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三女侠》

第17回 剑杖交锋 凶僧闹湖上 性灵未昧 玉女出京华

作者:梁羽生

场中恶斗停止,铁扇帮的人给甘凤池一喝,齐都垂手仰头,只听得甘凤池说道:“你们都是苦哈哈的弟兄,于黑道买卖,劫不义之财,我甘某决不拦阻,但若给清廷利用,那我甘某可不允许。你们不乏明理之人,仔细想想。”铁扇帮的人,一半慑于“江南大侠”的声威,一半震于大势已去,纷纷说道:“听甘大侠吩咐!”

甘凤池把脚一提,尚复初“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伸腰坐起,甘凤池道:“尚复初你虽有野心,尚无大恶,你若肯改邪归正,我也可以饶你一命。”尚复初这时但求饶命,那还敢道半个“不”字。

甘凤池道:“你要饶命,第一,以后不许在江湖厮混。”尚复初忙道:“依得!依得!我从今日起就解散本帮,携小儿回乡耕田,闭门封刀,洗手不干!”甘凤池道:“第二,你积敛的钱财,都交给我处置,你除身上所有之外,不许带一个钱出门。”尚复初十年积聚,劫掠所得,何止百万,听甘凤池不许他带一个钱出门,十分肉疼,但也无可奈何,只好说道:“钱财身外之物,甘大侠取去便是!”

甘凤池笑道:“我也不要你的。”叫尚复初和铁扇帮管财务的人,把珠宝钱银都取了出来,将珠宝留下,把钱银分给帮众,忙了大半天伟大的创举全名《伟大的创举(论后方工人的英雄主义。 ,这才处置完毕,甘凤地喝道:“好,现在你可以走了!今后莫让我在江湖上见到你,我认得你,我拳头可认不得你!”尚复初松了口气,急忙和儿子抱头鼠窜,跑出山村。

吕四娘道:“我们在这里大闹一场,又放他们出去。不怕他纠集党羽再来,或勾结官兵来围捕我们吗?”甘凤他笑道:“不必顾虑。县城发兵,最少要两天才到,鱼壳派人,那更不易。何况这村庄在群山之中,险峻难行呢!”

吕四娘一想,果是道理。说道:“七哥明断,确为小妹所不及。”甘凤池笑道:“小心顾虑,也是好的。”这时天色已黑,园子里树枝上挂满的碧纱灯笼,本来是准备开帮祭祖的喜庆之事用的,这时正好派了用场。甘凤池大笑道:“华灯夜宴,让我等也享用享用!”叫和尚家未走尽的厨子仆婢,开了两桌酒席出来,环首四顾,却不见白泰官。甘凤池道:“五哥呢?”吕四娘笑道:“适才我见他和鱼娘在假山石后隅隅细语,想是久别重逢,连饭也忘记吃了。”甘凤池笑道:“你把他们找来。”吕四娘应了一声,正想走开,甘凤池忽又笑道:“在山石上留下本门暗记的,想必就是那位鱼娘了。五哥也真是,怎么把本门暗记告诉外人。”吕四娘道:“鱼娘也不算外人了。”甘凤池道:“虽然他们已结为夫妇,但鱼娘不是本门中人,五哥所为,总是欠妥。”吕四娘道:“待他日便时,我劝他便是。”甘凤池点了点头。原来白泰官素性不羁,小节上常常不大注意。但独臂神尼虽然在剑法上早已独创一家,却并未开宗立派,所以未设掌门。甘凤池是师弟,又不好说他,只好暗示吕四娘去说。吕四娘既是名儒之女,武功又极高强,性情也和顺近人,白泰官对她倒更为亲近。

甘凤池忙了一日,这时方得空闲,和关东四侠、插翼神狮等,依次见了,互道仰慕之情。他见唐晓澜随侍在杨仲英身侧子思(前483—前402)战国初思想家。姓孔名伋,孔丘 ,便对杨仲英道:“杨老英雄对令徒的误会,该释然于怀了吧!”杨仲英点头微笑,抱拳称谢。原来唐晓斓在这半日之中,早把隐情细说,杨仲英真料不到他有这么复杂的身世,杨仲英本来爱他,只因误会他叛师背义,所以才爱之深恨之切,要把他处死。如今听了解释,误会冰消,不禁把他揽在怀中,说道:“孩子,委屈你了!”唐晓澜道:“这个怪不得师傅。”又把沈在宽教导他的话说了。杨仲英道:“沈先生之言深得我心,到底他是个读书人,说话真有见识。”

邹锡九经过了几年历练,人情世故,通达许多,见杨唐二人亲如父子,他对杨柳青之心,早已渐淡,如今更是半点都无。过来向唐晓澜道谢。杨仲英老怀大悦,豪兴遗飞,和甘凤池大杯喝酒。

杨仲英喝了几杯,拈须说道:“听说晓澜要随你们进京。”甘凤池道:“噫,怎么?”杨仲英道:“我想带他回家一转。”甘凤池笑道:“我们同他出来,本来就是想找老英雄解释,如今你们既然见了面,误会又已消除,已没有我们的事了,他自然该侍候你老。”

说话之间,吕四娘和白泰官鱼娘三人从假山那边急步行来。吕四娘高声叫道:“七哥,路师兄的下落已经有了!”

