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三女侠》

第29回 玉女露机心 疑团莫释 君王贪绝色 险象环生

作者:梁羽生

冯琳辗然一笑,道:“你真好。”把山果咬了一口,皱眉道:“你骗我,这果子是酸的。”

李治道:“酸的更好,你听我的话,把果子吃了吧。”

冯琳口渴肚饿,三两口把果子咬去一半,笑道:“我听你的话啦。”过了一阵,肚子作响,冯琳面上一红,道:“你出去一会儿。”李治道:“你好点吗?”忽听得“勃”然有声,臭气四溢,冯琳顿足道:“你快出去,人家要拉屎啦。”

李冶想不到这山果催泻之功,比巴豆还快,心中大喜,连臭气也不觉得,转过了身有特色,但主张意志决定一切是一致的。②主张一切心理活 ,走近洞口,说道:“好了,好了!你把毒气泻清,过几天就可以和我下山了。你能够移动吗?你把衣服换了,等下我给你洗。”

冯琳掩鼻说道:“我知道啦,你这人真是婆婆妈妈。”话虽如此,心中却是大为感动,想道:“连我都觉得臭,他却毫不在乎。”又想道:“若然他知道我不是他的什么‘瑛妹’,不知还会不会对我如此?”又想道:“他待人接物,出于一片至诚,这可是假装不得。我以前在他受伤之际弃他而去,他现在还对我这样。即算他是把我当成‘瑛妹’才这样对我,也是难得的了。”心中感动,不觉滴下泪来。

冯琳换了衣服,李治把地上秽迹抹净,卷起衣服,笑道:“果子虽酸,对你却很有益,再吃两个。”走出洞外,忽见洞旁藤萝深处人影一闪,李治喝道:“谁?”拾起一块石头,向人影躲藏之处掷去。那人攀着长藤,晃了两晃,像荡秋千一般飘下半山,躲入荆棘丛中。孪治瞧清楚了,原来正是被他刺伤的海云和尚,心中暗叫不妙,不敢远离冯琳去追,就在洞口附近,寻觅山泉洗涤衣服。洗完再看,海云和尚的身影,已经隐没不见。

李治将洗干净的衣裳挂在树上,让它风干,回到洞中,冯琳又已泻了一次,又换了一身衣裳原方法、数学方法、系统方法等)的适用性及相互联系。4. ,见李治回来,问道:“你刚才和谁说话?”

李治道:“那凶和尚还没死。不过,你也不用慌,我就在附近洗衣服,你听到什么响动,立刻叫我。”

冯琳道:“我知道啦,那凶和尚那天不是也中了你一剑吗?他又不知道我生病,纵算他伤好了,也不敢来。”

李治道:“小心的好。”卷起衣服,又出外面洗涤。

一天一夜,冯琳泻了六次,李治一点也不怕污秽麻烦,一夜未睡,细心照料。第二天冯琳腹泻止了,可以扶着墙壁走路,只是肚子饿得难受。笑道:“我想吃烤羊肉。”李治听她一说,也觉肚饿难堪,把干粮袋打开一看,所剩无几,心道:“这里野山羊有的是,要吃烤羊肉那也不难,只是凶僧窥伺在侧,我那能分身出去猎羊?”笑道:“你将就点儿,先吃吃干粮吧,嗯,还有几块肉脯,这炒米也还不错。”将干粮全部递给了冯琳,自己出外采山果吃,并生火烧水,削木为瓢,盛水给冯琳饮,干了半天,肚子也咕咕的叫了起来。

山洞附近可以吃的野果不多,果子也抵不着肚饿,李治将开水给冯琳送干粮吃,见她吃得津津有味,饥火越发上升。冯琳道:“你不吃一点?”李治咽了口水,道:“我刚才吃过了,还饱呢。”冯琳把肉脯吃完,干粮吃了一半,舔舔舌头,笑道:“真奇怪,我平时最讨厌吃干粮,那知干粮也有这样美味!简直比山珍海味还要好吃得多。”李治心道:“肚子一饿,再粗贱的东西也要说好吃。”冯琳见他面青chún白,不知这乃是因饥饿所致,好生过意不去,道:“这两天你也够累啦,好好睡一会吧。”李治点了点头,喝了一瓢开水,坐在地上,屏除杂念,运气练功,大约是饿过了头,感觉上反而不像先前那样的饿得难受,只是四肢无力,练了一阵,听得冯琳说道:“咦,肚子真快饱,干粮又不好吃啦。我好了之后,和你到北京去,咱们去吃聚翠园的溜鸡脯,清真馆的烤鸭子,五芳斋的炒鳝糊,‘都一处’(店名)的马莲肉,然后去吃六必居的酱黄瓜……这些都是北京的老字号,菜做得呱呱叫!”

