭火得来。好似一家人相聚的欢乐的气氛,令得每个人的心里都是感到热烘烘的。

戈古朗拿出了一个红漆葫芦,说道:“这是我自制的葯酒,功能补气行血,你们兄妹多喝几杯。”

云瑚说道:“我不大会喝酒的,让哥哥替我喝了我这一份吧。”

戈古朗道:“这葯酒对你的哥哥固然大有好处,对你也有好处。你们一起喝了,功效更大。”

云瑚笑道:“我不相信,为什么一起喝了,功效更大。”

戈古朗道:“你不知道,这种葯酒是颇为有点特别的。”

云瑚道:“什么特别?”

戈古朗道:“揭开盖子见风之后,倘若不在一个时辰之内把它喝干净,葯力就会消散。但过犹不及,所以你的哥哥只能喝三分之二,你必须帮他喝三分之一。”

云瑚道:“既然如此,你帮他喝这三分之一吧。”

戈古朗笑道:“这酒可以增进功力,对你们将来攀登天山大有好处,我一来没练过内功,喝这酒于我毫无益处。二来我没玻夯痛,也无须喝这种葯酒治病。三来我也不出远门,喝了不是糟蹋它吗?我没好东西奉客,你还要和我客气,那就是把我当作外人了。你把我当作外人,我可就不乐意替你哥哥治病了。”

云瑚听他说得这样严重,笑道:“老伯,你一定要替我的哥哥治病,你别吓坏了我,我喝,我喝!”

陈石星也笑道:“主人家的美意,咱们是恭敬不如从命。瑚妹,你就勉为其难,陪我喝吧。”

云瑚在他们殷殷相劝之下,只好陪陈石星喝酒,喝了一口,只觉一缕幽香沁入心肺,笑道:“原来这酒倒是并不难喝。”不过一个时辰,雪鸡吃了一只,这一葫芦葯酒也给他们喝得干干净净了。

戈古朗道:“云姑娘,你的哥哥身体虽然很好,但他毕竟还是病人,必须时刻有人看护。你懂吗?”

云瑚笑道:“这我怎会不懂,我会时刻在他身边护理他的。”

戈古朗道:“蜗居简陋,只有一间葯室可以腾出来做客房给你们住。好在你们是兄妹,也不用避甚嫌疑。时候不早,你们早点安歇。”

云瑚觉得这是“理所当然”之事。过去她与陈石星一路同行,途中错过宿头,她也常常和他一同在林中露宿的。

不过同房共寝这却是第一次,不免稍稍有点难以为情而已。

她和陈石星进了房间,戈古朗在外面给他们轻轻掩上房门,就道:“要是你们发烧的话,不用惊慌。这是喝了葯酒会有的现象。纵然热得难受,也不可跑出来吹风。”

云瑚说道:“我知道了。老伯,多谢你的关心。”

云瑚不敢打开窗户,但冷风从门缝吹进来,却也感到阵阵清凉。云瑚笑道:“喝了这酒,舒服得很。我只是觉得清凉,并非寒意。至于闷热的感觉,那是一点也没有的。大哥,你是不是也觉得很舒服?”

陈石星道:“是呀,舒服极了,舒服极了。咦,我好像是在云里飘呢!”

云瑚道:“真的吗?哈,我也感觉到飘飘然了。这种感觉真是奇妙!”

不过一会,两人都有似醉非醉的感觉,房间里点着一枝松枝,给门缝吹进来的冷风吹得摇曳不定,两人也是心旌摇摇,感觉极为奇妙。

门外朔风呼呼,他们却好像回到了暮春三月的江南,回到了桂子飘香时节的桂林。你望着我,我望着你,不知不觉的心坎里都充满了蜜意柔情。

陈石星忽地觉得眼前五彩缤纷,飘飘然好像置身子一种奇幻迷离的神话境界,陈石星道:“瑚妹,你还记得我和你游过七星岩吗?”云瑚道:“怎么不记得,洞中的景色真是太美丽了。咦——”陈石星道:“你怎样啦?”云瑚说道:“你一提起七星岩,我倒好像如今是和你又回到七星岩了。不,眼前的景物可比七星岩还更美妙,怎的这么多色彩,这么这么多变幻无穷的色彩——”

