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三女侠》

第26回 心腹互猜疑 双魔进酒 同门齐聚集 联剑诛凶

作者:梁羽生

了因虽服了解葯,但未及运气调元,便是一场恶战,解葯压制不住,毒葯慢慢发作,知道不能久战,一个翻身,抡开禅杖,直打出去。弓箭手发一声喊,羽箭纷飞,那里射得他中,片刻之间,给了因打出大门,大声骂道:“年羹尧你这人娘贼,撞在洒家手里,一杖打断你的狗腿!”一脚把年家大门踢烂,呼呼两杖,把大门左右的石狮子也打碎,这才扬长而去。

了因走后,年羹尧下来一看,只见满地断箭,不禁心惊。双魔道:“给他走脱,如何是好?”年羹尧道:“我即刻上摺奏他,皇上不会信他的话。我再叫车辟邪和董巨川拿他,谅他逃不出我的掌心。”

了因打出年家,越想越气。躲上附近山头,打坐一会,把毒都逼发出来,心道:“自己孤掌难鸣,再找这小子报仇,也打他们不过。不如回京去禀告皇上,把他这大将军撤了,然后再找他算帐。”了因一心还以为允祯能替他主持公道,气愤愤的独往北行。

冯琳那晚从复壁暗门中逃走之后,也向北行,第二日到了新安,沿途见路人来往,无不对自己注视子等均有精神作用。以生存竞争解释历史,认为进化即是历 ,心想:我一个单身女子,难怪受人注意。殊不知她之所以受人注视,乃是生得太美之故。冯琳又想:了因这一班人都出来了,想必放我不过。我还是改装了吧。这时已将到镇上,忽听得背后马铃之声,冯琳一看,只见一个中年书生,面白无须,五短身材,穿得颇为华丽,一身锦衣,甚是夺目。看来像是个公子哥儿,心道:“这人的衣服真好看,我今晚偷他的改装便是。看他走进一间客栈,也跟着进去。掌柜的急忙招待,问道:“这位大爷,你们要一间房还是要两间房。”那书生道:“什么?”回头一看,见一个绝艳少女跟在后边,始知店主误会,笑道:“我一个人呢,怎住得两间房。”店主也笑道:“我还以为这位小姑娘是同你一路来的。”冯琳啐了一口,店主道:“姑娘莫怪,年时不好,很少单身的女子投宿。”那书生要了一间上房,冯琳也要一间,店主人皱起眉头,若然是卖艺跑江湖的单身女子也还罢了,冯琳穿的却是富家小姐的衣裳,店主起了猜疑,不敢让她住宿。冯琳道:“怎么?你欺负我没钱吗?”掏出两粒金豆,摔在柜上,店主人忙笑道:“岂敢岂敢,小店简陋,我是怕你姑娘赚弃。”急忙也替她开了一间上房。

睡到半夜,冯琳悄悄起来,跃上瓦面,跳过邻房,伏耳一听,里面寂无声息,哑然暗笑道:“这书生又不是江湖上的行家,何必这样小心谨慎?”捏碎窗格,飞身进去,摸到床边,拿起锦衣。床上的人忽然一声冷笑,跳了起来,反手一勾,就把冯琳的手腕勾住!冯琳沉肩缩肘,迅速用了一招“渔夫解纲”,把手脱了出来,那书生噫了一声,骈指一戳,好像长着夜眼似的,戳的竟是后颈“天柱”要穴。

昏黑之中,那书生认穴不差毫厘,当然是高手无疑,若在半年之前,冯琳定然被他点倒。书生出手如电,点到之时,忽觉软绵绵的,手指陡然一滑,歪过一旁,冯琳反手一掌,和那人右掌接个正着,冯琳给他掌力一带,几乎跌倒,而那人颇似出乎意料之外,给冯琳的掌力一震,急忙惜力飘身,飞过房中那张桌子,靠门一站,“咳”的一声,燃了火石,微微笑道:“我早料你会来的了,坐下来,坐下来,咱们好好谈谈,别惊动了店中的人。”冯琳行藏败露,甚为尴尬,只好依言坐下。

那书生将火石点燃了桌上油灯,笑道:“以你的相貌武功为何要做小贼?”冯琳道:“你怎么会料到我来偷你?”那书生道:“自碰见你后,你就紧跟着我。这点都料不到,我还能在江湖上行走吗?哈,不过弼主张“得象忘言”,“得意忘象”;欧阳建认为“言不畅志, ,你可走了眼了,我虽然衣着华美,那是我素性如此,我囊中所有,其实不值你一偷。你若缺钱使用,我可送你一锭黄金,再多就不行了。”冯琳笑道:“谁要你的黄金?”解开外衣上面的两粒纽扣,露出一圈珍珠颈练,烟僧生光,那是皇府珍品,每粒珍珠,都是一式大小,又圆又大。只这串珍珠,便足值百两黄金。那书生吃了一惊,饶是他见多识广,也摸不透冯琳来路。

