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下天山》

第14回 埋恨深宫 花迎剑佩星初落 扬威三峡 柳拂旌旗露未干

作者:梁羽生

啸声中,只见前面的一座石山上,有个人影一闪,没入藤萝异草之间。桂仲明大吃一惊,这人身法好快!他恃着艺高胆大,不顾敌明己暗,刷刷刷,三起三落,径以飞鸟投林之势,跃上石山,左掌护胸,右掌应敌,嗖的一声,探身入藤萝之中。

说时迟,那时快,藤萝中一声冷笑,寒风扑面,桂仲明何等机灵,身形一晃,啪的一掌打去,那人一击不中,短剑顺势一旋,向上截斩,桂仲明这一掌原可击中对方,但对方剑招也是迅速之极,若不躲避,纵击伤对方,自己手腕也定被截断。桂仲明急用右掌一挡,抢先一步过去,“嗤”的一声,衣袖中了一剑,桂仲明大怒,运大力鹰爪神功,伸开十指,当头抓去,连发三招辣招。对方闪展腾挪,瞬息之间,连攻下五剑,每一剑都是刺向桂仲明要害,桂仲明空手博剑,虽然未至吃亏,却也占不了便宜。

那人似不恋战,不到十招,便奋身一跃,跃出草丛,跃上石山,桂仲明哪里肯舍,流星掣电般衔尾直追。追到天凤楼时,那人倏地转身,短剑一立。灯光闪陕下,桂仲明只见对方身材瘦小,蒙着面幕,只露出两颗滴溜溜的眼珠,似乎是个女子。他心里正在怀疑,那人低骂一声:“亏你这样身手,竟然是个鹰爪孙。”短剑一抖,浑身上下,卷起几道剑光,精芒冷电,缤纷飞舞,疾攻而上。

桂仲明听她声音清脆,甚似女声,方慾喝问,已被猛攻。这回他不敢空手应敌,托地往后一跃,手在腰间一按,腾蚊剑似飞蛇般直吐出去,那人猛见一道银虹疾射面门,微“咦”一声,身随剑转,急走偏锋,展开精奇招数,转攻桂仲明两胁。

桂仲明的五禽剑法,本以迅捷见长,不料对方的剑法更为迅捷,瞬息之间,两人已打了三五十招,都是一沾即走,两剑从不相交。桂仲明越打越奇,这人的剑法非常之似凌未风的天山剑法,变化繁复,掺杂有各种家数,若不是他见过凌未风剑法,几乎抵挡不住!但他也曾听得凌未风说过:晦明禅师的天山剑法,生平只传过三个人,一个是二十多年的名震江湖的杨云骆,此人十八年前在杭州离奇毙命。尚有两人,一个是已投了清廷的游龙剑楚昭南,一个就是他,那么这个瘦削身材的人,究竟是从何处学来的天山剑法?

此人剑法是精奇极了,只是功夫却逊桂仲明一筹,斗了片刻,额上见汗,桂仲明觑个真切,手腕倏翻,硬磕对方的剑,只听得当的一声,那人的剑给磕上半空,急忙倒纵出去,追接那被磕飞的短剑。桂仲明将腾蚊剑卷成一团,也不迫赶。只见那人接到被磕飞的短剑,在灯光下细看,满面疑惑之容。原来那人的短剑也是把宝剑,她接了一看,只见剑锋有一个小小的缺口,分明是给桂仲明的剑所损伤的,哪得不惊。而桂仲明的腾蚊剑,自使用以来,已不知截断过多少兵器,如今用了十成力量,满拟把它截为两段,不料见对方接了下来,细细把玩,竟似毫无伤损,也是大吃一惊。

桂仲明满腹狐疑,上前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你认识凌未风吗?”那人蓦地回头,诧声问道:“你认得凌未风?”…”尚未说完,忽然山坳处疾的又飞掠出两条人影,当前一人,手持着一把寒光闪闪的长剑,刚一现身,便连声狞笑,叫道:“好大胆的女飞贼,竟然闯进相府来了!”桂仲明心想:“果然是个女的。”

那人长剑一拦,封着了“女贼”的去路,另一人侧边窜上,招呼桂仲明道:“你是相府的卫士?好功夫,你帮我们把女贼擒住,这是奇功一件。”桂仲明不理不睬,双目注定那个“女贼”。“女贼”已和那人交上了手,只听得叮当几声,两人各自退后几步。使长剑的出声骂道:“你这女贼从哪里偷得我师兄遗下的宝剑?”“女贼”也骂道:“你还记得你的师兄?”短剑一举,两人又斗在一起。

那人的长剑切了三道缺口。这还是他内功深湛,一见势头不对,便用天山剑法的“卸”字诀,化去宝剑硬削之力,不然这柄长剑真会给短剑截断。

两人一退复上,再度交锋。那使长剑的傲然说道:“你有宝剑也难奈我何。”展开长剑,翩如惊鸿,猛如雄狮!剑法和那“女贼”虽是同一路数,却是不过十招,便把“女贼”迫得连连后退。桂仲明大吃一惊,怎的今晚碰到的人,一个强似一个,这人的剑法,不但和凌未风一模一样,连功力也好似差不多!

