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发魔女传》

第18回 冤狱毁长城 将星摇落 苦心护良友 剑气腾空

作者:梁羽生

玉罗刹哈哈笑道:“你也知道我吗?官兵碰到了我,那就是小鬼碰着阎王了!”剑尖一指,少年将军微微发笑,北群盗俱都变色,拔出兵刃,捍卫少年将军,南群盗叫道:“练女侠,这位是小、小……”少年将军连连摇手,道:“都是自己人,大家散开。”小声对玉罗刹道:“练女侠,我是小闯王李自成。高迎祥是俺舅舅。请到那边树下说几句话。”

玉罗刹怔了一怔,并不是“李自成”三字使她吃惊,那时李自成还没有什么名头,在西三十六路大盗之中,王嘉胤是其中一路,高迎祥是王嘉胤副手,李自成不过是王嘉胤这一路的一个头目而已;但唯其如此,所以以李自成当时的“身份”而能令群盗慑服,这件事情的本身才令玉罗刹吃惊。

玉罗刹要了一四马,和李自成策马入林。玉罗刹问道:“王嘉胤父子好吗?”李自成道:“王老总已战死了,现在是俺的舅舅高迎祥领头,王照希夫妇和白敏都在军中。”玉罗刹一阵心伤,想不到离开西不到一年,变化如此之大。问道:“那么你知道我部下的下落吗?她们是不是全给官兵杀了?还有你们为什么假扮军官?”

李自成道:“刘廷元调了川甘晋四省的兵力二十万人围攻我们,各家兄弟,都在官军压力之下化整为零,流散四方了。上月我们冒了绝大危险,在米脂大会,三十六路的首领来了三十三人,就你们那路与神一元兄弟没有派人来。听说你们那路已突围入川,和其他各路比较起来,损失还不算最严重的。张献忠上月也从四川来到米脂,据他说在广元昭化之间曾发现有一支娘子军,他想派人联络,却给官军隔断了。你可以到那里找她们。”

米脂三十六路义军之会,是一件大事,李自成的“小闯王”之名,就是那时得的。原来在王嘉胤死后,绿林群雄推高迎祥为首,高迎祥才识平平,全靠李自成之力,打了两次胜杖,局面才得小安。米脂大会时,因为各路首领,都有一个王号,例如什么“横天王”“混世王”“扫地王”等等,无奇不有。高迎祥新为首领,未有王号。他部下给他拟号,乱哄哄的拟了半天,还拟不出一个适当的来。当时李自成笑道:“我们现在闯一步是一步,闯到什么地步,谁都不知道。如果大家不振作的话,也许就闯不出西:如果大家把生死祸福置之度外,同心合力的往前闯去,闯到北京也不难。咱们现在首要之事乃是闯、闯、闯!称不称王,称什么王,我觉得都无所谓。殊不必为这些虚文尊号,浪费精神!”此言一出,群雄纷纷拍手,轰然叫好!不约而同的大声喊道:“闯王,闯王!这个王号好极了!”自此便把高迎祥称为“闯王”,把李自成称为“小闯王”,直到后来高迎徉在潼关战死,李自成正式袭用“闯王”的尊号。

再说玉罗刹听得李自成说出自己部众的下落,恨不得插翼飞到川西。当下想道:“这小闯王也是一个人物,这批珍宝待我与他平分了吧。”正想开言,李自成道:“练女侠,我求你一件事情。”玉罗刹道:“什么事情?”李自成道:“这批珠宝,咱们分毫都不要动它!”玉罗刹道:“什么?你们不也是来劫珠宝的吗?”李自成笑道:“起先是想劫它,现在我已查得清楚,这批珠宝可动不得!”玉罗刹道:“我们天不怕地不怕,皇帝小子的我们也劫,为何这人的却劫不得!”李自成又笑道:“练女侠,皇帝的好劫,到了这人手上,可就不好劫了。”玉罗刹道:“这是为何?我倒要请教请教?”