冯琳在皇府长大,时时溜出来吃东西,对北京的名菜如数家珍。李治本来饥火稍煞,给她这么一数,又饿起来,越发难熬。央求她道:“好妹子,你别说啦。”冯琳一怔,笑道:“瞧你的模样,敢情也是饿了!这里什么也没有,你又不去打羊。”李治忽道:“咦,你怎么知道那么多的店名菜名?”冯琳道:“我下山之后,在北京城里玩了半年。”李治道:“你怎么有这样的心情?”心里有点不信。

冯琳溜了嘴,又道:“你知道羊肉有多少种吃法?我告诉你,只‘烤肉宛’一家,吃羊肉就有十八种吃法!”李治心想:她现在已嫌干粮不好吃了,那她一定不是很饿了。她中的毒已经泻尽,再吃一些东西,长长气力,就可下山啦,外面几声羊叫,冯琳道:“好哥哥,你听见啦?打一只羊来吧,打不到羊,打只野兔也好。”李治跳起来道:“好,借几把飞刀给我!”冯琳大喜,把无毒的飞刀捡了几把给他。李治道:“你跳跳看。”冯琳跳了两跳。李治道:“好,快要复原啦。你把有毒的飞刀带着,记得若有什么事情,就大声叫我。”

李治在洞口装了两张踏弩,用两块石头压着机括,生人进来一不小心,踢着石头,弓箭便会射出,弄好之后,喝了一瓢水,走出洞天,走了一会,果然见有山羊,只是山羊跑得甚快,李治没有气力,哪追得上?吃了几枚野果,心想:我不如拣一处僻静的地方,躲在岩石背后,等山羊走过,我一把飞刀就把它打死。李治依计行事,可是这样的打猎法,有如“守株待兔”,等了半天,还没有山羊走过,李治又饿又急,好不容易才听到一声羊叫。

李治在岩石后一柄飞刀射了出来,那只小羊大约是走散了的,给飞刀打中,跃过山涧,倒地哀鸣,李治闪了出来,见小羊咩咩哀叫,心中一阵难过,想道:“这小羊孤零零的,想来正是去找它的妈妈,我把它打死了,母羊晚上不见它的宝宝回来,不知多伤心呢!”又想道:“瑛妹也像这只小山羊一样,她连身世来历都不知道,她的母亲也许是正等着她回来呢!我一定得保护她,不能让她被坏人伤害了。”李治久饿之后,手劲不足,那飞刀砍在山羊脚上,嵌在肉内,李治走了近前,小山羊又是一声哀叫,李治叹了口气,屈了半膝,把那柄飞刀拔出,在背囊上取出金创葯替小山羊敷了伤口,推它走开,心道:“闻其声不忍食其肉,这句话说得真不错。我宁可饿死也不吃这只小羊。”躲在岩后,想再等野兽经过,那小山羊的叫声渐去渐远,忽然又听得一声尖叫,从山风中远远传来。李治跳了起来,心道:“这不是山羊的叫声。”伏地一听,叫声断断续续,可不正是冯琳的叫声!

李治叫道:“不好,瑛妹一定是碰着那个凶和尚了。”

李治顾不得身子虚软,展开家传的轻功绝技,撤腿便跑。他为了猎取山羊,离洞已远,跑了一阵,气喘心跳,两只脚就像带了枷锁一般,感觉十分沉重。这时冯琳的叫声听得越清楚了,分明是呼唤自己的名字,李治振起精神,向山洞疾奔,急忙中忽然踢着石头,一跤跌倒,爬起来时劲道消失,再想举步,已是软绵无力。孪治大急,心道:“现在我毫无气力,就是赶得回去,也没用处。”跃坐地上,随手在身旁弯下来的树枝上,摘了两枚山果,苦思退敌之法。过了一会,厮杀之声渐来渐近,原来李治跌倒之处,离洞已经不远,冯琳与敌人一蹈厮杀,竟然到了李治藏身不远的地方。李治在大石后边望了出来,和冯琳厮杀的正是那个凶和尚,只见他左腿微跛,身形迟滞,也好像负伤的样子。原来海云和尚在山谷中养了几日,剑伤渐愈,那日发现李治之后,又发现流下来的山水,水色淡黄,臭气触鼻。海云和尚是南疆的剑师,在海南岛五指山数十年,对各种毒物深有研究,一看之下,便知这是中了剧毒之后的排泄物。海云和尚心中暗喜,想道:两个小家伙中了剧毒,这可是我的机会来了。他可不知只是冯琳一人中毒。