陈石星道:“我也正是有这样的感觉。

呵,不过,一缕热气从丹田升起来了。”

云瑚笑道:“你忘记戈老怕的话吗,闷热的感觉,那是因为我们喝了他的葯酒。”

陈石星道:“不是闷热,是另外一种热……”这种令他心里发‘热’的感觉实是言语所难形容。不过用不着他解释,云瑚自己也感觉到了。她懒洋洋的如沐春风,伸个懒腰说道:“大哥,你过来抱着我。”

陈石星还有两分清醒,笑道:“你又不是孩子,为什么要人抱?”

云瑚道:“我不是要别人抱,只是要你抱,你别胡思乱想,我只不过想在你的怀中舒舒服服睡一觉。”

她口里叫陈石星“别胡思乱想”,她自己却控制不住,胡思乱想起来了。忽地笑道:“洞房花烛夜!大哥,你说咱们现在的情景,是不是像在洞房花烛夜?”

陈石星笑了起来,说道:“这房间只有松枝,哪来红烛了如今是寒冬腊月,更哪里来的鲜花?”

云瑚说道:“谁说没有?我眼前就有许许多多花朵,花朵在转,有桃花、有李花、有桂花、有山茶花、有玫瑰花、还有梅花……你没瞧见?松枝已经变成红烛,咦,这是松枝还是红烛?”

陈石星道:“别说梦话,我、我……”

云瑚已经投入他的怀抱中了。

陈石星一片迷茫,推开她道:“瑚妹,别这样。我去打开窗户,让你得到清凉!”口里这样说,推开她的那双手却是乏力了。

云瑚说道:“你忘记了吗,戈老怕叮嘱过咱们,不能打开窗户的!”

陈石星的一双手碰着了云瑚的娇躯,软绵绵的当真像是“软玉温香抱满怀”,他本来就已无力的双手更是推不开云瑚了。

当的一声,陈石星怀中跌下一只小小的金盒,盒盖打开,云瑚拾了起来,拿出盒中的一颗红豆,放在掌心。原来这是他们在桂林相思江畔所采的红豆,红豆又名“相思子”,以桂林所产最为有名。王维诗云:“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说的就是这又名相思子的红豆。当日他们采下红豆,各自保存一颗,作为山盟海誓的信物的。

云瑚接着拿出自己那颗红豆,一双红豆,平放掌心,在陈石星耳边说道:“大哥,你记不记得咱们的誓言,红豆为媒,山川作证,生生世世,此情不渝。”

嘤咛一声,一双红豆跌在地上。松枝的火光,恰好也给穿过窗缝的冷风吹熄了。

在黑暗中,不,是在他们幻党中的色彩绚烂的世界里:他们获得了生命的大和谐。

心头的烦躁解消了,他们恢复了清醒。曙光也已透进窗户了。

陈石星深自愧悔,不敢接触云瑚的目光,轻轻说道:“瑚妹,我害了你。”

云瑚理好衣裳,与他倚肩说道:“大哥,别这样说,我一点也不后悔。咱们早已有了白头之约,你又何须自惭?”

陈石星心中一阵绞痛,想道:“换巢蛮凤教偕老,可惜我是命中注定不能和你偕老的了。”但他不愿云瑚伤心,可不敢把心里的话告诉云瑚。

不知不觉已是天亮,房间打开,只见戈古郎似笑非笑的望着他们说道:“你们昨晚睡得好么?”

云瑚满面通红,期期艾艾,陈石星道:“我好得多了,今天可要走啦!”

云瑚本不放心他马上就走的,陈石星手起掌落,劈开一根盘根错节的木柴,笑道:“你看,我最少恢复一半功力了吧?”

云瑚只道是那葯酒之功,说道:“好,那就走吧。”

走到山下,陈石星想起昨晚之事,脸红直到耳根。讷讷说道:“这、这都是我的不好。你可别怪戈老怕!”

云瑚低声笑道:“我一点也不后悔,你别怪自己,我也不怪戈老怕。我不懂医术,或者是要这样、这样对你、对你有好处也说不定。戈老怕撮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8回 广陵散绝琴弦断 塞外星沉剑气消 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