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三女侠》

第25回 无意发藏书 坐行梦梦 有心求伴侣 误会重重

作者:梁羽生

冯琳自那日撇开了李治之后,来到年家,交出了年羹尧的信物之后,住到那个大园子里。园子已经荒废多年,年遐龄本不敢让她去住,冯琳微笑显了一手武功,随手拾起一颗小石,将庭院中一棵槐树上的鸟儿打落,年遐龄想起自己儿子的许多异事,又见了她的本领,心想这小姑娘既然是儿子叫来的,必然大有来历,稍事打扫之后,就由她搬进以前钟万堂住过的那间书房。

冯琳走进荒园,只觉心神动荡,到了书房之后,更觉这个地方好像来过一般。苦苦思索,却是想不起来。年羹尧要她住到花园里去,原有根深的用意。因为冯琳吃了允祯的*葯,失掉记忆,对进皇府之前的旧事,再也记不起来。因此年羹尧想让她住在旧时住过的地方,好触发她的思想,恢复她的记忆。

可是冯琳失掉记忆已有多年,虽觉这园子地方好熟,仍然想不起来,住了几天,园子的每个角落都走到了,恍惚记起,这些地方,都是自己旧游之地。可是自己什么时候到过这个园子,却记不起了。再转念一想:自己和年羹尧是最近才认识的,怎么会到过他的家中?心中疑虑不定,过了半个多月,心中才渐渐安静下来。

一晚,冯琳在园子里徘徊,苦苦思索,忽见墙头上黑影一晃,先后有两个人跳了进来。

冯琳一看,见这两人身法虽颇矫捷,轻功却非上乘,她掌心本己暗扣两柄喂毒飞刀,待要发出,转念一想,却又止住。

只听得前头那人道:“这里就是钟万堂生前的地方了,咦,怎么房间里有灯光?”

他的同伴道:“难道那女娃子还在这里?”

前面那人笑道:“绝对不会。我确实打探清楚,就在钟万堂死的那天,他已被双魔抱进皇府去了。”

冯琳听得“钟万堂”三字,心头又是一震,心想怎么这个名字好熟!

后面那个夜行人又道:“莫非年羹尧留有人看守?”

他同伴道:“年羹尧现在北京,忙着替允祯夺位,他哪里还有闲心顾着这个园子。”

后面那人道:“年羹尧诡计多端,不可不防。”两人悄悄商议一阵,各自取出一个形如鹤嘴似的东西,走到窗子下面,冯琳也不知道他们干些什么。过了一会,两人推门进去。冯琳悄悄的从花树丛中钻了出来,身形一起,飞上屋檐,用个“珍珠倒卷帘”的姿势,双足勾着屋檐,悄悄向下张望。

屋内的那两个夜行人面面相觑,好像甚为惶惑。原来他们以为屋内有人,所以用那形如鹤嘴似的东西,把“鸡鸣五鼓返魂香”喷入里面,不料一到屋内,却发现杳无一人,这乃是夜行人的大忌,不禁慌了。一人再跃出外面,四面张看,冯琳缩在檐脊,那人张望一回,回到屋内,道:“奇了,真没有人。”他的同伴道:“不管它有没有人,咱们快搜。”两人翻箱倒筐,看见冯琳的衣裳,十分奇怪。

一人道:“难道邝师叔那个外孙女儿又回来了?”

另一人道:“她在皇府里住得好好的,怎会回来,别胡猜吧。”继续搜查,用刀剑铁凿,在墙壁地上乱刺乱插。冯琳看得好生纳罕。心道:难道这里埋有什么重宝不成?过了一会,两人将她睡的那张大床也搬过一边,在床底搜探,又用铁凿搭土,忽闻得金属相触之声,一人道:“找着了!”挖出一个铁匣,左弄右弄,却弄不开。

同伴道:“拿回去再设法吧。”

先前那人道:“不知里面藏的是不是那本书,若然不是,岂不白白辛苦一趟。”

摸出一柄缅刀,道:“待我把这铁匣斩开。”

他的同伴道:“当心点,可不要弄坏匣中藏书。”话声未停,先前那人已一刀劈下,蓦地里火星蓬飞,铁匣一开,两柄飞刀电射而出,那人猝不及防,给飞刀射中心窝,惨叫一声,当场倒地。另一人闪过一边,过了一会,见无异状,再上前去,将匣里的书拿了出来,看了一看放入怀内,大喜笑道:“终算找着了。”把尸首踢过一边,道:“师哥,明年今日,我替你做周年祭。书已找到,你在九泉之下,也当瞑目了。”反身走出屋子。冯琳心道:这人好坏,叫他也吃一刀。那人刚刚走出屋子,给冯琳一口飞刀,也正正插中心窝,倒地惨叫,片刻之后,也随着他的师兄到黄泉路去。冯琳跳了下来,先陶出那一本书,只见封面写着“金针度世”四字。又进屋内拾起那铁匣中射出的两柄飞刀,看了一看,不觉大吃一惊!