在天凤楼上的冒浣莲,听得下面的金铁交鸣之声,连忙手足并用,落到地上。一看之下,吃惊非小,失声叫道:“快上去救那个女子,她是易姐姐!”

这“女贼”正是易兰珠,来捉她的人却是楚昭南。她的短剑名为“断玉剑”,和楚昭南的游龙剑同是晦明禅师的镇山之宝,当年晦明禅师将短剑传给杨云骆,长剑传给楚昭南,杨云骆在临死时写下血书,将短剑与女孩交与一个少年,叫他到天山以血书短剑为凭,拜在晦明禅师门下,那少年是凌未风,而那女的则是今日的易兰珠。她给凌未风抱上天山时,才是三岁多一点,她的一身武艺,都是凌未风代晦明禅师传授的,因为是自幼就得上乘剑法的真传,功夫自是不弱。只是和楚昭南桂仲明等人比起来,功力当然还是有所不如。

易兰珠敌不住楚昭南的连环攻击,正在危急之际,忽听得楚昭南大叫一声,往后疾退,易兰珠只觉脑后生风,怔了一怔,楚昭南蓦地双手一扬,两道银光,已是向她射来,易兰珠举剑横削,“当啷”一声,掉在地上,一看却是一段断剑。这几下,快得出奇,连易兰珠也看不清楚。抬起头时,已见楚昭南双手空空,和一个持剑少年,互相扑斗,这少年正是刚才用宝剑打败自己的人。

原来桂仲明救人心切,施展绝顶轻功,用五禽剑法中的“俊鹘摩云”绝技,身形一起,在半空一个倒翻,头下脚上,便向楚昭南冲来。易兰珠背向桂仲明,因此只觉脑后风生,看不清人影。楚昭南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蓦见一人似弯箭般疾冲而上,却是双手握拳,不带兵器,虽然对来人的轻功颇感惊奇,但也不以为意,他想:我天山剑法,神妙无匹,你这样冲来,我只一剑,就可以刺你一个透明窟窿!那料桂仲明的腾蚊剑,却是一件异宝,用时如百炼钢,不用时如绕指柔,这时给桂仲明卷成一团,藏于手心,楚昭南见他翩如飞鸟,疾冲而来,把剑一引,先粘开易兰珠的短剑,反手向上一撩,快如闪电。不料桂仲明左掌往外一翻,腾蚊剑往外电射而出,只听得“咋嚓”一声,楚昭南的剑给截为两段,桂仲明也藉着这一挡之势,倒翻过来,轻飘飘落在地上。

楚昭海功夫也真老到,临危不乱,他疾退几步,便以断剑作为暗器,两路发出,一取易兰珠,一取桂仲明,这样缓得一缓,他已透过气来,重整身形,接上了桂仲明的攻势。

桂仲明腾蚊剑何等厉害,寒光一闪,已当胸击到,楚昭南身子一翻,旋转过来,右掌一拂,反截桂仲明持剑的手腕。桂仲明见他一照面就施展出大擒拿手法,不由吓了一跳,虽有宝剑,也不敢大意,当下施展出五禽剑法中的精妙招数,如秋风扫叶,横扫下压。楚昭南以天山掌法对付,甚感吃力,屡遇险招。

他对桂仲明这把剑又恨又爱,心想:我的游龙剑给凌未风夺了去,这口鸟气,迄今未出。看他这口剑,好像剑质还在游龙剑之上,要是夺得过来,就不怕凌未风了,可是,桂仲明攻势强劲之极,休说夺不了他的剑,偶一不慎,只怕立有丧身之危。

这时和楚昭南同来的助手,见桂仲明反助“女贼”,又惊又怒,急跳上前,楚昭南大叫道:“把你的剑给我!”他猛地使出几招花招,人似穿花蝴蝶,晃了几晃,托地跳出桂仲明剑光笼罩之外,一伸手就接了助手抛过来的长剑。桂仲明一剑攻到,忽觉手上一震,腾蚊剑竟给敌人兵刀粘住,带过一边。他急向前顺势一送,解去这股内家粘劲,把剑一挥,挥起一团银虹,又把楚昭南迫退几步!

这时冒浣莲正赶上去拉着易兰珠,还未谈得几句,园子里已是一片人声,沸沸扬扬。

易兰珠盈盈一揖,说:“冒姐姐,我要走了。若见着张公子,请代我说一声,叫他早日设法离开相府!”说罢,身形一闪,分花拂柳,一溜烟般跑了。楚昭南的助手上前追赶,给冒浣莲在背后一颗铁莲子打中肩胛,碎了软筋,痛得倒在地上直嚷!

