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外奇侠传》

第24回 一个女孩子的诞生

作者:梁羽生

这些女兵都是纳兰明慧亲手训练的,武艺也颇了得,尤其是那四个贴身丫头,箭法更是厉害,强盗还未攻到帐幕。已给射倒几个!原来这彪人马,乃是草原上的马贼,为首的叫做王大须子,半月之前,他听出有一群女子,在草原上打猎,他不知道是纳兰小姐,只道是草原上什么酋长的女儿。因此带了十多骑快马,从喀尔沁草原驰未行劫。半路上撞到奶妈的侄儿,顺手把他擒了,迫他带路。

一场馄战,马贼并未占得便宜,王大须子急了,左手推着奶妈的侄儿,右手抡刀猛斫,女兵们投鼠忌器,居然给他冲进帐幕。纳兰明慧坐在锦垫上,一见王大须子冲进,扬毛就是一把飞刀,准疾异常,把他的皮头削了一大片皮肉,王大须子狂吼一声,手一松劲,奶妈的侄儿跌跌撞撞在地上翻滚,王大须子跨步上前,一刀向纳兰明慧斩去,纳兰明慧伏地一滚,扬手一柄飞刀,当的一声,王大须子的马刀竟给击飞出手,怔了一怔,忽然纳兰明慧“哟唷”连声,她用力过度,腹中阵痛,头晕眼花,四肢无力,呻吟叫道:“杨云聪呀杨云聪,你的孩子不能保全了!”

奶妈的侄儿这时已翻起身来,拼死和王大须子纠缠,不过几招,又给王大须子打倒。王大须子连声狞笑,跨上一步,一抓向纳兰明慧抓去,忽然帐幕外哗然大呼,王大须子未及回头,后心一阵剧痛,身子已给人悬空提起,纳兰明慧睁眼一看,只见飞红巾满面杀气,左手长鞭把王大须子卷着,右手指着纳兰明慧道:“哼,你就是纳兰明慧了?这样娇怯的样子,倒真是个小姐模样!”

飞红巾自从离开杨云聪之后,怒气难消,孤身一人,跑到伊犁将军府中大闹,虽然没抓着纳兰明慧邦爱非斯而得名。坚持朴素唯物论,并具有丰富的辩证法思 ,却抓着了她的丫头,逼问出纳兰明慧的消息,赶到草原,正好遇上这场混战。飞红巾不由分说,把马贼和女兵,全部打得翻翻滚滚,撞入帐篷,只一招就把王大须子生擒。存心折磨纳兰明慧!

