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剑下天山》

第20回 有意护仙花 枯洞窟中藏异士 无心防骗子 喇嘛寺内失寄书

作者:梁羽生

五个月之后,北天山脚下,有四个青年男女,满面风尘,凝望着天山上空的云海。这四个青年男女就是凌未风、张华昭、冒烷莲和桂仲明。

他们随朝志邦到了西藏拉萨之后,住了半个多月,达赖活佛的使节红衣喇嘛也回来了。他说起京师中被凌未风大闹数场之后,满朝文武都发了慌,皇帝对凌未风等假借活佛车仗,救出易兰珠之事,大为震怒,幸而皇帝也见过这些侠客的本领,深信车仗关文是给盗去的,这才不责怪于他,只是皇帝却对他说,恐怕那些”叛贼”入藏,要派兵来替他们搜捕。红衣喇嘛只好推说,要问过活佛的主意,才能答复。那时西藏虽属中国版图,却形同独立,政教都在达赖班禅两个活佛的手中,满清皇帝未得同意之前,也不敢贸然出兵,远到穷边,这事就暂时挡过去了。红衣喇嘛另外还带来了两个消息,一个是吴三桂日暮途穷,已在衡阳开府称帝,满清大军因此加紧进袭,他离京时,听说大军已进湖南,看来很快就会平定。吴三挂之不能成事,早在满汉大臣的意料之中,所以清兵大捷,并不怎样引起注意;可是随着吴三桂的挫败,满清在四川却有了意外的收获,清军配合了吴三桂的叛军,竟把川滇边区李来亨的部队击破了,听说李来亨因陷入重围,不肯投降,自缢而死。他的弟弟李思永却不知下落。另一个消息是:听说皇上在各省选拔武土,并整顿大军,有攻略回疆西藏之意。

凌未风听了红衣喇嘛带来的消息后,心中很是不安,他既惋惜李来亨经营了这么多年的基业,被毁于一旦;又悬念着刘郁芳,尽管他对刘郁芳不肯揭出本来面目,可是在他心灵最隐秘的地方,还是深藏着刘郁芳的影子,地老天荒,怎样都忘怀不了的。

张华昭对易兰珠的思念也不亚于凌未风,而且因为他年轻,这份热情就更像火焰一样,燃烧起来,显示出来。比凌未风那种深藏的感情,更令人容易触觉,令人替他难过。

凌未风眼见着张华昭一天天憔悴下去,想起对他的诺言,加上他对易兰珠的那份如同父女的感情,也催他赶快寻找。于是他向红衣喇嘛告辞,要带张华昭到回疆去,红衣喇嘛知道他在回疆,是自杨云骢死后,最得牧民爱戴的人物,尤其和哈萨克人有极深的关系,因此也就顺便托他代为联络,准备清军万一来攻时,有所应付。

桂仲明这两年来,对凌未风如同对大哥一样,可以说凌未风是除了冒浣莲之外,他最情服的人,凌未风去回疆,他也一定要同去。凌未风想带他们去历练一下也好,于是一行四人,穿过大戈壁,越过大草原,经过一个多月的艰险旅程,终于来到了天山脚下。

雄伟壮丽的天山玉立着,绝世的英雄在它的前面,也会觉得自己的渺小。凌未风等站在山脚,只见蓝蒙蒙的云弥漫天际,雪山冰峰矗立在深蓝色的空中,像水晶一样,闪闪发光,这时朝阳初出,积雪的高峰受到了阳光的照射,先是紫色的,慢慢地变成红色,映得峡谷里五光十色,壮丽斑斓,任是最奇妙的画工,也画不出这幅“天山日出”的景色。桂仲明看得目夺神驰,连连赞叹道:“我只道剑阁绝顶,已经是世上最险要的地方了,如今看到天山,高出云表,万峰错杂,这才真是雄奇险要呢!”

凌未风道:“我的师父就住在北天山的最高峰上。飞红巾的师父住在南高峰上,两峰相距大约有七八百里。我想先谒见我的师父。”桂仲明等久仰晦明禅师的大名,自然是欣喜莫名。凌未风笑道:“以我们的脚程,要攀登至天山之巅,大约要三日时光。浣莲姑娘,你还要多着一件皮袄。”张华昭奇道:“那时你抱着易兰珠上天山,她还只是两三岁的年纪,如何耐得寒冷?”凌未风笑道:“天山之麓,有一种黑泉水(按:即石油原油,以前的人不知,称为黑泉水),可以点火,我到天山之时,时当盛夏,我用大皮袄包着她,每晚就点黑泉水给她取暖。后来晦明禅师发现了,将我们接引上去。”凌未风又讲了一些和易兰珠上天山的情形和学剑的经过,大家都听得津津有味。