甘凤池道:“好,你说!”吕四娘道:“还是让鱼娘妹说吧,路师兄被擒那天,恰好鱼妹也在场。”

鱼娘依偎在白泰官身边,脸晕轻红,说道:“自从那次吕姐姐和泰官在田横岛上大闹之后,爹爹把我看管得很严,我假装顺他的意,不吵不闹,过了几年,爹爹看管得渐渐松了,但还是没机可乘,逃走不了。直到上月,我父亲应毒龙尊者之约,渡海到旅顺口外一个小岛和他相会。”说到这里,甘凤池“咦”了一声,道:“毒龙尊者一生住在蛇岛,从不外出,怎么会约令尊相会?”鱼娘道:“这我就不知道了!”吕四娘道:“那毒龙尊者名头很大,不知武功到底如何?”甘凤池道:“我只知他与萨氏双魔相交甚厚,武功如何,无人知道。”

鱼娘续道:“爹爹离家之后,我趁着看守的人不注意,一天晚上,偷偷乘一艘海船,连夜开走。船上米粮甚多,我又颇识水性,那晚潮水又大,我料想他们发觉之时,我已出海数十里,他们要追也追不及了。”说罢,发出爽朗笑声。甘凤池有感于她与白泰官相爱之诚。赞道:“姑娘勇气,令人佩服。”鱼娘笑道:“也没有什么,就是天天吃鱼。单调极了。”吕四娘一笑,递了一杯酒过来,还给她夹了一块烧鸡道:“好,慰劳你一下。”鱼娘含笑吃了,续道:“我以前听泰官说过他的同门,知道路三哥住在浙江沿海的萧山,我就把船开到那儿去啦。”甘凤池道:“五六年前,我和路师哥吕师妹为救沈先生,曾和御林军大打一仗,事后我送吕师妹上仙霞岭,路师兄也逃亡到关东去了。你大约不知道此事。”吕四娘笑道:“她当然不知道,可是事情也真有这么巧,她到萧山那天,恰巧路师兄也偷偷溜回来。”

鱼娘喝了口酒,道:“假如我知道,我就不会这样傻了,我到了萧山,问起路家,人家都不敢说,正询问间,忽然有一队官兵,簇拥着一个少女,那少女走过来道:‘你找路民瞻做什么?你是他的什么人?’我给她问住了,看她来意不善,就想逃走,那知这少女武功甚高,在马背上飞掠而下,拦在我的面前。我和她拆了三五十招,才能稍占上风。”吕四娘道:“那少女是不是瓜子脸儿,眉毛很长,一派天真的模样?”鱼娘道:“正是。”吕四娘奇道:“那是浙江巡抚李卫的女儿李明珠,她本来不懂武功,怎么在这五六年间,就练得那么出色的本领,居然能够和你打到三五十招?”鱼娘续道:“我刚刚占了上风,忽然在官兵队中,走出一个青衣妇人,双手空空,动手不过三招,就把我的兵刃抢去。”吕四娘问道:“那青衣妇人是不是后来看管你的那位白发满头的老婆婆?”鱼娘道:“不是,不过她们是一路的人。”甘风池听了,沉思不语。心想以鱼娘的武功,自己也未必能在三招之内夺她兵刃,这青衣妇人又是何人?

吕四娘问道,“你怎么知道她们是同一路的人?”鱼娘续道:“那青衣妇人把我擒了之后,就在路家对面的一棵柳树上,将我倒吊起来,待鞭拷打,刚打得一鞭,路家的炮搂上突然飞下一人,高声叫道:‘路民瞻在此,你们要捕便捕,可不许牵累无辜。”那青衣妇人碟碟怪笑,道:‘哈,你这可是自投罗网!’跃上前去,大约也是十招左右,就把路爷擒了。”甘凤池暗道:路师兄虽是公子哥儿,倒也颇有男子气概。鱼娘续道:“那青衣妇人持鞭喝道:“她是你的什么人?”路爷道:‘我从未见过她。’青衣妇人道:‘她为何找你?’路爷凝眸瞧我。我给他瞧得面都红啦,在那样情景下,我又不好说出我和泰官的关系。”吕四娘“哈”的一笑,鱼娘嗔道:“人家难过,你却好笑。”接着说道:“后来那人叫李明珠把我和路爷都带到抚衙里去,青衣妇人道:“把铁扇帮的人找来认一认吧,他们常在江湖行走,也许会知道这丫头的来历。’第二天那个老婆婆就来啦,我不认得她,她却认得我,一见面就叫出我的名字,青衣妇人立刻变了态度,把我解了下来,就交给那个老婆婆将我带到铁扇帮去。”