冒院莲目睹易兰珠飘然而来,飘然而去,不禁茫然。她想:傅伯伯以前说过,看此女神情,她身世定有难言之隐。她万里来京,不知为了什么?若真是为了张华昭,只恐张华昭又另有所属。再看今晚的事,出动到楚昭南这厮来捉她,又不知她闯了什么大祸?只可惜刚才匆匆忙忙,没有和她订下后会之期。

这时,相府里的卫士家丁,己自四面涌来,桂仲明和楚昭南也正打得十分炽烈。冒浣莲无暇再想易兰珠之事,掏出一把夺命神砂,睁眼看时,只见楚昭南剑似天矫,如毒龙怪蟒,拿着的虽是一把普通刀剑,仍然全是进手招数。再看桂仲明,虽然被迫后退,但腾蚊宝剑剑风霍霍,剑气纵横,封闭遮挡之间,偶而也有几招辛辣的反击招数,带守带攻,也尽自抵挡得住。

原来论剑法与论功力,都是楚昭南较高一筹,只是桂仲明却胜在有一把宝剑与气力悠长。他起初施展五禽剑法的“压”字诀,剑招自上压下,想仗着宝剑之力,以最凌厉的攻势,一举击倒敌人。不料剑招一发,每每给楚昭南用粘、卸两字诀化去。桂仲明的剑势,虽劲道十足,无奈对方的剑,竟好似轻飘飘的木片一样,贴在自己的剑上,顺着剑风,左右摇晃,自己竟无法用力削断他的兵刃!而且对方的剑法虽柔如柳絮,若自己稍一疏神,它又忽而猛若洪涛,骤然压轰,好几次险些给他借力打力,夺去自己的宝剑!这才倒吸一口凉气,猛的想起了凌未风之言,凌未风在自己得了宝剑之后,曾说:“论剑法,你就是没有宝剑,在江湖上也算是顶儿尖儿的了,能敌得住你五禽剑法的,我屈指一数,也只是有限几人;得了宝剑,如虎添翼,当然是更厉害,除了傅老前辈的无极剑法和我的天山剑法之外,大概谁都不能打败你了。只是还要提防一个人,他就是我的师兄楚昭南,他的剑法不亚于我,功力则似乎还稍差一点,你苦碰到他,不要和他对攻,利用宝剑之长,竭力防守,在他攻得极急之时,就以五禽剑法中的冲刺三十六式,忽然反击出去,他非撤剑防守不可。以他的功力,你若防御绵密,他就夺不了你的宝剑。这样总可以打个平手。”桂仲明虽没见过楚昭南,但今晚看敌人出于,和凌未风的剑法一样,不是楚昭南还是谁?于是他小心翼翼,依着凌未凤所教,果然楚昭南拿他毫无办法。有时楚昭南急于进攻,偶有空隙,还几乎给他辛辣的反击挫折下来。

楚昭南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心道:“哪里来的这个少年?在江湖道上,可从没有听人说过!”要知自楚昭南下山以来,除了曾败给他的师兄杨云骆和师弟凌未风之外,可说从无敌手。即算无极剑的名宿傅青主,也不过和他打成平手,想不到如今竟然奈何不了一个无名少年,他骄狂之气,不由得收敛下来,剑法一变,忙改用阴柔的招数,想乘桂仲明经验不足的弱点,乘隙夺剑。

两人辗转攻拒,斗了一百多招,相府的卫士家叮呵已蜂拥而到,冒浣莲看得大为着急,看他们两人斗剑,桂仲明虽抵挡得住,却还是略处下风,这些人一来,他怎能逃脱?”

冒浣莲咬着牙根,正打算若那些人围攻的话,就乱洒夺命神砂。忽然天凤楼悬出百余盏彩灯,五色灯光之下,有一少年公子,手摇纨扇,儒冠素服,飘飘若仙,在第三层楼头,斜倚栏杆,纨扇一指,朗声说道:“公主就在此楼,谁人这样放肆?惊动莲驾,该当何罪?”卫士家丁,抬头一看,见是纳兰公子,吓得垂下手来,不敢乱动,楚昭南连发泼风三招,把桂仲明迫退几步,身形一晃,掠到大风楼前,抱剑当胸,行礼说道:“卑职禁卫军统领楚昭南,参见公子,事缘今晚有女飞贼闯入相府,卑职前来擒拿,未暇禀明。现她还有两个同党在此,乞公子饬令家丁协助,将他们擒下!”纳兰容若说道:“谁是她的同党?”楚昭南回身一指桂仲明,再斜窜几步,找到了冒浣莲,刚刚举手,冒浣莲忽然衣袖一拂,若不经意地遮着脸部,扭头便跑,叫道:“公子救我,此人诬良为盗,竟把我当女贼同党!”纳兰公子招手说道:“你上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回 埋恨深宫 花迎剑佩星初落 扬威三峡 柳拂旌旗露未干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剑下天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