登山的第一日大家还没有觉得怎样,第二天已是在峭壁险峰之间行走了,高峰上经常有雪水汇成的急流冲泻下来,越往上走,寒气越浓,急流里的冰块也越来越多,冒浣莲牙齿震得格格作响,幸得凌未风早有准备,将晦明禅师采天山雪莲配成的“碧灵丹”送一粒给她咽下,又教她调气呼吸之法,这才不感寒冷。桂仲明和张华昭功力较高,倒还顶受得住。

行了半天,忽见一座白雪皑皑的山峰,挡在面前。这座山峰,好像一头大骆驼,头东尾西,披着满身白色的绒毛。冒浣莲从未见过冰峰,拍掌叫道:“好玩呀!”凌未风道:“可惜我们为了赶路,只能从这座冰山的旁边绕过,这山峰上的景色才美呢,上面有一个冰湖,还可能有雪莲,据说是木什塔克的主峰移植下来的。”冒浣莲问道:“什么叫做木什塔克?是山名吗?”凌未风道:“可以说是山名,但本来却并不是特殊的山名,‘木什塔克’是一句维族话,‘木什’是山,木什塔克,便是冰山,本来回疆高原上所有的冰山,都可以称做木什搭克,但因我匀目这前这座冰山,它的主峰最高,比我师父所居的北高峰,据说只低一千多尺,所以‘木什塔克’便成了它的专名,你看这座斜插出来的骆驼峰也很高了。”凌未风刚刚说完,忽然峰顶上雪块滚滚而下,有如巨石,发出轰轰之声,凌未风等左右趋避,过了好一会,声势才减弱下来。凌未风皱了皱眉头,冒浣莲问道:“凌大侠,你在想什么?”凌未风摇了摇头,冒浣莲抬头望上峰顶,忽见有一丛红花,一丛白花,在积雪中挺露出来,极为可爱。冒浣莲道:“啊,我真想上去,摘两朵下来!”凌未风忽然说道:“我给你们说一个故事好不好?就是关于这个骆驼峰的故事。”冒浣莲拍手道:“好呀,故事里也有这雪中的鲜花吗?”凌未风笑道:“有的。”他指着山峰说道:

“相传在好几百年之前,山上没有冰,也没有雪,满山是绿茵茵的草地和闪着光芒的宝石,在山顶上有股清泉,透明的泉水里滚动着五光十色的珍珠,泉边丛生着奇异的花草,有一丛像朝霞一样的红花,有一丛像月光一样的白花,就是山脚下的行人也可以闻到花香。据说拿这两种花调冰嚼下,年老的可以变成年青,年青的会变得更美。那时山下住着一个勇敢的塔吉克的青年,他将要和一个漂亮的牧羊姑娘结婚,青年想摘几枝神仙的花朵赠给他所爱的人,于是带着足够的粮食和马奶爬上山去,爬了七天又七夜,终于来到了山顶的泉边。正巧守护花草的仙女睡着了,他便摘下一束红花,一束白花,当他走到山腰的时候,看花的仙女醒了,仙女看见青年手里拿着放出彩霞的花朵,便命老雕来夺,老雕被青年打败了。仙女又命人熊来夺,人熊又被青年推到悬崖底下去了。最后,仙女自己变成了一个狰狞的巨人,拦住青年的去路,青年知道战不过她,便和她说:‘我要把这两束花带给我所爱的人,如果你不放我过去,我便抱着这两束花跳下悬崖……’仙女的心软了,就允许青年把这幸福的花朵带到人间,但是仙女却因为让仙花落到凡人手里而犯了天条,被永远困锁在山顶上。她流下的眼泪结成冰,覆盖在巍峨的山岭,山上的积雪,就是她在苦难中熬白了的头发!”

凌未风说完了,冒浣莲赞叹道:“这故事真美!”张华昭道:“那个青年真勇敢,为了他所爱的人,他什么危险都不怕。”这时,一阵风来,吹来一股清香,冒浣莲看着那两丛鲜花出神,桂仲明忽道:“你喜欢那红花和白花吗?我替你去摘?”张华昭也道:“易兰珠最爱花,可惜她不在这儿,要不然我也陪你上去!”冒浇莲道:“你们两个真孩子气,赶路还来不及,你们却嚷着要去摘花。”凌未风忽然笑道:“君子坐言起行,你们既然都想上去摘花,就上去吧,我和冒浣莲姑娘在这里等你们。”桂仲明极爱那些花,问道:“凌大侠,你不是说笑?”凌未风道:“我几时和你说过笑来?”桂仲明大喜,拉着张华昭往山上便跑,冒浣莲奇道:“凌大侠,你怎么也这样孩子气了?”凌未风笑而不答,双眼注定山顶,目光中似含有深意。