那两柄飞刀的形式和自己的完全一样,冯琳再察看那两人的伤口,中毒的微象也相同,又惊又疑,心想:韩伯伯说我所用的喂毒飞刀乃是独门暗器,江湖之上,无人会使,何以这铁匣中所射出的飞刀,和我的完全同一家数?

原来冯琳自小跟随钟万堂,学成了夺命神刀的绝技,被双魔抱进皇府之后,本性虽然迷失,小对所学过的武艺,却未忘记,她那一匣二十四把毒刀,也仍带在身边。四皇府中高手如云,冯琳因得他们喜爱,每人都传她武艺;其中韩重山乃是使暗器的高手,见了她的飞刀,便知是傅青主这一派的真传,韩重山拿了她的飞刀,细心研究,不消几天,连淬炼飞刀的毒葯,也研究出了。但韩重山自己是一派宗祖,不愿使用别派的暗器,所以只传了冯琳淬炼飞刀的方法和配制解葯,并指点她的手法,自己却不使用。钟万堂死后,无极派没有传人,年羹尧虽也学得几成,但以年羹尧的身份,自然不会再在江湖行走,所以韩重山才会对她说那一番话。冯琳也以为飞刀之技是出于韩重山所传,根本记不起有个“钟万堂”了。

冯琳想来想去,想不明白,只好把那两个尸首悄悄埋了。收拾好房之后,展开那铁匣中的藏书一看,又吃一惊,吃惊之后,又不禁喜出望外!

这本书分上下二卷,上卷共十三篇,前三篇是内功窍要,后十篇则是拳经剑诀。下卷十二篇全是医书。冯琳先看拳经剑诀,觉得有些手法还不及自己所学的厉害,但再看前三篇时,则觉其中深藏奥义,精妙无穷。冯琳本来从李治那儿,学了一些修练内功之法,可是因为李治本人尚未达到炉火纯青之境,有许多都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而且又是出于口授,东鳞西爪,有如一盘散珠,串不起来。看了书后,顿觉脉络分明,以前所学的,非但能用书中之理一以贯之,而且悟了许多精义。要知傅青主乃是内家正宗,武功虽然不及白发魔女的辛辣,但照他的方法修习内功,比起白发魔女这一派来,却要事半功倍。

冯琳天资颖悟,自此在花园的静室里依书修练,过了半年,进境神速。连书中的拳经剑诀,也全学了。这一日偶而翻阅下卷,冯琳本不耐烦阅读医书,翻了十多廿页,忽见其中载有医治迷失记忆的方法,看了半天,看不明白。原来这乃是傅青主当年为桂仲明的“离魂症”所作的一个医案,傅青主精心研究医学,当年桂仲明之病,虽然是靠冒烷莲之力治好,其中经过,得意外之助颇多(桂仲明之怪病,事见拙著《七剑下天山》)。傅青主心想治病不能全凭巧合,因此神精竭智,想出了医治这一类“离魂”怪症的方法,所用的方法大致相当于近代的催眠术,冯琳毫无医学基础,所以看不明白。

冯琳虽然看不明白,但却因此有所触发。心想,自己对幼年之事,每每想不起来,问那些叔伯,也是语焉不详,而且各人所言,颇有差异,莫非自己也患有这种“离魂”的怪症。这样看来,这本书倒大有用处呢!随手翻阅下去,翻到最末一页,忽见有几行写道:“字谕羹尧徒儿:此书乃你傅祖师一生心血,你当珍而藏之,并凭此书为据,接掌无极派门户,钟万堂。”原来钟万堂生前,耗尽心血,把年羹尧训练成文武全材,本意就是想他继承无极派的衣钵,不过因为年羹尧还未长大成人(钟死时年羹尧方十四岁),所以没有将这本书传给他。钟万堂为了预防给仇家突然所害,在书后留下那几行字,原有当作遗嘱的用意。后来钟万堂果真被双魔所害,临死之时,发现年羹尧竟是个心术极坏,背师叛道之人,这本书的藏处,也就没有告诉他了。

冯琳看了这几行字后,才知道钟万堂是年羹尧的师傅,不觉将一些事情联想起来,想道:这钟万堂不知是什么人,但他铁匣中的飞刀和我所用的一模一样,想必和我有点关联的了。但听那两个偷书贼所言,钟万堂此人已经死去,看来只好问年羹尧了。这一晚,冯琳对卷凝思,想到深夜,直到年羹尧来了,她才惊起。

