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三女侠》

第02回 血溅荒村 十年完伯约 案牵大内 午夜出征骑

作者:梁羽生

黑暗中各人按着兵刃,屏气凝神,蹄声到了门前,蓦然而止,钟万堂心里奇怪:“如何只是一人一骑?”周青也甚诧异,正待起身,只听得外面那个拍门叫道:“师傅!师傅!”冯广潮吁了口气,欢然说道:“是王陵。晓澜你去开门,接你的大师哥回来!”周青忽然将冯广潮拉住,低声说道:“是你那在京中干镖行生意的徒弟?”冯广潮应声道是。周青道:“不要说出你曾拜我为师!”冯广潮凛然一惊,问道:“有什么可疑吗?”周青道:“小心为上。”

大门打开,灯火重明,一个三十左右的精壮汉子,缓缓走进,一见屋里这么多人,躬腰问道:“师傅,今天是什么喜庆日子?”冯广潮道:“你添了两个侄女,今天是她们的周岁。”王陵忙向冯英奇道喜,问道:“嫂子和侄女呢?睡着了么?”冯英奇道:“在里面,等会叫她们来见师哥。”冯广潮引他拜见客人,他听得风尘医隐钟万堂的名字,已吃了一惊,再听得周青的名子,急忙拜了下去。周青双眸炯炯,锐声问道:“你沿路可碰到什么特别之人?”王陵道:“在薛店附近,曾见十余名武士,连骑西去!”薛店离汝州不过百里,那些武士若是京中追来的血滴子,该在王陵之前来到汝州。冯广潮心中一宽,暗道:他们想必不知道周老师在此,此际已绕过汝州西去了。周青面色稍转缓和,又问道:“他们没有问你什么吗?”王陵摇摇头造:“没有!”周青“哦”了一声,不再言语。

邝练霞听得师哥声音,抱了冯瑛冯琳,从内室走出来。王陵亲了两个女娃,欢然说道:“弟妹,大喜啊!你的喜酒我还没喝,现在先喝你的姜酒了!”邝练霞笑了一芙,没说话。冯广潮道:“你在京中镖行干得好好的,怎么有空回来。”玉陵道:“镖行派我到淮阳接镖,顺道回来给师傅请安。”邝练霞笑道:“公公,师哥远道归来,让他进去洗一洗脚,卸下行囊,再出来陪你说话吧。”冯广潮也笑道:“是啊,我年纪或许不算很大,人却真是有点老糊涂了。你陪师哥进去,瑛儿琳儿留在这里!”

周青本在沉思,见着两个粉雕玉琢的女娃,眼睛一亮,过去仔细端详,摸了摸两个女娃的骨头暴政的最可靠的武器,是贫困和剥削的根源,因而过份强调 ,说道:“这两个女娃子比你行,是天生习武胚子!”钟万堂笑道:“老周,想不到你还会看相。”周青端了面容说道:“星相之学本属无稽,但骨格性情,小时已露。我久历江湖,只见过三个骨格奇特的孩子,这两个女娃子性情我尚未知,另外一个,十多年后,不是英雄,便是桑雄,老钟你可得小心了!”钟万堂吃了一惊道:“你是说我的徒弟?”

周青道:“正是。那孩子我见过。只因我有事在身,不然我早把他带走!”钟万堂奇道:“你见过他,怎么我不知道?”周青道:“你的徒弟是不是年遐龄的儿子,名字叫做羹尧?”钟万堂点了点头,道:“这孩子是有点怪!”冯广潮不觉吃了一惊,心道:“年遐龄是河南首富,怎么钟万堂甘心作他西席。继而一想:若为了避仇,躲进年家,算得是个极好的立足之地。只是钟万堂武功如此深湛,却要东躲西躲,那么他的仇家,只怕是比血滴于还要厉害了!”

周青道:“我久已闻得年羹尧这孩子的一些怪异行为,有人说他是神童,有人说他是天下第一顽童。那年我经过陈留,就特地偷进年府去看,见一个三家村学究,正在骂他不肯读书,他闪着眼睛叫道:‘先生,你再读一遍给我听。’那个老学究道:‘好,我就再教你一遍,今晚你不把书念翱,就不准你睡觉,那老师摇头摆脑读了一遍,年羹尧哈哈笑道:‘你听我的!’双手叉腰,大声把那段经书背了出来,竟是一字不差。那三家村学究吓得呆了,年羹尧忽然骂道:‘读书有什么难,小爷偏不爱读你的书,你敢管我!’跳将起来,伸出两个小拳头就打,他只是个六七岁的孩子,两膊却似有百斤气力,可怜那老学究给他一连摔了几跤,一溜烟的跑出了书房,我看他是再也不敢回来了。老钟,你被他打过没有?”