那书生想了一想,蓦然手摸剑柄,厉声说道:“你不是黑道上的女英雄,想必是公门中的女高手了?失敬,失敬!”冯琳噗嗤一笑道:“什么黑道白道,我是一概不知!”那书生道:“那你来做什么?”冯琳道:“你这套衣裳值多少钱?卖给我吧!”书生一愕,猜不透她的用意,不知她是玩笑还是正经。冯琳道:“我就用这串珍珠买你的衣服,你总不吃亏了吧?”书生怒道:“你是诚心来胡闹了?”冯琳道:“谁有工夫和你胡闹?”书生看她说话神气,不像是开玩笑,便道:“送你一套衣裳也算不得什么。请问尊师是哪一位?姑娘大名可肯见告么?”冯琳又是嗤的一笑,道:“咱们萍水相逢,何必查根问底,再说我的师尊多着呢,怎能一一说给你听。”书生道:“你要男子的衣裳做什么?”冯琳道:“你给不给,不给我便走了。”那书生在武林中甚有名气,摸不清冯琳来历,心有不甘,微微一笑,站起来道:“你有本事,就走出去好了。”冯琳心想:“要打架我可不怕,可是惊动了人,却不大好”。便道:“说给你听也不打紧,你可不许乱说出去。”书生道:“这个自然。”冯琳道:“我的父亲是个大强盗,他逼我嫁给一个我不喜欢的人,所以我便逃跑出来,但他耳目众多,我怕被人看破,只能改装逃避。”

冯琳说的当然是谎话,可是这么一说,却恰巧和鱼娘之事暗合。那书生出神的看着她,忽道:“你今年几岁?”冯琳道:“你真没礼貌,问人年岁干嘛?”那书生哈哈笑道:“好,不问,不问。你的来历也不必告诉我了。咱们心照不宣。”

冯琳道:“你愿不愿卖一套衣裳给我?”书生道:“我送给你。”冯琳大喜道谢。那书生又道:“我的技业虽然粗疏,在江湖上还有些朋友。你明日和我同行好了。保管大江南北,黑道上的人,谁也不敢对你动手。”冯琳心想:这书生口气好大,我倒要看看他是何等人物论人民民主专政毛泽东1949年6月30日为纪念中国共 ,便也笑着答应。

这书生不是别人,正是白泰官的师弟,在独臂神尼门下排行第六的李源。他是湖南的世家公子,十年来足迹不出两湖。最近得到甘凤池的传书,要他在清明之日,到邙山祭扫师傅坟墓。并说明这是同门的一次大聚集,不能不来。因此李源才单身北上。

李源虽然多年来足迹不出两湖,同门之间,却是互通声气,对白泰官这事,隐有所闻,听了冯琳的话,疑她就是鱼娘。可是看她只是十几岁的幼女,而白泰官之事,五六年前已烩炙人口,传遍江湖。据此看来,鱼娘不应如此年轻。但转念一想:女子驻颜有术,听说八妹吕四娘就一直像个廿一岁左右的少女。那么鱼娘若得异人传授,保着青春面貌,也不足为奇。心道:“不管她是不是鱼娘,我且和她同走一程,后日可到邙山,只要碰着周二哥或甘七弟一问,定可知道。

第二日冯琳换了男子服饰,买了一骑健马,果然随着李源同行。路上两人各自出言试探,冯琳乖巧之极,李源哪里试得出来。走了一程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唐崔憬、李鼎祚等认为,形 ,两人下马休息,在树荫下聊天。李源道:“江湖上武功好的女子屈指可数,除了吕四娘外,就该数到鱼娘了。”冯琳微微一笑,心中大不以为然。李源又道:“你的武功也算得是上上的了。我看你纵算比不上吕四娘,也总可比得上鱼娘。”冯琳又是微微一笑,道:“你见过她们两位吗?”李源一怔,道:“没有见过。”这话确是实言。冯琳笑道:“你既未见过她们二人,又怎知她们武功深浅,胡乱来比呢。”李源本是出言试她,不料给她问倒。强笑道:“虽然没有见过,可是听江湖上朋友所谈,也总可知个大概。你见过她们吗?”冯琳笑道:“我倒真的见过,吕四娘的武功,那是人中少有。鱼娘虽会武艺,却不见得如何。”冯琳的话也是实言。她前年在杭州“三潭印月”之时,曾见过吕四娘与鱼娘和了因动手。李源听她大赞吕四娘而贬低鱼娘,越发怀疑她就是鱼娘本人。正想出言再试,冯琳忽道,“快走,快走!”李源抬头一看,见一个胖和尚提着禅杖大步走来,正是自己的大师兄了因。李源吃了一惊,了因已大声喊道:“六弟慢走,咱们快有十年不见了啦!”冯琳见李源不走,心想我若一走,马上就要给了因看破。他武功极强,夺马追来,我定逃走不了,也便故作镇定,闲闲的倚在树旁。心中盘算脱身之计。

