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下天山》

第12回 幽谷缔良缘 喜育金环联彩笔 江湖偕俪影 争看宝剑配神砂

作者:梁羽生

凌未风道:“敢问如何比法?”韩荆道:“凌师父的轻功暗器都见识过了,老朽想再见识你的内功。”凌未风抱拳说道:“任凭尊便。”韩荆在地上取来一些枯枝,扎成五捆,用火石把它燃点起来,分插地上。五堆旺火,熊熊燃烧,韩荆道:“就比试劈空掌的功夫吧。”说罢双袖一卷,驼背前俯,双臂青筋,条条坟起,全身骨节,格格作声,一看就知是内家高手。

韩荆运口气后,双掌交加,来回游走几圈,越走越疾,猛然间脚尖一点,也不见怎么耸身作势,便窜到中间那捆火把的面前,距离不足五尺,一个“推窗望月”招式,掌风呼响,把火焰打得向后吐出去,就在火焰摇摇慾灭之际,韩荆右掌疾发,只见火星乱飞,火光全灭。跟着身子一转,反手一掌,仍是一招两式,左掌先发,把火焰拉长,右掌压下,将火光熄灭。韩荆打灭了两捆火把之后,又作势盘旋,疾绕数周,这次更加厉害,一个“双龙出海”,两股劲风同时发出,把第三捆火把一下熄灭,火星射出五六尺远,煞是惊人,接着一个翻身,仍是双掌齐出,运用前法,把第四捆火把熄灭。韩荆连用四个不同的招式,打灭了四捆火把,仰天大笑,得意之极。他身如飞鱼,步如流水,左右盘旋,演了几路拳法,才突的掌心向外一吐,这回竟在距第五捆火把七八尺之处,呼的一声,火焰便即应手而灭。各路高手,喝彩不已!韩荆打完之后,脾睨斜视,对凌未风道:“老朽就是这点点功夫,你也试试吧!”

韩荆这样的劈空掌功夫,也可算是内家的一流高手了,可是在凌未风看来,功夫却尚欠纯厚。他要借行拳飞步之势,才能将火焰熄灭,而且打五捆火把,要分三次,可见他的内力不能持续,因此,待他说完之后,微微一笑,叫桂仲明也点起五捆火把,分插地上,缓缓走出,走到距离火把五尺之处,倏一长身,左手一扬向火把遥击,火光应手而灭,迅捷异常。群豪不禁大吃一惊,凌未风霍地翻身,右手一抬,又把第二捆火把打灭。凌未风打灭二捆火把之后,漫不经意的刷地一个旋身,左右两手一挥,三四两捆火把同时熄灭。韩荆在打第三捆火把时,要连换两掌的功夫,才能打灭。凌未风却能一气击灭四捆火把,只此一端,胜负已判。尚有最后一捆,凌未风却并不迫近的去,就在距离丈许之地,猛地脚下一滑。一个“鹞子翻身”,反掌挥去,呼的一声,最后一捆火把熄灭了。群豪轰然叫好,凌未风道:“你还有什么话说?”

韩荆面色铁青,浓眉倒竖,狞笑说道:“劈空掌的功夫,我是输了。凌大侠刚才说过,比试一样技业,赌注就是一尊金罗汉,有这话吗?”凌未风道:“有。”韩荆道:“那么我名下有两尊罗汉,我还要再赌一样。”凌未凤道:“再赌什么?”韩荆道:“比轻功、内功、暗器之类,都是雕虫小技,咱们干脆在兵器上见个输赢吧。”凌未风道:“悉听尊便,你亮招!”韩荆伸手向腰间一抽,把被腾蚊剑截断的半截拐杖取了出来,抢站着上首,一亮门户,说道:“请赐招!”

韩荆的龙头拐杖,本来深得西藏天魔杖法的真传,虽给截短,但仍可用。而且他又精于点穴功夫,截短之后,正可用来作凌未风一个“旱地拔葱”,凭空跃起数丈,韩荆短拐一指,在他脚底划过,凌未风抢了先手,暴风骤雨般攻来。

这时日近中天,瀑布在日光照射下,泛出霞辉丽彩,凌未凤一连十几辣招,把韩荆迫得向日而立,抢先占了有利地势。韩荆耀眼慾花,莫说找不着凌未风的穴道,连招架也感为难。正想拼命挡过几招,抽身便逃。凌未风大喝一声,枯枝起处,已是一招“玉带缠腰”,向韩荆腰胁拂去。韩荆“盘龙绕步”,方待闪过,凌未风攻势绵绵不断,横里一扫,早已变招,枯枝拂到胸部。韩荆心想,一扎枯枝,其力有限,拼着受他拂中,然后抢攻,图谋逃脱。那料心念方动,骤感胸都一阵酸麻,“啊呀”一声,全身瘫软,扑地便倒。