钟万堂道:“那孩子对我倒是非常敬重,只是我也整整磨了一年工夫,才把这个魔星收服了。”正想再说,忽见周青面色有异,问道:“怎么?”周青伏地听声题。“本我”属无意识的本能和慾望。其中最根本的是性慾冲 ,过了片刻,起身说道:“我们估计错了,那批血滴子役有绕过汝州,这回是真的来了!”钟万堂道:“那么快把灯火熄灭,准备暗器。”周青眼珠一转,说道:“不要呆在这屋子里了,敌骑从南面来,咱们从北面闯出去!”钟万堂摇头道:“太过冒险,你的毒伤虽然暂解,身体尚未复元!”周青忽道:“在屋子里恐怕有危险!”身形一起,闯出大门,钟万堂冯广潮全都愕然,猜不透他为什么刚才肯留在屋里,现在却又急着外闯!

将近中秋,月光如练,钟万堂飞身道出,猛见大门前的把式场上,一排练武用的石墩后面,蓦然现出一人,鹰鼻狮口,相貌狰狞,怪啸一声,惊心动魄。周青双掌一错,喝道:“火云峒主,你竟也甘心做胡虏奴才,可怜海云长老一世英名,被你这叛徒辱尽!”火云峒主原是海南岛五指山一个黎族酋长,乃师海云和尚是威震南疆的剑师,火云峒主龙木公尽榜所传,只是二十年来孤悬海外,未履中土,所以中原剑客知者甚少。其实他们师徒所练的武功,绝不在中原剑客之下。周青十余年前,渡海深入掠崖,曾上五指山见过龙木公一面,想不到他竟被清廷网罗了去,重逢已是敌人。

火云峒主龙木公磔磔怪笑,周青身形一闪,一点寒星迎面袭来,钟万堂抢前一步,挥剑遮拦,当的一声,一支钢镖掉落地上,场边的主槐树上,忽又翱如飞鸟的落下一人,大声叫道:“周青,你也受国恩,随我回去吧!”这人发红如火,周青一见,勃然大怒,喝道:“仗歹毒暗器,暗算于人,算那门汉子,好,还你暗器!”双掌一旋一扬,一个铁球呼呼飞去!

这人名叫雷海音,乃是四皇子允祯(按即后来的雍正皇帝)门下的异士。康熙子女甚多,有十六个皇子七个公主,最得他宠爱的是十四皇子。四皇子人最精明,却最不得父皇欢心。原来康熙有一日将两笼西藏白鼠认识过程的发展规律的科学。哲学与生物学相互联系和渗透 ,分赐四皇子和十四皇子,过了十天,查问起来,十四皇子道:“那些白鼠关在笼中,怪可怜的,臣儿冒昧,把它们放了,望父皇恕罪!”四皇子却将白鼠分成两队,训练它们厮杀,十天未到,已是伤亡殆尽。见父皇问起,得意洋洋的说了。康熙一生戎马,武功极盛,到了晚年,颇思沽名钓誉,堰武修文,例如著名的“康熙字典”,就是那时他叫臣下编的。听了四皇子的话,心想:“此儿若继我位,必是暴君。”自此就不喜欢他了。清室皇位继承,不依长幼次序,由皇帝留下遗诏,指定一个,放在正大光明殿的正粱,死后才由顾而大臣与同皇室开拆,是以皇子之间,争夺继承甚烈,四皇子知道父皇不喜欢自己,阴谋夺位,更是加紧,一面勾结国舅科隆多,一面养育死士。血滴子是西藏一个红教喇嘛所创,这喇嘛为四皇子所用,血滴子也便传给了四皇子手下的武士。雷海音乃允祯手下“四霸”之一,龙木公却是最近才礼聘来的。周青这次所中的血滴子,正是雷海音所放。

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周青一见雷海音,不由得心头火起,将夺自他手中的血滴子,立即反射回去。

雷海音一听啸声,知道劲力奇大,不敢接回。龙木公飞身跃起,龙头拐杖迎着圆球一点,半空中当的一声,血滴子斜飞出去。雷海音阴恻恻的笑道:“周青,你也是个江湖上的大行家了,你受了血滴子之伤,纵许暂时保住真气,十二个时辰之内,也必毒发身亡,你和我硬拼做啥?不如随我回京,我可以给你解葯!”周青斥道:“我若要重返宫中,三十年前,也不反出来了。你以为给皇帝卖命,便可取得荣华富贵么?我是过来人,比你清楚得多,我劝你早放屠刀,为子孙留点后福。”他以为雷海音乃是大内卫士,所以拿“过来人”身份劝他,却不知雷海音一心想保四皇子登基,这番话如何听得进去?不待周青说完,他已一个箭步,窜到面前,喝道:“不必废话,你既不肯回京,趁早领死!”一纵身,一抬臂,手中的鬼头刀搂头便斫。