李源十年来未见过了因,但从同门口中,对了因近年的行事,却是了如指掌。心中暗暗叫苦。了因道:“师弟,你好?这位朋友是谁?”李源武功,同其他六位同门一样,大半出于了因所授,虽然知他已是背师叛道,还是恭敬的问好。答道:“托庇平安。这位朋友是路上碰到的。”了因“哦”了一声,定睛注视冯琳。李源道:“听说师兄近年得意。”了因道:“晤,你们做师弟的很不高兴是吗?”李源不敢答话,了因仍然望着冯琳,李源心中颇怪冯琳不懂杠湖礼节,走过去对她道:“这位是我的师兄了因,你过来见见。”冯琳把手一扬,蓦然飞出三柄匕首,一柄射李源坐马,两柄却射李源,李源大吃一惊,猝不及防,闪开一把,却给另一把射中左肩,扑通倒下,冯琳飞身跳上马背,用匕首在马臀一插,那马负痛狂嘶,飞奔而去!

原来冯琳听得李源与了因兄弟相称,心中暗想:若不快逃,片刻之后,他们师兄弟一说明白,我就糟了。她年纪虽小,计谋却多,知道了因武功极高,飞刀定然射他不中,所以改射李源。心想:他师弟受了刀伤,他定然无暇追我。冯琳想得不错,可是却无辜伤了李源。

了因见冯琳上马飞奔,追之不及。果然先救治李源。了因对冯琳的毒刀来历,甚为清楚,囊中虽无对症的解葯,但立刻替李源剜肉疗毒恩格斯全集》第1卷。文章阐明了理论的指导作用。“批判的 ,用大内的金创圣葯敷上,也可保无事。了因倒不是特别痛爱这个师弟,而是想把他医好之后,逼他听自己的话,随自己入京。了因投了允祯之后,六个师弟,无一从他,他深觉颜面无光。李源在江南七侠中的名气,虽不如甘凤池与白泰官之大,但逼得他从顺,总可挽回一点面子。免得江湖上的朋友嘲笑,说他自命是“江南七侠”之首,连自己亲手教过的师弟都不跟他。

了因替李源解了外衣,剜肉疗毒,手有所触,心念一动,搜索李源怀中物件,在贴身内衣之内,搜出了一个腊丸,了因是江湖上的大行家,把腊丸掐碎,里面藏有一张字条,取出一看,却原来是湖南曾静,写给岳钟琪的密函。曾静和岳钟淇的父亲乃是朋友,这封信是劝岳钟淇在取得兵权之后,举兵抗清的。信中还抬出岳姓的先贤岳飞,劝岳钟淇学岳飞的模佯,抵抗异族侵略。了因虽然识字无多,意思却还看得明白,冷冷笑道:“瞧不出这位公子哥儿还会来这一手。”继而一想,岳钟淇乃是年羹尧的副手,有了这封密件,便可作为凭证,连年羹尧也扳倒他。心念此仇可报,不觉大喜。这时了因心思已变,只想把李源押到北京领赏,他顺不顺从,倒无关紧要了。

过了一阵。李源悠悠醒转,只见了因手中拿着那张字条,嘻嘻冷笑,得意之极。李源冷汗直流,知道事情已败露,拼命跳了起来,了因一声冷笑,轻轻一推,便将李源推跌地上。

了因喝道:“你干什么?”李源嚷道:“师兄,你是不是汉人?”了因道:“是汉人又怎样?”李源道:“是汉人就该把这张字条还我。”了因“呸”了一声,道:“你乖乖的随我到北京去。”李源又道:“你完全忘记了师父的吩咐么?”了因狂笑道:“师傅既死,我就是你们的师傅。”李源怒道:“好哇,了因!你把我杀了吧!”了因道:“你要死还不容易《共产党宣言》作为论述的出发点,说明了科学共产主义产生 ,只是你也知道我的手段,你想我用分筋错骨的手法,把你煎皮拆骨;还是想我用点穴的手法,让你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回 心腹互猜疑 双魔进酒 同门齐聚集 联剑诛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三女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