李自成翻身下马,招手请玉罗刹下来,一同坐在地上,正色说道:“满州图谋我们中国甚急,边关形势极紧,这你是知道的了!”玉罗刹道:“边防之事与这批珠宝有何关系?”李自成道:“你听我说。先前我还不知道这番人身份,所以也想劫他的珠宝充当军饷。现在查得他是南疆罗布族大酋长唐玛的儿子,唐玛是南疆各族盟主,若然他的儿子被杀,珠宝被夺,他一定把这笔账算在明朝皇帝头上。说不定就要起兵报仇,那时东北西北都有边患,由校这小子,可挡不住!”玉罗刹默然不语,一时还想不过来。李自成又道:“我们虽然也兴明朝皇帝作对,可是若然异族入侵,那么我们就宁愿与官军联合,共抗异族的。你说对么?”玉罗刹点了点头。李自成道:“所以不能替明朝皇帝再开边。可惜的是由校这小子棚涂透顶,勇于对内,怯于对外。抽调大军来打我们,却不整顿边关,连熊廷弼那样得力大将都罢免了。”玉罗刹不觉心折,觉得李自成气度之广,见识之高,殊非常人可及。笑道:“可惜你替皇帝小子打算,他却要派兵打你。”李自成道:“那是他的事。”玉罗刹又笑道:“看样子,是满洲,明朝就挡不住。你还是趁在满洲兵未入关之前,赶快打到北京吧。由你来做皇帝,就不怕满洲兵入侵了?”李自成哈哈笑道:“皇帝人人可做,若然由我来做,可以保住神州,那么就做做也无所谓。”

玉罗刹听他说得如此轻松,也不觉失笑。心想:这人在最危难之际,还是如此雄心勃勃。而且宁愿放过价值千万的珠宝,另筹军饷,艰苦支持。如此胸襟,连熊廷弼也比不上。看来真有人君之度,刚才的话,倒不是说笑的了。李自成又道:“所以我冒充官军,也是为大局着想。唐努给明朝派来护送他的御林军统领抢劫,此事成何体统?等下你对他说,那批人是叛军,幸得朝廷及时察知,所以派我来清除叛乱。朝廷一定护送他安全回到南疆。玉罗刹双目闪闪放光,笑道:“好极,好极!我服你了!你居然在逃命之际,还把这付担子放在肩上。这么说是你要派人护送他了。”

李自成笑道:“由我们派人护送,要比由校这小子所派的得力得多。此地离甘肃不远,送到了甘肃,再入青海,就非官军势力所及,也不愁再有云燕平这样的官军将领来打他的主意了。”玉罗刹道:“好,我就对他说去。”李自成又笑道:“云燕平这,请你借我一用。”玉罗刹道:“这种狗贼,有何用处?”李自成笑道:“废物都可利用,何况于他。我们各路兄弟给大军压得透不过气来。我想利用他帮我打个胜仗,挫挫他们锐气,分散他们注意。然后我们才能安全撤退。”玉罗刹道:“啊,我想到了。你是想利用这赚城,攻占县。你们穿的都是官军服饰,又捧出他们的主将,守城的官军一定上当。难为你收集了那么多官军号衣。”

再说唐努见玉罗刹与李自成并马驰入林中,大为不解,问铁珊瑚道:“他们干什么?”铁珊瑚也不知道,道:“也许是处置那些叛军吧。”群盗首领散在四围虎视眈眈,铁珊瑚颇觉不安。唐努把两个随从的体寻回,当场火化,按照他们的风俗,火化之后,收骨回乡。铁珊瑚见他目中有泪,想是心中颇为悲愤,铁珊瑚外表倔强,心颇慈悲。心想:这几个人万里远来,身死异乡,父母都不知道,这才真是不值呢。见玉罗刹与那少年将军并马驰回,心中忐忑不安。李自成回到场中,跳下马与北群盗商议,玉罗刹直向唐努走去。铁珊瑚睁大了眼,只见玉罗刹与唐努低声说话,过了一会,忽见唐努伏在地上,吻玉罗刹路过的泥士。铁珊瑚随父亲到过西北,知道这是他们最尊敬的礼节。这才松了口气,心中奇道:玉罗刹杀人如草,强盗抢来的她都要分一份。怎么到手的珠宝也放过了?

唐努一点不知玉罗刹曾动过他的主意,感她救命之恩,用他们族中最尊崇的礼节向玉罗刹叩谢,并道:“若你有一日到天山南北,可一定要来看我啊。”玉罗刹平生从未试过内怍,这时却不觉有了槐意。当下把李自成的话转达,唐努道:“原来如此,中国加此广大,自然好人坏人都有,叛军之事,不必提了。”和玉罗刹一同过去拜谢李自成。李自成已和陕北群盗商议妥当。立刻派高迎祥手下得力的头目高杰和自己的堂侄李过,送他回乡。

铁珊瑚料不到事情如此解决。玉罗刹道:“珊妹,爹寻得你急呢,可是现在兵荒马乱,也不如他走在何方?你和我一道到川西去吧,我.可要请你做女强盗啦,哈哈!”铁珊瑚因岳呜珂拒婚之事,心中颇有芥蒂,迟迟不答。玉罗刹测知其意,笑道:“那姓岳的小子,我以前以为他人品不好,其实也还不销。”将岳鸣珂借她手套,暗助她打败红花鬼母的事说了。铁珊瑚又欢喜又悲伤,欢喜的是玉罗刹对岳呜珂的误解渐消;悲伤的是岳鸣珂辜负了她的心意。听了玉罗刹的话后:良久,良久,才道出一句话道:“他好不好与我何干?”