过了一阵,骆驼峰上忽然传出几声怪啸,摇曳长空,骇人心魄,跟着是桂仲明呼喝之声,磨盘大的雪块又滚滚而下,冒浣莲惊道:“那上面还住得有人?”凌未风道:“快上去看!”拉着冒浣莲腾身便起,攀上山顶。这座冰山极高,但斜插出来的骆驼峰,离凌未风立足之点,却不到百丈,两人手足并用,没多久便上到山顶。

且说桂仲明和张华昭攀登上去摘花,两人两样心情,桂仲明像个孩子似的,远远望着“仙花”又笑又嚷,心想:摘了下来给烷莲,她不知要多高兴呢!张华昭却是默默无言,耳边响起易兰珠以前的话:“我死了之后,你愿意摘一朵兰花插在我的墓旁吗?”易兰珠现在是救出来了,但却横里杀来一个飞红巾,把她抢去,这回若找不到她,她不会死,却要轮到自己憔悴而死了。

两人攀到上面,忽觉眼前一亮,山顶果然有一股清泉,透明的泉水中有闪光的冰块和零落的花瓣。桂仲明拍手笑道:“好美呀!那传说中的仙境莫非竟是真的?”那两丛“仙花”开在泉水之旁,张华昭跑去摘花,忽见花丛中有一朵极大的红花,竟有海碗那样大。张华昭用剑拨开花丛中的荆棘,忽然“咦”了一声,叫道:“仲明,你快来!”桂仲明学他的样,用腾蛟宝剑拨开荆棘,走进去一望,也惊奇地叫出声来!

花丛的后面是一面石壁,石壁上凿有一个窄窄的洞窟,洞窟里有一个人盘膝而坐,面容枯削,全无血色,就如一具骷髅一样!

张华昭走了走神,向石窟深深一揖,说道:“晚辈无知冲闯,惊动前辈,尚望恕罪!”那骷髅似的怪人仍是盘膝闭目,不言不语。挂仲明有点心怯,也有点生气。拉张华昭道:“咱们走吧!”

那怪人忽然张开双目,冷森森的目光直射到两人面上,张华昭停下步来,只听得那个怪人叫道:“你这两个娃子既然知罪,我也可放你们出去,只是你们得留下点东西!”桂仲明怒道:“你要什么?”怪人道:“把你的剑留下来!”忽地一声怪啸,也不见他怎佯作势,人已飞掠到桂仲明旁边,伸出鸡爪般的怪手,朝桂仲明当头便抓!

桂仲明大吃一惊,横里一跃,腾蛟宝剑刷地往上撩去,那人身法古怪之极,在方寸之地,竞自盘旋如意,桂仲明剑方刺出,手腕忽地一阵辣痛,宝剑几乎掉地,急得大吼一声,左掌猛的发出,那怪人身影一晃不见,接着是张华昭大叫一声,整个身子跌入了花丛之中。

原来张华昭见桂仲明猝被攻击,长剑一招“神龙入海”,斜侧刺去,那怪人本将得手,也顾不得再夺桂仲明的宝剑,身形略闪,闪到张华昭背后,一掌把他推倒,回过头来,桂仲明已施展绝顶轻功,跳过了花丛。怪人又是一声怪啸,跟着飞跃出来。

桂仲明这回学乖了,腾蛟宝剑一个旋风疾舞,护着身躯,展开五禽剑法中的精妙招数,紧紧封闭门户,那怪人在剑光中穿来插去,无法夺到宝剑。但桂仲明也感到掌风劈面,迭遇险招,越打越奇,竟不知这人的掌法是什么家数。

再说张华昭猝不及防,被怪人一掌推人花丛之中,忽闻奇香扑鼻,精神顿爽,一看那朵大红花正在鼻尖,急忙摘下,收进怀中,拨开花枝,跳出外面,只见剑光闪烁,掌风呼呼。桂仲明和那个怪人打得十分激烈。

那怪人打到分际,忽然双腿齐飞,连环踢出,桂仲明退后几步,大声喝道:“你这鸳鸯连环腿是那里学来的?”怪人一手抓去,桂仲明侧身闪过,那怪人磔磔怪笑,忽然说道:“你这娃儿是石天成的什么人?”桂仲明横剑当洞,紧密防备,问道:“前辈莫非是家父的同门?”怪人又是一声长啸,说道:“啊!原来你是石天成的儿子!你的眼力不错,你的父亲正是我的师兄!”桂仰明急忙抱剑作揖道:“那么你是我的师叔了?可否请示姓名,容晚辈请教?”那怪人忽然又是一掌劈出,笑道:“你既尊我为师叔,把你的宝剑拿来,你师叔要用。”桂仲明一个筋斗倒纵翻出去,朗声答道:“你虽是我的长辈,要强抢那可不成!”腾蛟宝剑霍霍展开,又和怪人恶斗。

桂仲明父亲石天成,二十多年前,曾三上天山,跟晦明禅师学剑,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回 有意护仙花 枯洞窟中藏异士 无心防骗子 喇嘛寺内失寄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七剑下天山》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