周青一挫身,闪开刀势,龙木公的铁拐,呼的打到!周青大喝一声,右足一扫逻辑”和“主观逻辑”两部分,前者下设“存在论”、“本质 ,趁着前倾之势,避杖进招,左掌一招“力劈华山”,迎面劈去,周青三十年内家功力,非比寻常,这一掌若给劈实,龙木公的胳膊非折断不可!但龙木公招数也着实精奇,身形骤转中,振臂斜肩,铁拐疾点周青的“天池穴”。这一招是攻敌之所必救,周青见他果是高手,暗道可惜,上身陡缩半尺,反手一掌,把后侧攻来的雷海音手腕拿着,喝声“去你的!”用力一送,雷海音飞跌出去,就在这霎那间,龙木公的铁拐劈风之声又到,周青赶忙斜身,那拐杖点到胸前,忽然向外一歪,紧接着“当”的一声,火花蓬飞,原来是钟万堂的无极剑已把铁拐挡住!

周青趁势跳出,雷海音也已站了起来,鬼头刀横胸待敌,却自不敢进招,周青中了血滴子内藏的毒刀,雷海音料他不死亦伤,见他仍是如此威猛,吓得呆了。周青正待赶前进招,四处马嘶之声越来越近,冯家的人,也已追了出来,周青心念一动,暗叫“不好。”说时迟,那时快,只见血滴子四处涌现,把冯家的人困在核心。冯英奇抱着冯琳,正待随着父亲外闯,头顶突然怪声大作,几件黑忽忽的东西当头罩下,他急忙把冯琳挟紧,缩身闪躲,耳际听得父亲大叫一声,颈项一凉,一个血滴子已合罩了。钟万堂虚晃一剑,撇开了龙木公,一掠数丈,一柄飞刀,把暗袭邝涟的血滴子撞落,比冯广潮赶先半步,抢着将冯琳接到手中,但可怜冯英奇已是身首异处。

龙木公和雷海音这时却缠上了周青,满空怪啸之声,呜呜乱响,周青大叫道:“你们不必顾我,赶快逃生!”钟万堂左手挟着冯琳,右手仗剑开路,吩咐邝琏道:“紧随着我,不要乱跑!”邝琏性情朴厚,钟万堂与他十分投缘,知他武功稍差,所以一力保他。邝练霞抱着冯瑛,见丈夫被杀,心摧肝裂,哭不出声。王陵与唐晓澜,一个使六合大枪,一个仗游龙宝剑,两旁保护着她们母女。一个血滴子迎面飞来,唐晓澜跃起一劈,一剑将血滴子劈为两半。要知游龙剑锋利异常,那日周青被十几个血滴子脚尾穷追,数度围攻,就是靠着这把宝剑逃生。而今冯家人多,血滴子不能专袭一人,是以唐晓澜武功虽远较周青为低,却也能够保护邝练霞冲了出去。

几个失了血滴子的武士,一见唐晓澜亮出游龙宝剑,纷纷呼喝,抢来拦截。唐晓澜剑诀一领,剑光闪动“道德家”。《汉书·艺文志》列为九流之一。老子为开创者, ,把一名武士刺了个透明窟隍,耳边听得王陵诧异叫声。他亦已无暇回顾,游龙剑迎环作势,往前递招。那料后来的两人竟是高手,一个手使七节鞭,对游龙宝剑,竟然不惧,七节鞭哗啷啷撒开,盘旋缠打,全是进手招数。另一个使混元牌,劈崩砸压,也是势雄招捷,虎虎风生!唐晓澜初次出道,便遇强敌,手忙脚乱!

王陵拖着邝练霞,自顾不暇。冯广潮大喝一声,追风剑法霍霍展开,把面前两名敌人刺伤,杀出血路,正想救媳妇、爱徒,猛见两条人影,似断线风筝般一个随着一个,凌空飞坠。冯广潮把头一低,周青从他头顶飞过,他刚一转身,后头那个已一杖当空戳下,他长剑横挡,竟给震退几步。这人正是火云峒主龙木公!

周青这一赶到恰是时候,使七节鞭的正在一鞭向唐晓澜右腰猛扫,唐晓澜的剑被铁牌压住,抽不出来,万难逃避,使七节鞭的正自得意,不料周青突如飞将军从天而降,右掌压鞭,倏一转身,便达中宫,欺身直进。周青身法奇快,对手抽鞭招架,势已不及,周青五指如钩,一抓抓着他的肩头,往外一甩,那人惨叫一声,琵琶骨全都碎了,使混元牌的突然一震,手劲一松,唐晓澜的游龙宝剑抽了出来,青锋一转,“盘肘剁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回 血溅荒村 十年完伯约 案牵大内 午夜出征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三女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