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外奇侠传》

第25回 天龙剑阵

作者:梁羽生

当杨云聪从喀尔沁草原赶向伊犁的时候,“纳兰明慧已回到伊犁城。她是个练武的人,身体很好,生下孩子,满月之后,已如常人。那些女兵都是她的心腹,大家将孩子保护得好好的,谁也不会泄漏。讪回到将军府,就将女婴交给奶妈,即算给夫人发现,也可推说是奶妈收养的孩子。

纳兰夫人见了女儿,又是欢喜,又是埋怨:她搂着明慧道:“女儿呀,你怎么一去就去了半年多!打猎虽然好玩,也不该去这么久呀!你看家里闹成什么样子?你的爸爸又去外面打仗,女飞贼一来,闹得人仰马翻,那么多人都擒拿她不住,真把我吓坏了!要是你在这儿,总可以给那女贼一点颜色!”明慧听了,蹙眉不语,她不敢告诉母佯,女飞贼就是大名鼎鼎的飞红巾,更不敢告诉母亲,她对这个女飞贼其实却是又恨又爱,自从飞红巾在她匿居的草原大闹一场,杀尽马贼,赠珠给她的女婴之后,她对飞红巾的感情已有了微妙的变化,当然她还恨飞红巾,恨飞红巾在杨云聪心头占着一角,但她已经不把飞红巾当做敌人了。飞红巾在她的心中已经不是一个“女魔头”,而是一个颇有人情味的女英豪。纳兰夫人见女儿沉思的样子,诧然问道:“怎样啦,孩子,连你的爸爸也称赞你的武功行,难道你也害怕那个女飞贼。”纳兰明慧苦笑道:“妈妈,我听了丫头的描述,那女飞贼的武功的确是世间罕见,只怕女儿真的不是她的对手。”纳兰夫人哈哈笑道,“原来你害怕这个。前几天我还怕女飞贼会再来,现在却一点也不慌了。”纳兰明慧问道:“怎么?父亲又请来了什么能人了?”纳兰夫人道:“不是你爸爸请来的,是纽枯庐邀请来的。不过纽桔庐早禀告过你的爸爸,所以你爸爸也捎有口信回来,叫那班人暂在将军府中居住。”明慧问道:“怎么?不只一个而是一班么?”纳兰夫人道:“听说是什么西藏天龙派的,为首的叫天蒙禅师,一共来了十八个哩,纽枯庐说天龙派的剑术西土第一,论当今剑法的大宗师,他的师父齐真君最高,晦明禅师第二,这个西藏天龙派的祖师也可以坐第三把交椅哩!”纳兰明慧听了,心里暗暗好笑。好笑纽枯庐的胡乱吹牛。齐真君的剑术她没见,但看纽枯庐那点技艺,他的师父无论如何不会超过晦明禅师,至于天龙派的祖师乃是天龙上人,她听杨云聪说过,单身入藏和天龙禅师论剑,折服天龙门下的故事。她想天龙禅师连杨云聪都比不上,如何能坐第三把交椅。纳兰夫人又继续说道:“天龙派的十八高手,愿应纽枯庐的邀请,据说是因为和一个叫做杨云聪的有仇。我听你爸爸说过,那个什么杨云聪可是咱们满清的大对头哩。”纳兰明慧陡然一震,心想:“哼,原来他们是为报仇来的:这天蒙禅师乃是天龙禅师的师弟,他的武功不在师兄之下,大约是天龙不好意思出面,所以叫师弟出面了。杨云聪的武功虽然了得,单打独斗,绝不会失手,只是要独战十八个高手,恐怕不行。”她刚刚差遣了奶妈的侄儿,送信给杨云聪,要他偷偷到伊犁来看望自己,如今听了这个消息,却又暗暗盼望他不要来了!

可是杨云聪终于来了,喀尔沁草原暂时平静无事,他别了哈萨克的老酋长,披星戴月,终于赶来了。他想念纳兰明慧,也想念他从未见过面的女儿,他想这次把纳兰明慧母女都带出来。他不愿意他的女儿生长在一个满洲将军的家里。

这晚,又是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他仗着绝顶轻功,偷偷进了伊犁城,摸入了将军府内。在飞身进去的时候之是非“无定质”、“无定论”。继承并修正王阳明良知说。主 ,曾发现屋顶上有影绰绰的人影,但他自恃艺高胆大,疾如飞鸟,心想那些平庸的武师,就是自己从他们身后掠过,他们也未必发现;因此毫不在意,循着熟路进入了奶妈的屋中。