甘凤池听完之后,说道:“八妹所料不差,三哥果是被禁在浙抚衙中。那么我们不必再到三哥的家乡了。”

第二日群雄分道扬镳。杨仲英携唐晓澜回山东故里。关东四侠和插翼神狮父子也答应了杨仲英的邀请,到他家里作客。临别时,甘凤池忽道:“杨老英雄和关东四侠,你们一定要帮我点小忙。”杨仲英道:“甘大侠尽管吩咐。”甘凤池笑道:“铁扇帮的珠宝,我们携带不便,请各位代为保管,也代为使用,行侠仗义,有时也要用一点钱,”杨仲英一笑允诺。

唐晓澜与吕四娘再三道别,甚为怅悯。他对吕四娘虽然早无杂念,但恩深义重,到底不胜依依。尤其是想起杨柳青时,更觉得吕四娘的可爱可敬。杨仲英瞧在眼里忙催唐晓澜快走。

杨仲英走后,甘吕白鱼四人也收拾行李,迳赴杭州。第三天一早,到了杭城,在湖滨一间旅舍投宿,商议晚上探衙。时间尚早,四人雇了一艘船艇游湖,湖平如镜,游鱼可数,舟行片刻,忽见有三座塔尖,浮出水面,风姿古朴,倒影奇幻:石塔边是一小岛,岛上花草丛生,楼台隐约。鱼娘喜道:“这里真美!”吕四娘笑道:“这是西湖最美的地方,名为三潭印月,湖中有湖,岛中有岛,园林布置之佳,冠于东南。据说还是苏东坡所建的呢。鱼妹既然喜欢,咱们上去玩玩。”四人舍舟登陆,步过九曲桥栏,鱼娘满怀欢悦。吕四娘忽然把手一指,道:“湖山胜处,不乏雅人。你看那个少年!”

鱼娘放眼望去,只见湖面上一艘画航,缓缓摇来,舟中小少年,约莫十岁光景,生得面如冠玉,貌比潘安。舟中安了一副茶几,上有清茶一壶,瑶琴一具,这美少年引琴歌道:“渺渺澄波一镜开,碧山秋色人杯来;小舟撑出丹枫里,落叶轻风扫绿台。”歌声顺着湖面荡去,曲折悠扬,十分悦耳。白泰官也赞道:“此人不俗。”

“三潭印月”是西湖上一个小岛,这个“岛”实际是一个环形的堤岸,围成小小的内湖,中间又有一个更小的岛,所以说是“湖中有湖,岛中有岛”。而在湖与湖、岛与岛之间,缀以亭台楼榭,高低隐现,玲珑浮突,无一处不显匠心。吕四娘道:“咱们到里面去吧。”步过九曲桥栏,穿过x字亭、一寄楼等处,曲曲折折,走到了垂杨深处,只见一座茶亭,十分精雅,上题为“十迎翠轩”,两旁一副对联,写的:“万顷湖平长似镜;四时月好最宜秋。”吕四娘赞道:“这副联寥寥十四字,活画出西湖景色,与平湖秋月之联,可并称双绝。”甘凤池笑道:“八妹游踪所至,最好记那些名胜地方的诗词联语之类,我可没有这份耐心。”鱼娘这几年幽层荒岛,闲时也读诗书,见吕四娘说得高兴,便道:“吕姐姐,你把平湖秋月那联一并念给小妹听吧。”吕四娘笑道:“你忙什么,等会我们再到‘平湖秋月’去玩,你大可把那些佳联都抄下来。”但还是念道:“凭栏看云影波光,最好是红蛮花疏,日苹秋老;把酒对琼楼玉宇,莫辜负天心月满,水面风来。”鱼娘听在耳里,念在口里,一个个字在舌尖打滚,但觉如嚼橄榄,满口甘芳。

四人进了茶楼,凭栏坐下,茶博士过来问道:“四位各冲一杯藕粉,再泡两壶龙井如何?”西湖藕粉和龙井茶最是有名,吕四娘点头道:“就是这样。”

迎翠轩中茶客寥寥,东首一桌,独坐一个老头,见甘吕等四人进来,似乎颇是留神,看了又看。吕四娘见这人面貌颇熟,一时却想不起来。

坐了一会,竹帘开处,那舟中的美少年走了进来。甘凤池见他气宇轩昂,英华内蕴,暗自留心。那少年也冲了杯藕粉,泡了一壶龙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回 剑杖交锋 凶僧闹湖上 性灵未昧 玉女出京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三女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