玉罗刹听她语气,知她实是想念情郎。反激她道:“天下臭男子多着呢!没有他们,咱们难道就不成吗?你和我去占山为王,我们高兴谁就把谁掳上山丢,哭哭啼啼的是脓包?”铁珊瑚“呸”了一声,道:“没你那样厚脸皮。”又道:“谁哭哭啼啼了?做女强盗便做女强盗,难道我不敢跟你么?”玉罗刹正要她说这句话,免得她独自在江湖浪荡,暗地伤心。

再说李自成把事情办妥,送走了唐努之后,和玉罗刹道别,玉罗刹道:“你刚才说要打下县之后,便全师撤退,你们要撤到那里?”李自成道:“陕西居天下之脊,四川是天府粮仓,慾成人事,这两省放弃不得。陕西连年饥荒,百姓流亡道路,待时机成熟,不难聚众百万,出汉中而据巴蜀,聚兵聚粮,然后再西出潼关而争豫楚,挥鞭北上,扼有中原。形势如此,所以我打算在川边区建立基业。秦岭连绵八百余里,便封山开荒也可养兵,我是准备撤退到秦岭去,养精蓄锐,乘机待时。你意如何?”玉罗刹笑道:“我可没有做女皇帝的雄心,我寻到部众之后,做山大王去。”两人一笑道别。李自成押了云燕平当晚就去赚城,攻打县,按下不表。

且说玉罗刹和铁珊瑚寻到川西,果然寻到了部众,铁珊瑚和玉罗刹相处日久,知她性情直爽,当日弄糟婚事,乃是她无心之失,也便不再介怀,对玉罗刹如同对姐姐一般。

其时川军事频仍,李自成进了秦岭,张献忠被驱人湖北,流窜江淮。玉罗刹带了几百女兵,寻到了广元七十里外的明月峡作为山寨,安居下来。这明月峡是四川著名的天险之一,山上无路可通,有山民用木板和木桩搭成的几乎是凌空的羊肠小道,上而是山,下而是嘉陵江,明月峡是两峰夹峙的山谷。有无名氏诗云:“天险明月峡,断壁高接天;飞鸟飞难过,猴子锁眉尖;低头望山谷,白云脚下悬。”形势险要,于此可见。玉罗刹部下女兵,个个身轻如燕,在明月峡安营,出入要比粗汉方便得多,官军也不易进袭。

可是明月峡地方虽好,却几与外间隔绝,一住住了三年,还是采不到铁飞龙消息。这三年间,玉罗刹听得道路传闻,说是熊廷弼再被起用,督师边关,也不知是真是假。铁珊瑚挂念岳呜珂,也无可奈何。

过了三年,这时已是天启四年“『天启』是由校年号”,川的官军渐撤,成为小安局面。可是这年春天,广元又闹起饥荒,广元本是产米之区,但官府横征暴敛,地租又重,年成好时,农民尚可温饱,年成不好,饥荒立至。广元上一年失收,这一年青黄不接之际,饥民遂闹出事来。啸聚四郊,准备入城抢粮。

广元县的居民准备抢粮,派人和玉罗刹互通声气,玉罗刹答允帮助他们,派女兵头目乔装人城打探消息。晚上回来,女头目说了正事之后,道:“今天路上可热闹呢,有人说是道士迎亲。”玉罗刹道:“胡说,那有道士迎亲的道理。”那女头目道:“我何尝不知道道士不能迎亲,不过看起来却真像迎亲的样子,怪不得老乡那么说。”玉罗刹笑问道:“是怎么个模样呀?”那女头目道:“听居民说,今天有一对对的道士乘马西走,大约每隔半个时辰便是一对。我只瞧见一对,可神气哩,身披大红道袍,神色凛然,就像做法事一骰。居民说,起头那一对,还捧着一个红包袱,高举过头。就像迎亲时,男家先遣人捧拜帖到女家一样。每一对马的毛色也是相同。就差没有吹鼓手,要不然更像迎亲了。”玉罗刹眼珠一转,猛然想起一事,道:“嗯,时光真快,是三年了!”女头目莫名所以,铁珊瑚在旁问道:“姐姐,你无端端感喟什么?”玉罗刹微微一笑,道:“没有什么!”那女头目搭讪笑道:“寨主你说像不像迎亲?啊,听居民说,除了道士,也还有俗人呢。但道士多是老头,俗人则全是壮汉,一对对精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回 冤狱毁长城 将星摇落 苦心护良友 剑气腾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白发魔女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