纳兰明慧这时正和奶妈闲话,蓦听得窗外有人轻敲,跳了起来,一看竟是她日思夜想的心上人,不觉惊喜交并,两人紧紧相拥,奶妈在旁边暗暗流泪。

纳兰明慧紧紧的抱了杨云聪一阵,倏又将他推开,叫道:“好,你终于来了现在咱们总算见着了,你快走!”杨云聪愤然道:“你千里将我召来,一见又要赶我走,你这是什么意思?”纳兰明慧顿足道:“你听我话,快走!快走!这里有人等着捉你!”杨云聪狂笑道:“什么人能够捉我?”纳兰明慧无暇多说,只是连声催他道:“以后咱们还可见面,你不要再在这里逗留了!”杨云聪顿然疑心大起,他怀着一股热情到来,不想却如碰着一盆冷水,迎头淋下!他怀疑纳兰明慧舍不得富贵荣华,不愿跟他在江湖飘泊,所以连声催他出走。他想:我和她的父亲原是敌人,我的计划看来只是孩子的幻想了。突然,他板着脸孔对纳兰明慧说道:“我们的女儿呢?我总得见见女儿才能离开。”奶妈早进入内室,这时正抱着婴儿出来,杨云聪赶上去一看,只见婴儿睡得正甜,瘦削清秀的面庞,十足是个小纳兰明慧,杨云聪而下了头,轻轻在女儿面上亲了一下,纳兰明慧又在后面吁气说道,“你快走吧。”杨云聪心头火怒,想把婴孩夺了出走,但一想她还不过一个月大,尚未断奶,自己如何能够带她?正在此时。忽然瓦面有轻微的声音,杨云聪一听就知是有武林高手来到。他转过身躯,对纳兰小姐一稽首,反身跃出窗外,随手使了一招“过窗望月”,只听得“哎哟”连声,两个暗袭的人,已给杨云聪运掌力弹了出去。

杨云聪跃上屋顶,只见瓦面上高高矮矮,站满了人。个个手上都有一把明晃晃的利剑,杨云聪认得为首的是天蒙禅师,冷冷发话说道:“我与你们天龙派旧日无冤类社会和思维的运动和发展的普遍规律的科学”,并论证了唯 ,近日无仇,你们为什么前来暗算?”天蒙怒道:“杨云聪,你大言欺世,找上门来,奚落我们,把天龙剑法看得一钱不值。还说无冤无仇?”杨云聪哈哈笑道:“你们居然还是学武的人,心胸如此狭窄!各家剑法,各有长短,我好意与你们的祖师论剑,何曾奚落你们?”天蒙道:“你后生小辈,妄议祖师,这就是个大大的罪状。你在新疆作乱,啸聚牧民,反抗朝廷,这更是个天大的罪状!”杨云聪勃然变色,叱道:“我还道你们只是宗派之争,原来你们还要助纣为虐!”铮然一声,断玉剑倏地出手,天蒙禅师把手一招,十八个人在宽阔的瓦面上,竟排成了整齐的阵势。大家都是一身轻功,踏瓦无声。天蒙叫道:“杨云聪,你若过得天龙剑阵,我就饶你一命!杨云聪冷笑道:“你瞧着吧!”天蒙往前一冲,杨云聪一剑削去,双剑相交,一阵嘎金曳玉之声,两方都无伤损。杨云聪暗道:“原来是一把宝剑!”侍再进招之时,天蒙已自身旁掠过,另外两个喇嘛僧从两翼袭来,杨云聪一招“龙门推浪”左右开弓,两人却都是虚刺一剑,一掠即过,霎那间,阵势发动,十八名天龙派的高手,源源而上,此去彼来,各按着一定的方位,配合得非常之好,四面八方都是天龙剑派的人,将杨云聪围得密不通风。杨云聪暗暗点头道:“天龙剑阵也还有点道理!”他本意只守不攻,看看他们的伎俩,那料天蒙禅师长剑一指,催紧攻势,十八名高手,绕着屋面左穿右插,十九口利剑(其中有一人名天华和尚,乃天蒙的师弟,左手长剑右手短剑)竟如狂风暴雨,杂乱无章的向杨云聪击来,但看似杂乱无章,其实却是按着八卦方位,奇正相生,此呼彼应。剑剑都是直指要害,杨云聪勃然大怒,天山剑法骤的展开,急如掣电,剑花错落,宛如洒下了满天寒星!好几名喇嘛,受了剑伤,失声呼痛。杨云聪心想:自己与天龙有过一面之缘,这些人也还是刚被朝廷招揽,还是不要伤他们的性命。反正天龙剑阵,自己也已摸熟。主意打定,宝剑归鞘,身法一变。意用空手入白刃的功夫,在天龙剑阵中穿插自如,宛如一条水蛇,四处游走。那些喇嘛,一个个的觉得手腕麻痛,竞相惊呼,杨云聪连战十八名高手,每人都不过一招半式,就将他的利剑夺去,掷在地上,片到之间,地下散了满地利剑。其中只有天蒙禅师挡了三招,也终于被杨云聪夺去手中的宝剑!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塞外奇侠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