海云悄悄的从山谷底爬了上来,在洞口窥探,一不小心触动了李治所安排的伏弩,腰腹连中两箭,痛得哇哇大叫,把茅草堆在洞口,便想放火。冯琳提剑出来,和海云和尚在山前厮杀。

冯琳上山之时,乃是男子打扮,如令换了女子衣裳,这已令海云吃了一惊,尤其吃惊的是:海云和尚本以为他们二人中了剧毒,谁知冯琳大泻之后,睡足吃饱,精神已经恢复,除了稍见清瘦之外,丝毫不显病容。海云和尚心呼不妙,暗道:莫非是他们布成陷井,引我上钩么?虚晃一剑,转身便逃。

冯琳闷在洞中几日,乍见阳光,精神抖擞,见海云和尚负伤逃走,心道:这秃驴留在山中终是一害,我何不趁他受伤之际,把他除去。冯琳轻功,本就不错,更兼海云在剑伤之后又受箭伤,更是比她不上,跑出二三十步,便被她追上,海云和尚转念一想:这女子武功在我之下,她的同伴又不在此,我正好趁她单身一人,将她擒了,挟为人质,免得日夜心惊胆战,怕那个少年来搜索自己。

海云和尚功力深厚,虽然受了箭伤,本领还是在冯琳之上,将她引到地形险峻之处,突然回身反击,抢先占了可以逃走的路口,把冯琳堵在山石堆中,前面是峭壁危崖,万难飞越,两人就在山石堆中恶战起来。不知不觉,来到了李治的藏身之处。

李治在大石后面望出,只见冯琳剑式夭矫,遮拦击刺,居然不露破绽,喜道:“傅青主的金针神技,真是灵效异常。看样子她是完全好了。”但海云和尚内功深厚,剑势雄奇,虽然身法不及冯琳迅捷轻灵,一抢了上风,冯琳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

李治看了一阵,但见冯琳在片刻之间,已连换了五六种剑法,每每在危急关头,剑法突变,避过险难,以达摩剑法的强攻最后转为无极剑法的坚守,居然与海云和尚拼了一百多招!

冯琳刚刚病愈,气力到底软弱,拼了一百多招,剑法渐见散乱。海云和尚哈哈大笑,右手运剑如风,左手便在剑光飘瞥之中,展开空手入白刃的功夫,强抢冯琳的宝剑。

冯琳叫道:“李哥哥,快来呀!”

海云和尚大笑道:“你叫了半天他也不答应你,你要我告诉你他在哪里么?”冯琳力挡两招,险险被他抓着,海云和尚一面进招,一面冷嘲热讽,笑道:“你的李哥哥在黄泉路上等着你去相会,只是我可舍不得把你也送到黄泉去哩!”

李治听得心头火起,吸了口气,使劲跳了出来,蓦然喝道:“贼秃,俺等你久了,哈哈,你今日也会自投罗网!”海云大吃一惊,他在全未受伤之时,也还不是李治对手,见他突然出现,只道果真陷入了敌人布置的陷井,强攻两剑,把冯琳逼得闪过一边,趁着李治尚未飞扑过来,回身急走。抱头一滚,就在荆棘丛中直滚下山涧。冯琳拍掌大笑,道:“李哥哥,快去打落水狗呀!”忽见李治面色苍白,摇摇慾坠,伸指示意,冯琳吃了一惊,忽而连声娇笑。

冯琳机警之极,娇笑叫道:“哈,你打了一只老虎,懒得打落水狗了?虎骨熬汤很不错呀!”李治一怔,随即明白用意,振奋精神,大声笑道:“是呀,你去剥虎皮,我打水去。咱们吃烤羊肉吃腻了,也该换换口味啦。”说完之后,一跤跌倒,幸得冯琳已到身边,双臂一伸将他抱住。在耳边悄悄说道:“你再忍一会儿,待那秃驴走远了,我再抱你回去。”

海云和尚滚下山涧,闻得他们谈笑之声,吓得魂不附体,心道:“原来果然中了他们的圈套,好险,好险!我现在若碰到老虎已无气力相斗,何况斗他。”急忙附葛攀藤,溜下山去,躲进山谷中的秘窟。

冯琳在山顶眺望,直至海云和尚的影子消失之后,才伸伸舌头,笑道:“好险,原来你也是摆空城之计。”纤手一印李治额头,歉然说道:“你一定是累够了,你觉得怎样?你可千万不能生病呀!”李治见她忧急之情,现于辞色,心中欣慰,暗道:“这小妮子也懂得要关心别人了。”

冯琳道:“还好,你没有发烧。咦,你怎么不说话呀?”李治十分不好意思,低声说道:“我肚子饿,不是生病。”冯琳“哧”的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回 玉女露机心 疑团莫释 君王贪绝色 险象环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江湖三女侠》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