原来凌未风除了剑法精绝之外,还得了晦明禅师“拂穴”的真传。关于点穴功夫,从来只分两派,一派是用兵刃来“打穴”,例如韩荆以短拐当作点穴撅,来打穴道便是。一派是“点穴”,以“空手入白刃”的功夫,用手指去点对方穴道,而晦明禅师却创造了以拂尘“拂穴”之法,用拂尘扫,同样也能封闭敌人穴道。

韩荆倒地不起,群豪哗然大呼。凌未风早已抛掉枯枝,抢在来援救的达士司等人之前,将韩荆拉起,轻轻在他腰际的“伏兔穴”一拍,将封闭的穴道解开,抱拳说道:“韩老前辈,请怒无礼,凌某在这厢赔罪了!”

韩荆面如赤砂,青筋毕露羞惭交并,不发一言,让达士司扶着便走。凌未风叫道:“韩老前辈,请留步。”韩荆停了下来,正待扔几句门面话,凌未风又招呼其他几个未交手的人道:“你们还要不要再赌?”

未交手的人中,罗达身受箭伤,自然不能比试。贺万方是一个工匠,虽然功夫在寻常江湖道中,也算好手,但如何敢与凌未风比试。尚有一个八方刀张元振,武功尚在把弟黑煞神陶宏之宿,成名远在凌未风之前,这,他们自然知道。韩荆不知傅青主与凌未风的关系,还以为傅青主是知道黄金的消息,远从江南赶来,要独占黄金的。他心念一动,忽然嘴角挂着冷笑,说道:“这可热闹了!这里有一位凌大侠自称是黄金的主人,现在傅老先生也代表黄金的主人来了!”他说这话,分明是想挑拨傅青主和凌未风交手,好坐收渔人之利。

那料他话未说完,傅青主和凌未风都哈哈大笑起来。傅青主笑罢问道:“凌大侠,这么说,金罗汉你已经找到了。”

凌未风道:“全靠冒姑娘的机灵,是找到了!你又怎么知道消息,远远赶来?”傅青主道:“说来话长,你先招呼这班朋友。”

凌未风这时从袋里取出一纸信笺,高声叫道:“各位朋友,这批黄金不是我的,也不是你们的,应该是大家都有份。黄金的旧主人在信上已经明明白白!”傅青主问道:“你拿的信是谁人写的?”凌未风道:“这是李定国将军的遗书!”说罢大声念诵起来!

凌未风念到“留待豪杰之士,以为复国之资,若有取作私用者,人天共诛”之处,停顿下来,虎目环扫全场,朗声说道:“韩老前辈是李将军旧部,应该体念将军遗志,这批黄金是拿来作复国之用的!”达士司叫道:“那你又怎说大家都有份?”凌未风微微一笑,指着傅青主说道:“你知道傅老前辈是为谁而来。他代表的可不是一个人,而是李来亨将军手下的十万兄弟!李来亨将军是李闯王的侄孙,李闯王当年和张献忠是结义兄弟。张献忠和李定国遗下的黄金,除了他,还有谁有资格动用。”…”凌未风尚未说完,傅青主就接着说道:“是呀,凌大侠说得对极了!这批黄金,说起来嘛,谁也不该觊觎,但谁也有份,只要他参加复国的大业。李来亨将军久仰各位大名,特地叫我来邀请各位合作。”朱天木迈前两步,拉着韩荆的手说道:“韩二哥,傅老先生的话全是真的!”韩荆道:“你怎么知道?”朱天木用沉重的声调,一字一句的说道:“韩二哥,咱们有几十年交情,你别怪我。是我专程赶去告诉李将军的,我为的你好!我愿你晚年有个归宿,回到义军之中,李将军他们,可都念着你们这二班前辈。”韩荆听了,两眼潮湿,默不作声。

原来朱天木、杨青波、桂天澜、韩荆等四人,当年在李定国军中,称为“四杰”,四杰之中,又以桂天澜武功最强,其次就要数到朱天木了。朱天木和韩荆交情最好,但那次藏金之事,李定国只派桂天澜和韩荆去主持,朱天木和杨青波却因另有公务,没有参与其事,所以全不知。李定国事败之后四杰星散,韩荆隐在川东,朱天木隐在川西。朱天木遥闻韩荆近年和绿林高手往来颇密,又不愿正式揭起义旗,心中颇为担忧,害怕他走上歧途。到韩荆给罗达说动,准备夺取黄金,特地来找他助拳时,他大吃一惊,但他知道韩荆脾气,当时不便劝告,因此也佯允相助,并和韩荆约好日期,同会幽谷,他等韩荆一出门,紧跟着就俏悄去通知李来亨。