纳兰明慧抬头望着飞红巾,口角噙着冷笑,一双明如秋水的眼睛,盯得飞红巾打了个寒噤。飞红巾气得一鞭将王大须子摔到墙角,厉声骂道,“你冷笑什么?有胆的就起身和我斗几个回合。我不愿杀毫无抵抗的人。”纳兰明慧小口微微开启,语音虽弱,飞红巾听来却如平地焦雷!纳兰嗯慧说道:“你要杀我,我毫不躲闪,你且等我生了孩子再杀我行不行?”飞红巾喝道:“什么,你育了孩子?谁的孩子?”纳兰明慧骄傲的笑道:“我和杨大侠的孩子!”飞红巾一看,纳兰明慧果然是挺着大肚皮,不发一言,回身便走,帐幕外马贼和女兵翻起身来又斗,王大须子也在墙角站起,俯身拾了那口马刀,飞红巾眉头一皱,再转过身来。喝问王大须子道:“你是谁?你来这里做什么?”王大须子刚才看见飞红巾慾杀纳兰明慧,只道她也是线上的女匪,急忙答道:“我是喀尔沁草原上的马帮万客(马赃自称).姑娘你是哪条线的?这个臭婆娘既是孕妇,咱们按规矩不杀她好了,她看来是个酋长的女儿,油水可厚哩,咱们把她洗劫来了平分吧,姑娘,你独自要一份好了,我王大须子最讲义气。”飞红巾面一绷,喝道:“哈,原来你是马贼!”王大须子“是”字还未出口,飞红巾出手如电,一鞭就把他的天灵盖打碎,走出帐幕,惨叫声随之而起,不过片刻,飞红巾满身浴血,走回帐幕,冷冷的对纳兰明静说道:“我把这帮马贼全都杀了,你好好的养孩子吧。”纳兰明慧定着双眼,不知说些什么才好,飞红巾收起长鞭,插回宝剑,忽凄然说道:“我走了,你见着杨云聪时就告诉他,我永不会再找他了。”纳兰明慧点了点头,正想说话,忽然腹中绞痛,急忙呼唤丫头,女兵纷纷进来,把奶妈的侄儿推了出去,飞红巾本来想走,这时却呆呆的站着,忽然帐幕响起了“呜哗”的哭声,杨云聪的孩子出生了,女兵们手忙脚乱,帮助纳兰明慧料理。贴身的大丫头把早已准备好的锦缎,将孩子全身包着,纳兰明慧面上充满喜悦的神情,她在地上喘着气问道:“是小子还是姑娘?”大丫头道:“恭喜小姐。和你一样!”纳兰明慧道:“呀,原来是个姑娘,也好!抱来我瞧瞧,”丫头道:“她可真像小姐呢!”纳兰明慧用手轻拍婴儿,低声笑道:“不!更像她的爸爸!你瞧,她的小口闭得可紧,长大了准像他爸爸那样倔强!”婴孩又“哗”的一声哭了起来,纳兰朗慧笑道:“苦命的小丫头,才说你口闭得紧,你又哭起来了!”纳兰明慧全神调弄孩子,完全把飞红巾冷落了。飞红巾黯然神伤站在旁边。也不知是什么滋味?这时忽然走了上来,伸手时纳兰明慧道:“让我抱一抱?”纳兰明慧迟疑了一会,将孩子递过。飞红巾将女婴放在臂弯上仔细端详,果然很像杨云聪。不知怎的,她忽然觉得很喜爱这个婴孩,心中突然泛起一个念头,想把她抱走。旁边的丫头递上半温的开水,一口一口的喂她,有一个女兵笑道:“小姐,你可要学养孩孩子,养孩子可不比舞刀弄剑,麻烦多着哩!”飞红巾微微一震,暗笑自己刚才的思想,把孩子交回纳兰明慧,又摸出一串珍珠,递过去道:“这是南海来的,就送给她做见面礼吧!”南海珍珠在草原上是极难得的东西,纳兰明慧看了一眼;她不希罕那串珍珠,而是希罕飞红巾那种感情。她想不到在清国军中所传说的草原上杀人不眨眼的魔王,会有这样细腻的感情。她接了珍珠,眼光充满谢意,低声说道:“姐姐,我就把她取名叫做宝珠,谢谢你的好意!”飞红巾面色一沉,忽然又冷冷说道:“准是你的姐姐,我是你的敌人,过了几年,我还要再找你见个高下,你好好等着吧!”女婴“哗”的一声又哭起来,飞红巾就在女兵们惊奇的注视下与孩子的哭声中走出去了!

再说,在喀尔沁草原之上,杨云聪也是兴奋非常,他帮助哈萨克的老酋长将楚昭南打得大败,把附近清军的城堡也占据了。这一天,他正和大酋长点数俘来的马匹,忽然一个士兵走来报告,说是捉到了一个陌生人,这人虽是牧民眼饰,但问起游牧的事情,他却一窍不通,士兵们要打他,他才喊出是要找杨大侠。杨云聪叫士兵推那人上来,一看原来是个二十多岁的浑小子。杨云聪道:“你是什么人?找我做什么?”那人周围望了一望,嗫嗫嚅嚅的说道:“杨大侠,我是纳兰,纳兰……”旁边的士兵听了纳兰二字,全部愕然,哈萨克的老首长却从容笑道:“杨大侠有事,我们不打扰了!”说罢率着士兵走开。杨云聪暗暗感激老酋长对自己信任,再喝问那个人道:“你是纳兰秀吉派来的姦细么?”那人答道:“不,我是纳兰小姐派来的,纳兰小姐是我姑姑奶大的。”杨云聪“哦”了一声,问道,“纳兰小姐叫你带话给我?”那人点了点头。从怀中掏出一张羊皮,一面递过去一面说道:“小姐养了一个漂亮的小妞哩!”杨云聪大吃一惊,双手微微发抖,接过羊皮一看,果然是纳兰明慧亲笔写来,报道生了女孩的书信。信中还说因为女孩子差十多天才足月,因此身骨瘦弱,很为担心,未后并希望杨云聪偷偷的来看她一次。

这霎那间,杨云聪又惊又喜,但渐渐喜悦的感情大大超过了惊惶的感情。在此之前,他虽然很爱纳兰明慧,但总觉得那种感情统一在实践中。人民群众是历史进步的推动者,意识形态的 ,并不是怎么巩固的感情,而令,他觉得和明慧已是真正联为一体了,对飞红巾的负疚的感情也消失了,他莫名其妙的爱那个未曾见过面的孩子,他为他的瘦弱而担心,他幻想着她是怎样哭喊叫唤。收了羊皮信后,他心里迅速的作了一个决定,要冒险到千里外的草原去看自已的孩子!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塞外奇侠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