年羹尧推门进去,忽见冯琳坐在房中,正在推开一本书,怔了一怔,笑道:“这么晚了,你还未睡吗?看的是什么书呀?”冯琳突然想起,这本书是钟万堂留给年羹尧的,若然给他看见,岂不是要送回给他?冯琳心中不舍,年羹尧伸过头来,冯琳将书一卷,放入怀中,道:“你这人真是,进来也不先叫一声。”冯琳浅笑轻颦,年羹尧看得痴了。问道:“你的伤全好了吗?”冯琳愕然不语,道:“你说什么?”年羹尧道:“你的功夫俊极了,比以前高明得多啦!……”冯琳凛然一惊,心道:莫非他已知我得了这本宝书。年羹尧继道:“八臂神魔的毒爪厉害非常,你服了解葯之后半个时辰就行动如常,真真难得!看你现在的面色,简直像没事人一样。”冯琳奇道:“我几时受伤了?”年羹尧笑道:“你这小淘气,和我开什么玩笑。你不想见双魔,我已把他们支开了。”冯琳莫名其妙,道:“你到底说些什么,我一点也不明白!”年羹尧道:“你今日午间和谁打架来了?”冯琳奇道:“我来了大半年,未曾出过园子,几时和人打架来了?”年羹尧见她神情,不似说笑,不禁大奇,再追问道:“你今日整整一日都在这房子里吗?”冯琳道:“我骗你做什么?”年羹尧睁大了眼,道:“我今日分明见着你嘛!”冯琳见他怪样,噗嗤一笑,道:“你见着鬼啦!”停了一停,忽道:“别说这些鬼话啦,我问你,钟万堂是你的师傅,是吗?”年羹尧双眼一翻,道:“悟,怎么样?”冯琳突然把手一扬,一柄飞刀向年羹尧迎面飞去。

年羹尧大吃一惊,伸手把飞刀接着,喝道:“你干什么?”冯琳嘻嘻笑道:“你接飞刀的手法和我一样。”年羹尧心道:“我和你同出一师传授,怎会不一样。”说道:“原来你是试我来了。”冯琳道:“那日我瞧不清楚你的手法,所以再试一次。”年羹尧道:“你试这个干嘛?”冯琳手托香腮,盯着年羹尧眼睛,又笑道:“你这个园子我好像来过似的?”年羹尧心中一跳,冯琳又道:“我和你好像也是以前相识似的?怎么他们一点也不告诉我呢?”年羹尧本性多疑,心念一动,想道:“这个野丫头精灵极了,她以前的说话不可全信。若然她不是和皇上闹翻,而是自上派来试探我的,那可糟了。”冯琳见年羹尧眼珠转来转去,笑道:“你怎么不说话啊?”年羹尧道:“你怎会知道我师傅的名字?”这回转到冯琳一怔,一时间答不出话来。冯琳舍不得那本书,势不能说是从那本书上钟万堂所留的遗言知道的。年羹尧把她尴尬的神情看在眼内,越发起疑。想道:“若不是皇府的人告诉她,就是江湖上的人物告诉她了。她逃了出来已近一年,不知和什么人物来往,这层也不可不防。”冯琳眉头一皱,笑道:“你这人怎么如此多疑,你年大将军声名显赫,你的事情,自然很多人知道的了。”年羹尧道:“到底是谁告诉你的?”冯琳道:“我是听路人闲谈知道的。怎知那些人名字?”冯琳自以为这番话说得很为得体,殊不知又触了年羹尧之忌,年羹尧从钟万堂习技,其事甚秘,路人怎会知道,年羹尧哈哈一笑,道:“你几时学会骗人的?”冯琳道:“谁骗你啊?我问你的话你理也不理,却反过来盘问我,哼,我不和你好了!”年羹尧给她一逗,心痒痒的,拿不准她这天真无邪的神情是否假装,道:“好,你坐下来,我问你,你的飞刀是谁教的?”冯琳道:“是韩重山伯伯教的。”年羹尧摇摇道:“不是!”冯琳道:“那么是谁教的?”年羹尧正想说话,忽听得外面似有声响,急呼声说道:“快躲起来,待我看是谁来了?”冯琳抢一个鬼脸,躲到床后,年羹尧打开书房门一瞧,忽见了因手提禅杖,大踏步走来。

原来了因和董巨川弑羽而归之后,听得年羹尧回了老家,了因等五人出宫之时,允祯曾有密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回 无意发藏书 坐行梦梦 有心求伴侣 误会重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三女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