至于杨青波眼光却没有朱天木来得远大,他答应相助韩荆之后,真的如期赶到剑阁,先去找寻桂天澜,准备劝桂天澜同分黄金。不料劈头就遇到石大娘,一听他说什么要分黄金之事,心头火起,一阵旋风也似的五禽剑将他迫得手忙脚乱。幸好朱天木这时已会齐傅青主和张青原等前来,才给他解了围,杨青波听说桂天澜二十年来护卫藏金以及惨死之事,既受感动,又忆旧情。心中也自又悔又恨。

朱天木将前因后果,说完之后,紧握着韩荆的手,低声说道:“韩二哥,你听我们的话,和这班英雄,同到李来亨军中去吧!”韩荆尚未回答,卢大楞子忽大声道:“凌大侠,你何不早说了,我跟你争这些黄金干嘛?”凌未风喜道:“那——你……”卢大楞子朗声说道:“我回去带青阳帮的全帮兄弟跟你们走好啦!”他说完后,拉着罗达的手问道:“罗大哥,你呢?”罗达心感凌未风赠葯之恩,踌躇了一阵,也概然说道:“我和眉山寨的兄弟,听从凌大侠的吩咐!”凌未风上前把他一把抱住,说道:“罗寨主,别这样说,咱们今后都是一家人啦!”达士司拍掌说道:“我是个直肠直肚的人,我说实话,我可不能像他们两位那样跟随李来亨将军。”傅青主微笑着望他,凌未风道:“这位是达士司达三公。”达士司道:“就因为我是个士司,这可把我缚死了。我不能离开族人。但,我向你们立誓,我达某人,以前怎样对李定国,今后一样对李来亨。”他这话即是声明愿和李来亨合作。凌未风高声叫道:“好!一言为定!”达士司一掌向旁边一株小树劈去,将那株树劈为两段,说道:“若背誓言,有如此树!”

韩荆两眼潮湿,朱天木还在紧握着他的手,他手心感着一股暖意,面前又有那么多期待的眼光,他倏地也将短拐拗折,说道:“我和你们大家一齐走!”

韩荆和卢大楞子都愿到李来亨军中,剩下的张元振、陶宏等人,自然也无异议。凌未风收服了这班魔头,心中极其高兴。

当下由石大娘带路,大家都回到那间石屋,石大娘笑道:“今早我不许你们进去,现在我却要请你们进来了!”石天成和群豪相见,既有旧识,也有新知,同叙契阔,互道仰慕,心中郁闷,不觉全消。他以肘支床,抬起头来说道:“自从我明白事情真相之后,我心里一直就在难过,我深悔自己迫死师兄,原想待见过仲明之后,就自尽以了罪孽。如今见你们这样为复国大事奔跑,我们心想明白了,心里的死结也解开了,原来我除了迫死师兄之外。还做过一件更大的错事!”石大娘奇怪问道:“还有什么更大的错事?”石天成道:“三十年来,我都是为着个人恩怨,东飘西荡,从来没有做过一件值得称道的事。天澜和你的事业,我完全不理不睬。这三十年算是白过啦!我死了也对不住师兄,不如活下来继承他的遗志还好,我伤好之后,一定也到李来亨军中,在伤未好之前,我想和你留在这里,守卫黄金,侍李将军派人完全把它搬走为止。师兄守卫了二十年,这担子也该我们代挑了。”石大娘想起天澜,泪流满面,一面流泪,一面笑道:“是该如此!”傅青主正在担心一时搬运不了,留很多人守卫,又恐误了其他的事。听他这样一说,极为欢喜。

这时石天成的徒弟于中走了过来,笑着说道:“师父,还有一件大事呢!”

石天成道:“什么事情,这样神神秘秘的?”于中笑道:“师父,他们打了大半天,都还没吃东西呢。咱们是主人,只顾和客人聊天,不顾他们的肚子,那怎么成?人不吃东西就会死,你说那不是大事么?”群豪都笑了起来。一室融融如春,紧张的气氛,也在笑声中缓和了。

笑声中,竹君捧着一大盘糟粑和烤羊肉进来,糟粑是把炒熟的稞麦磨成粗粉,吃时加入酥油,用手拌匀捏成馄饨的样子,倒是别有风味。那烤羊肉则是石大娘前两天猎获的山羊烤成的。这时一并捧了出来,群豪手团糟粑,拔刀割肉,吃得十分高兴。

进食时傅青主一直注视着桂仲明,见他神情已完全恢复正常,心中大慰。悄悄地对冒浣莲道:“姑娘,你真行,这个病人,也只有你才医得好!”冒浣莲面上排红,“哗”了一声道:“伯伯你又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回 幽谷缔良缘 喜育金环联彩笔 江湖偕俪影 争看宝剑配神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剑下天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